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海贼王之游戏人生 > 正文
第一章 前世今生
作者:灼之曜  |  字数:5107  |  更新时间:2021-10-17 17:44:27 全文阅读

“艾斯?”

“艾斯……”

“呜……呜呜……”

电脑屏幕上,一个黄衫黑发少年正在哽咽着。

画面中,这位伤痕累累的男孩看着自己的双手,上面沾满了殷红的鲜血,他大哥的鲜血。

他不敢,更不愿去相信眼前的一切:他的大哥,为了保护自己,就这么死在了他的面前。

男孩的眼皮止不住地颤抖着,他咬紧牙关,想要忍住眼泪。但往事掠过眼前:相识相伴,共进退,一起成长,经历分离重逢,立下约定……那过往的一幕幕,不禁让泪水夺眶而出。

男孩终究是没能抵得住潮水般的悲意,就这么跪坐在那具被洞穿了胸口,却仍面带微笑的尸体面前,孩童似的,张大嘴巴大哭了起来。

“呜哇啊啊啊!”

令人心颤的凄悲哭喊声音从音响中传出。

随即,电脑屏幕一黑,红色的“TOBECONTINUED”字样显现。

“哎。”坐在电脑前的清秀少年叹了口气,取下眼镜,揉了揉发红的眼睛,便双手抱头,默然躺在电脑椅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是为了减少竞争?还是不想写兄弟最后自相残杀?淦,明明有很多种写法继续剧情,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把艾斯画死这一种啊?路飞,一定很伤心吧,自己的大哥就这么死在眼前,不知道多久才能缓过来。如果老哥有一天也……呸呸呸,悲剧,还真是让人讨厌。

心中胡思乱想了半天,少年平复了心绪,又直起身子戴上眼镜,移动起鼠标。

“算了,不纠结了。反正我也没法让尾田改剧情……想那么多伤感的干嘛,还是打游戏吧!恩,听说70版本快来了,等会看完更新内容,就先把素素觉醒了,然后再用毒王去pk虐菜。”

少年姓楚名寒,从小与哥哥相伴成长,自他年幼记事起,父母便一直出国在外工作,鲜有回家之时。

除了对每个月寄来的生活费抱有些许感激之情,楚寒对其双亲几乎没有任何亲情的感觉。他觉得,不能给予孩子应有的父爱和母爱,这样的父母,根本就不称职!

从小没有父母相伴,让楚寒总被小区里的小孩嘲笑挖苦“没爹娘的”,这造成了他性格的孤僻。

没有朋友,楚寒便将大量时间投入到了虚拟中,成了个深度宅男。

在众多动漫游戏小说作品中,楚寒最爱的还是海贼王和地下城与勇士。

“轰隆隆!”

窗外那阴云密布的天空中一道银白的匹练划过,片刻后,便是震耳欲聋的雷鸣声。

不一会儿,雨水淅淅沥沥地自天而降,豆大的雨点轻易飘进了简洁的房间……原因自然是,楚寒忘了关窗户。

“阿~嚏!这窗子,我记得我中午就关了的啊?”

被雨点浸湿衣领,凉风一吹,打了个喷嚏的楚寒,一边疑惑地嘀咕着,一边走向窗户边。

正想关窗,却在不经意间,被小区中灯光点点、夜色朦胧、雨打树叶的景象吸引了心神。

这雨夜朦胧图,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正欲抒发一下心中难得雅致,楚寒却发现四周骤然亮堂了许多……猛地抬头一看,一道晃花眼的白光只在瞬间,就笼罩了自身。

“啊!”的一声惊叫,窗边的眼镜少年便如被蒸发了一般,消失不见,只有电脑屏幕上仍显示加载中的dnf,证明方才此处还有人存在过。

而此世楚寒留下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我被雷劈了?但为何,有种莫名的既视感……

房间外的客厅里,明明听到了楚寒惨叫的一名青年男子,却是没有过多的反应,仍静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缓缓品着热腾腾的香茗。

默然放下精致的茶杯,男子苍白而略显病态的面容上看不出表情变化,片刻,才用冰冷的声音低语道:“结局,不会有变化的。好好接受命运吧,我亲爱的,弟弟。”

这与楚寒面容极为相似的男子,正是照顾楚寒至今的亲哥哥:楚炎!

