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再遇妖妖!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632  |  更新时间:2022-04-22 12:59:57 全文阅读

雷溪宗凭空多出一个转世老祖,雷战及几位峰主都是一头雾水,在了解了这谣言的出处后,皆是选择了沉默。

大弈峰之巅,紫竹殿内,雷战及几位峰主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黎樱,皆是面露叹息。

数年前前往东境的弟子,至今方才逃出两人,其中一人还落得神魂沉睡的结果,如此沉重的打击,哪怕过去多年,也是雷溪宗众人心中难以解开的心结。

雷战看向钟琰,沉默半晌,惊疑不定的说道:“那个小孩,是姜羿?他为何会变成这般?”

在见到那个小孩的瞬间,他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看到方才小孩与钟琰之间的举动,他心中不禁生起一个大胆的猜测。

“机缘罢了!”钟琰为黎樱轻轻盖上被褥,言语轻描淡写,毫不客气地将他们赶出了紫竹殿。

钟琰走到悬崖边,望向神武窟洞天方向,说道:“姜羿,是我的弟子,也是此次帮助雷溪宗度过难关的关键之人,你等莫要为难他便是,在他还没有独挡一面之前,我会出手保护雷溪宗,而度过此次危机后,我与雷溪宗不再有任何瓜葛,他会随我一同离开,希望你们能明白我的意思。”

“你要离开雷溪宗?!”听到钟琰要离开,众峰主顿时坐立不安起来,这个向来孤傲的神秘女子,今日这犹如临别赠言的一番话,让他们百感交集,这位自雷溪宗开创以来的元老级别的存在,也要离开了吗?

雷战眼中露出一抹愠怒,说道:“你认为姜羿能够救雷溪宗于水火之中,可凭什么?他只是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哪怕是拥有再多的机缘,也不可能帮助雷溪宗度过险境!”

“就凭姜羿前不久与完玦一战不落下风,在数十位登仙境中逃脱,这……还不够么?”钟琰美丽如宝石般的紫色眸子淡淡扫了眼雷战,便不再理会众人,独自走回了紫竹殿。

“当日力战完玦的人,竟然是他!!”众峰主惊愕的看向钟琰离去的倩影,心中唏嘘不已。

“呼……没想到黎樱的小师弟竟然已经成长到这般强大程度……还是黎樱那丫头的眼光好啊,就是苦了这丫头,唉……”夜兮峰峰主武逻心中暗道,想当初与姜羿初次见面,他还瞧不起对方的天赋,现在对方已然立于龙阙之巅,这中间的反转让他一时间心情格外复杂,不知如何言表。

不过更多的是对黎樱的遭遇感到愤懑,他与姜羿这后生并没有多大瓜葛,对方多强多厉害,他并没有多在意,但他与黎樱丫头却有着很深的感情,一直将对方当做自己的亲孙女,如今对方出事,自己却只能站在一旁,束手无措,那深深的挫败感让他心思疲惫,寝食难安。

雷战咬牙,面无表情,可内心早已被震惊得无以复加,他没想到前几日与完玦大战的人,竟然就是姜羿,这个自己一直瞧不起的年轻人。

不过许久后,雷战双拳终是缓缓松开,可心中总憋着一股怨气,“难怪当年让你做宗主你不屑一顾,还说出一些妄想之词,如今看来,似乎是我成了井底之蛙,毫无眼界之人,可哪怕你是太古雷龙枪的有缘人,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成长到如此地步,你我无仇,之所以看你不顺眼,是你的态度太过傲慢,目中无人……”

雷战仍旧记得当初自己好言相劝,让对方继承宗主之位,被对方一口回绝后,那双瞳孔中流露出的无动于衷和不屑一顾,这也是他始终不认可对方的原因,对方身上的傲气,让他发自内心的排斥!

“莫要再置气了。”这时,莫邪的话音在雷战心底浮现,后者抬眼望去,莫邪正朝这边缓步走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雷战抬眼瞬间,沧雷峰峰主苏无道立即察觉到他的存在,心中一惊,直视对方,顿时震声道:“莫邪?你来这做甚!”

“无道,你的脾气还是这么浮躁,不记得我了?”莫邪脸上丝毫没有畏惧,来到众人身边,淡淡一笑,嗓音变得深沉而老迈,在这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时,所有峰主浑身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惊惑的瞪向莫邪,仿佛在确认着什么。

武逻抽了抽嘴角,一脸狐疑地说道:“莫邪老祖!?”

“武逻你这小子,打小就聪明!”莫邪指着武逻哈哈一笑,转身从储物戒中扔出了一具尸体,众人定睛一看,竟是周遂的尸骨!

苏无道退后数步,面带惊色,说道:“莫邪老祖,你这是……”

莫邪摆手一笑,说道:“周遂,冰邪族一位邪皇的分身,昨日被我强行斩杀,算是铲除了宗中余孽。”

转过身,莫邪拍了拍雷战的肩膀,继续道:“雷战啊,莫要再置气了。以他姜羿的身份,我们小小雷溪宗确实容不下他!”

“嗯?!”雷战似乎早就知晓莫邪的身份,脸上并未有多少情绪,但对方此言一出,眉头当即皱了起来,说道:“莫邪师尊,你的意思是姜羿有我们不是道的秘密身份?”

