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小插曲!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968  |  更新时间:2022-04-21 13:49:38 全文阅读

姜羿刚出仙灵谷,便听闻到冰邪族撤军的消息,所有弟子都露出了久违的惬意与笑容,可他的脸上并未表现出任何笑意,反而愈发忧愁起来。

冰邪族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此前气势汹汹,想要一举歼灭雷溪宗,如今突然撤退,这种诡异反常的举动,不用想就知道大有问题!

莫邪实力深不可测,一刻钟后便跟上了姜羿,尾随在其身后,叹息道:“唉,此次攻打雷溪宗的仅仅只是冰邪族的一个邪王,下一次雷溪宗面对的恐怕就是邪皇了,当年雷沧老祖和姜剑言斩杀了四尊邪皇,十数邪王,方才扭转局势,覆灭了冰邪域,想不到那邪帝竟然还活着,再次侵略我沧雷域,真不敢想象这万年来他在暗处残害了多少生灵!”

姜羿眉头皱了皱,迈步朝大羿峰方向走去,疑惑道:“当年冰邪域为何要入侵沧雷域?”

“这件事挺复杂的。”莫邪摇了摇头,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眼露追忆道:“当年尘埃雨原本是要降临沧雷域的,不过不知为何,尘埃云突然被吹到了冰邪域,冰邪域原本也是万宗林立,但尘埃雨降临后,冰邪域上的所有人全部被尘埃腐朽,不仅血脉被污染,身体更是糜烂不堪,后代也受到牵连,最终导致冰邪域所有人同仇敌忾,势要屠尽我们沧雷域……由此,冰邪族诞生了!”

姜羿眉头皱的更紧了,逼问道:“嗯?你的意思是,是沧雷域挑起了这场纷争?因为你们将尘埃雨驱逐到冰邪域,导致他们遭受灭顶之灾?”

莫邪闻言连连摆手,上前几步,急忙辩解道:“此事并非我沧雷域任何人做的,我们没有这个能耐,雷沧和姜剑言同样不知道,况且能够驱逐尘埃雨的人,实力应该已经超出登仙境太多太多,这件事对我沧雷域一直是个迷题,哪怕雷沧老祖当年破天而去,也没查出此事的前因后果。”

莫邪下意识地看向姜羿,对眼前的少年,他很确定对方就是姜剑言的转世,作为为数不多没有被抹除有关姜剑言记忆的人,他很清楚地知道,姜羿就是此次沧雷域大劫的救世主!

“实力深不可测?远超登仙境?比破天境还要强?”姜羿猛然停下脚步,身体不由自主的转向葬魔渊方向,脑海浮现出一个黑衣人模糊的身影。

“如果说龙阙大陆还有超越登天境的强者,那就非此人莫属了。”

“可为何对方会将尘埃雨驱散到他处?”

姜羿忧心忡忡地快步朝大弈峰走去,心中思绪万千。

延续万年的战争再次爆发,且对方是光明正大的复仇,哪怕是强如炎落域,想要插手也没有任何理由,且沧雷域南部有十万大山阻挡,炎落域想插手也极为麻烦,一口天大黑锅就这样再次扣在了沧雷域头上,想甩都甩不掉。

将一切线索联系起来,姜羿首先想到的就是那深藏葬魔渊的黑衣人,可现在实力越强,阅历越广,他便越能感受到对方的强大,以他现在的修为,若去与之对峙,岂不是在找死?

“还是要自身强大才行!”

姜羿暗暗叹息,摇了摇头,身形一闪宛若光影将莫邪远远甩在身后,顷刻时间便回到了大羿峰,循着模糊的记忆摸索着纵横交错的路线,最终踏入了沉云谷,找寻到了自己的洞府。

常年未归,姜羿的洞府四周野草丛生,姜羿简单处理一番,又将洞府整理干净,随后便住了下来。

“萧青衣,当年就是在那里告别的吧?”

姜羿在洞府外建造了一座简易的亭楼,休息一晚后,第二日坐在亭楼中,抬头看向了远处的峭崖,面露浅淡笑意,不知过去这么多年,对方在炎落域过得怎么样。

“修炼需要资源,我需要去找点资源才行!”

