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九章 古魔战场!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394  |  更新时间:2021-11-08 14:46:31 全文阅读

跟在三人身后,霍冲看向青衣女子的目光中充满感激,方才自己冲动展露了杀机,若非对方及时制止,以他霍族的敏感身份,恐怕已然失去了弟子选拔的考核资格。

“我……我叫霍冲,这是我妹妹霍瑶,敢问姑娘贵姓?”霍冲上前将剑鞘递还给女子,看向对方的目光夹杂着一丝别样的情感,令他心慌意乱。

萧青衣挥动长剑,剑尖一挑剑鞘,剑鞘凌空旋转了几圈,精准地将剑入鞘,重新握在手中,行云流水的动作看得三人眼前一亮,“在下萧青衣,沧雷域有名的侠客,以后在外遇到麻烦,尽管报姑奶奶我的名号,那些贼人定会被吓破胆!”

“好啊好啊,青衣姐好厉害,你也要参加弟子选拔吗?”霍瑶已然化作了小迷妹,紧紧跟在萧青衣身边,漂亮的小脸上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雷溪宗乃沧雷域第一宗门,我当然要来凑凑热闹了。”萧青衣看了眼一旁沉默不语的姜羿,淡淡一笑。

见姜羿闷闷不乐,霍瑶眨了眨眼,安慰道:“姜羿前辈,你没事吧?不要把那些人的话放在心上,你其实超级厉害的!”

“不要叫我前辈,”姜羿摇头,眉头一挑望向霍瑶,质问道:“你们认识的姜羿和我不是一个人吧?”

三人闻言集体沉默,姜羿见状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他早就察觉到不对劲,这些人对自己的态度十分诡异,好像早就认识自己一样,可他记忆犹如一张白纸,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关他们的记忆。

难道自己只是一个他人的替代品?这种感觉,让姜羿心中非常难受,对他们称呼自己为前辈,则是尤为抵触。

心中顿感失落,姜羿加快脚步,甩开了三人,一人独自朝着雷溪对岸的硝烟战场走去。

雷溪之南,为龙泉峰雷池范围,是隔绝外界与雷溪宗的桥梁,雷溪之北,为一处覆盖千里之广的战场遗迹,古魔战场!

古魔战场,千万年前太古魔族与太古神族的战争中,残留下来的一块战争遗迹,万年前被那个人挖掘出来,成为了雷溪宗修炼之地,传闻古魔战场出土那天,天地顷刻间化作了灰色,一团灰色浓雾笼罩了整个龙阙大陆,时至今日,古魔战场虽没了灰雾,可却出现了封禁在地底的黑色魔气,这些魔气化作的魔魂,有强有弱,强的实力超过天象境,弱的则堪堪星火境,是雷溪宗弟子进行实战,磨炼自身力量的最佳场所。

“第一场考核,规矩照旧,入古魔战场,能够在规定时间内抵达终点者,按照收获魔晶进行排名,前五千者,通关!”古魔战场高空,白裙女子平淡的声音出口,顿了数息后,语气微冷的道:“在此警告诸位,参与我宗弟子选拔之人,必需符合两个要求,第一,年纪在二十岁以下,第二,境界必需达到……星火境十段,若有人没有达到这两个要求,立刻离开!”

“星火境十段?以前不是星火境二十段吗?什么时候要求变这么低了?”

“幸许是想给更多人一个机会吧!不过以往星火境二十段便是垫底的存在,现在哪怕降到十段,也毫无意义!”

“……”

“哼!没想到让那小子进来了!不过以他星火境十段的修为,在古魔战场自保都成问题,还想通关,完全就是在做梦!”后方,秦鹿双眸冷冷看着远处姜羿的背影,神情阴翳,他无法理解,一个废物身边怎么会有那么多强者,更是不惜为他出手。

见姜羿不知为何脱离了他的队伍,李朝圣心中顿时起了歹意,眼中浮现一抹杀机,“秦鹿兄,此人可能与队伍起了什么冲突,现在独剩他一人,不如待会进入战场,我们……”说着,李朝圣对着姜羿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秦鹿闻言眼前一亮,与李朝圣相视邪恶一笑,随即便混入了人群中。

“古魔战场五百里范围已经被暂时清理干净,三个时辰内不会出现月玄境以上魔魂,考核之人需在三个时辰内到达终点,否则视为考核失败,因为是第一场考核,雷溪宗对考核者不予保护,若有异议,立刻离开!”

“现在,古魔战场考核——开启!”

随着一道清脆厉喝声落下,数万考核者一拥而入冲进了古魔战场,开始了雷溪宗第一场考核试炼。

“玉笙,参加弟子选拔的最低标准不是二十段吗?你怎么擅自更改了?”

