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一章 逃出深渊!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2852  |  更新时间:2022-02-18 09:32:41 全文阅读

龙阙大陆,沧雷域,葬神谷。

一座座墓碑矗立天际,深邃而黝黑,其上墓志铭冰冷刺骨,仿若一根冰寒冷枪,欲要刺破苍穹,重现墓中之人生前的盖世神威。

然天地一片寂静,墓碑虽有睥睨天地之势,在这鸟不拉屎的苍荒之地,也仅是徒增了几分悲凉。

今日,谷中气候不同往日,天地不知何时褪去了厚重的死气,变得颇富活力,就连成千上万的森寒墓碑,在这一刻,也收敛了锋芒,肃穆而庄重。

“轰!”

突然,葬神谷最深处,一座灰色墓碑从大地直耸入云,如同帝王般,俯视整个葬神谷。

这块墓碑十分奇异,它没有铭刻墓志铭,没有刻下亡者姓名,甚至连一丝岁月的痕迹,都未曾拥有。

可墓碑上散发的古老气息,却如同附有无穷魔力般引人注目,吸引着所有人膜拜。

斗转星移,日月轮转,弹指间过去百年。灰色墓碑屹立在葬神谷已有百年,期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它的存在,就如同它原本一直存在。

直到有一天,一声嘶哑低吼打破了葬神谷的宁静,仿若太古凶兽嘶吼,震荡天地。

沉寂许久,灰色墓碑下,一只手掌……破土而出!

一个少年咬牙爬上地面,他神明爽俊,一袭黑发无风自动,紫色如宝石的澄澈双眼闪烁着灵动光辉,俊逸的脸颊上泛着淡淡的金光,穿着一身不知多久的破烂的粗布衣裳。

尤为引人注意的是,在少年的右手掌中,握着一节如黄金玉石的小指指骨!

黄金指骨在手,少年整个人如同天神下凡,浑身金光外放,周身空间扭曲,还有淡金色波浪在荡漾。

“我逃出来了吗?”

少年精神恍惚,注视手掌中的黄金指骨,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我竟然逃出了深渊牢笼!”

少年不敢相信,但眼前真实出现的世界,又让他深信不疑,自己真的逃出了深渊!

“深渊之主,你怎么也想不到,我能够逃出深渊牢笼,还找到了遗失的永恒领主的指骨,有了它,即便你再来吞噬我,我也有脱身之能!”

少年抬起右手,朝着脖颈靠去,黄金指骨如同活物,衍化出了一道金色丝线,穿在了指骨上,自动戴在了他的脖子上。

此时,葬神谷外,数道身影降临。

“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宗门长老感知到葬神谷有源兽活动,派我们前来调查一番,切莫掉以轻心!”

“雷轩傲,这葬神谷听说就是一片乱葬岗,能有什么源兽,最多也就是些吃腐肉的噬灵兽,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

葬神谷前,最前方站着两道身影。右边站着的,是一个颇有福相的胖子。胖子长着一张圆鼓鼓的脸,浓眉大眼,穿着一身道袍,看上去极为滑稽。

左边站着一个气宇不凡的男子,他有八尺高,鼻若悬胆,剑眉星目,一身白衣,惊才风逸。

男子没有理会胖子,径直走进葬神谷,此事能够惊动长老,自然不可能只是几只噬灵兽那么简单。

葬神谷大地坚硬如磐石,四周墓碑遮天蔽日,空间散发着诡异的寒冷,进入其中,雷轩傲背脊瞬间一寒,其他人的反应更盛,不少人都是打起了冷颤。

“这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冷!”胖子公羊奕打了个喷嚏,搓了搓双手,紧跟其后,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与此同时,姜羿正朝谷外前行,在这里,他没有任何不适,甚至在他脸上,始终保持着一丝浅浅微笑,仿佛天塌了,这抹笑仍旧不会改变。

很快,姜羿察觉到四周异动,闭目感知后,悄然藏匿在一处长满青苔的墓碑后方,静静观察着到来的雷轩傲几人。

“这些人不是冲我来的,可以他们的实力,似乎并不足以对付那东西。”姜羿斜靠在墓碑上,思虑一番,决定先观察片刻,再做打算。

“咕咕咕……”

数之不尽的墓碑天地中,一阵压抑的奇怪低吼自四面八方回荡,好似一只巨手紧紧握住了他们的心脏,让雷轩傲几人脸色苍白,瞬间捂住心口,惊骇地看向四周。

“这是什么怪物,仅是叫声就让我等破防,难不成达到了三阶?”公羊奕一阵粗重喘息,咬牙忍受着心脏传来的剧痛,下意识地捏碎了手掌中的玉简。

打不过,叫人!

