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他小道儿 > 正文
第五章她(他)
作者:陌上走  |  字数:2037  |  更新时间:2021-10-23 11:11:32 全文阅读

  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房间,楠语不禁思绪万千,那个把自己养大的师尊的话语仿佛还在自己耳边回荡。

  犹如梦魇,挥之不去。

  楠语,木然的爬起身来,缓缓走向了房间的梳妆台前。

  虽然早已知事情的结果,可看到镜中陌生的自己,楠语还是不禁一阵惊讶。

  镜中的自己很美,精致明亮的双眸,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高挑的鼻梁,纤薄的双唇娇嫩欲滴,无暇的玉肤透露出淡淡的红粉,墨黑的长发披肩,虽然还未发育完全,可胸口已经有了明显的起伏,当真是一副倾国倾城之容,可我却很陌生,就好似镜中是一个陌生人,在坐着与自己相同的动作。

  虽然对这具身体,感到很陌生,可不知为何,他居然觉得她和她那么的相似。

  很奇怪,她和她之间,明明没有任何一丝相似之处,可自己竟然有那么一瞬间,会觉得镜中的自己,和记忆中那道身影如此相似,甚至都快忍不住喊出身来。

  “为什么,师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傲天,为什么,傲天做错了什么?”

  镜前的楠语,对着镜中的自己喃喃自语,好似在寻找着,答案,当然结果不言而喻。

  伴随着自己的呢喃,楠语,不傲天的记忆好似回到了,记忆开始的那一天。

  记忆中的那天,那个宛如天人的仙子,从天而降,干脆利落的,从追杀自己的仇人中救下了年幼的自己。

  那一身白衣,宛如撕破黑暗的曙光,而那时那一道曙光,就那么缓缓降落在自己的身边,对着年幼的自己轻轻伸出纤纤玉手。

  幼时的自己,何其的胆小,不敢伸手,去抓那宛如白玉的玉臂,只敢抓住,她的衣角。

  在抓住,她衣角的那一瞬间,自己好似抓住了,那虚无缥缈,渴望而不可及的光。

  幼时的自己,并没有看到当时的她那轻蹙的秀媚,也许秀媚轻蹙这个动作,只是在自己得知她有洁癖的时候,自己的臆想出来的结果罢了。

  依稀记得,那出尘的仙子,在抱起浑身是血的自己时,那一瞬间,传来的颤抖。

  可能,克服心中的障碍,真的很难吧,可她依然抱着浑身是血的自己回到了她所住的山峰,那断距离,可能是她这一身走过最漫长的路吧。

  此后十五年间,自己和她朝夕相处。

  不知不觉间,世道就换了个模样,斗转星移,星辰变换间,十五年的岁月好似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十五年的岁月,已经让他这个从前无知的三岁孩童,成长为丰神俊朗的翩翩公子。

  自己也从被她照顾的对象,成长为可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的对象。

  可不知何时开始,自己已经开始不在满足与仅仅只能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那段时间的自己开始疯狂的压榨着自己不能和她见面的时间,开始疯狂的修炼着,她所传授的功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十八岁那天,她告诉自己,她要收自己为徒。

  那天的自己,笑的是那么的灿烂,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她的认可,那断时间的艰辛,在那一刻好似终于引来了回报。

  虽然她和自己早就有了师徒之实,可自从看见越来越多的人,想争先恐后的想拜入她门下开始。

  自己的心,就没在平静过,每天都提心吊胆,害怕着,有人,来分享属于自己的这道光。

  这样的煎熬,这样的焦虑直到,她宣布自己是她唯一的弟子开始,才慢慢消退。

  从那天起,自己和那个把自己养大的女人,开始了聚少离多的日子。

  有的时候,自己也在抱怨,抱怨自己和她日渐缩短的见面时间,可更多的时候是自豪,自豪因为自己的努力,终于能开始帮她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终于能帮到她了。

  值得庆幸的是自己和她的关系,并未因为聚少离多的日子,而感到疏远,恰恰相反,因为聚少离多的日子,更让自己和她珍惜这短暂相聚的时间。

  这样美好的日子,一直到,自己喝醉酒开始向她倾诉自己的相思之苦时才结束。

  现在想想,还真是恨,那个醉酒的自己。

  她的话,好似还在耳边回荡。

  “我的道,是天之道,是众生平等之道,一直以来,修炼的进度,都颇为不错,可不知为何,从几年前开始,我的道,却在无半分进寸,我推演许久,不得其中,我不知道为何如此,苦苦寻觅也,不得其中之法。

  天儿,直到今天,我才知道,自己的道,这些年为何,没有丝毫进步,因为不知何时开始,在我心里,天儿总是比其他人更重要,根本平等不起来。”

  天知道,当时的自己因为听到她的这一句,自己在他心里比其他人更重要时,有多么的开心,有多么的彷徨。

  自己是知道的,她修炼的道,乃是天道。

  天道,何为天道,天道乃是公平之道。

  可现在,他告诉自己,自己在她心中却比其他人更重要,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这个更让自己受宠若惊的。

  那一刻的自己,并没多想,就想牵起她的纤纤玉手,对她道出自己对她的心意,对他诉说自己这些年的心思。

  可还不待,自己牵起她的手开始诉说自己的心意,她却开始,自顾自的开口说道:

  “我,自小无父无母,了无牵挂,天生地养,也无任何师徒传承,修炼功法,更是无从说起,因为,我从来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从一开始,我就是只悟道,不修法”

  依稀记得,自己听到这话时吃惊的模样,没有修炼功法,没有修炼,直接悟道?

  怎么可能。

  可她并未自己解答而是自顾自的说着。

  “我出生,就无因果困扰,修道异无人对我有过指导之情。

  我之所以传你传授你紫霄宗的功法,也不过是因为,紫霄宗名下的这座无主之峰乃是我自小生活过的地方。

  我乃此山养育,可此山有主,虽然了无因果,却与吾道不符,此番因果,我应偿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