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二章 霍族往事!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21-11-07 13:06:31 全文阅读

雷溪宗是沧雷域北境第一宗门,收徒大典临近,不少宗族子弟在长辈带领下奔赴雷溪宗,欲要争取弟子名额,一时间域内暗流涌动,好不热闹。

雷溪宗招收弟子,姜羿自然不知晓,此刻他正盘坐在一处洞府内,双目凝望角落的黑暗,眼中流露出困惑之色。

“按理来说,当我苏醒后,修为应该直接达到登仙境才对,可为何……我现在毫无修为?”

姜羿双手抓挠着头发,完全搞不懂问题出在哪里。

“逃出深渊,借助与前九世的一丝联系,以轮回石重生,如果我现在不是与前九世中的其中一世真身融合,那我是如何重生的?”

“我必定与其中一世取得了联系,可其中应该出了什么未知的变故,切断了我和真身本源的联系,以致无法融合真身,仅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

“可这个变故,到底是什么?”

姜羿层层推理,最终将疑惑锁定在了手中的黄金指骨和葬神谷莫名出现的源兽身上。

黄金指骨他无法查证,但那只诡异出现的暗金暴猿确实一个大疑点!

“看来我要重回雷溪宗一趟,看看葬神谷和暗金暴猿到底隐藏了什么!”

再次抚摸了一下黄金指骨,姜羿身形再次消失,可当再次出现时,令他惊异的是,自己没有回到葬神谷,而是被传送到了一座名叫雷龙城的喧嚣城池外。

“怎么会……坏了!我如今还只是凡人,黄金指骨中残存的永恒源力本就不多,两次使用传送力量,指骨中的永恒源力已经所剩无几,若是不及时补充的话,想要重回雷溪宗查找线索,恐怕会困难重重。”

皱眉苦思之余,城外突然骚动起来,抬头朝后方望去,一支独角天翼兽军队从天际滑翔而落,收起皎洁羽翼,整齐有序的朝城内踏进,军队中,“霍”字军旗随风舞动,最前方,一对少男少女正身披黑甲,神情冷漠地看向前方。

“霍族天翼军,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霍族今年也来参加雷溪宗收徒大典,就是不知霍族派出的是哪位天骄前来参加考核。”

“霍族不好好在沧雷域东境呆着,跑咱们北境掺什么热闹,他东境不是有个什么沧元宗么,怎么,没资格么?”

“哼!一个丧家之犬,又什么可豪气的,若非万年前雷老祖网开一面,他们霍家早就死绝了!”

“呸!卑劣的叛徒!”

“……”

见到众人的唾弃谩骂,天翼军队气氛沉重的可怕,不过他们却并未与人群起争执,仅是握紧了缰绳,在阵阵马蹄声中,缓缓步入雷龙城。

“霍家?万年前?叛徒?怎么这么熟悉?”姜羿跟在天翼军队身后,手掌抚摸着下巴,思绪纷飞,在脑海中搜索着有关霍族的记忆。

“不会吧!这里竟是第八世时我出生的地方,龙阙大陆!那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岂不就是沧元域?可为何会改名沧雷域?这雷溪宗的前身又是什么?”

虽然心中已有答案,可姜羿内心仍旧不敢相信,而更多的是那抹跨过万年时光的惆怅!

“沧雷沧雷……雷沧雷沧,呵呵,好兄弟,当初我以为你只是说说,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姜羿摇头苦笑,可这笑容却带着一丝难以言明的痛楚。

“现在……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揉了揉太阳穴,姜羿嗓音有些哽咽,整理一番复杂心绪,面色坚定地跟上了天翼军队。

如今失去与第八世真身本源的联系,他就需要尽可能的自己成长起来,而这第一步,便是要在沧雷域站稳脚步,眼下当务之急是加入雷溪宗,而以他目前毫无修为的凡人身份,根本不可能通过考核,所以就需要另辟蹊径了。

雷龙城是进入雷溪宗必经之路,也是雷溪宗外第一大城,占地方圆百里,是雷溪宗与外界交易买卖的首选之地。

进入城中不久,数百天翼军便包下了一座酒楼,随后闭门沉寂。街道熙熙攘攘,时有行人经过,见到酒楼外的独角天翼兽,都会朝酒楼投向轻蔑的目光。

酒楼内。

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眼透过窗纸,看着来往行人投来的神情,澄澈的双眸都会为之暗淡闪烁,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却没有诉说的途径。

“哥哥你说过,我们从来没有背叛过沧雷域,可他们为何还要这样对我们?”黑色盔甲内,少女朝屋内桌前的少年投去淡淡伤感的目光,青涩的脸颊布满困惑。

“我们没有背叛沧元域,至于沧雷域,哼,若非那个人横空出世,我霍族又岂会落得如此下场!”桌前少年褪去头盔,露出一张俊逸的脸庞,只是此刻那张英俊的脸上却写满了怨恨,对那位从历史中抹去姓名之人的仇视!

