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明法则,修圣术!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588  |  更新时间:2022-04-24 13:14:50 全文阅读

逐日剑不知何来历,其上烈阳之力极为磅礴,在此感悟烈阳本原真纹可以说是事半功倍,比之在太阳内部感悟还要强上数倍,这不,姜羿在参透了七分之一的烈阳真纹后,便不再畏惧当下的烈阳炙烤,直接朝内再进了千丈,随后继续坐下参悟。

在强大烈阳之力的锤炼下,姜羿肉身似乎更进一步,身体不仅恢复如初,皮肤更是散发出淡金色的光泽,看上去给人一股难掩的压迫之感,而这正是肉身入圣的征兆!

在姜羿感悟法则期间,龙阙大陆东方的冰邪域上,冰邪族大军正整装待发,准备对沧雷域发起总攻!

冰邪域,帝城。

尘埃如雪,漫天飘零而下,在帝城铺了一层又一层,血衣遍地而行,踩不破尘埃飞雪,回首踌躅,不见来时踪迹。

悲与无声,是这片天地的主旋律。

愤与恨,是掩藏在血衣下苟活者的无言呐喊。

帝宫中,一个头带血色面具的少年缓缓而行,他穿着一身代表生机的翠绿衣袍,时不时会看向灰而涩的天空,嘴中低语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轻喃。

偌大帝宫,血衣守卫见到面具少年,皆是崇敬地跪地拜迎,没有一人例外。

帝宫前,屹立着一座人形雕像,正是少年模样,而面具少年始终都未曾看这雕像一眼,漫步走过,最终落在了帝宫的皇位上。

少年手指敲了敲皇位,隐藏在面具下的眸子闪烁血色光华,他微抬右手,道:“邪皇妖屠,此次沧雷域的善后工作,你去处理!”

一道身形魁梧的血袍身影凭空落在殿中,单膝跪拜,道:“敢问帝主,雷溪宗和霍族如何处置?”

面具少年手撑着脑袋,冷冷道:“霍族还有用处!至于雷溪宗,灭。”

“属下遵旨!”

妖屠恭敬一拜,微微看了眼帝主,突然又道:“帝主大人,邪皇血蝓分身已死,是否要召其出世,将沧雷域一网打尽?”

“唔——”面具少年从皇座站起,冷笑道:“你只管攻打雷溪宗,血蝓潜入雷溪宗已有万年,他的任务是吸干雷溪宗的几个老东西,现在时机未到,等雷溪宗唤醒老祖的时候,他会在顷刻间吸干这些老东西,至于那天外来的女子,哼,届时你二人合力,可将之击杀!”

“妖屠谨遵帝令!”

妖屠当即转身离开,他要带领帝城外的百万雄狮,对沧雷域发起最后的清算!

“沧雷不仁,我等冰邪修士当替天行道!”

伴随百万冰邪修士的齐声呐喊,成千上万的流光跨越山河洋流,朝沧雷域奔杀而去,大有一去不复还之气概!

“这场战争,早已没了对错,剑言,你以为能够抹去我对你的恨意么?当年我们三人是同生共死的兄弟,而现在,却成了死敌……”面具少年踉跄后倒在皇座上,仰躺在皇座上,闭目低语:“我不恨命运不公,我恨为何你们没有带我一同离去……我真的好累,好累……”

身为冰邪域天选帝子,尘埃雨降临后,他义无反顾地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冰邪域,最后亦被尘埃污染,成了肮脏丑陋的邪恶之人,也是在那一天,他选择了带上面具,也是在那一次,他走向了与兄弟对抗的道路……

他必须扛起拯救冰邪域的大任,哪怕孑深一人,哪怕敌人是自己的兄弟,但在家园大义面前,他必须站队,他要为冰邪域讨回一个公道!

哪怕他已经知道尘埃雨不是沧雷域所为,他亦不能停下脚步,冰邪修士不允许他停下,他必须朝前走,哪怕是迫不得已!

“万年前就该结束的战争,却因为你们一时手软落得如此结局,如果你们知晓这个结果,应该不会毫无犹豫的杀了我吧!”

面具少年自嘲一笑,他能够忍受着尘埃腐蚀身体的痛苦,可却无法忍受失去兄弟后的孤独。

“你曾说过,最深沉的孤独就像身体里另一个自己在窥探自己,你看着他,他看着你。当年我还笑话你,说你老气横秋,故作高深,现在想想……哈哈……”面具少年双眸不知不觉流出一滴血泪,声音哽咽到无法再说出下一个字。

“孤独到自己陪伴自己……剑言啊剑言……你当初若是杀了我,那该多好啊!”

帝宫中,时不时传出面具少年的低语,而偌大的帝城,是一片死亡的寂静。

距离登上逐日剑已经过去一个月,姜羿此刻距离逐日剑已经不足百丈,面色肃穆认真,已然进入到最关键的时刻,此刻,他的肉身已经从淡淡金光演变成耀眼金阳,如同第二轮烈阳,炙烤着下方的神武之地,让在此修炼的弟子苦不堪言。

“看来前辈要成功了!”

顾北辰欣喜道,这几日,他都注意着天空中的动静,在见到前辈日渐强大身躯后,心中已是崇敬到了极点。

“烈阳法则——成!”

不知过去多久,一道低吟在天地回响,顾北辰正处修炼之中,顿感心中一片光明,睁眼望向天空,发现整个神武之地陷入进一片空白中。

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仿佛受到了净化,无数散发恶臭的污垢自皮肤下渗出。

“我正在经历淬体!还是极为高等的那种!”

