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不摆就是看不起我!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660  |  更新时间:2022-03-20 10:07:45 全文阅读

“是你小子!竟敢擅闯紫霄宗重地,跟我回来!”

顾南元见到姜羿出现,双眸闪过一丝阴翳,手掌抬起,向后猛地一吸,就要将姜羿扣下,姜羿受到恐怖的吸引,身躯瞬间不稳,顾乐枭见状,体内响起一声剑鸣,紫妖剑出,剑光一掠千里,直奔顾南元心脏而去!

“再不收手,死!”

顾乐枭从牙缝中蹦出五个字,杀伐之气犹如山崩,刹那轰散十里范围的云层,整个天空瞬间一片晴朗,紫妖剑好似一只张牙舞爪的大妖,挥舞锋利利爪欲要夺顾南元心脏而食!

“我他么,你玩真的!”

顾南元只觉背脊发凉,扭头见到袭来的紫妖剑,瞳孔骤然一缩,赶紧收回手掌,转身迎接到来的紫妖剑。

“空岚镜,镜影破!”

本命源器出体,顾南元天人气息骤然迸发,在其头顶,一尊一尺圆镜悬浮于空,圆镜玉石镜框雕刻着一尊紫龙,此刻紫龙苏醒,环绕空岚境,发出低沉的咆哮,紫妖剑破空而来,打碎了顾南元凝聚出的数道空间镜面,一息后紫妖剑停下,剑尖凝滞其眉心一寸位置。

事发突然,顾南元连一回合都没撑到,直接败北!

见到几位老祖的战斗,姜羿神色肃穆,此刻看向紫妖剑,此剑与乐枭前辈赠送的那把唯一相似的只有外形,这把剑不仅颜色是黑的,就连散发的气息都是不同!

紫妖剑,犹豫剧毒之蛇的蛇信,越是幽邃,则越致命!

姜羿倒也没想到乐枭前辈会为自己出现,此刻颇为感激的看向对方,虽自己有办法逃脱,可这份恩情却是谨记心中。

顾乐枭面无表情,发现姜羿没受伤后,直视一动不动的顾南元,冷声说道:“你送我女儿大造化,我自然会帮你,而且我看这家伙不爽已经很久了,借这个机会教训教训他,也是让他涨涨记性!”

顾南元眼中满是怒火,冲其怒喝道:“顾乐枭!你卑鄙!你偷袭!”

顾乐枭闻言乐了,右手一招,收回紫妖剑,一脸戏谑的道:“这么说,你还想比试一下?”

顾南元嘴角一抽,深知紫妖剑的厉害后,将空岚镜重新纳入体内,昂首道:“哼!老子今天不舒服,状态不好,难得和你打!”

顾乐枭眉毛挑了挑,一副关切的模样,阴阳怪气的道:“哦?不舒服啊?那感情好,我就是炼丹师,你哪里不舒服,我给你治治?”

“不劳你费心,还是好好给你女儿护法吧!哼!”顾南元冷哼了一声,心中极为窝火,甩袖便离开了。

看着两人之间的争斗,煌祖微微摇头,对这一切都已司空见惯,身影一晃就要来到姜羿身边,姜羿原本察觉不到,可身体却似乎产生了本能反应,一个传送跳到了乐枭前辈跟前,不仅他惊讶,煌祖亦是微微一愣,有些恍惚。

“你小子挺有本事啊,逃过了煌祖的感知!”顾乐枭反应过来后,拍了拍姜羿的肩膀,脸上露出开朗笑意,向姜羿介绍道:“这位是我顾族的老祖,煌祖,还不快拜见!”

姜羿闻言略显尴尬的朝煌祖笑了笑,微微弯腰,抱拳道:“姜羿拜见煌祖!”

煌祖?顾族老祖?

姜羿此刻内心充满疑惑,顾族老祖不是叫顾云天么?难道是称号?

