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入禁地!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4241  |  更新时间:2022-02-28 12:19:00 全文阅读

“他又出来了?”

就在众人入定打坐时,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

姜羿最先抬头,因为有许多烦心事,所以并未修炼,抬头看向数丈远外,恢复正常的龙天命。

此刻对方状态不是很好,脸色没有丝毫血色,眸子布满血丝,看起来十分疲惫,此刻颤巍巍地站起身,看向了龙天笑。

龙天笑与之对视,淡淡解释道:“今日是满月,你不该来的。”

龙天命用力甩了甩脑袋,从模糊的记忆里想起了师尊的吩咐,这次前来,是师尊的安排。

见疯子没有说话,龙天命虽心中好奇,但也并未多问,此刻对方状态极差,需要静养心神,沉吟片刻,看向众人,说道:“好了,这件事等回宗后再谈,眼下子时将至,我们需尽快进入腥月禁地。”

说完,便第一个动身,化作一道月光冲进了腥月禁地,在其进入腥月禁地范围时,姜羿很明显地见到一层红色的隔膜在龙天笑进入时突然显现,而后又化作了虚无。

这层红色隔膜覆盖着整个猩月禁地,如同一个结界,不过却没有任何防御力量,但在随着星源宗三人,炘月和龙天命接连进入后,他隐隐感知到那层红色隔膜似在流动!

“腥月禁地有关昼入昼出,夜入夜出的规则,难道和这有关不成?”

姜羿思考之际,为了稳妥起见,选择利用魔影和生命之影笼罩自己,以此避免被那道红膜触碰,做完这一切,只见他身子一闪,极快地跨进了腥月禁地之内。

在穿越红膜的刹那,姜羿感受到魔影在十分之一息的时间内,好似遭受到了成千上万道攻击,且传来了极为刺耳的尖锐之声。

落在腥月禁地大地上,姜羿迅速将魔影移出体内,看着虚弱到近乎虚化的魔影,姜羿瞳孔微微一缩,右脚猛地跺地而起,飞出数百丈远,方才心有余悸地回头,凝视着那道时隐时现的红膜。

极为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身体,在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后,姜羿方才在众人古怪地注视下走回。

“哪来的土包子在这丢人现眼,小小月玄境都敢进入腥月禁地,你也不怕活活冻死在这!”

同一时期从外面进入的一个修士,在见到姜羿的滑稽行为后,脸上露出戏谑之色,本想上前顺手解决掉,但在看到其同伴后,尤其是龙天命手中的月神权后,脸色瞬间惨白,不过心思却极为狡黠,转身便又冲出腥月禁地,远远逃遁而去。

“妈的,好你个不长眼的李安,大月祭都没看见!”逃遁了百里,李安一路将自己骂了数千遍,此刻回头看着后方的红月,在知晓对方追来时,方才松了口气。

“妈的,得罪了月魁宗,腥月禁地是没法混了,不过最近秦族在招兵买马,我在腥月禁地呆了多年,搜集了不少星魂,即将突破天象,进入秦族稍加修炼,到时候也能混个外宗长老混混,嘿嘿,就这么办!”

李安大笑,朝着秦族最近的一处分宗飞去,心中已是充满了对未来的幻想。

……

见姜羿满脸惊疑不定,龙天笑也确定对方是第一进入,十分耐心地解释道:“姜羿,这腥月结界极为诡异,我宗长老曾多次前来试探,都未找寻到一丝符文波动,不过只要遵守规则,便不会有事,你莫要多虑。”

姜羿闻言点头,没有多言,不过魔影遭受重创却是给了他一个强烈警告,那腥月结界远没有表面那样和谐,其内必定大有文章!

之后,龙天笑便领着诸人朝着腹地疾驰而去,腥月禁地外围区域一片荒芜,大地上有许许多多的陨坑,抬头向天空望去,红月已然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轮散发幽芒的残月。

龙天笑告知,腥月禁地外围两千里,对日冕境影响不大,其天空的残月名叫冥月,其散发出的幽冥寒气,是造成外围寒气滔天的主要原因,而这幽冥寒气能够阻滞源力运转,在这个地方,所有修士的源力只能使用一半,且修为越高,这种压制力越强,例如,一个日冕境巅峰强者,在这个地方,拥有的实力,只相当于外界日冕境初期。

而日冕境之下的月玄境,压制力则少些,若是月玄境巅峰修为,其实力将压制到月玄境中期。

断断续续前进了三天时间,众人终于停下脚步,来到了一座古老城池。

幽冥城!

