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疑点重重!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633  |  更新时间:2022-03-01 12:00:26 全文阅读

龙天笑此话一出,瞬间吸引了四周所有人的注意。

十个日魂,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其价值远超百道日魄!

原本从容的张麻子,此刻也是楞了一下,抬眼看向他,惊疑道:“你要替他买下这金色玉简?”

龙天笑略微点头,随手向着对方扔出了一枚储物戒,而后捡起摊位上的金色玉简,示意对方解除神识禁制。

张麻子接过储物戒,神识一扫,脸色瞬间一变,将之妥善收下后,一指点在金色玉简上,伴随一声低沉的破裂声,金色玉简上的神识禁制被其破解,这一切可以说发生的极快,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张麻子便收起地摊,选择了跑路。

重宝之下,必有勇夫。哪怕他修为达到天象境,在腥月禁地也极难护住这十道日魂。

要知道,腥月禁地虽是天人,仙人之禁地,但之下却还有数个境界。

高境界先不谈,他如今虽是天象第二境,拥有碾压日冕境的实力,但若遇到第三境强者,他也只能狼狈逃遁。

天象境,是修真界第一道分水岭,而天象境之间,实力亦是差距巨大。

龙天笑将金色玉简递给姜羿,脸上露出淡淡笑意,轻声道:“这才算是作为朋友,赠送你的第一件礼物。”

“此术门槛极高,霍族老祖虽有些本事,但却创造不出此等惊世神通。”龙天笑方才神识敛入玉简,观摩了许久,脸色变得极为认真起来,星源音传声说道:“此术门槛极高,无极境方能够修炼,若我所料没错,此术当不是源技范畴,而是神通,且是无比强悍的大神通之术,你好好领悟,将来必成底牌之一。”

姜羿接过金色玉简,听完龙天笑的传音,神色颇为郑重,抱拳说道:“多谢!”

他也没料到,眼前这个与自己相识不到数日的青年,为何会如此阔绰的赠送自己珍贵的礼物,但不论对方心中如何想法,这“神之一矛”确实是自己中意之物,对方送予,他自然不会拒绝。

且经过数日的相处,他与对方也颇为投机,在这茫茫修真界,多一个朋友,倒也算得上是一件美事。

而杵在一旁的炘月,早已焦急地在原地乱跳,其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姜羿,扑闪的大眼睛里满是幽怨,与此同时,一双小手十分不老实地使劲拽着身边天笑的衣角,噘着嘴说道:“天笑哥!这可是你辛辛苦苦攒了数年的日魂,就这样买了一个破玉简,还送人,你也太糊涂了吧!”

姜羿刚接过玉简,听炘月这么一说,老脸顿时一红,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与龙天笑本就不熟,对方却待自己如亲兄弟般,虽两人已经成了朋友,可接连得其馈赠,也是有些吃不消。

思来想去,姜羿觉得自己也该表示一下,在扶桑金叶中搜寻了数遍,看着可怜巴巴的几样物品,一时也有些不好意思拿出手。

自得到扶桑金叶后,他便将所有贵重之物纳入其中,魔骨矛,源晶星辰,还有那在源精宝地挖出的奇怪小鼎。

除了这几样重宝,他完全就是个穷光蛋。

那魔骨矛和源晶星辰,他自然不会赠予他人,至于那铭刻着异兽的小鼎,他却也是有些舍不得,因为他总觉得这小鼎极为宝贵,比他的魔骨矛还要贵重。

见姜羿尴尬,龙天笑立即便为其解围,拍了下炘月的小脑袋,无奈说道:“你这妮子,姜羿是我朋友,他有困难,我自然要帮助他。”

炘月揉着微疼的脑袋,只觉委屈,带着哭腔说道:“可这是你晋升天象突破第三境的资源啊,若是没了日魂,三年后的符文秘境可就要耽搁了,这次你叫我们前来,不就是为了多捕获一些月魄和日魄,以此凝炼月魂和日魂,好让你提前步入天象境巅峰吗?”

“炘月,够了!”龙天笑眼中浮现出一丝怒意,一挥衣袖,猛地推开了炘月,沉声道:“炘月,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前几日我哥沉睡时送给了我一副藏宝图,这副藏宝图便是为我晋升天象所准备的,只要前往那里,我便能够获得足够的资源,在极短时间内晋升天象,所以我才以手中日魂买下了那玉简,而并非你所想的那样不顾大局。”

炘月被强行推开,一时间神色慌乱,脸上满是无助,低声抽泣着,内心对龙天笑当前的做法十分不解,更是不敢相信对方会将她推开。

龙天笑淡淡瞥了眼炘月,转身面带苦笑的说道:“让姜羿兄见笑了,我这个妹妹被我宠坏了,有些时候不知方寸,莫要见外。”

姜羿闻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目光却是微不可查的闪了闪。

经历这个小插曲后,几人匆匆离开了幽冥城,朝着四千里腹地进发,一路遇到不少修士,越往腹地前行,修士便越多。

数个时辰后,沉思中的姜羿为一道极寒之气惊醒,瞬间运转大量永恒源力护身,身边众人似早有预料,及时开启了源力防护。

“腥月腹地,当是堕月在空。”

龙天笑轻声低喃一句,姜羿闻言抬头仰望天空,却见那天空之上,一轮漆黑的半月高高悬挂,散发出阵阵黑光耀光,看得人头脑发昏,双眼发酸。

赵炬一路上并未多言,此刻见到姜羿进入腹地,脸色颇显震惊,不吝赞叹的说道:“姜羿兄弟果真好实力,月玄境修士按理来说不可能进入这腥月腹地,可眼下你不仅抵挡住了堕月毒息的伤害,更是脸不红,心不跳,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你是不是隐瞒了修为呢!”

