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一百二十二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54  |  更新时间:2022-02-25 09:40:01 全文阅读

奚梦瑶这会儿就想把关山月的画像拿出来看看,来洗洗刚才被那个油腻的“霄山”污染了的眼。

若不是义父古尔特别提醒了,要和这个霄山打好关系的话,奚梦瑶可能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给他。

灵山如果一定要派人来监视同天盟的动向的话……为什么不派凌月真人来呢?

奚梦瑶摆着冰山脸,在心里犯花痴。

就在这时,传送光柱一闪,上来了个新人,奚梦瑶也就把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先放在了一边。

刚上来的那个新人,是刑撼天。

自打从关山月那里听说了陈皮加入了同天盟之后,刑撼天没管睡得震天,也不知要睡多久的自己师父,就开始打听起了同天盟的消息。

刑撼天是个散修,同天盟是个散修的组织,散修和散修之间,有自己的消息联通方式。

打听了几天,同天盟在散修中间流传范围也挺广的,很容易就敲到了消息。

一提自己想加入同天盟,刑撼天的元婴期在同天盟里已经能算是很高的修为了,还吸引来了一个同天盟的中层散修,主动告诉了他现在同天盟的新入口。

毫不费力就找了过来。

刑撼天还吐槽了几句,怪不得灵山一发个悬赏令,同天盟就能死那么多人,合着是压根不对自己总部地址保密的。

这防御措施,也太不行了吧。

同天盟还是很欢迎新人的加入的,尤其是愿意接纳实力强的,而且对新人的身份和入盟意图审核把控不严。

不像大宗门收弟子,要经过一层层的筛选,天赋、心性、悟力等等,哪一个不通过,都不会被选中。

同天盟更像是,只要你愿意,你就能进。

刑撼天走到柜台前面,见柜台里面坐着一个外表冷艳的女修士,也没什么别的想法。

刑撼天是那种一心向着武道的人,先前一心想着提高自己的刀术,现在又多了一条想报杀母之仇。

总之,无心女色。

一切与武道无关的东西,都会影响他拔刀的速度。

刑撼天的外表正好是奚梦瑶看得顺眼,容易信任的类型。

憨厚壮汉。

收起心里的一大堆杂七杂八的心思,奚梦瑶掏出针来。

“你是来入盟的吗?”

奚梦瑶是负责入盟登记,并且进行血液留档的,每一个加入同天盟的人的身份信息和血液样本都要从她手上过一遍。

连盟里的几个元老也不例外。

修炼之人,到了金丹之后的境界,记忆力已经相当好了,见过的人一般都不会轻易忘记,即便过了几百年,也能从自己的记忆之中,把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扒出来。

记忆被做过手脚的不算。

“嗯,是来入盟的。”刑撼天点点头。把大刀往旁边一杵,地板还挺结实,没被他杵个洞出来。

奚梦瑶翻开登记的册子,笔自己沾了墨水,隔空立着。“叫什么名字?推荐人是谁?”

“刑撼天,没有推荐人。”

没有推荐人?

毛笔自己记下了刑撼天的名字,奚梦瑶正从包里往外拿留存血液样本的瓶子,听见刑撼天说自己没有推荐人,就顿了一下。

捏着针,示意刑撼天伸手,奚梦瑶问:“一层的那些见利起意的家伙们,居然没有抢着给你带路?”

抢着带路?

刑撼天回想了一下。

自己从传送门里进来之后,是有两个人扑向了自己,当时自己还以为是有人偷袭呢,差点把人砍了。

又想起来自己是要加入同天盟,以寻找陈皮的消息的,刚进门就杀人好像不太好,就换了刀柄,把人打晕,就算完事。

把那两个人打晕之后,一层里摆着摊的那些人都拿一种“畏惧”的眼光看他,刑撼天就把那两个晕倒的人靠墙摆成了坐着的姿势,表示自己还是很友好的。

后来到了用传送光柱的时候,别人都拿出一个个圆溜溜亮晶晶的珠子当做费用,刑撼天又没有那珠子,问了入盟登记在四层之后,用一枚中阶灵石(强行)换了别人的珠子上来。

至于带路,他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没有的。

刑撼天摇摇头,“没有啊,没人抢着给我带路。你拿着针是要做什么?”

奇了怪了,那些个贪财的今天是转了性子了吗?

奚梦瑶心里奇怪,却也没问太多。

不论她内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外表面上的“冰山美人”人设她可是要立住的。

“扎针,取血。”

刑撼天一听,连连后退,“我不扎!”

“那你就不加入我们同天盟了?”

“不,我来就是要加入同天盟的!”

“那你就要扎针。”

“我不扎!”

二人奇怪地僵持在了这里。

“你不会……”奚梦瑶看着眼前这个强装的九尺大汉,产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你不会是怕针吧?”

刑撼天一听,人都僵住了,拼命摇头否认,接着连续小碎步走到柜台前面,认命似的把手伸给面前的女修。

奚梦瑶看着好笑,忍住了笑意,心里头在那“哈哈哈哈”,嘴角却愣是控制住了不让它上扬。

看准了刑撼天的食指,嘴上说了一句:“放心,不疼的。”然后就扎了下去。

奚梦瑶的针是她祭炼了百多年的本命灵器,极为锋利,穿透力极强,当初关山月用“成平”那个假身份加入同天盟的时候,手上特别练过的外表皮就被一扎及破,取了血出来。

刑撼天的指尖感受到针尖锋利的寒芒之后,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下意识地就用出了自己修炼多年的肉身功法,却还是被那针尖扎破,冒出一滴血珠子来。

刑撼天的耳朵都红了。

看来,这个大汉是真的怕针。

奚梦瑶心里笑的不行了,却还是面无表情地把刑撼天的血珠存了起来。

【这个叫刑撼天的,还挺可爱的。】

刑撼天指尖破的那一点转眼就愈合了,他的耳朵还红着,却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让他承认自己怕针,是绝对不可能的。

“对了,请问这位女修士,我们盟里有一个叫做陈皮的人吗?”

奚梦瑶把他的十颗繁空珠给他,“我叫奚梦瑶。盟里的确有一个叫陈皮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