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八十 十年之约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20  |  更新时间:2022-01-13 14:18:47 全文阅读

“准确地来说,凌峥并不是自己以散修身份加入同天盟的,而是我们盟中一个叫做老祖的人物的手下。你应当听说过老祖吧。哎,害死你们灵山弟子,借机生事,怀有恶心的,就是那个老祖。"

“你的意思,是这个老祖计划并实施了那些对灵山不利的事情?这个老祖,也是你们同天盟里的人?看样子,他在同天盟的身份并不低,为何那时商议事情时我没在层见到“老祖"?老祖既然不是堂主,你作为同天盟的发起创始者,又是四个堂主之一,为何管不住他?"

关山月在产生了堕魔的迹象之后,脾气变得有些爆躁,对着古尔连声质问:"若不是你管控不严,我师弟师侄他们都不会死!”

“若不是因为我灵山失去了重要的弟子,我师父也不会发出悬赏令!”

“那陈皮,也就不会因为冒领玄赏在机缘巧合之下害死关明!”

“这些,说到底,起因都是因为你的同天盟!"

“.......哎!"面对关山月的质问,古尔也是有苦难言。古尔这些年来偶尔也会怀疑自己,是否过早地创建了同天盟。

他发起成立了同天盟,却没有对盟中之人作应当的筛选把控,也没有制定具有硬性约束力的规章制度,更重要的是,竟然让老组这让一个居心叵测的人坐到了同天盟中那样一个特殊的位置,连他也干涉不了。

如此尴尬的境地,同天盟的存在,对比起当初其成立的初心来说,是否已经变质了?

"是,是该怪我,怪我当初不该错信那老祖,不觉让他去负责同天盟的武装护卫的事宜,更不该赋予他具有那般高自由度的权力。如今老祖与他的那些被称作后裔的手下,独立在四个堂之外,同天盟初立之初时,就将"平等"二字刻在了章上,如今,我也没那个能力去管他了。”

"凌月真人。"古尔郑重其事地看着关山月,灰棕色的瞳中蕴藏的情绪,让人看不明白。"您如今也知晓了同天盟总部的位置了,也知晓了几位堂主的身份,若您想在此时将我们一网打尽,也还来得及。"

.“......您.......可要动手?或者,可要将消息传回宗门去?"

古尔的叹息化在了风中,"我自知罪孽深重,若您也有剿灭同天盟的想法,您大可拿我开刀,我......绝不还手。”

看古尔闭上了眼,一副安心赴死的模样,如今本就情绪波动极大的关山月顿时气极,将浩渺剑执在手中,真真泛起杀意来。心念几番波折,剑诀都已经起手,最终却还是没有动手。

"古尔,先前我的灵魂附在关明的玉佩上时,曾听见了你和温天良的谈话。如今,在决定是否杀你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曾对温天良说,我对你有过救命之恩,那是何时的事情?"

古尔听见这个问题,倒不惊讶,他被关山月救下时,还是个无名小卒,关山月不记得,也是正常。

"那是七十三年前吧,我记得很清楚。那次是你们玄隐灵山前去剿灭魔修余孽。我的那时只是个未筑基的小修士,实力弱小,境界低微,是魔修抓去用于祭阵的祭品。”

“当时,我们一群“祭品”正要被那魔修推入炼制活人的血池当中,是您从天而降,一剑斩去,救下了我们这些将死之人。”

七十三年前?剿灭魔修余孽?为何,他竟然一点印象也无?魔修不是早在几百年前就完全灭亡了吗?何来的魔修余孽?而且,他早就有过目不忘之能了,这种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不说记得清楚明白,也不可能全无一丝印象!

这是,怎么回事?

古尔依我沉浸在回忆当中:“您的风姿,当真是让人一见难忘。我还记,那时,还有个女修,穿着蓝色罗裙,目含似水柔情,与您的关系似乎非比寻常。"

几乎是下意识地,听到古尔提起这位女修时,他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古月月。

但是,怎么可能呢?

关山月颇有些失魂落魄。

关山月沉默片刻,才做了决定,收起了浩渺剑来。

"我不杀你,也不会把同天盟的这些消息告知我的宗门。”

“死亡,只是逃避的方式罢了,并不能够让你赎罪。我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

“希望你能切实承担起一个同天盟的发起人的责任,做同天盟的盟主,而不是堂主,好好将同天盟肃清一遍,将其塑造成真正能够实现“同天"宏愿的组织。”

"我给你一个期限,十年吧。这个时间,对于修仙者来说,并不算长。若十年之内,你不能将同天盟改变成你曾经理想中的样子,那么,我会亲自率领各大宗门的高阶修士,将你们同天盟杀个干争,彻底粉碎你那个天真的理想。”

“在这十年之内,我会尽量拖延灵山对你们的清剿速度,尽量缓和关系,只是,若你们同天盟还有人暗中生事,我也只会向着我自己的宗门。如此,你可愿意?”

古尔捏紧了拳头,关山月提出的这个十年之约,对他来说是一种很好的结果了。毕竟,同天之愿是他古尔为之奋斗了大半辈子的理想,而同天盟,是他呕心历血,经营了几十年的心血,任谁也不可能轻易放下。

"我定不辜负您的期许!"

温天良说得没错,同天盟需要一个“领导者",若是再一味地追求自由、平等,只会把同天盟推入混乱的深渊!

"既如此,你便走吧。之后,同天盟的入口搬迁的位置,你若是信得过我,就通知我一声。你们盟中,应该有自己独特的通信手段吧。”

关山月对着古尔点点头,既然说好了,也就没有必要多留了。简单示意,不失了礼数,紧接着,关山月就顺着风来的方向头也不回的走了。

与古尔的一番交谈,解决了他的许多困感,却又带来了更多。

让他心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