“此城建于八千年前,十分古老,是禁地外围唯一的城池,来此历练之人大多会聚集于此,相互交换情报,售卖各类修炼物资,尤其是天狗蚀日这段时间,腥月禁地兽潮频繁,将会有大批日冕境强者到此,抓捕天象之魂,为突破天象境做准备。”

龙天笑平静开口,似乎对这座城池并不陌生,一旁的赵炬原本的气焰也渐渐消去,杵在原地,闭目养神,十分低调。

他如今修为已至日冕境巅峰,随时可入天象,但他却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要抓捕更多的天象之魂,为天象境第一境星火化镰做万全准备。

他所追求的是,一旦晋升天象第一境,便要在此境无敌!

而其身后的女子李悦和男子周却,修为不相上下,一个日冕境四重,一个日冕境五重,应是初次来到这腥月之地,对周围事物极为好奇,不时会朝往来的修士投去惊疑目光。

而那些来往的修士,远远地便看到了龙天命手中带我月神权,皆是十分识相地选择绕行,不愿招惹这些来自符文三宗的煞星。

偌大腥月禁地,来此搜集天象之魂的同门弟子亦是极多,不过与其他修士不同,他们并不会因为对方有月神权而畏惧,若是平常,定会一拥而上,与大月祭攀附一番,不过在看清手持月神权的男人后,皆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有的甚至直接飞身遁走,对龙天命这煞星甚是忌惮。

“那是龙天命!”

十里外,逃遁走的数个月魁宗弟子聚集在一起,一脸惊愕的看向幽冥城,龙天命出现在腥月禁地,让他们的心神受到了极大的震惊!

要知道,今天可是满月!

“看其模样,好像挺正常的。”其中一个月玄弟子突然开口道。

“正常?别看他现在只是天象第三境,哪怕是神火境,在其眼中也是渣滓,而若进入疯癫状态,被那月神权侵蚀,别说真灵境,洞虚境都给你斩咯!”另一个弟子起哄道。

“嘿!这家伙和他弟弟可都是万古无一的天才,在天象境便自创了三道符文秘术,分别对应天象的三个境界,这第一个秘术,唤作“星起镰落”,星镰一落万物陨,第二个秘术为“月生镜灭”,可灭杀百里之敌,而那第三个更是了不得,名“阳古鼎今”,传闻这是连玄道上人都惊叹不已的符文秘术,这“阳古鼎今”,传说可逆转时光,你说邪不邪乎!”又一个弟子加入了热议,对龙天命大有惋惜之情。

“阳古鼎今?这秘术我听说过,不过却从未见他使用,逆转时光的符文秘术,这可是已经涉及到至高符文之道,时间符文道的奥义了,若是龙天命大月祭没有继承那月神权,可能今日的成就已然能够破天了!”又一个弟子也是叹息说道。

“走吧!还是莫要议论了,我突破天象在即,还要再抓些天象之魂才算妥当。”

几人又寒暄一阵,便朝着腹地行去,那里,有他们想要的天象之魂。

画面一转,姜羿几人已经来到了幽冥城,城中修士极多,约有十万之多,与城外的冷清判若云泥。

幽冥城与寻常修士之城相差无几,街坊楼市数不胜数,黝黑深邃的街道两边集满了摊贩,有卖源器的,有卖功法源技的,有收天象之魂的……

姜羿跟在龙天笑身后,六人皆是默契的没有说话,炘月生性活泼,见到这种热闹场面,脸上堆满了笑颜,清脆的笑声十分悦耳,加上本就漂亮的脸蛋,一路上吸引了无数修士的侧目,有些更是起了歹心,不过在见到一样东西后,却是瞬间打消了念头。

“月神权,月魁宗,不可招惹。”

所有人心中都是同一个想法,这月魁宗在腥月禁地的地位,就好比天空的月亮,不可撼动。

符文三宗,月魁宗最强,星源宗最富有,日冕宗则最神秘。

不论哪一个宗门,都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招惹的,哪怕你是沧雷域赫赫有名的大宗大族!

