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八十九 七十年前(一)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24  |  更新时间:2022-01-21 22:34:30 全文阅读

传送符篆中升腾起一阵灰白色的雾气来,与此同时,符篆像是长出了千千万万只细小的触手,将刘天流着血的手指紧紧吸附住,让他手指上被咬破的一点伤口久久不得愈合。

符篆上伸出的细小触手直往刘天伤口中钻,疯狂吸取他的血液,并且连他的灵力和生命力也一同抽取。

“啊!!!”刘天发出惨叫声,痛到抽搐。这传承符篆,怎么竟是个这般妖邪之物!

随着生命力的流失,刘天的身体快速老化,到最后,刘天变成了一副老人模样,须发皆白。

皮子都贴在了骨头上,眼窝深陷下去,没有了血肉的皮松弛成一层又一层的样子挂在他身上。

再这么被这符篆吸下去,他就要死了!

这念头刚出,符篆吸食他血液和生命力的那些细小触手就又都缩了回去,符篆像是吃饱了,震动了两下,悬浮在了半空中。

符篆停止对刘天血液的抽取之后,刘天瘫倒在了地面上。再爬起来时,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时辰。

幸好这几个时辰里没有其他修士路过。修真界如今地广人稀,在不知名的野外地方不容易偶遇生人。若是遇到了,那就免不了要争斗一番,互相劫掠,拼个你死我活。

弱肉强食嘛,在散修当中是最为盛行的一条准则。

爬起来的刘天看着那道符篆,心中略有些畏惧。想想还是觉得不值,若是白白受了苦,传承缺拿不到,岂不是亏大发了?

给自己做了些思想建设,刘天才又去观察那道符篆。符篆和当初他刚拿到手时很不一样,并不像一张简单的纸绘之物,而且有一层金属般的光泽。

也不知这符篆是什么材质,还挺奇特。

符篆上的传送阵法纹路亮着,在阳光下反射着奥秘的星点之光。看起来,像是充能完毕了?

要不要试试?

刘天一咬牙一跺脚,被吸得枯竭的经脉和丹田中刚刚恢复了一丁点的灵力又被他灌输进了符篆之中。

不管了!富贵险中求!大不了就是一死!

灵力灌输进符篆的一瞬间,刘天把双眼死死闭住,他已经准备好迎接又一次的被抽取生命精华的苦痛了,预料中的痛苦却没有到来。

再睁开眼,看见符篆上空浮现出了一个灰白色的漩涡来,他盯着那道漩涡看了看,一阵眩晕。

想必,这就是传送门了。

也不多准备什么,直接往漩涡中一跳,他人就失去了意识。

这章一次性的符篆在他跳入漩涡中之后碎成了粉末,化在了空气之中。

等到刘天的意识恢复之后,他发觉自己正身处在一个隐蔽的山洞之中。山洞的内壁上刻画着许多难以理解的图案,配有数道他未曾见过的文字组成的花纹带。

石壁下方,唯一的一座石台上放着一本用和墙壁上的文字相同的文字写出的书。刘天拿起那书来,大致翻阅了一遍。虽然他看不懂,但是他大受震撼。

随着文字在他眼中一个个略过,一幅幅会动的图案直接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心下大喜,想必,这就是那传承了!

正欲沉下心来去学,却被一阵嘈杂声所打断。

刘天侧耳倾听,发觉是许多人的人声混合所形成的噪声。有哭声、喊声,也有哀嚎声,求饶声,此外,还有笑声和骂声。

不对啊,传承之地旁边哪来的这么多的人啊?

把书揣在了怀里,此处不是个潜心修炼的好地方,刘天准备去偷偷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最终停在了山洞内里的墙壁跟前。墙壁上有一道细小的缝隙,从外面往山洞里透出了些光来。

把耳朵贴在墙壁上,那嘈杂声更明显了一些。

“上仙!上仙!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死啊!”男人哭喊的声音很是沙哑,比杀猪声还要难听一些。

“哈哈哈哈哈,你和你这婆娘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人死,你看看挑选一下,谁死比较合适啊?”

女人被堵住了嘴,一听自己和丈夫之间必须死一个,摇着头呜咽了起来。

刘天把眼睛凑到那条缝上,眯着眼,试图看清缝的那一边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

“让她死,让她死!我要活着回去!我还要养家里的一家老小呢啊!”

男人连连哭喊,选择了让妻子替自己去死。

“行啊,让她死是吧?我这就满足你!”

刘天看见一个身形极其高大的男人,浑身黢黑,裸着上半身,上前去像提着小鸡一样把那个被捆缚的女人拎了起来。

细一观瞧,这高大的男人浑身肌肉隆起,裸露的上半身上不时有异样的黑色纹路浮现。他的毛发旺盛,脖颈上还挂着一圈骷髅头当做项链。

他拎着那个女人,任凭那女人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走到一个祭台前,这高大男人用一柄弯刀在女人喉间一割,像是平时人杀鸡放血似的,将女人的血收集到祭台前的大坛子中。

女人的挣扎逐渐微弱,然后变得无甚声息。

看着自己的妻子在那“上仙”的手中死去,选择让妻子去死的男人心中的内疚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随后就庆幸窃喜起来。

[上仙说了,我和她之间只能活一个!我只能这样做选择!不是我的错!萍儿(他妻子的名字)!下辈子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高大男人在放完女人的血之后,把女人的尸体丢在了祭台旁边的墙角里,墙角里的尸体不止一具,看来那高壮男人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杀人放血的事情了。

接着,他走向那个正在进行自我心里安慰的男人,一刀将他身上的绳索隔断,说“行,你可以走了。”

“真的?”突然被放开的男人还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我说话一向算数!”

那个被放跑的瘦小男人在得了肯定之后迅速向外逃窜而去,一脸劫后余生的喜色。还没跑到一半,一阵破空之声和刀尖入肉的声音想起,那个逃跑的瘦小男人应声倒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