顾北辰震惊,从未想过机缘会从天而降,此刻的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不仅是顾北辰,此刻神武之地的所有人都享受到了这种福泽,体内杂质不断排出,短短一刻钟,源力在经脉中的运转速度竟然暴增了两倍!

“借助这个机会,一举突破神火境!”

顾北辰看向天空,眼中露出敬仰之色,随即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准备全力突破,不愿浪费一分一秒!

“用符文之触感知而出的烈阳法则,竟然具备净化之力。”盘膝而坐的姜羿缓缓站起身,并没有立刻散去围绕自身的烈阳法则,因为在他神识扫动中,发现无数弟子正在借此契机进行突破,他要助他们一臂之力!

“剩下的百丈之距,呼吸可至。”姜羿自信一笑,虚空踏空,拥有入圣征兆的肉身在烈阳中绽放璀璨金光,眨眼间便临至逐日剑近前,挥手间,苍穹之晶已然握在了手中。

“苍穹之晶,齐了!”

姜羿淡淡一笑,转眼看向身前的逐日剑,眉头微微一皱,自言自语道:“神武窟最大的机缘是日月星这三把剑,顾北辰似乎已经获得了两柄,若是将这柄送予他,那他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既如此,不如就将此剑赠予他,为龙阙培养出一个绝世强者。”

想到此,姜羿伸手朝逐日剑抓去,不出意料,在领悟烈阳法则后,姜羿十分顺利的将逐日剑握在了手中,逐日剑极具灵性,在其神念一动之际,逐日剑顿时收敛烈阳,最终将烈阳完全收敛进剑中,化作了一柄散发烈阳光辉的长剑。

至此,神武之地上空,姜羿成了太阳。

“拿去了逐日剑,神武窟便失去了太阳,我不仅掌握有烈阳法则,还参透了烈阳真纹,可以创造出一颗符文烈阳以此代替!”

姜羿符念一动,复刻出烈阳真纹后,不断组装编制,过了三个时辰,姜羿已经是满头大汗,符念干涸,最终,一颗太阳在天空升起,再次照亮了整个神武窟,且这颗符文烈阳是以姜羿的烈阳真纹复刻而出,具备淬炼肉身的功效,可以说,自此之后,神武之地将成为雷溪宗最大的造化之地!

“没想到制造出一个太阳会消耗这么多符念,以后还是不要托大为好!”姜羿神情萎靡,身形一闪离开了天空,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顾北辰身边。

“这是属于你的造化,我并不想夺人之好,现在赠予你,希望你能够秉持本心,一路修行下去。”

姜羿在见到对方正在突破神火境,发现了他眉心处的星辰皓月,略微沉吟,传音后,将手中的逐日剑轻轻推向了他的眉心。

逐日剑距离顾奚珞眉心越近,剑身震动越剧烈,几欲脱手而出,姜羿脸色微微变化,但略微犹豫后,便送开了手。

逐日剑脱手后,剑身瞬息缩小,直冲顾北辰眉心而去,眨眼融进了他的眉心,化作了一轮烈日,出现在了星辰皓月的上方。

“多谢前辈,前辈大恩与教诲,北辰永世不忘!”

在逐日剑刺入眉心的刹那,顾北辰身体一震,随后身体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竟是将姜羿震退了数步,在听到顾北辰的回应,知晓其无事后,姜羿随手设下一座符文结界,然后悄然离开了。

此刻神武之地,响起了无数弟子的欢呼,他们皆是在刚才烈阳法则的机缘中突破之人!

听到消息,大弈峰所有达到天象境修为的弟子皆是争先恐后的冲入,想要获取这天大的造化。

神武之地洞天外,姜羿看了眼人满为患的入口,呼出一口浊气,暗道:还好跑的快!

苍衍废墟,苍衍圣碑下。

姜羿盘膝而坐,看着手中的三块苍穹之晶碎片,抬头看向了一旁面带浅笑的妖妖。

苍妖妖走上前,拿过三枚苍穹之晶碎片,猛地挥手,狠狠砸在了苍衍圣碑上,苍穹之晶碎片在撞击中顷刻间崩碎成粉末,随风散去。

姜羿楞在原地,伸了伸手,一脸错愕。

见到姜羿不知所措的神情,苍妖妖掩嘴一笑,连忙解释道:“你先别急嘛!修炼苍衍圣术是非常苛刻的,跨入苍衍圣术的修习门槛,需要三个条件,一是苍穹之晶,二是帝族传承,而哪怕拥有了这两个条件,没有最后的苍衍圣碑,也是徒劳一场!”

苍妖妖略微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父皇为了逼我学会苍衍圣术,专门为我建造了一座苍衍仙碑,就是你眼前所见的这座,有了它,才能窥探出苍衍圣术的真谛,得以推开那道虚无的门户!”

苍妖妖刚说完,苍衍仙碑顿时绽放出璀璨苍蓝光芒,其上雕刻的密密麻麻的古老金色文字仿佛活了过来,眨眼飞出了仙碑,将姜羿围拢包裹。

“姜羿,苍衍仙碑是天道的具象,在其帮助下,可以帮助你感悟天道,若你能凝聚出一丝天道本源,便说明你有了继续修炼苍衍圣术的资格!一定要加油呀!我等你带我出去!”

苍妖妖的呼喊传来,姜羿还未回应,便被那古老的金色文字彻底包裹,伴随苍蓝之芒起伏,一道苍蓝裂痕浮现,下一刻,姜羿在金色文字的包裹中坠落其中,越陷越深,直到最后彻底消失。

苍衍仙碑下,一道苍蓝裂缝散发出阵阵苍茫之气,苍妖妖担忧的凝望着裂缝深处,双眸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