“月玄境不能进入?堕月毒息?”姜羿脸色茫然,目光朝龙天笑投了去,见其正冷不丁地瞥了眼赵炬,见他看来后,迅速恢复淡然模样,凝声说道:“在腥月禁地外我与你战斗了一场,虽是压低修为战斗,但却能感受到你的源力极为特殊,十分了得,所以才没有告知你此事。”

“堕月毒息,顾名思义,是天空中堕月散发出的毒之气息,修士一旦吸入,便是中了这堕月毒息,此毒短时间不会对修士造成伤害,但却会缓缓地侵蚀修士体内的源力,若是在此地呆的久了,就有可能修为倒退,甚至源力混乱的现象,日冕境毕竟源力刚猛,在此地影响不大,但若是月玄境修士到此,玄庭中的源力却是会被堕月毒息生生吞噬,化作幽冥之气,极为恐怖。”

听完龙天笑的解释,姜羿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淡淡看了一眼对方,没有表露太多情绪,对这龙天笑升起了提防之意。

按照对方所言,若他是寻常月玄境修士,他此刻恐怕早就化作一滩血水了,好在他的源力特殊,拥有不灭的永恒源力,能够在腥月禁地如鱼得水,不惧怕这些针对源力的毒素,否则,在此地,他恐怕会寸步难行。

而且他还有一个疑问!

“这龙天笑是怎会知晓我源力特殊的?”

姜羿内心闪过一丝阴沉,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他所拥有的永恒源力,因为受到天道压制,除了在体内具备永恒属性,对外释放而出的源力,根本不会表现出任何永恒源力的特征,而对方仅是几次交手,便能看出自己的源力不一般,用脚指头都可以想的到,这其中必定有鬼!

要知道,哪怕是苍衍帝族的公主苍妖妖,其修炼苍衍圣术,开了苍穹之眼,都不能看透他的永恒源力,更何况眼下身处龙阙大陆,哪怕对方再妖孽,日冕境便能够创造功法,他却不相信对方能够一眼看透永恒源力,这世间至高的力量。

而且还有两个十分可疑的点,第一点便是他手中的金色玉简,那张麻子说这东西是一个大妖偷的,最后散落出去的。

这张麻子说前半句他还信,可那后半句一出口,他就觉得对方是在胡编乱造。

对方话中所说那偷宝贝的大妖,十有八九是黑灵龙蛟徐大财,他偷的东西都藏在那奇异空间中,且从对方的话语中可以肯定,宝贝若是进了那空间,根本不可能流落出去,这张麻子根本就是在骗人!

而第二个疑点,则让姜羿有些摸不着头脑,那龙天笑从开始与他切磋,然后顺理成章的与他交好,一切都做的滴水不漏,却是因为其妹妹炘月而露了马脚,他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这龙天笑对自己必有所图,且一定知晓他的某些秘密,比如永恒源力,不过半路却杀出了他妹妹,让他掌握不了局面,因此才会恼羞成怒,将怒火迁移到他带我妹妹身上。

“不过……”

姜羿思绪一转,眼角余光扫了眼始终冷漠不语的龙天命。

他,在这局中,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龙天笑指着西北方向一处数百丈的陨坑,向姜羿介绍道:“看,那些便是星兽,它们喜好群居,来此捕获星魄者,多会结队而来,因为一旦攻击其中某一只星兽,便会遭到兽群的集体围攻,极为危险。”

姜羿举目望去,只见十里外,一座黑压压的陨坑中,聚集着一群群密密麻麻的八脚生物,那八脚生物长着八只锋利的爪子,每只爪子有三指,死死镶嵌在岩石内。这八脚生物形似陀螺,没有头颅,身体四周长有上百只蓝色竖瞳,看上一眼便让人头皮发麻,其顶部和下部分别长着一圆形嘴巴,其上长满了倒钩状的锋利牙齿,在堕月的照耀下闪烁森寒幽芒,诡异而致命。

一只星兽便如此震慑人心,更何况在这近千丈的陨坑内,那数万双闪烁蓝色荧光的竖瞳,犹如黑夜中的夺命阎罗,拉拽着众人深陷地狱!

看着这一幕,赵炬长吁一口气,唏嘘道:“单个星兽实力并不强,不过数千只聚集在一起,哪怕是神火境强者都要犯怵,这一处聚集的修士并不多,还不足以展开围猎,我们还是去下一处吧!”

“天命大月祭,龙天笑,你们就不要跟来了,我带着李悦和周却去便可,他们实力尚浅,不能和你们去那腹地深处。”

赵炬向龙天命和龙天笑抱了抱拳,也没等他们开口,带着身后两个师弟师妹转身离去,离去之时,却是极为隐秘的看了眼姜羿,那一抹略带警告之意的眼神,让姜羿内心不由一颤。

目送赵炬三人离去,龙天笑没有挽留,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是淡了许多,看了眼脸上带着泪痕的炘月,与姜羿商量一番后,选择先带姜羿体验一番猎杀星兽的氛围。

而这一切,都是姜羿在拖延时间,他相信只要时间拖得足够久,对方必定会露出破绽!

他方才所想,都只是一个猜测,而若接下来对方露出一丝破绽,那他就可以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对方从头到尾都是在算计自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