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八章 旧去新来!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4028  |  更新时间:2021-10-30 20:19:32 全文阅读

“叮——”

时间滴答声在龙阙星四周回响,一副圆形钟表图案在星空中浮现,伴随着三根长短不一的星辰指针划向十二点钟方向,龙阙星四周金光荡漾,虚无中,一条不知尽头的金色河流涌来,伴随一道咔哒声,整个龙阙星微微一震,淹没在了一片金色汪洋之中。

龙阙星逆乱的时间,重回正轨!

黑夜褪去,黎明曙光撒落,万物复苏,整个龙阙大陆覆盖着一层金色的迷雾,在日出彩霞的照射下,整个世界五彩斑斓,美不胜收!

“快看!雷溪宗上方有彩虹!”

雷溪边,不知谁大喊了一句,惊醒了沉睡中的众人,所有人走出阁楼帐篷,看向高空中横贯东西的彩虹,皆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唔……”霍冲被外界的喧嚣吵醒,睡眼惺忪的睁开眼,伸了个懒腰,感觉浑身暖洋洋。

“这是发生什么了?”霍冲拍了拍微微晕眩的脑袋,记忆瞬间被带回到昨夜,内心顿时警觉起来。

“姜羿前辈!”

霍冲看向躺在地面的姜羿,脸色一变,连忙上前查探,在见到姜羿平稳的呼吸后,方才长舒一口气,走出帐篷外,霍冲环顾四周,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不过就是想不起来。

“哥~你醒啦!快看天上的彩虹,好漂亮!”早早醒来的霍瑶从远处小跑着来到霍冲身边,指着高空的绚烂彩虹,清澈眸子中满是笑容。

“嗯呐!很漂亮!不过,瑶瑶,咱们来雷溪宗带天翼军了吗?”霍冲望着天空中的彩虹,脸上浮现许久未见的放松,转头看向妹妹,不解的询问道。

“没有啊!我们可是偷偷跑出来的!”霍瑶嘻嘻的笑道。

“这样啊……”听完妹妹所言,霍冲脑海里瞬间涌现了熟悉的记忆,打消了他的疑虑,也没有再多想。

“对了,姜羿前辈他还没醒吗?”霍瑶说着,偏头望向帐篷内,看着呼呼大睡的姜羿,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古怪笑意。

“莫要没大没小,姜羿前辈看起来与我们年纪相仿,但实际年龄可是有数万年,这也是转世者的奇异之处。”霍冲轻轻敲了下妹妹的脑袋,霍瑶不禁精怪的吐了吐舌头,两人并肩走入帐内,想要叫醒姜羿前辈,因为收徒大典马上就要开启了。

“姜羿前辈,醒醒,姜羿前辈!”霍瑶蹲下身,微微推了下姜羿的胳膊,看向姜羿,正好与一双紫色眸子对视在一起,注视着这双活力四射、生机焕发的眸子,她的小脸不由一红,眼中满是羞怯之意。

“这是哪?”少年爬起身,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霍冲兄妹,眼中露出一丝茫然。

“姜羿前辈,我们在雷溪宗啊!你忘了吗?”霍瑶小手拉着衣袖,莞尔笑道。

“雷溪宗?我为什么要来雷溪宗?”姜羿说完,沉吟许久,抬眼看向两人,一脸认真的道:“进入雷溪宗能修炼吗?”

“当然可以!雷溪宗可是沧雷域北境第一大宗,为万年前的沧雷老祖一手创建!”霍瑶说完,神色古怪地偏头望向哥哥霍冲,后者亦是紧皱眉头,看向姜羿的目光满是讶异。

“姜羿前辈是失忆了吗?”霍瑶小脚微挪,凑到哥哥身边,静悄悄的问道。

“可能吧。”霍冲也没见过这般情况,一时有些拿捏不准。

活了数万年的老妖怪会失忆?霍冲心中纳闷,总感觉脑海中有一层隔膜,似乎隔绝了些许重要的事情。

“姜羿前辈如果失忆了,那我们霍族之劫怎么办?”霍瑶看着四下张望的姜羿,嘟着嘴小声说道。

“等吧!姜羿前辈肯定有方法恢复过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把他带到雷溪宗内,不过眼下这种情况,估计有些困难……”霍冲看着全身散发青春活力的姜羿前辈,一时间愁上眉梢。

在他看来,眼前的少年可能真的只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姜羿前辈可能在沉睡,或者……总之,想要把这个不知一切的少年带走,恐怕困难重重。他想过直接动手,不过转念一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怕自己出手后没先解决对方,自己反倒先被他给强行解决了,毕竟对方真实身份可是个老怪物,哪怕失忆,肯定也有不少防身手段!