窗外的天空闪电交错,在耀目的白芒中,有一模糊人影,好似窥听到了楚炎的言行,紧接着,却又消失无踪。

——————————雨落屋脊,世界有了些微小的变化——————————————

“这是哪儿?”

意识渐渐清醒,楚寒缓缓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一条乡间小径上。

四周是如同金色海洋般的大片麦田,幽幽麦香沁人心脾。

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偶有微风拂面,让“海洋”灿金的波浪翻腾的同时,也使人心生闲适之意。

“奇怪,我记得我在看海贼啊?好像看到艾斯死了……呃,然后呢?”楚寒站起来,晃晃还有些晕乎的脑袋,喃喃自语。

“不过这地儿感觉还不错啊。哈~真舒服!”

环顾四周,有些头疼的楚寒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张开双臂,迎着徐徐吹来的清风,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

“轰隆!!”天色转瞬即暗,白色匹练突然划过天际,紧接着惊雷声炸响而起。

“额……”楚寒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头,仿佛想起什么。

“等等,这莫名其妙的银白闪电,看起来总觉得在哪见过……”

“我记起来了!我刚刚,被雷劈了!难道我……已经死了么?这儿就是地狱?还是天堂……”

楚寒愣了一下,呆滞地看着自己因缺乏锻炼,而显得纤细发白的双手,脸上露出了疑惑惊讶恐惧悲哀交织的复杂神色。

明明上一秒还好好地活着,下一刻却已与世永别。知晓了这种事,无论谁,都会心绪复杂吧。

保持着呆愣的神情,楚寒仿佛木头人一般,一动不动。双眼失神无光,毫无生气可言,下一刻,却又满溢出悲伤、恐惧以及绝望。

就这么死了?还有很多的故事我没有看到结局,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没有体验,我还有很多很多的遗憾,还有爸妈……老哥大病一场还没好多久,我还想之后好好照顾他……可我,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

曾倍感无趣的孤独校园生活,此刻竟也充满了怀念与渴望。

双手无力垂下,楚寒就这么木然地看着前方,大雨倾盆而下,打在泥土、麦子上,也落在他的身上,给其带来了丝丝寒意。

暴雨没有让楚寒作出任何反应,他就这么伫立着,满脸呆滞地望向前方,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是虚假,包括自己。

“呵,呵呵,哈哈哈!就这么死了,带着后悔、遗憾地死了!哈!死了也好,死了也罢!”

不知过了多久,楚寒的双拳猛地紧捏,突然仰天狂笑,状若疯狂地咆哮起来!

只是,这张扬放肆的狂笑声、咆哮声中,却是有着难以言喻的苦涩滋味。

“呵,呵呵,哇啊啊啊!我不甘心!”

楚寒在乡间小径中疯狂地奔跑起来,任由漫天大雨将自己的身体给淋了个遍。

眼泪夺眶而出,与雨水混合,让其眼前一片朦胧。原本眼镜就被雨水淋得模糊不清,这下又是泪雨蒙眼。视线受阻之下,楚寒没能看清道路,不小心踢到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直接重重摔了一跤,跌倒在地。

泥水弄脏了洁白的衣衫,泪水、雨水和泥水交织混合在一起,沾在脸上,让楚寒的样子十分狼狈。

突逢巨变,身心又一同遭受苦痛。这让虽有些孤僻,却仍一向乐观积极的楚寒,也忍不住,直接哇哇大哭了起来。

“嘿,小子,哭什么哭?真不像个男子汉。”

感觉雨好像突然停了,楚寒耳边蓦然传来几句声音动听的话语。

转过头一看,一个身着雪白古衫,留有银白长发的俊美男子,正打着油纸伞,站在自己的身旁,面带微笑。

压下心中发现有人的惊讶,楚寒赶忙止住啜泣,迅速转过头,抹了抹脸,又拍了拍衣服,才站起身,向俊美男子狡辩道:“你听错了吧?谁哭了?我怎么没听见?”

