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七十一,东西南北堂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22-01-03 23:55:36 全文阅读

"就这么一个破袍子,能废多大劲?黑不溜秋的,又丑,又没有防护作用,也就能在气息上下点功夫,还让你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孙呈止倚在老祖宝座的侧面。他现在身形很矮小,那王座对他来说有些太高了,他坐不上去。

"你懂个屁。"

老祖把孙呈止扔来的黑袍递给底下的十号黑袍人,让他好好收着,即便是这件黑袍已经多处破损,他也不会扔的,缝缝补补,还能给以后的十三号用。

"你一点都不懂得要节省,出盟去一趟,不但把小命折腾地得快没了,甚至连盟里珍藏的灵骨髓都祸祸了一大半。这是古尔这些天不在的,等他回来,不嘚打死你啊。"

"嘁。"孙呈止啐了一声,"就他?他敢打我?你见他打过人吗?他不过是个软弱无能的老好人罢了。这世道,当好人,可不容易长命啊。"

"那你浪费了他千辛万苦寻来的玉髓,他不打你,总也会说你两句吧?照他念叨的那个劲,你怕不是要被烦死,而且玉髓这么重要的东西,其他几个高层知道了,也会有不满的。"

老祖走过来,想拍孙承止的脑袋,却被躲开了。"本来我们暗地里搞事闹出了被灵山追杀的事,他们就挺不高兴的,还说要召集中层,表决要不要把咱们的职位给撤了呢。"

"怕什么,真以为表决的话他们的票数能占优势呢?如今的同天盟里,我和我的后裔们带进来的人起码占了一半吧。而且,用玉髓救那李钊,我可不觉得是浪费,你瞧见他有多恨那些大宗门了么?他可是我布下的一枚重要的棋子啊!"

这两人在谈李钊时,上了五层的关山月也正巧瞧见了李钊。虽然李钊把头发剃了,成了光头,还给自己贴了胡子,贴了眉毛,关山月还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李钊,不是应该修为会废,被逐出剑宗了吗?这会儿怎么实力不降反升,都快突破到出窍期了?

李钊倒是设有认出关山月来,反倒是朝他和善地笑了笑,看起来比之前要开朗许多,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李钊的心情的确很好,若不是还想着要给自己留点面子,他都想哼两句小曲儿了。

离开了剑宗之后,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作自由!加入了同天盟之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作关怀!

同天盟里的这些兄弟姐妹们,虽然和他也都是第一次见面,对他却比他师父对他要好太多了!

甚至一个陌生人,都能拿出灵髓那样宝贵的东西,来助他恢复修为!

呵,剑修算什么,不做剑修,他李钊照样能修仙!

关山月倒是也没什么想报复李钊之类的想法,毕竟李钊偷袭他一事,剑宗已经惩罚过他了。当时秦侍容废去李钊修为之时,关山月可是在一旁看着的。

关山月走上前去,向李钊搭话。

"大哥,你知晓如何换繁空珠吗?我是今天新来的,还不太懂盟里这些事物的运作。”

李钊也不缺这点时间,也乐得帮一下这个新人。

"到柜台那处去就行了,看见柜名里的那两个人了吗?他们就是专门付责兑换的,不论是什么材料,达到黄阶的,都能兑换一颗宝珠,达到玄阶的,每两个可以换三版宝珠。其他的,你问他们吧,他们都会给你详细解释的。"

"多谢大哥。大哥贵姓啊?"关山月故意客套。

"免贵,姓李,我叫李刀。以后同为盟中兄弟,大家互帮互助本就是应该,切莫客套了。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关山月报上了自己的假名,"我叫成平。"

"成……平..?"李钊,现在改名为李刀了。他口中细细琢磨着这个名字。这名字,和那陈皮好生相似啊!

陈皮可当真是他李刀的福星啊?以前他金丹破碎的时候就是陈皮救了他!这回,若不是为了报答陈皮对他的恩情,他也不会有这机会离开剑宗,加入同天盟,并且成为一个半步出窍的高阶修士!

这个成平,名字和陈皮那么像,一下子就让李刀有了好感:“大兄弟!"他拍了拍关山月的肩膀,"名字不错啊!今后在同天盟里我罩着你!我时常在三层那处借阅典籍以及修炼,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就来找我,我能帮的都帮!"