“咚咚!”

一道敲门声传来,诸天翼军顷刻间警惕起来,看向桌前的少年,等待对方的授意。

“这些家伙有完没完,真当我霍族任人拿捏吗!”少年重新带回头盔,起身一身火气的冲向大门,一脚将大门踹开,看着驻足门前与自己年纪一般无二的少年,脸色顿时变得格外难看,转身沉声道:“这家酒楼已经被我们包了,要住房去其他地方。”

“年轻人,火气怎么这么大呢!”来人正是姜羿,见眼前少年怒气滔天,微微皱眉,淡淡道:“原本我想帮助你们霍族摆脱叛族之名,眼下你们不领情,那我只好离开了。”

说完,姜羿就欲离去,可面前少年却气势汹汹地挡住了他的去路,怒吼道:“我们霍族不是叛族!!知道吗!你们都被雷沧老祖洗脑了!我们霍族乃沧元域守护一族,万年前,若非有我们在前线奋战,雷沧老祖就不可能战胜冰邪皇,更不可能会有现在的沧雷域!!”

见少年激动神色,姜羿摇了摇头,直视对方双眼,淡淡道:“你说的是前半段……后半段才是噩梦,为何不接着说了?”

少年闻言,面色低沉如水,双拳紧握,沉默不语。之后发生的事情,确实让他难以启齿,只是他坚信认为,这并非反叛沧元域,而是成王败寇的问题!

“你可能认为这只是成王败寇的缘故,但你敢站在沧元宗面前说出这些话来吗?”

“你不敢!”姜羿手指东方,义正言辞,低喝道:“若不是因为你们的贪心,现在的沧雷域又怎会改名为沧雷域,若不是因为对你霍族的信任,沧元宗又怎会落得如今下场,直到现今都还未恢复元气,你以为是雷沧放过了你们霍族,实际上,是沧元宗极力劝阻,方才保得你霍族安宁万年,免受其他宗族剿灭。你霍族确实不欠沧雷域的,毕竟你们霍族背负的罪孽,始终是沧元宗抗在肩上,而你们只管索取便是,毕竟你们霍族……谁会在乎呢!?”

姜羿字字诛心,所言所语化作根根锋利玄针,结结实实地扎在在场每一个霍族人心脏上,整个酒楼瞬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你们又有谁在乎呢?

谁会在乎呢?

“谁会在乎……”一瓢冷水彻底浇醒了沉浸于愤怒中的霍族少年,他呢喃着,胸口如压着一块巨石十分沉闷,姜羿所说的话,很多他都不知晓,可结合这数千年来沧元宗对霍族的待遇,让他不得不相信,姜羿所言的真实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霍族与沧元宗已经有了决裂的征兆,否则你们不可能千里迢迢来到雷溪宗。眼下摆在你眼前的只有两条路,是想当养不熟的白眼狼,还是重新做回那忠肝义胆的守护一族,你自己慢慢考虑,如果选择后者,明日可来城东找我,我只等你一天。”

“有必要提醒你一句,若是选择前者,我保证,哪怕沧元宗再出面,你们也将迎来灭族!”

姜羿意味深长地扫了眼酒楼内的数百天翼军,挥了挥衣袖,转身离去。

酒楼沉寂许久,霍族少女终于忍不住,坚定开口:“哥哥,我们是罪人,应该弥补罪过。”

霍族少年没有回答,重新坐回桌前,茫然的看着门外,看着那些时而投来的嫌恶目光,心中绞痛难耐。

这一夜,对于霍族少年少女和天翼军,注定是个难眠的一夜。霍族少年本就聪慧,一眼便知晓了姜羿话中的含义。

霍族有四个分支,分别是风系一脉,雨系一脉,雷系一脉和火系一脉,他所在的分支乃风系一脉,因为风系一脉向来以和为贵,所以与沧元宗之间的关系相对较好,可那件事情之后,为了避免族中争斗,他们不得已只能加入其他境域的宗门,以维持与宗族的微妙关系。

在姜羿到来之前,他便有了仇视沧元宗的念头,若非被一语点醒,他恐怕真的会成了那白眼狼。可家族之事,他虽有些地位,可想要颠覆全局,根本不可能!

除非……他有办法!

霍族少年看向窗外,眼中流露出一丝希冀之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