“你们要去雷溪宗?”姜羿听到两人谈话,不由上前几步,一脸神往的说道。

正愁死苦想中的霍冲听到姜羿自己上前搭话,不由猛地抬头,眼中精光一闪,惊疑道:“你也想去雷溪宗?”

“你们不是说这是附近最强的宗门吗?我可是要成为天下最强的修炼者,进入此宗正合我意!”姜羿摩拳擦掌,一脸战意,霍冲见状动容,眼中浮现敬佩之意,不愧是绝世强者,哪怕是失忆了,变强的欲望仍刻在骨子里,丝毫没有动摇。

“还楞着干什么?走啊,雷溪宗在哪?”姜羿一声吆喝,惊醒了怔神的两兄妹,二人互相对视一眼,皆是摇头一笑,各自心中皆是升起一丝惬意,原本他们结识姜羿前辈,因对方的身份而心有抗拒,但眼下对方俨然化作了真正少年,这种奇异的感觉,就如同多了一个长兄一般,让两人放下了心中的戒备,彻底融入了进去。

“来了!”

三人并肩沿着雷溪岸朝着开启雷溪桥的方向走去,各自脸上都是带着青春的活力,好似初升的太阳,璀璨而热阳似火!

“雷溪桥即将开启,参加收徒大典者,速速前来!”

伴随着一道雷霆乍响,千丈雷溪之底,一座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的绝美艺术品浮出水面,显现在众人视野中。

“这就是雷溪桥,传闻是那个人用雷龙秘金打造而成,是沧雷域,乃至整个龙阙大陆的瑰宝,不仅美不胜收,据说还是一件强大的源器,蕴含了无穷伟力,拥有摧山煮海,毁天灭地之能,是沧雷宗第二至宝!”

此刻雷溪旁已然人山人海,姜羿三人挤在最后,皆是垫脚好奇地望着出现的雷溪桥。

“仅是进入宗门便有此等阵势,不愧是北境第一强宗,成为其中弟子,定能学到不少好东西。”姜羿脸上带着憧憬的笑意,喃喃低语道。

“哪来的土鳖,还不赶紧滚开,区区星火境十段就妄想成为雷溪宗弟子,简直痴人说梦!”

姜羿正看得热闹,后方却传来一道轻蔑嘲讽,回头望去,一个身着锦衣的少年负剑而来,正目露戏谑地看着他。

“哈哈!幸许是他自认不凡,想要自找死路呢!朝圣兄,多日不见,修为更加精进了啊!”一道妖风袭来,又一个少年出现,对姜羿又是一阵嘲讽,随即两人热闹的打起了招呼。

“不敢当,不敢当!秦鹿兄修为远胜于我,我区区五十段修为,可是不值一提啊!”锦衣男子抱拳一礼,脸上浮现一抹恭维。

“朝圣兄莫要妄自菲薄,你我也仅仅只差了十段,勤勉勤勉也就把差距填补了,可那些只有十段的废物,恐怕终其一生都达不到我们现在的境界,那才叫不值一提!”名叫秦鹿的少年摆了摆手,言语歹毒,对姜羿完全不屑一顾。

“秦鹿兄此言有理,朝圣受教!”锦衣少年再次抱拳,一副惭愧之色。

见姜羿受欺负,霍瑶不禁火冒三丈,厌恶地瞪了眼一唱一喝的两人,斥声道:“你们闭嘴!姜羿前辈是你们能够辱骂的,赶紧道歉!”

见有人出面保护那废物,还是个美女,秦鹿两人眼中不禁升起一抹嫉妒气焰,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姜羿,冷笑道:“哼,自己是个废物,还要靠一个女人撑腰,你真是废物中的废物,整个就一残废!”

听完两人充满恶意的话语,姜羿面色低沉,握紧了拳头,双眸直视两人,冷冷道:“说够了?”

李朝圣闻言哈哈大笑,见对方恶狠狠的目光,拍了拍胸膛,有恃无恐的道:“怎么?狗急了,想咬人?老子天剑崖大少爷,会怕你个残废不成?”