白裙女子讲完,落在了古魔战场的一座光秃秃的山峰上,其上站着一个红发中年,正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师尊,此事的确是玉笙自作主张,只是我发现了一个可造之材,所以才动了怜悯之心,将境界门槛降低了一个等阶,还请师尊责罚。”白裙女子向面前长老恭敬一拜,谈吐温和,让人倍感亲切,仿佛换了一个人般。

“你呀就是心善,不就是降一个等阶嘛,哪怕降再降一阶,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别谈责罚了,只是古魔战场危机四伏,在其内存活的最低标准便是星火境二十段,以你的眼界,怎会看重一个境界如此低微的小家伙呢?”红发老者名为周燧,刑阁阁主,亦是三大掌教之一,在雷溪宗地位超然,凌驾七峰峰主,只在宗主之下,是眼前白裙女子的师尊。

柳玉笙茫然的摇头,看向战场方向,轻声道:“我也不知,此人境界虽低,可身边却围着一群天骄,一言一行尽显不卑不亢,其身上散发的气质,仿佛就像……天生的强者!”

听完柳玉笙所言,周燧脸色大变,沉吟许久,沉声道:“你所描述的人,我只在一类人身上见过,那就是转世者!羽化登仙失败后重生的转世者!这些老狐狸身怀大道,无所不惧,哪怕转世,身上也会流淌前世的因果,所以才会显现特殊的气质。”

“若此人真是转世者,那加入我宗必有所图,不过此事还有待验证,天生的王者不是没有,只不过都在百万年前的劫难中灭亡了,若此人真有这份独特的属性,其体内有着一丝王者血脉也未尝没有可能。”

柳玉笙闻言轻皱眉梢,仔细回想了一番前不久的记忆,微微摇头,不太相信对方是转世者的说法,淡淡道:“此人稚气未脱,眼神毫无老气,与传言中的转世者有极大出入。”

“无妨!”周燧摆手一笑,隔空呢喃了一句,转身看向柳玉笙,哈哈一笑道:“转世者,人虽转世,可灵魂却改变不了,是苍老的灵魂还是年轻的灵魂,一查便知,我已通知执法长老在第二场考核中加了一场灵魂检测,是与否,一试便知!”

柳玉笙闻言点了点头,脑海中浮现方才所见少年的身影,总感到似曾相识,只是这抹印象极为淡薄,似触手可及,又给人一种咫尺天涯的感觉。

“我一定在哪里见过他!”一道念头在柳玉笙心中回响,深深扎根发芽。

古魔战场,黄沙漫天,寥寥硝烟在天际升腾,所望之处,山河破碎,魔魂怒吼。

“就这样让姜羿前辈离开,不好吧?”霍瑶看着逐渐消失的姜羿的背影,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担忧之色。

“不要怕,他虽……失忆了,可实力却还在,区区星火境魔魂,根本伤不到他!”萧青衣看了眼姜羿消失的方位,眼神透着一丝特别的复杂。

而萧青衣的话犹如一颗定心丸,让霍冲和霍瑶原本不安的心安定下来,随即跟在她身后,进入到了古魔战场。

混乱人群中,两道身影隐匿其中,见到萧青衣三人离开,李朝圣当即兴奋地跳出,放声大笑道:“哈哈!那个月玄境的娘们终于走了,秦鹿兄,一雪前耻的时候到了,咱们走!”

秦鹿亦是桀桀一笑,看向姜羿离去的方向,阴气森森的道:“哼!敢欺负我秦族少族长,真是活腻歪了,眼下失去保护,看我怎么弄死你!”

说罢,两人便化作鬼魅,一闪而逝,朝着姜羿所在位置奔驰而去。

进入古魔战场不久,对即将来临的危机,姜羿浑然不知。此刻他正仔细打量着四周,仿若初生世界的婴孩,在与天地进行着神奇的沟通。

“古老而深邃的气息……这就是魔气吗?”姜羿走到一处大地沟壑边,看着从深处溢出的淡淡黑气,眼中满是痴迷,望着升腾的魔气,一脸陶醉:“经历万古而不朽,魔啊魔,你到底为何物?”

“翁~”

纯粹的灵魂,问出纯粹的疑问,大地深处,一道深邃悠久的魔气破土而出,天地为之震荡,日月为之失色!

一切发生的太过迅速,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结束,除了那道一闪而逝,消失在姜羿体内的古老魔气!

陶醉中的姜羿紫眸中闪过一缕黑光,倏忽间,脑海中回荡起阵阵撕裂天地的怒吼,竟是引来了魔的应答!

“魔!”

“魔!”

“魔!”

这一刻,姜羿体内发生了奇异的变化。那道钻入的古老魔气在魔的低语中,缓缓凝聚。

许久之后,一道星漩自姜羿体内诞生,星漩中央,一点黑色星火璀璨绽放,仿若永恒!

星火境共十阶,每一阶都将在体内凝聚出一个星漩,每个星漩有十道星火。每升一阶,体内源力都将增加一倍,实力亦会大大增强。

此刻,姜羿丹田内有两个星漩,一个青色,一个黑色,青色乃吸收大地生机凝聚而成,黑色则由古老魔气凝聚,两者都有一个共同点,其核心都是永恒力量。

青色漩涡乃星球漫长生命凝聚出的永恒生命之火,黑色漩涡为古老魔气历经万世而不腐的永恒魔焰,皆是天底下最为强大的力量!

……

“魔!”

这一刻,姜羿低沉吼出一个“魔”字,犹如魔神附体,浑身爆发出一股恐怖气息。

星火境十一段,成!

(龙阙大陆十大境界:星火境,月玄境,日冕境,天象境,神火境,真灵境,洞虚境,无极境,化羽境,登仙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