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一百二十七 又倔又耿又轴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69  |  更新时间:2022-03-02 18:57:06 全文阅读

十二,也就是陈皮,在出了门看见刑撼天的一瞬间,就知道大事不妙。

他如今是不能自如控制自己的身体的,看见刑撼天之后,他自我的意识本能地想要逃跑,身体却不受控制地拔刀迎战。

陈皮当然是打不过刑撼天的,甚至都不是刑撼天的一合之敌。

上次老祖直接控制的陈皮能打过刑撼天,完全是老祖那些诡异的黑气的功劳。

这会儿老祖可没有亲自操控陈皮的肉身,也就没有那股黑气,打不过刑撼天也很正常。

阿大也不可能很睁睁地看着自己最新来的弟弟挨打,当然也加入了进去。

场面就变成了二打一。

动静很大。

相比于刑撼天挥舞大刀,大开大合,威力十定的战斗方式,阿大更加迅捷,两手各持一把两寸长的小刀。

贴身肉搏。

阿大在战斗方面的灵敏度很高,见到刑撼天第一刀的威力了之后,就意识到解决刑撼天的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让他出招。

阿大手持双刃,人闪烁成了一片残影。刑撼天斩出的第一刀的刀芒劈进了墙里,让整个第五层都有些动摇。

托阿大的福,十二,也就是陈皮,暂时脱离了危险,想跑又不能跑,想插手,却由于实力不济,连他们的动作都看不清楚,逐渐也就从打斗中抽身了,站在一边。

阿大和刑撼天就又成了1v1。

同天盟五层,可是宝库,和几位堂主的住所所在。

打斗的动静极大,正在五层中呆着的几位堂主都察觉了。不论手中有什么事,几乎都第一时间把事情放下,出来看发生了什么。

宝库可不能出事。

比几位堂主来得更快的,是五层的宝库守卫。

守卫从空气波纹中浮现出身形来,确认他们的战斗暂时波及不到宝库的范围,大部份守卫就又隐了回去,不发一言。

只留了两个穿着金甲的,在明面上守着,以防他们波及到宝库。

四个堂主,加一个老祖,同天盟的高层主事人也就这五个,出来了其中三个。

出来的三个,是古尔、温天良和孙呈止。

洪武上次重新布置好新的传送阵之后暂时离去了,一直没回到同天盟总部这里来。

老祖倒是一向呆在总部五层,自己专属的那屋里,几乎不出门。不但不出同天盟的总部,连他自己的屋都不出,有要出门的必要的时候,都是派自己的后裔们出门。

就比如这一次,很重要的事情,老祖和他背后的神秘人物都看得极重的,寻找打破世界壁垒之人的事情,就派了阿大出来。

"住手!快住乎!古堂主!您快叫他们住手!"王刚照见古你,像见了亲人似的,连忙求助起来。

古尔见过刑撼天,不仅见过,古尔还与刑撼天的师父刘梦回是故交。

在七十年前,就是关山月的母亲古月月被血魔胡益策抓去魔界的那次大事件里,古尔和刘梦回都是在场的。

当初刘梦回已经出窍期了,而且能够够斩出威力直逼分神期的刀芒,而古尔那时只是个还未成金丹的不起眼小修士。

七十年,发生了许多事,刘梦回到了分神了,培养的徒弟也到了元婴期了,而古尔也没落下修炼,奋起直追,到了出窍期了。

古尔很欣赏刑撼天这个后辈,这会儿却也必须得制止一下。

地点特殊,要是别的地方,随便他们打,但在这里打不行。

一个是人多,误伤了不好,也不成体统,还有一点,就是宝库。宝库是同天盟全部规则的基石之一,绝对不能出事。

古尔与温天良对视一眼,一同飞身上前,一人拦一个,算是阻止了下来。

"古前辈!您别拦我!"刑撼天也认得这位长辈,确实也不好对长辈动手,也就暂时停了手。

温天良那边也拦下了阿大,他知道阿大是老祖的那群后裔之一,但是却分不清楚他是哪一个。

分不清楚,就不称呼他了,拦下就算完事,实在要说话,不加称呼就是。他说了一句"别打了,停手”,阿大也就没驳他的面子,没再动手。

温天良站在一边,把阿大和十二拦在身后。

"撼天,怎么回事?"古尔要问个事情原委,"因何要在此动手?”说着,古尔朝阿大和十二两个黑袍人看了一眼。

可能是由于对老祖有刻板印象,古尔认为是那两个黑袍人惹的事。

阿大察觉到古尔的眼神之后,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他先动的手,您看我做甚。古堂主,您偏心也偏得太明显了些。”

阿大和十二的自由度明显是不一样的。十二并不能照自己的意愿行,甚至连想说两句自己想说的话,都做不到。

阿大却是基本上可以凭自己的意愿说话做事的。

刑撼天动的手?

古尔又看向刑撼天,用眼神表达疑问。

刑撼天并不想多解释发生了什么,只想早点把陈皮弄死,省得他又跑。而且,自己老母亲被杀,也不是什么易于启齿的事情。

"前辈!别拦我!让我把他砍了,之后我再同你解释!

古尔也为难,没想到刑撼天这么轴。这倔强劲,和他师父真是一脉相承。这找事得太明显,让他也不太好做。

那可也是盟里高层的手下,哪能说杀就杀?

不论古尔对老祖多有意见,也不可能让刑撼天在同天盟的范围里杀死老祖的手下。

否则,他们几个堂主在盟里的威信,会丢个彻彻底底。

古尔传声给刑撼天:"大侄儿,给为叔一个面子,有什么仇怨,先别在同天盟总部的地界打,等出去了再说。”

刑撼天思索半响,也没同意。他更想为母报仇,这个“叔"的面子,只能往后推一推,怎么也没有复仇重要。

他刑撼天,就这么耿,就这么直。

孙呈止可也在呢,他可不是那种光看戏不出声的,惯会煽风点火。有句话叫"看热闹不嫌事大",也就是孙呈止这样的了

“哟,姓古的,你们说什么悄悄活呢?怎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能让我听见?”

孙呈止硬挤到古尔和刑撼天中间去,两手往他俩胸前一推,巧劲把古尔和刑撼天推得各往后退了一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