姜羿想到,起身前往神武窟入口,师尊如今在照顾师姐,他不想再去增添麻烦,且多年未见,他想去看看妖妖过得怎么样了。

“当年我的态度应该很伤她的心吧……也不知道这些年她过得怎么样……”

想起那个孤独又性格古怪的女孩,姜羿眼中露出一丝愧疚。

神武窟入口是三座巨峰,每座巨峰都有一个洞天,按照巨峰高度,从低到高分别是骸骨之地,破败之地和神武之地。

姜羿三岁孩童的身影出现在神武窟入口,大弈峰弟子皆是侧目望来,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这个小孩是谁啊!?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难不成是哪个女弟子生的?”

“嘘,莫要多言,看戏就行!小心惹火上身!”

“……”

面对众人的议论,姜羿早已习惯,直接无视所有人,朝着骸骨之地的洞天走去。

“小家伙,这里可不是你能够进的地方,你现在离开,或者由我禀告长老,待他前来处理。”

守护骸骨之地洞天入口的是一个天象境修为的执事,身形消瘦,弱不禁风,但双眸却散发炯炯火芒,见到眼前的小孩,生性警惕的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个人情绪,道明了进入骸骨之地的最低标准。

“只有达到星火境十段,才允许进入。”

“李羡,你也太客气了,像这样不知哪来的小杂种,直接一脚踢开就行了,哪需要跟他这么客气!”另一个守卫执事性格极为火爆,没有给姜羿一点面子,言语满是羞辱之词。

说完,火爆男子走上前,伸手就要抓住这个不知死活的孩童,就在这时,一把闪耀月光寒芒的剑突然挡在了姜羿身前,随之走来的是一个飘逸出尘的白衣男子。

“贾陈,你有点过了。”

姜羿正想给他一点教训,见到这一幕,看到突然出现的月光宝剑,听到略感熟悉的声音,朝身后看去,眼前不由一亮。

名叫贾陈的火爆男子眼角一抖,看向多管闲事的家伙,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冷笑连连,说道:“顾北辰,你未免管的太宽了些吧,我就问你,你敢在此地动武吗?你敢吗?”

“他幸许不敢,但我敢!”

姜羿稚嫩的声音出口,场上气氛陡然一滞,随后是一片喧哗笑声,顾北辰古怪的看了眼身前的小屁孩,一时语噎。

“就你?”贾陈被气乐了,看向姜羿,双眸闪过一道冷光,挥拳就要将这个小屁孩震杀于此。

“一个毫无修为,来历不明的小屁孩,杀了也就杀了!”贾陈心中暗自想到,在觉得没有任何不妥时,拳势更加凶猛,天象境修为展露无遗,势要一拳将眼前令人烦躁的孩童碾成血沫!

“贾陈,你敢!”多年过去,顾北辰早已没了当年的稚气,脸上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见到贾陈疯狂举动,也不再留手,月光宝剑当即斩出,一道月光剑气爆斩而出,与对方拳头对碰在一起,下一刻,鲜血喷涌,一只残臂飞向天空,掉落在远处大地上,贾陈哀嚎倒地,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好你个顾北辰,竟然敢在宗门对执事下杀手,等夏海长老赶来,你就死定了!”贾陈抱着鲜血直涌的断臂,一脸怨恨地怒视着顾北辰。

“怎么回事?为何如此喧哗?”

不久后,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来者是一个中年男子,体态微胖,挺着大肚腩,见到贾陈受伤,双眼一横,眼中尽是怒意,扫了眼现场所有人,说道:“贾陈,发生了什么?”

贾陈见到中年男子,如获救星,一瘸一拐的跑到对方身边,哭的那叫一个凄惨,恶毒的指着顾北辰和姜羿,说道:“夏海长老,你可要为我做主啊!顾北辰包庇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崽子,企图进入骸骨之地,被我拦下后就大打出手,你看,我这胳膊就是他斩下来的!”

