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惨烈!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502  |  更新时间:2022-04-28 14:44:58 全文阅读

邪皇血蝓立于血云之上,在其四周,围满了长有锋利钢翅的绯红血蛭,每个血蛭剧烈蠕动,露出锋利的口器,那一排排细小的尖齿,若是被咬上,将极难摆脱!

“这几个老不死的,总算把你们熬死了。”

邪皇血蝓随手将身后的几具尸体扔出,随后一掌将之击的粉碎,几位老祖就这样还未出世,便就尸骨无存了。

“没想到雷溪宗海藏着这么一尊强者,不过那恐怕就是你最后的底牌了吧!”邪皇血蝓看向钟琰,眼中露出一抹残酷笑意,指着下方的雷溪宗,说道:“这些虚伪的家伙,毁去了我们的家园,不承认也就罢了,还大言不惭要灭了我冰邪族,呵呵,如今我等归来,你们的死期到了!”

“竟然还有一个……”钟琰表情微微一变,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凝声道:“此人的修为已经无限接近破天境,若非此界不能斩墟,他的修为将直接攀升到破天境中期。”

龙阙牢笼限制龙阙大陆的修士的修为境界,使得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破天境,便是因为无法斩去自身体内之墟!

斩墟,是登仙境晋升破天境的必要途径,只有斩去体内之墟,让墟化作须弥与肉身融合,让自身彻底褪去凡体,吸纳神元,才可在宇宙中自由遨游,逍遥天地。

而斩墟之物,乃法则剑,是完美法则之力才能够凝聚出的法则具象,也只有这种纯粹的力量,才能够斩碎墟,破天飞升而去。

龙阙牢笼,不仅切断了人与天地的直接联系,限制了修士对法则的领悟,更是隔绝了龙阙星与外界能量的流通,使得神元无法进入龙阙星,所以哪怕有人斩墟成功,没有神元补充,其不仅达不到破天境,甚至会因为肉身营养不足而遭到反噬,肉身枯萎而死!

邪皇血蝓似乎并不打算公平交战,释放出飞天血蛭,毫不留情地朝雷溪宗杀去,血蛭所过之处,毫无意外,雷溪宗弟子瞬息被吸成了干尸,横死当场,恐慌瞬间弥漫了整个战场。

“真卑鄙啊!”莫邪冷斥一声,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战场前方,一剑扫出,百里方圆,尽是雷霆之芒,血蛭接触雷霆,顷刻灰飞烟灭。

邪皇血蝓盯着下方的少年,似乎嗅到了熟悉的味道,沉吟片刻,恍然道:“哈哈哈哈!雷莫邪,原来你没死,而且似乎还转世了,好!很好!今日新仇旧账,一起算了!”

莫邪冷笑,说道:“呵呵!血蝓,当年雷沧饶你一命,现在说什么卷土重来,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听到“雷沧”二字,邪皇血蝓顿时不淡定了,怒吼道:“闭嘴!再在我面前提他,我非撕烂你的嘴!”

莫邪大笑:“哈哈哈哈!恼羞成怒了,哦!说错了,不是饶你一命,是你装死,雷沧觉得杀你脏了手,根本不屑杀你,才让你活到今天!你说对吗,你个肮脏的蛆虫!”

“雷莫邪你个老匹夫,我要宰了你!”

邪皇血蝓闻言直接暴怒,奋不顾身地俯冲而下,伸手杀向莫邪,恐怖的血之法则直接扭曲了空间,远远看去,好似一只扭曲的巨型血蛭!

“哼!老子反正要死了!死之前拖上你,值了!”

“九霄雷杀诀!”

莫邪大笑,浑身为雷霆包裹,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银色闪电,只身与血蝓对撞在一起。

雷之法则与血之法则对撞,爆炸此起彼伏,发起阵阵轰鸣,恐怖的能量涟漪席卷整个战场,掀翻了无数弟子血衣,伴随一道沉闷冷哼,一道身影如炮弹般砸进了地面,近前看去,正是莫邪!

此刻莫邪遍体鳞伤,浑身染血,身上有多处深可见骨的伤口,手臂更是颤抖剧烈,似乎受到极为可怕的重创。

“老东西,以前打不过我,现在仍然还是弱的可怜!”天空之上,邪皇血蝓冷眼看着下方遭受重创的雷莫邪,脸上满是狰狞笑意。

“呵呵!”莫邪冷笑,抬头睥睨血蝓,身躯挺得笔直,下一刻,其竟是直接燃烧了灵魂,下一刻,一股浩然力量自其体内爆发而出,随之而来是一道近乎完满的雷之法则之力!

“老东西!哪怕你燃烧灵魂,也不可能伤我分毫!不过能看到你这家伙垂死挣扎的模样,我现在心情可是好的很呐!”

邪皇血蝓仰天大笑起来。

“哦?”莫邪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残忍冷笑,说道:“你个吸血鬼,这一招,你接不住的!”

“呵呵!接不住?将死之人还口出狂言,简直死有余辜!!”

邪皇傲慢大笑,完全没有将其放在眼中。

“九霄雷杀,第九杀,九尺天谴!”

莫邪沉声怒喝,带着万年来的屈辱与仇恨,释放出毕生以来最强的力量,顷刻间,一道闪烁金色雷霆的九尺长矛自天际浮现,眨眼冲天而去,朝邪皇疾杀而去,在这恐怖一击种,空间仿佛如同纸糊,触之即碎,声势浩荡,不可阻挡!