见公羊奕直接叫人,雷轩傲也不多言,命令众人分散开,围成一个圆,确保能够第一时间知晓源兽攻来的方位。

让雷轩傲意外的是,源兽没有选择突袭,而是直接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对他们发起了猛攻。

一只高达二十丈的源兽从墓碑阴影中缓缓走出,大地震颤,墓碑隐隐颤抖。

诸人看着出现的怪物,皆是张大了嘴。眼前源兽长着四手四脚,浑身覆盖着暗金色厚重鳞甲,四颗七尺长的森寒犬牙裸露在外,一双洪钟血眸更是散发滔天煞气,此刻正冷冷注视着地面上的几个蝼蚁。

“暗金暴猿,三阶源兽,刀枪不入,力可摧山,遇到比之境界低者,一声怒吼便能让对方直接丧失战斗能力。”

“这家伙是怎么跑进葬神谷的!”公羊奕惊呼。

“吼!!”

暗金暴猿四肢拍打胸膛,怒吼中三拳一掌对着雷轩傲几人所在位置狂轰而去,遮天拳掌散发出层层炽热烈焰,欲将地面的蝼蚁烧成灰烬。

“是日冕之炎,大家快躲,千万别接触那些火焰!”见来临的赤焰巨掌,龙轩傲瞳孔一缩,怒吼了一声,集聚全身力量,向着高空猛地一拳打出。

“百火断月拳!”

一道形似残月的拳印燃烧白色火焰,在星光加持下瞬间与赤焰巨掌相撞在一起,在短暂的僵持后瞬间破碎,随即巨掌落下,大地狂震,坚硬如磐石的地面瞬间四分五裂。

而雷轩傲则在方才的短暂僵持中,找准时机,纵身一跃,身体与远处墓碑贴合在一起,躲过了巨掌的毁灭攻势和日冕之炎的灼烧。

“啊——”

他虽幸运躲过,可其余弟子却没有这么幸运,在迅猛拳势中,有人根本还未反应过来便被砸成了肉泥,而有人虽躲过了暗金巨拳,却触碰到了拳头上的赤热火焰,瞬息间燃烧,化作了灰烬。

公羊奕侥幸躲过,可此时却极为狼狈,此刻他浑身燃烧着日冕之炎,正满地打滚,双手拍打全身,想要灭掉身上的火焰。奇异的是,日冕之炎虽在他身上燃烧,却并未将之灼伤,在烧去衣物后,日冕之炎便自行熄灭了。

“艹,这死胖子到底还有多少底牌!”雷轩傲低骂了一句,见暗金暴猿看了过来,眼角微微一颤,就在暗金暴猿再次挥拳时,一道身影自天际显现,当他出现时,天空中仿佛多出了一个太阳,整个葬神谷在瞬息间温度骤增!

“孽畜!”

天空中的身影低喝一声,凌空一脚踢出,一轮白日如流星坠落,烹煮大地万物,葬神谷中的水汽顷刻间蒸发,就连常年弥留不散的寒意都是在这一刻消散一空。

白日降临,暗金暴猿怒吼一声,四只拳头同时轰向天空,伴随日冕之炎的聚集,一轮红日破空而去,与白日流星相撞在一起,两者一时僵持不下,在空中旋转摩擦,释放出阵阵烈焰灰烬,使得整个葬神谷景象变得一团扭曲,数息后,伴随一道白光席卷天地,一道沉重的倒地轰鸣声响起,整个世界重新恢复了宁静。

“能够与天象境强者周旋数息,这暗金暴猿不愧是三阶源兽中的顶级存在。”姜羿看了眼倒地死亡的暗金暴猿,感慨一句,伸手摸了一下脖子上的黄金指骨,下一刻,他整个人瞬间消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葬神谷。

空中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地面,这是一个月貌花容的女子,她穿着一身紫衣,一双澄澈的眸子极为耀眼,见到皲裂的大地和满地的血污,她的眉头皱了皱,看向雷轩傲等幸存的几人,沉声道:“此事事出反常,我会继续探查此事。你们则先行回宗,三天后将是三年一次的收徒大典,届时域内各宗各族都会派优秀子弟前来参加考核,切莫怠慢!”

“是!柳长老!”

雷轩傲等人抱拳恭敬一礼,转身退出葬神谷,迅速朝着宗门方向返回。

待雷轩傲等人走后,柳玉笙凝望一处墓碑后方良久,总感觉有些古怪,却又说不上来,沉吟许久,方才飞身离去。而她所看之地,正是方才姜羿驻足的地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