“这位美人,我乃秦族少族长秦鹿,不知是否有道侣呢?”秦鹿眼露炽热,一脸邪恶的盯着霍瑶,更是出言不逊,言语轻薄。霍冲久久沉默,原本身在异地,本不想惹事,但妹妹是他的底线,眼下对方如此轻薄自己的妹妹,他怎么能够忍受?

是可忍孰不可忍!

“风魔拳!!”

只见霍冲手掌化拳,紧紧一握,一道黑色疾风缠绕在手臂上,伴随一道黑色拳影轰出,罡风阵阵,如同千把飞刀极速旋转,朝着秦鹿疾驰刺去。

见对方出手便是狠招,秦鹿脸色一沉,快速出拳迎接,身体四周形成一圈蓝色火焰,眨眼之际,一道火拳凝聚,在风魔拳来临的刹那奋力挥出。

“苍炎拳!”

两拳相撞,火光四溢,产生恐怖的炽热气浪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

“这是风魔拳?霍族?”

“霍族可真不安分,跑这么远,还未参加考核就闹出幺蛾子,真是叛族本性!”

“这次可还真不怪他,刚才我一直在观望此处,是这秦族和天剑崖的两个少爷出言不逊,侮辱了人家妹妹,对方方才忍不住出手的。”

“那又如何,在雷溪宗大典闹事,就是找死!”

“……”

“霍族?呵!不愧是叛族,一言不合便出手,你们来到这里,难不成是想卷土重来,毁了雷溪宗?”秦鹿听到周围人的只言片语,立刻知晓了对方的身份,戏谑地看着对方,字字诛心。

“你这家伙,找死!”霍族最厌恶地就是别人称他霍族为叛族,瞬时间气血翻涌,竟是直接展露了杀机,不过就在杀机外放的刹那,一只剑鞘骤然而至,将其打倒在地,终止了杀气的溢出。

而此时,风魔拳失去源力支撑,瞬间被苍炎拳击碎,速度不减反增,直奔姜羿三人而去。

“哼,姑奶奶我最恨以大欺小之辈,今天我就要教你做人!”

一道清脆厉喝从远处飘来,偏头望去,一道青影御剑而来,随着一道剑光斩来,苍炎拳瞬间破灭,化作火星四散开来。

“月玄境!”

见到降落在地的青影,秦鹿瞳孔一缩,身形不由后退了一步。

“这位朋友,我是秦族大……”

“大什么大?是你家祖坟着了,火很大?还是你爹没了,雨下的很大?姑奶奶我会吃你这套?”

秦鹿就要自报家门,青色身影却立刻打断,指着对方鼻子一通大骂,完全不给对方颜面,此刻秦鹿脸都绿了,浑身颤抖,显然被气的不轻!

来人身着青色披风,头戴黑色斗笠,正是与姜羿有一面之缘的萧青衣!

就在场面陷入僵局时,一个白裙女子一闪而至,冷冷看了眼僵持中的几人,淡淡开口:“收徒大典开启,莫要惹事生非,先前之事揭过,若再扰乱大典秩序,将受刑阁惩戒!”说完,便身化光焰飞回了宗门。

“雷溪桥开了,冲啊!”

雷溪桥前方,众人兴奋的冲进了雷溪桥,朝着雷溪另一端的古战场冲去。

“嘻嘻,我们又见面了,怎么样,你没事了吧?”没再理会秦鹿等人,萧青衣转过身,笑嘻嘻地看向姜羿。

姜羿闻言眨了眨眼,看向身前的美丽女子,一脸疑惑的道:“我们……认识吗?”

“嗯?”萧青衣轻咦一声,与姜羿对视了数息,在确认对方没有说谎后,眸光不由转向了一旁的霍瑶,霍瑶见状连连点头,一脸乖巧的道:“今天一早醒来就成这样了。”

“唔……”萧青衣吐出一口气,一脸郁闷地盯着姜羿,许久后,目光不由投向了远处的雷溪宗,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走,上桥!”

萧青衣拍了拍姜羿的肩膀,带着两人踏上了雷溪桥,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向从晕厥中苏醒的霍冲,不由叮嘱了一声,“噢,对了!小子,记得把我的剑鞘捡起来!”

“等等我!”摸着脑袋上的大包,霍冲疼的龇牙咧嘴,捡起地上的剑鞘就跟了上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