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变异真灵!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300  |  更新时间:2022-03-24 10:19:49 全文阅读

囚灵阵化作泡影,在紫色极光的炽热高温下,与天坑中的冰雪交融,化作朦胧的灰色滚烫蒸汽,姜羿行走在天坑中,跳过数个陨坑,弯下腰抓起一个奄奄一息的银衣阁弟子,在内心奇特的指引下,手掌朝着那名弟子的天灵拍去。

在即将接触的瞬间,其手掌金光乍现,在金光中,他的手掌仿佛化作了满覆金鳞的龙爪,轻轻一抓之下,这名银衣阁弟子的真灵便被拉了出来,随即化作灵光涌入了姜羿玄墟中。

灵光在玄墟中凝聚,眨眼化作了一道朦胧虚影,仔细看去,竟是一个金色龙灵!

玄墟中央,金色龙灵虽还只是虚影,却已然具备龙威,在阵阵龙鸣中,姜羿玄墟颤抖,似无法容下它的存在!

在金色龙灵诞生的那一刻,姜羿便与其合二为一,龙灵是他,他亦是龙灵!

“这是属于我的真灵?其他人的真灵都是显化自身,为何我的是龙灵?难道是那枚逆鳞?”

姜羿脑海再次浮现那充满神秘与恐惧的无尽黄昏和幽冥江河,呼吸不禁急促起来,很快便停止了思考,转眼再次走向另一个银衣阁弟子,然后是下一个……

吸收了数十个银衣阁弟子真灵,姜羿玄墟中龙灵的右爪逐渐凝实,形成了实体,姜羿意念一动,龙灵右爪与右手契合,朝着天空轻轻一挥,霎时间,金光破晓,笼罩整个天坑的灰色蒸汽瞬息被一道金色长虹分割成了两半,大地亦不能幸免,被划开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漆黑大口。

“好强!”

姜羿深吸一口气,一时间心神澎湃,他肉身本就强悍,如今又有了龙灵,原本只作为防御的肉身,如今成为了杀人利器,他如今虽修为只有天象,可依靠血禁和龙灵,他已然具备了和真灵境强者战斗的实力!

姜羿看着紧握的拳头,眼中闪烁精芒,凝声道:“血禁解,可硬撼神火境修士神火焚烧,龙灵可吞噬真灵灵体,有这两大杀手锏,哪怕没有鸿蒙承天柱,我在龙骨源脉也将立于不败之地!”

银衣阁弟子真灵被吞,气息本就萎靡,此刻已是奄奄一息,姜羿目光扫动,见到秦白早已不在原地,而是匍匐爬行了十几丈,艰难抓附着身边的一颗巨石,咬牙依靠在巨石旁,并没有逃跑,而且以他如今的伤势,也逃不掉。

秦白忍受着自碎裂的五脏六腑传来的剧烈痛楚,艰难地抬起手,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泛着哑光的蓝瓷玉壶,仰头长饮了数息,方才看向朝自己走来的姜羿,眼中恐惧之色不知何时已然消散,转而是一片安然与桀骜,这是他第一次,向世人展现自己的真实性格。

“我辈修士,虽身负无数枷锁,郁郁不得志,可又何惧一死!”秦白举壶高歌,他将自己的真灵释放了出来,没有丝毫地挣扎,而后又饮了几口烈酒,看向姜羿的眼中泛着点点泪光,咳着血低吼道:“我不甘心啊!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啊!为何我永远比不过他们!在宗门得不到重视,天赋差到连一个师尊都没有!我也只是修真界的一个苦命人而已啊!我也只是一个苦命人啊……”

看着眼前之人的恸哭,姜羿沉默了,一时没有立刻动手,就这样静静站着。

秦白哭诉着上天对他的不公,哭诉着宗族的残酷,哭诉着出生的平庸……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平日里狠辣的角色,到最后会哭的像个孩子,面对生死会如此的平静淡然,似乎死亡对他而言,就好像……解脱一样……

“动手吧!下辈子,不想再做人了……太……乏味了……”

秦白饮完最后一口酒,将酒壶扔碎在地,做完这一切,他好似用完了最后一丝力气,瘫软地靠在巨石上,双目无神地看向灰茫茫的天空……

“下辈子,幸许我们能做朋友。”

姜羿心情复杂,在秦白表露心声之后,他已然动了恻隐之心,可敌人终归是敌人,此刻,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给他一个痛快!

“真灵就不必了!”

姜羿叹息一声,永恒之力爆发,极道拳裹挟无比璀璨的金芒,在无尽光芒中,将他永远的埋葬在了这片天地中。

龙骨源脉黑夜将至,相比于外面,此地的夜晚更加幽邃,天空之上,一道金色长虹疾驰,向着西边的据点奔袭而去,这道身影正是姜羿,在毁去一座据点后,他便回到后方,将顾族占领的据点也一并销毁了,毁去了四座据点,秦族短时间内便无法夺走中部战场的龙脉。

紫霄宗传承殿也曾有这个想法,可囚灵阵极为坚固,以真灵境的修为想要摧毁极为困难,在多次尝试无功而返后,索性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紫霄宗众老祖当然是知晓此事的,但为了磨砺传承者和传承弟子,放出三条龙脉作为诱饵,对紫霄宗而言,却是无伤大雅,至于东部的四条龙脉,他们则早已收入祖山,没有了后顾之忧,哪怕弟子们将龙骨源脉闹翻天,也不会损害紫霄宗的根基。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紫龙宗先手坏了规矩,请来霍族天骄加入龙骨源脉战场中,企图剿灭紫霄宗的新鲜血液,诸位老祖自然不会惯着,明日之战后,哪怕秦族不主动发起战事,他顾族也会下达战书,将秦族驱赶出紫魂山!