男子摇摇头,无奈:“好好好,没人哭,行了吧?”

语毕男子便一转身,向远处不知何时出现的一间别致小木屋走去,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

“想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么,跟我来吧。”

楚寒虽心中惊奇与疑惑交杂,但在雨中呆了一会儿,打了几个寒战后,还是快步追了过去,嘴上还念叨着:“别以为装酷就可以骗人,你是啥牛头马面孤魂野鬼什么的还说不准呢。”

话是这么说,脚下速度可不慢,毕竟自己若是真的“死了”,那也没什么好怕得了。楚寒很快便追上了男子,没注意到那俊美白发男子,在自己嘀咕时,嘴角隐隐抽搐的微小动作。

木屋中

“说吧,我为什么会被雷劈,还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以及我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死了?还是没死?”

一进木屋,楚寒便一边询问着,一边毫不客气地坐在屋子中央的木椅上,自来熟地端起简朴木桌上的一杯粗茶,喝了起来。

秀气的柳眉抖了抖,俊美男子表情复杂地摇摇头,轻哼一声,坐在了楚寒对面的木椅上,淡淡地道:“我叫银洛,是个神,而你……”

“噗!”

楚寒猛地一口将茶喷出,就在茶液将要接触到男子时,后者皱着眉纤手一挥,茶水便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控制,直接飞向了屋外。自然,一滴都没有沾到男子身上。

咳嗽几声后,楚寒满脸古怪地打量了银洛一会儿,许久才淡定下来,平静地回复:“然后呢?”

银洛挑眉,略带诧异地问道:“你不先询问一下,关于‘神’的问题么?”

“这有什么,被雷劈后出现在这么一个鬼地方,然后还遇到你这么古怪的家伙,要说你不是个什么神灵鬼怪那才奇了个怪。至于‘神’是什么,就算我不问,你接下来也会说吧。”

接着喝了一口茶后,楚寒淡定回道。

银洛眼光流转,嘴角勾起一丝楚寒未能察觉的弧度,一脸正色继续开口:“好,那我接着说。”

“你的身体很是奇特,机缘巧合之下被雷劈后不但没死,还将雷霆的能量吸收了!咳咳,也就是说,你现在体内的能量堪比低级神灵,留在原来那个世界是不合规矩的,因为超越修士的人都会直接飞升到仙界。咳恩,所以,作为离你最近的仙神,我便决定将你这古怪例子带到自己的洞府来,再做打算。”

话语间,银洛不时地咳嗽一下,脸上还有些古怪,楚寒也就当他是因为自己的特殊而不好组织言语了。

“恩,那么,按照规定,你现在是不能回原来的世界了,给你个选择吧,是去往其他的世界,还是去仙界?”

楚寒一边喝着茶,一边暗自思忖:难怪我被雷劈时没感觉到丝毫疼痛或是异样,原来是这样么。只是……去仙界什么的,我可不懂修仙炼气啊!而且看那些仙侠小说里描写的,那修仙可是动不动就杀人夺宝恐怖如斯啥的,还是不去了……至于其他的世界……

“能不能让我,去海贼王的世界?”

楚寒对着银洛轻声问道,话音还带着些颤抖。楚寒曾不止一次地yy过穿越到海贼王的世界冒险,那故事中的伙伴友谊、热血经历与感动故事都让楚寒憧憬不已。

要是能去海贼王的世界那可真是太棒了!哎,可惜……不能回原来的世界,陪伴哥哥了。

看到楚寒神色又变得有些黯然,银洛了然地点点头,道:“当然可以去,仙神无所不能嘛。顺便一提,你在担心你的哥哥吧?没关系,你与我也算有仙缘,我会帮你在原来的世界做个人偶,它会模仿你平日所做的一切,帮你照顾你哥哥,你就安心地去你向往的世界吧!”