夏海长老听到贾陈的一番说辞,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直视顾北辰,说道:“顾北辰,是这样么?”

顾北辰身上尽显刚正不阿之气,怒视贾陈,痛斥道:“并非如此!是贾陈他心狠手辣,想出手杀死此子,被我阻止后意外伤到,所以才落得断臂下场!此人心思歹毒,竟对毫无修为的幼子下死手,简直就是畜生!”

夏海冷笑两声,摇了摇头,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姜羿,说道:“这个小孩的事情暂且不论,顾北辰,你伤害同门,且是守卫执事,你可知罪?”

顾北辰呼吸急促,没有任何屈服,高声说道:“我顾北辰行事光明磊落,向来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若这也有罪,那我认!”

“还敢顶撞长老,罪加一等!”夏海贪婪的看了眼顾北辰手中的月光宝剑,不过很快便收敛起来,脸上露出严厉之色,一挥衣袖,十分公正的说道:“顾北辰!我念你对宗门忠心耿耿,此次战役功劳无数,虽伤及无辜,顶撞长老,只要级向贾陈认错,将凶器呈上,我便不再计较此事!你,觉得如何?”

“向他认错?交出月光宝剑?呵呵!除非我死!”顾北辰神情逐渐冷酷,看向夏海长老,脸上再无一点敬意,他可不蠢,对方一直在打他月光宝剑的主意,他怎会交出自己最宝贵之物!

“既然你死不悔改!那就按宗规处置,废除修为,驱逐出宗!”夏海眼中露出一抹歹毒,他好言相劝,对方不知进退,那也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说罢,夏海神火境气息迸发而出,随意一指点出,一点神火疾驰飞来,朝着顾北辰冲杀而去。

神火境最可怕的神火,一点神火,便可燃尽修士的修为!

顾北辰见到那一点赤红的火星,脸色瞬间煞白,右手紧握月光宝剑,就要做殊死一搏,可姜羿却突然动了,快若追光,众人只见到无数残影在眼前飞过,随后那在空中的神火星点便被其握在手中,直接掐灭,紧接着,其身影又动,再次出现时,其已经出现在了地面,且脚下正踩着一个肥胖身影,正是方才威风凛凛的夏海长老!

“进个骸骨之地逗这么麻烦,给你脸了!废人修为,我让你废!记住,顾北辰,以后我罩着,谁敢招惹,老子一脚把他玄庭捶爆!”姜羿指着人群怒啸开口,同时一脚踩向了夏海长老的腹部,紧接着,夏海双眼骤然凸出,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嘭——”

伴随一道沉闷巨响,夏海长老的玄庭就这样被踩爆了……众多围观的弟子皆是惊恐的朝后退了一步,心中生起一阵后怕。

做完这一切,姜羿一脸冰冷地走向贾陈,双眸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见到这般反转,顾北辰心脏突突直跳,见夏海长老被废,心中只觉舒畅,在见到眼前怪物小孩走向贾陈时,心有不忍,微微抬手,说道:“这位……前辈……还请手下留情……他与我并没有血海深仇……”

“哼!”姜羿没有回头,右脚放在贾陈腹部,任由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伴随右脚猛地用力,又是一声沉闷巨响。

看了眼半死不活的贾陈,姜羿这才缓缓转过身,看向顾北辰,语重心长的道:“以前没仇,现在有了,既然结下了仇恨,就一定要斩草除根!不然,如冰邪族这般卷土重来,你受得了吗?”

古怪小孩的一番话让在场所有人陷入沉默,顾北辰退后了两步,最后一脸惭愧地低下了头,恭敬作揖行礼,说道:“受教了!”

“修真界,弱肉强食是真理!”姜羿摆了摆手,转身走进了骸骨之地。

顾北辰看着姜羿的侧脸,总觉得有些面熟,突然大喊道:“前辈……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姜羿并未回答,幸许是没听到,幸许是不想相认,给他们带去厄运。

“这位应该是宗门中某个老祖的转世吧?”

诸位心中皆是升起这样一个想法,不久便传遍了整个宗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