莫邪摇头,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说道:“那是自然!你不好好想想,寻常修士修炼数载才什么境界,他姜羿修炼有十年岁月吗?没有吧?可为何对方拥有比肩登仙境的实力?哪怕是有天大的机缘,顶多也是越境挑战罢了!但对方就是在短短的数年中,拥有堪比登仙境的战力,为何?因为他并非简单的凡人!他也是转世之人,而且其前世与我雷溪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雷战睁大双眼,心中的震惊早已浮于脸上,说道:“他也是转世之人!?还和雷溪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师尊,这件事为何我从未听你说过?”

“我也只是近日才知晓,原来雷沧老祖所言的有缘人会是他。”莫邪唏嘘不已,伸手指向天空,恍然说道:“原来雷沧老祖早已算计好了一切,龙阙牢笼,很快就会解除了。”

“莫邪老祖,你在说什么?”武逻等一众峰主脸上皆是路出疑惑之色,不解莫邪老祖话中的含义。

莫邪理解的笑了笑,说道:“你们可还记得雷沧老祖的生死至交,姜剑言?”

“姜剑言,雷沧老祖的至交?”雷战及众峰主皆是木讷的摇头。

在他们的记忆里,万年前的大战,是雷沧老祖一人打败冰邪族四皇十二王,拯救了沧雷域,并没有任何关于生死至交的记忆。

“那是因为,这个世界所有人有关他的记忆全部被抹除了!”

莫邪一句话出口,众人皆是张大嘴巴,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将一个人的存在痕迹在龙阙大陆上抹除,这种本事,哪怕是登仙境上的破天境也做不到吧?

“很可怕,不是吗?”莫邪同样疑惑,但他很确信,姜羿就是姜剑言的转世!

而事实确实如此,姜羿就是姜剑言的转世,但中间却出了些许差错,说姜剑言是姜羿的转世,对,也不对,错,也不错,两者间的关系牵连甚深,理不顺,斩也斩不断。

雷战此刻也理解明白,心中大受震撼,说道:“师尊你是说,姜羿是雷沧老祖至交好友的转世?”

莫邪重重点头,说道:“对!而这一切,都在雷沧老祖算计之内,万年前,他便算出了现在发生的一切,所以姜剑言才会选择自主转世,以帮助雷溪宗度过此次劫难!”

苏无道挑了挑眉头,突然插嘴道:“那岂不是说龙阙牢笼也是雷沧老祖故意设下,有其特别的用意?”

“看来确实是这样!”莫邪肯定点头。

“难怪……难怪……”雷战心结终于解开,心情顿时舒畅无比,近年来从未有过的愉悦。

莫邪见状,摇头淡淡一笑,眼中闪过一道似有似无的深意,活了近万年,他早已看透了世间百态。

有时候,困住一个人的往往不是事物本身,而是自己心中凭空滋生的莫名不甘,它阻着人们止步不前,它埋藏在心底,直到糜烂发臭,污浊灵魂,腐朽道心。

而解决不甘的方法,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如雷战知晓姜羿是雷沧老祖至交好友转世后的释怀。看开了,也就解脱了。

莫邪扫了眼众峰主和雷战,说道:“今后,我们全力辅佐姜羿,帮助他提升实力,在冰邪域再次攻来之前,将他的修为提升到更高境界,只有如此,我等才有赢得此次战争的希望!明白吗?”

雷战与众峰主齐地点头,姜羿是雷沧老祖的至交好友,仅是这一点,便足以让他们压上一切!

……

神武窟,骸骨之地。

姜羿落在源器废墟中,看着熟悉的景象,眼中不由露出一抹追忆,想当初自己初来时还只是一个实力低微的懵懂少年,现在……好吧,现在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小孩!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姜羿没走几步,背脊不禁传来一阵冰寒,紧随而至的是两声凄厉的恐怖惨叫声。

姜羿嘴角噙笑,回过头,近在咫尺,一个比自己要高半个脑袋,豆蔻年华的女孩正拌着鬼脸,浮现煞白的脸,伸手朝他的脖子抓去,可奈何姜羿个子太矮,女孩双手一探而过,扑了个空。

姜羿偏转身体,一脸古怪地看着女孩,女孩顿感羞恼,瞬间暴躁起来,瞟了眼比自己还矮的姜羿,一脸的鄙夷,骂骂咧咧的道:“小屁孩,你这什么眼神,信不信我把你活埋了?”

姜羿看着眼前自娱自乐的女孩,鼻子不由一酸,面带柔和微笑的道:“妖妖,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姜羿!”

“哼!你谁啊!我一定要认识你吗……”妖妖双手叉腰,一副高傲的姿态,不过就在要继续骂下去的时候,她娇躯不禁一震,一尘不染纯净的眸子紧紧注视着姜羿的熟悉面孔,脑海中浮现出久思苦想的身影,下一刻,她眼眶红了,眼泪顿时止不住的流淌而下,冲上前紧紧抱住了姜羿,生怕对方跑掉,一边抽泣一边说道:“姜羿,你终于回来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再也不动坏心思了,我都听你的,你不要走好吗?”

看着泣不成声的妖妖,姜羿心中隐隐生疼,暗暗叹息一声,伸手抚摸着她的脑袋,柔声道:“不走了,不走了。”

在姜羿的安抚下,妖妖渐渐睡了过去,帮妖妖擦去脸颊上的泪痕,姜羿将她轻轻抱起,朝着源精宝地方向踏步走去,看着荒凉的大地,心中不由升起一道深深的怜悯。

一个女孩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了十万年,很难想象,她经历了怎样的孤独与煎熬!

每息每瞬都如针般深深刺在心脏之上,这番形容幸许也只能够道出其中的些许辛酸吧,姜羿想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