经历秦白一事后,姜羿杀心已然消磨殆尽,此刻前往银衣阁,并不是为了复仇,而是要劝降!不过这件事还是要秦族配合才行,且要等到明日才会实行。

因为他知道,霍族来者,不可留!

在紫魂山呆了数年时间,他对外界的消息还停滞在东境息宁那段时间,如今霍族乱世,他不能手下留情!

对霍冲,霍瑶,他心有愧疚,但面对霍族,他却不能有丝毫怜悯之心,因为在不久的未来,对方很有可能会是自己的敌人!

姜羿犹豫再三,终是化作了秦白的模样,穿过无数银衣阁弟子的视线,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走进了最后一座据点。

这座据点内,天空同样下着紫灰色的雪,不过却不是天坑,而是一座高达千丈的灰塔,灰塔有九层,每层都有十数弟子,弟子三五成群,围坐在桌前,你吆喝一句我吆喝一句,喝着酒,唠着嗑,其乐融融,丝毫没有大战在即的氛围。

姜羿化身秦白,秦白的身份就如同他自己所说一言,从小到大便一直被人无视,大摇大摆地走到一楼角落的一处圆桌坐下,姜羿的出现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在见到如此情境后,姜羿也是苦笑了一下,对秦白有了一丝同情,见到角落里摆满了酒坛,姜羿也是毫不客气地拿起了一坛酒,酒水入碗,一片晶莹透亮的酒花,酒水入喉,一股浓烈的甘辣之感自喉间传出,姜羿一个没忍住,直接将还未来得及吞下的酒给喷了出来。

“呸!好难喝!”

姜羿将酒坛从身前推开,一副嫌弃之色,不过下一刻,他却发现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抬头看去,却是此刻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眼中皆是露出鄙夷之色。

“哈哈哈哈!秦白!亏你在我们当中岁数最大,竟然连喝酒都不会,以后要是说出去,可别说自己是银衣阁的弟子!怪丢人的!”

“不会喝就别喝,坏了一坛好酒!”

“喝酒自然要喝烈酒,秦白,多练练,习惯就好!”

一道道情绪各异的声音在各个角落响起,有的人鄙夷,有的人淡漠,有的人则很友善,姜羿闻言先是一愣,随后脸色复杂,欲言又止,摇头笑了笑,正要将推开的酒坛重新拿回,一只手却抢先一步拿了去。

那只手拿起酒坛,先是为姜羿斟满,而后再为自己斟上,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后,爽快道:“好酒!这酒啊!就得大口喝,大口喝才有劲!”

姜羿抬眼看去,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跑的比兔子还快的秦归宇,此刻秦归宇正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显然已经知晓了些什么。

“为何不告诉他们?”

姜羿端起酒碗,并没有喝,而是看向秦归宇,眼中露出一丝不解,源力传音道。

秦归宇无奈的摇了摇头,苦涩笑道:“告诉他们什么?告诉他们你不是秦白?告诉他们,你杀了据点所有人?这有什么意义?你那棍子一出,一座据点瞬间灰飞烟灭,我们拿什么和你斗?拿命拼么?”

姜羿闻言,眉头皱了皱,惊疑的看了眼对方,道:“你没有逃?”

“逃?我秦归宇岂是贪生怕死之徒!那是战略!战略懂吗?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老子从小到大,不是在战斗,便是在战斗的路上,怎会不战而逃!只不过有时候要知进退罢了,不探清对手底细,我才不会去送死呢!”

秦归宇听完姜羿的话,立刻急了,一口气说了上百个字,讲着自己是多么有远见,多么有头脑,对自己是多么的崇拜。

“行了行了!知道你不怕死了!”

姜羿彻底对这个奇葩彻底无语,摆了摆手,指了指头顶的灰色天花板,转移话题道:“你们银衣阁阁主什么来历?”

“银衣阁阁主?她现在可就在第九层呢!”

说到银衣阁,秦归宇双眼顿时睁的老大,一脸兴奋的道:“银衣阁阁主,她可是宗主的千金,秦族的大小姐,也是咱秦族的传奇人物,姓姬,名绫月,这娘们可是我秦族第一美人!”

姜羿闻言双眸微眯,看向秦归宇,问道:“姬绫月?她是秦鹿的姐姐?为何她的姓氏和你们不一样?”

秦归宇似乎早就知道他会问这个问题,笑了笑,大干了一口烈酒,打了个酒嗝后,伸手指了指上方的灰塔,笑哈哈的道:“这个啊!那可就大有说道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