“繁文缛节就免了!”煌祖摆手,没有因姜羿的无礼而生气,紧盯着姜羿,不解的道:“你刚才施展的是瞬移?还是空间传送?”

“空间传送!”姜羿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出了答案。

煌祖点了点头,又问道:“你身上并没有空间法宝,你是如何做到的?”

“额……”姜羿闻言陷入沉默,他不是顾族人,若是让对方知晓自己获得了鸿蒙承天柱,似乎会对自己有所不利。

沉吟了许久,姜羿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沉声道:“煌祖,此事以后再说,我这几日在龙骨源脉获取到了重要情报,秦族在三日后会邀请霍族天骄进入龙骨源脉争夺龙脉,届时若不采取措施,顾族弟子将会遭受重创!”

顾乐枭闻言目光一凝,脸色颇为难看,低沉道:“霍族!?他们为何会参与进来?”

对姜羿闭口不言传送之事,煌祖微微皱眉,似猜到了什么,在听完姜羿所述情报后,摇头叹息道:“霍族,当年就应该被灭族的,雷沧还是太仁慈了,这一次雷沧域大乱,始作俑者便是霍族,既然他们插手进来我顾族和秦族的事情中,那我们也不会仁慈!”

“煌祖,有几位老祖出手,霍族根本不值一提!”

姜羿突然开口,煌祖和顾乐枭皆是讶异地看向他,不理解他现在说这话的含义。

姜羿见两人面色不解,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笑道:“煌祖,乐枭前辈,这几日我深入龙骨源脉,在源脉西部得到了秦族进入龙骨源脉唯一的传送阵,我若将传送阵放到祖山,几位老祖再守株待兔,来一个瓮中捉鳖,岂不美哉?”

顾乐枭闻言一愣,挠了挠发痒的耳朵,觉得这小子在吹牛,惊疑不定的道:“传送阵?据我所知,那座传送阵可是建在一座赤金城池内,与赤金城池浑然一体,根本带不走,而且里面有大量神火境弟子镇守,你是怎么带出来的?”

“咦?兮颜姐还没有突破吗?”姜羿突然岔开话题,看向已经被紫血包裹,看不清身形的顾兮颜,心存担忧的问道。

见到姜羿的奇怪行为,顾乐枭和煌祖皆是有些哭笑不得,不禁笑骂道:“别岔开话题好吗?兮颜那丫头好着呢!有我们给她护法,你担心什么?你快说,是不是真的把传送阵薅下来了?”

“那还有假吗?走,你们二老在这为兮颜护法,其他长老带我去祖山,我把传送阵放出来!”

姜羿十分关心顾兮颜的安危,对四周隐匿的其他老怪物不太放心,开口便让顾乐枭和煌祖留下为她护法,自己和几个老祖前往祖山。

“你小子……”顾乐枭不禁翻了个白眼,哪能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同时目光警惕地看了他一眼。

这小子这么关心兮颜,不会是对她图谋不轨吧?

顾乐枭越想越烦躁,体内的紫妖剑剧烈颤抖,好似即将爆体而出,一剑斩了姜羿。

此时,姜羿也不知道为何,心中竟然莫名的发堵,心慌,好似有什么大灾难要发生一般。

“发生了什么?怎么会突然生出强烈的危机感?难不成这四周有人想杀我?”

姜羿内心顿时警惕起来,与煌祖和乐枭前辈告别后,又看了眼兮颜姐的方向,跟随几个老祖一起遁入了云间,飞快奔向祖山。

一刻钟后,在几位老祖的带领下,姜羿降落在了祖山上,此刻祖山极为安静,没有任何人的身影,几位老祖告知,此时大部分传承弟子和传承者都在龙骨源脉,而剩下的少部分不是在闭关便是在疗伤,不会出现。

“这里可以吗?”

二祖顾云天指了一处较为空旷的空地,想让姜羿把传送阵挪移出来,他也听到了对方与煌祖的谈话,虽有些不信,但见对方坦然的神色,却也是心中升起了一丝期待。

“你们怎么回来了?”