银洛的话语中包含带着善意,但在谈及楚寒的哥哥时,那轻皱的眉头却没有被眼前沉思的少年察觉。

“真的么?太感谢你了!”楚寒心中的欢喜溢于言表,竟直接站了起来,想要扑上去给银洛一个拥抱,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感激。

“邦!”

但直接冲上去的后果,是挨了银洛一记看似轻柔的脑瓜崩。

“哇靠!好痛!你干什么!”楚寒捂着额头骤然肿起来的,像是被马蜂蛰了一口的大“红包”,悲痛地大呼小叫。

“没什么,给你说一下。我,不喜欢有人碰我。”银洛微蹙眉头回答。

“咳咳不过,如果你真要去那个世界的话,低级神灵的能量也太逆天了点,我把你的法力封印了,你换个能力吧。”银洛眼珠子一转,突然又正色起来。

“啊?那,我想要dnf里的技能!”刚一脸苦瓜样的楚寒,一下子又来劲了,抓着银洛的衣服摇啊摇。这也是他的渴望已久的东西了。不过……

“邦!”

“啊!”

“我可不喜欢重复说过的话。”满脸黑线的银洛道。

语毕,银洛没多啰嗦,素手一挥,几道金光闪闪的华丽绳索便在半空突然出现,双手掐了几个决,绳索在空中腾挪旋转了几下后,就直接将楚寒捆成了粽子。

后者顿时感觉像是溺水一般,难以呼吸。不,被包裹成木乃伊一样的楚寒连口鼻都没有露出来,确实就是呼吸不能了。

就这么持续了片刻,银洛表情凝重地一吐浊气,手一抬,绳索消失,楚寒当即被解放出来,趴在地上,贪婪地大口喘着粗气。

长出一口气,刚才的阵势让银洛耗费了不少功夫,正要说些什么,却是脸色一僵,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没让楚寒多休息,银洛赶忙在空中手一抓,一团闪动着数不清的密集符文的白色光团,被其从虚无中抓出,饶是银洛这般人物,也不由有些小心地虚握着这光团。

被方才发现的事情搞得有些心慌的银洛,此刻也不由得放缓动作,满脸凝重地慢慢将白色光团推近趴倒在地的少年身上。

白色光团先是一滞,好似气球一般停在楚寒背上,然后不待银洛继续推进,光团好像是发现了什么,迅速钻进了楚寒体内。

这让楚寒又有了另一番体验,只觉仿佛婴孩时期,被抱在母亲温暖的怀中一般,舒服、祥和又安宁,大量信息涌入脑海的同时,好像又有一抹熟悉亲切的感觉……

“好了,小子,让我见证一个强者的诞生吧,可别表现地太过无趣。”

银洛打了个响指,空气中,一道裂缝便如镜子般碎裂开来。

被白色光团带来的大量信息冲塞大脑,迷糊中的楚寒只听得银洛最后一句话,便沉沉睡去。

地上趴着的少年身体莫名漂浮起来,被送进了裂隙中的深邃黑洞,消失不见。

“这小子去的世界是,蔚蓝海域与阿拉德的怨缘之地么……罢了,也算完成了任务。还是去管管他哥吧,这一家子都是,闲不下来的主。”

目光炯炯地看了两眼黑洞深处,银洛合上半空中的裂缝,幽幽自语。

走出小木屋,在看似缓慢实则迅捷无比的步伐下,这道纯白身影走向空中的太阳,随即也在这天地中,消失不见。

随着他的离去,此地也风停雨歇。只有那麦田,木屋,一如亘古便存在一般,记录着方才发生的一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