在这些屹立于龙阙大陆的庞然大物面前,任何宗族都会显得微不足道。

“张麻子,你这源技有什么用,我用五个星魂和你交易,你就给了我这么一个破烂玩意?”

就在几人刚刚经过一处摊位时,一道尖锐大骂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转眼望去,是一个胖女人修士和一个满脸麻子的瘦子修士正在吵架。

胖女人修士极为壮硕,身高越十二尺,手中拿着七尺大砍刀,此时正扛着大砍刀,一脸怒意地骂着前方盘膝坐地的矮瘦修士。

被叫做张麻子的矮瘦修士,面对胖女人修士的刻薄言语,眉头都未有丝毫抬动,耷拉着眼皮,淡淡瞥了眼胖女人修士,挥手不耐烦的道:“死胖子,滚一边去,五个星魂能得一部胧月刀法残本已经很不错了,你练不成也怪不了别人,胧月胧月,没有金刚钻就别做瓷器活,瞧你长的,能修炼成那才是奇了怪了!”

张麻子说完,在场所有人都大笑起来,纷纷对这个胖女人修士露出不屑之色。

“你敢取笑我,老娘今天非把你活剐了!”肥胖女人满脸涨红,那是被气的,其长相一般,加上贪吃肥胖,本就忌讳周围之人的注视,眼下四周之人对其投来的戏谑目光,更是犹如针刺,直戳他的心脏,使得她瞬间恼羞成怒,抡起锋利无比的大砍刀便朝着张麻子砍去。

虽修为被压制,可胖女人依然展现出了日冕境初期的实力,那大砍刀如大山般轰然砸下,带着无物不破的锋芒,直劈张麻子面门而去,她没有使用任何源技,因为她始终坚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花里胡哨都将毫无意义!

“比速度……你可没我快!”

张麻子抬头,看向已然近在眼前的硕大刀锋,并未闪躲,只见他右手化掌,一记手刀劈去,周围之人只见到一道星芒闪烁,再次眨眼,那胖女人手中的大砍刀便被截成了两段,紧接着断裂的,是那胖女人。

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气息,张麻子冷冷瞥了眼化作血水的胖女人,收回了右手,又再次闭目养神起来。

“天象!此人是天象!”

众人心底震撼,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懒散怠惰的张麻子会是强大的天象境强者!

姜羿性格沉稳,见女人死去,踏步便走到了张麻子摊位前,拿起了一本金色玉简。

张麻子丝毫没有因为刚刚杀死胖女人修士而有任何不适,见有人上前买东西,也不管对方修为高低,直接开口道:“此玉简内记载源技,传闻乃霍族一代老祖所创,与矛有关,此物当年拓印了百份,在万年前被某个大妖偷窃,时隔多年后又散落了出去,你手中的便是其一。”

“神之一矛!”

姜羿神识涌入,浏览着金色玉简上的源技介绍,呼吸不由一滞。

“神之一矛,以神为引,源为矛,墟为界,洞天彻地,斩天罚神!”

“这个怎么交换?”

姜羿看向张麻子,内心激动不已,刚才他看向此处,第一眼便看中了这金色玉简,在听到其上的源技介绍后,更是热血沸腾,怎么也没想到,这无意间的一瞥,让他捡到了真正的宝贝。

张麻子冷不丁地看了眼姜羿,淡淡说道:“十个日魂,或者百个月魂。”

炘月闻言,一双水灵灵的眸子直勾勾地瞪向张麻子,叉腰大骂道:“十个日魂?你怎么不去抢呢!姜羿,这麻子脸绝对是在坑你,哪怕是高阶的日引源技,最多也才五个日魂而已,莫要相信他那些瞎编的鬼话,你第一次来腥月禁地,不知道获取日魂的难度,你要明白,想要获取一道日魂,就需要斩杀十头冕兽,只有十道日魄才能融合成一道日魂,他要十道,就需要猎杀百头冕兽,哪怕是天笑师兄,这些年来也只是猎杀了八十多只冕兽,融合了八道日魂,这玉简哪怕再珍贵,也绝不值十道日魂!”

“确实贵了。”

姜羿闻言叹息一声,不舍地放下金色玉简,站起身就要离去,就在此时,龙天笑却突然开口。

“张麻子,这玉简,我要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