看着极速逼近的金色长矛,邪皇血蝓眉头紧皱,在他看来,这一杀招确实很强,值得他正面迎击,但为了施展此技,这个雷莫邪不惜燃烧灵魂,让他实在想不通。

“既然你找死,那便成全你!”

金色长矛来临,邪皇血蝓也不愿多想,血之法则化作无数面血盾,抵挡在前,金色长矛确实很强,一击便洞穿了大半血盾,而在此时,莫邪竟然再次施展了此招,不,是连续施展了九次!

九道金色长矛锁定邪皇血蝓,朝其无情杀去,血盾顷刻间破碎,速度猛增,朝心脏身躯直刺而去!

“血吞天地!”

邪皇血蝓沉声大喝,天地瞬间化作血色,一张巨口从天而降,欲要吞噬到来的九道金色长矛,威势无匹,仅是一个呼吸,便将一道金色长矛生生炼化!

“哈哈!雷莫邪,你这自杀式的攻击,不过如此!”

邪皇血蝓得意大笑,天空中的血盆大口再次吞下一道金色长矛,接连数次后,天空中只剩最后一道金色长矛!

“雷莫邪!绝望了吗?”邪皇血蝓讥讽一笑,没有再选择吞噬,无视直冲而来的金色长矛,冷笑道:“莫邪,临死前,就让你看看,我所修炼的血噬之身,尔等凡夫俗子的攻击,根本伤害不了我分毫!”

莫邪面色傻白,看着金色长矛洞穿邪皇血蝓的肉身一言不发,只不过眼底却闪过一缕阴冷,说道:“我说过,哪怕我死,也要带你一起!血蝓,你那高傲的性格,终是杀死了你自己!”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现在死的是……噗……”

邪皇血蝓还未说完,话音却戛然而止,此刻,无数血气自其体内爆发而出,源力更是源源不断的向外倾泻,一股诡异的物质正在改变着他的身体,让其身体逐渐腐朽,彻底沦为凡人!

“这是什么……雷莫邪!!你阴我!”天空中的血蝓说完这句话,瞳孔圆睁的死死注视着奄奄一息的雷莫邪,在没有源力支撑后,身体也成为凡躯,彻底化作凡人,很快便极速下坠,最终撞在大地上,化作了一滩污血。

一代邪皇,惨死当场!

“接下来,就靠你们了!”

莫邪轻轻呢喃了一句,疲惫的闭上了眼,伴随灵魂彻底燃烧,其身躯化作了灰烬,随风而逝。

顷刻间斩杀邪皇血蝓,雷溪宗所有人无不震惊,在见到莫邪身影消散后,不由心生悲哀,眼中战意更甚,对冰邪族展开了的反击!

一日时间,杀死两位邪皇!此等战绩,足以让雷溪宗正名!

目睹整个过程,姜羿面无表情,死去两位邪皇,仅仅只是战争的开始,可一个开端便让雷溪宗损失如此严重,那之后的战斗将愈发艰难!

“杀招用完了?”

突然,天地间传来一道平淡如水的淡淡轻语,众人望向天空,发现了一个面具少年!

在面具少年出现的刹那,整个世界仿佛都凝固了,不,是血液凝固了!

“竟然能够凝固人之血液!此人将血之法则和空间法则运用到了极致!”

姜羿心中惊叹,四周弟子血液凝固,随时可能毙命,若在重生前,他恐怕也会如此,但重生后,严格意义上说,他已经不算是普通生灵了,寻常的禁锢,根本无法束缚他!

“有意思!我以为,你缺席了呢?”面具少年下一刻目光直接投向了姜羿所在位置,眼中露出诡异幽光。

“肉身入圣,修为星火境……啧啧啧啧,这般实力,你拿什么和我斗!”

一句话,姜羿只觉身体一沉,整个人瞬间匍匐在地,强大的空间压迫,让他根本无法抬起头来!

“有趣!太有趣了!哈哈哈哈!”面具少年哈哈大笑中,眼泪不自觉的流淌而落,看着倒在地上,无法起身的姜羿,呵斥道:“赶紧滚起来!否则,我就杀光这里所有人!”

姜羿双手强撑在地,浑身青筋暴起,想要站起身,可那恐怖的空间力场,却将他死死按在地上,哪怕是逐日境的肉身,都无法抵抗!

“你太弱了!”

面具少年手指轻轻一划,雷溪宗天空瞬间被划出了一道口子,整个雷溪宗顷刻间化作两截,可怕的空间力量,让人惊惧!

“破天境!你竟然达到了破天境!”

雷战惊骇的看着这一幕,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什么!破天境!这个世界不是不允许破天境存在么!?”

众峰主眼中亦是浮现了一抹惊恐,若说冰邪族有无数登仙境巅峰强者,他们也不会畏惧,可破天境强者的出现,却是打破了世界的平衡,登仙境迎战破天境,简直是在找死!

“毁灭北极界的人,是你!”苏无道怒不可遏的吼道!

面具少年弹了弹手指,风轻云淡的笑道:“除了我,还有谁能在一夜之间,覆灭七大古族呢?”

“我杀了你!”

苏无道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奋身冲向面具少年,然而下一刻,其身躯竟然骤然扭曲,伴随骨头爆裂的瘆人响声,血沫在漫天飞舞,异常血腥!

“太弱了!太弱了!”

“弱,就趴着!偏要做出头鸟,你不死谁死!”

面具少年冷酷说道,眼中散发滔天杀意。

“你似乎还没有爬起来呢?”

“那么下一刻死的,是谁呢?”

突然,面具少年阴森的笑道,手指四下扫动,如同死神的镰刀,落在谁身上,那个人便要迎接死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