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七十四 当务之急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2022-01-07 10:59:56 全文阅读

一时间,万簸俱寂。

不下二十个分神期,想都不敢想啊!他们同天盟中可还一个分神期都没有呢,几个堂主都是出窍期,但是他们也不可能为了盟中的几个兄弟就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啊!况且,让出窍期去和分神期硬抗,那和让他们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李刀向周围看了一圈,复又出声:"诸位,大家都是同一个盟中的弟兄,考虑事情,也要站在整个同天盟的发展的角度,想法也该实际些才是。想要拼得过玄隐灵山,起码要盟中修出一个分神期吧?’

又安静了一会儿,一个散修的问话打破了沉默:“你怎么对玄隐灵山那么了解?你是什么人?"

"我……"李刀一时间卡了壳,刚才,一句"我乃剑宗鲨齿剑李钊",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了,顿时心下有些黯然。

做了一百年的李钊了。要说对剑宗,对他的那把鲨齿剑,对李钊这个名字没有一点感情,是不可能的。他早就习惯了做那个剑修了。用剑的本能刻在了他的骨子里,手中不拿着剑,都有些不习惯。

但是,他已经再也不是那个“李钊”了。

见他反应,问话那人像是终于抓住了反击的机会一般,挑唆生事了起来:"你对玄隐灵山如此了解,不会是他们大宗门派来的内奸吧?还在此吹嘘灵山实力,打击兄弟们的信心,你是何居心?"

被质问了一句,李刀一时间竟也想不出话来反驳。

倒是孙呈止,他有些护犊子,有人怀疑他带来的人,在他眼里,和怀疑他本人是一样的,丢他脸面,因此也就出言维护了一句"他叫李刀,是我前两日才带来盟中的,怎么?你怀疑他是内奸,是在怀疑我串通大宗门,要对同天盟不利吗?”

既然孙堂主发话了,那人也没敢再多说些什么。那人敢惹李刀一个元婴,却不敢惹一个出窍期。

李刀是半步出窍了,但是,离那道坎再近,只要没有跨越过去,那就是质的差距

古尔再次站出来打圆场:"既然是孙堂主带来的人,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诸位入盟的时候,都是喝了洪堂主特地制成的药水的,我相信兄弟们当中一定没有坏人,没有内奸。更何况,在这种危急关头,我们更不能互相猜忌了,大家要团结一心才是。”

洪武也接过话来:"我特制的药水肯定是没有问题。要有问题也是人的问题。行了,都安静点,废话别那么多了,古尔,你倒底是想商议什么事?"

“其实,我此次召集大家,是想商议总部搬迁之事。”

"搬迁!”

"搬哪儿去?""为什么要搬?"

"怎么搬啊?这里的那些东西可怎么办?"

古尔的话音刚落,底下就一片嘈杂。

"大家还请静一静!"古尔提骑扩音,让众人安静下来:"我如此提议,自有一番考量。"

古尔的威信还是足够的,那些对他心怀恶意的小部份人也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公然与他作对。散修们也都不是傻的,都不会自己愿意去做那要挨打的出头鸟。

洪武和孙呈止也是识大体的,孙呈止在这会儿也不会去干扰古尔,毕竟,同天盟的存亡还是很重要的,

“我给大家讲讲我的考量,以及这比我们要决议的几件大事。"古尔的声音浑厚有力,娓娓道来时,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

“玄隐灵山剿灭了万象宗,兄弟们对其有恨也是应该。只是追根溯源,玄隐灵山将我们同天盟当作是邪道魔门的原因,是盟中有些人不经商议,私自在地门渡厄之际,潜入到灵山中去,并且害死了几位无辜的修士。"

古尔心中知晓,私自做那些恶事的,就是“老祖"和孙呈止,却不能在这时公之于众。

"说到底,是由于我们先惹到了玄隐灵山,才会被玄隐灵山下令清剿。所以,复仇一事,其实是我们占不到什么理。"

顿了顿,他知道他的这些话会让一些人反感,他却一定要说。有些事理,是不能歪曲的。

"如果,我们现在去报仇的话,先不谈我们是否打得过玄隐灵山的问题,即便是假设我们实力足够强大,我们能将玄隐灵山杀个干净,难不成我们就能去复仇了吗?"

"当然不行!我们这时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往上扑,那就是坐实了我们同天盟的"魔门"的名号!"

"一旦魔门的名头彻底扣在我们同天盟的头上,就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大宗门的修士当作是魔修!"

“魔修会是什么后果?现今的修真界还有魔修存在吗?魔修,在那些大宗门的联合追杀下,只会是死路一条!"

"假如我们坐实了自己的魔修身份,就会一辈子遭到代表正道的大宗门的追杀!就会一辈子都要为了保命而躲在阴影底下!就再无出头之日了!"

"到那时,非但同天盟会不复存在,我们这些散修的性命也是不保!”

"因此,这时候想着报仇,是极不可行的!"

古尔的一番话,挚地有声。

底下的人也都被他这番话震摄住,再不提什么“复仇”之类而是问他,"那如今,我们该做什么呢?难道只能坐着等死吗?”

"问得好!"古尔赞许了一声,"这才是如今我们应当商议的重点所在。”

“我认为,如今,我们同天盟的当务之急,有两点。一是应当想办法撤掉玄隐灵山的悬赏,二是躲在暗处,积蓄力量,壮大己身。”

“不论如何,保证我们同天盟能够存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关山月听着古尔的话,暗自赞许。这古尔,的确很有做领袖的天赋。只是关山月又想了许久,还是回忆不起自己是在何时,在何处救过这个古尔。他完全没有以前见过古尔的印象。

“我先前并未想过会发生这种被灵山针对的事情,因此,对于我们的总部和各个分部都并未特意掩藏,因此,灵山只要有心,一定会找到我们的各部所在。这就意味着,在找到办法撤消悬赏之前,我们都身处危险之中。"

"总部的搬迁,势在必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