此刻,顾南元看到几位老祖同时回来,身边还带着姜羿,似乎还在找寻空地,不由好奇的问道。

姜羿看向那百丈方圆的空地,微微摇头,道:“不行,此地太小,最好要方圆千丈才行,不然放不下!”

“方圆千丈?小子,你是不是在耍我们?传送阵有这么大吗!”

此刻,顾屠隐不禁骂出了声,认为这小子太荒唐了,三祖本是平和之人,此刻听完姜羿的话,也是摇了摇头。

“方圆千丈,可是有一座城池那么大了!”

“呵!小子,正好没地方拿捏你,你竟然自己了露出破绽了!看我这次怎么玩死你!得罪了几位老祖,哪怕有顾乐枭给你撑腰,你以后在顾族也没有好日子过!”

通过和顾屠隐传音得知了事情经过,顾南元心中大喜,主动上前,一脸关切的道:“姜羿小友,你不是要一处方圆千丈的空地安置传送阵么!好!我为了顾族弟子的未来,忍痛便将炼器池供让出来,让你放置传送阵,你看如何?”

顾南元说完,看向姜羿的脸色,见其犹豫之色,内心更是高兴的不行,立马摆出一副肉疼之色,慷慨激昂的道:“姜羿小友,不要难为情,那座炼器池是我私人之物,此刻正好能用上,走,我现在就带你去!”

顾南元急不可耐,一把抓住姜羿的肩膀,朝自己的洞府飞去,好似生怕这姜羿反悔一般,身后几位长老显然已经不耐烦,不过碍于煌祖的吩咐,最后还是跟随在后,要去看个究竟。

顾南元洞府是一座源气极为浓郁的紫色巨山,巨山之东,方圆千丈的炼器池映入眼帘,那炼器池水仿佛由源气所化,精纯清澈,云烟缭绕,犹如仙境,一看便是非凡之地!

姜羿见到炼器池,眼中犹豫之色更甚,劝说道:“前辈,若是将传送阵摆在这里,似乎有些太浪费这仙灵之地了。”

顾南元内心轻蔑一笑,拍着胸膛,指着下方的炼器池,义正言辞道:“摆!绝对要摆!不摆就是看不起我!为了顾族千秋万代,这区区蕴养了一千年的炼器池算什么,赶紧摆!”

“那……好吧!”

姜羿叹息一声,颇为可惜的看了眼炼器池,而后身形一跃腾空,漂向炼器池正中心,微微闭眼,随着意念传入扶桑金叶,那沉寂的赤金城池顿时一颤。

“装神弄鬼!老子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摆在我这炼器池上!”顾南元脸上露出得意的笑,看向上空闭眼一动不动的姜羿,嗤笑道。

过了数息后,姜羿缓缓睁开眼,看向下方的顾南元,迟疑道:“前辈,我可真放了啊!”

“哈哈哈哈!放!你倒是……放!……啊……”

顾南元大笑着看向天空中的姜羿,渐渐失去耐心,就在第一个“放”字出口,第二个“放”字话音刚起时,一座庞然大物豁然遮掩住了天空,在他那惊恐与充满悔意的眼神中,一座赤金城池结结实实地砸落在炼器池上,传出的的巨震声将几位老祖都是吓了一跳。

“我他么的……”

闭目养息的顾云天被吓了一跳,睁眼就要发怒,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慑到。

“格老子的,这不是秦族的赤金城池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几位老祖同时蒙圈,只有顾南元双眼红彤彤的,看着被轰击的不成样子的炼器池,一时火气攻心,竟是口吐鲜血来,而后传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哀嚎!

“我蕴养了两千年的炼器池啊!!”

姜羿看向哭的不成样子的顾南元,摸了摸鼻子,一脸茫然,喃喃道:“前辈不是不心疼的吗?看上去不太像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