又闲聊几句,李刀就离去了。他需要去找一本合适的功法,来为冲击出窍作铺垫了。如今,他可不是剑修了,而是个灵修,一个木系灵修,对于功法还是有很大的需求的,

关山月记下了他的话,也没多留他,而是在柜台那处用材料换了些宝珠来。

顺带也了解了一下柜台兑换宝珠的规则

黄阶材料,无论品级是上、中下品,都会算作一枚实珠阶材料,中下品每两个可以兑换三枚宝珠,上品每个可以兑换四个宝珠。

地阶材料,下品可换十枚宝珠,中品三十,上品五十。天阶材料,下品可换一百权字珠,中品五百,上品一千。按照先前魏然所说的,一百枚袋空珠即可换取成为盟中的中坚力量的机会,参与盟中事物决断的话,只需要贡献出一个天阶下品材料就够了。

不过,平时除了古尔之外,也没人舍得把天阶材料放进宝库里就是了。

人,大多数,都是自私的。就算有不那么自私的,也基本上做不到大公元私

完全大公无私的,那就不叫人,而是叫“圣人"了。关山月也没有用天阶材料去兑换,倒不是说他舍不得,他手里的天阶材料可不少。不过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散修,还是一个金丹期的,修为不算高的散修。如果大方到拿天阶材料不当回事,也太违和了一点。

用一株地阶下品的灵草,并十块一两重的地阶下品矿石换了一百一十颗宝珠出来。

兑完之后,关山月就问给他兑换的那个男修,"若我想用一百颗宝珠换取中层的身份,需要在哪里换取?"

那男修脸上立刻堆起了笑来:"在这处就行不知你想加入哪位堂主的麾下?"

关心月正好借机套活:"不知盟中,有哪几位堂主?"

"东堂洪武洪堂主,南堂孙呈止孙堂主,西堂古尔古堂主,北堂温天良温堂主。"

没有老祖?还是说,其中的某一个,就是老祖?

“你们盟中,没有一个名叫老祖的堂主吗?"

"老祖?你认泪老祖?老祖不是堂主,他的身份比较特殊。你是从何处知晓的老祖的名号?"这男修眉头一皱,有些不悦起来,也不知关山月的一句老祖,怎么就惹到他了。

"我只是听说,在我之前,有个叫陈皮的修也刚刚入了盟,他是老祖介绍来的,所以,一进来就是中层,有些羡慕罢了。"关山月连忙解释,他可不想在这时候露出马脚来。

那男修点点头,神色缓和了一些,凑到关山月耳边,说:"你可别多打听那个老祖,也别去接触和老祖有关的事情。在好进个老祖介绍来的兄弟,来了之后人就消失了,包括那个阵皮。”

他咽了口口水,用气声,极小声地说:"那个叫陈皮的,我亲眼见他跟着老祖的手下进去了宝库里,都好几个时辰了,也没出来,估计是出不来了吧。在他之前,像他似的那样进去的人都再也没出来过。”

说完,他就又恢复成了带着得体笑态的摸样,好像刚在俯耳说话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兄弟你想加入哪个堂啊?现在是古尔堂主的西堂人数最多。我也推荐你加入西堂,西堂的待遇最好,关键是能有机会见到古尔堂主哦!古尔堂主,是一位极其伟大的人物,你一定要去见识见识!"

关山月点点头,给了他一百宝珠,加入古尔的西堂。

那男修递给关山月一枚形的令牌,看不出是什么材制上面刻着獬豸的图案。

獬豸所代表的清平公正,倒是和古尔很搭。

古尔此时出回了盟中来。他想和其他几位堂主商议一下同天盟总部搬迁的事情。

同天盟,已经越来越不安全了。

由于玄隐灵山的清剿令的存在,原先入了同天盟的人,这会儿也有不少提出要退盟的了,

听说过同天盟正在被灵山清剿悬赏的散修,都想着离同天盟越远越好。

出于对玄隐灵山的畏惧,这些天新人的数量锐减,散修们一丝干系都不想士同天盟扯上。

古尔也很是为难。自己的同天盟,根本不是什么魔门邪宗

又不过是给势单力薄的散修的一个可以休息和置换资源的中转站罢了。

但是,他又无法否认,老祖他们那些人的确做了一些像是魔修会做的事情,惹恼了玄隐灵山。

很头疼,但是又不能撇清向天盟和老祖的关系。

一想到这,古尔就后悔。

当初成立同天盟时,只要四个堂就好了!根本不该同意老组去成立什么暗部!

什么同天盟的武装护卫力量!保护不了同天盟不说,而且还给同天盟招来了灾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