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七十 陈皮,十二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3073  |  更新时间:2022-01-04 09:40:54 全文阅读

关山月把手心里的繁空珠握紧,正要收入袖里乾坤中去,就被魏然从手种抠走了一颗

魏然瞧关山月一直看着自己,连忙把繁空珠收进储物袋里,"我带你上来的时候不是替你整付了一颗吗?你这会儿不该还我吗?"关山失笑,也没与他去争这一颗。

"正好,你不如上五层去,去宝库那里拿一些暂时用不上的材料换点宝珠吧,使用传送阵只需要在一层付一次钱就行,所以大家一但上楼了,都要至少换上一枚宝珠才会再回去一层,不然多亏啊!"魏然给关山月提了建议,关山月也准备接受建议,同天盟的这处“总部”,关山月想好生探索一遍,尽量多了解一些。

"这样吧,既然我作为介绍人把你带来登记了,对于盟中的一些基本的问题,我肯是都要负责解答的,你先上去五层换宝珠去,我就回去二层看店了,毕竟店铺开在那边,也是要人管的,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去二层找我,好吧?我的店铺很好找的,很香,你闻着味就能找到。”魏然的意思,就是要和关山月就此分开了,恰好关山月也正有此意,二人就在此处暂且分别。

陈皮顺着老祖的指引,穿过了大半个毒瘴沼泽,进入了传送阵之中。

刚到了同天盟的地界,陈皮的心思就活络起来。

因为他是老祖带来的,只要报上老祖的名字,自有人来引导他。按照老祖先前的指示,陈皮直接上了五层。使用传送光柱所需的宝珠也先赊欠了,记在老祖的账上。

上到第五层,有一名黑袍人在第五层的传送落点处等他。

“你是陈皮?"黑袍人的声音低沉嘶哑。

陈皮点点头。

在进来同天盟总部之后,那位“老祖”就再也没在陈皮脑海中说过活了,先前给陈皮的指引也只让他去往第五层。

现在怎么办?跟着这个黑袍人走吗?

黑袍人转身向里走,发觉陈皮没有跟上,又转过学头来回望。五层是个宝库,除了宝库之外,靠近传送阵落点的这处就有一长条用以兑换的柜台,有两个人在此值守,负责兑换的事宜。

当然,如此重要的宝库也不可能只有两个人值守,暗处还在不少守卫者的,场地中的机关暗阵也不少。光是陈皮发现的守卫者,就已经有七八个了,更别说还有他没发现的了。

陈皮由于前些日子被追杀得的经历,这会儿神经有点紧张,总觉得暗处的人会突然从背后给他来上一刀。不过看那黑袍人站在不远处转头看自己,黑袍人看不清面目,两眼处却闪着光,把陈皮看得心里发毛,做了点心理准备,还是硬着头皮跟上去了。

跟着黑人一路从宝库中穿过。

宝库中的东西分类很细致,按照品阶、类型分门别类。

陈皮一路看着两旁的宝器、灵器、药材,矿石,口水都快要掉下来了。想伸手去摸却又没敢。

宝库最深处,墙角,黑袍人把墙上的烛台向左一扭,特制的蜡烛的蜡油滴落在墙上,显示出一个暗阵

黑袍人掏出一枚方印,往暗阵中心的方形图案上一按,再辅以灵力激活,暗阵运转,在墙上显为一道荧光造成的门来。

门显示出来,黑袍人也不动身,而是用动作示意陈皮,让陈皮先走。陈皮倒是想装作没看懂黑袍人示意的样子,那道荧光之门怎么看怎么诡异,让心中有些惴惴。

久久不动,陈皮敏锐得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那黑袍人身上,开始散发出杀意来了。

看来,不进去是不行了。

陈皮一步一挪,靠近光门时候猝不及防,被推了一把,一个踉跄就倒了进去,摔了个狗啃泥。

再抬头时,陈皮心下骇然!

一圈一模一样的黑袍人,一数足有八个,用一样的姿式站着,相同的角度俯视着他。

八个黑袍人都散发着极其危险的气息,一副随时都要暴起杀人的样子。

陈皮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向后退去,却发现进来时的荧光门已经消失,只剩下一堵墙。

他倒是想土遁,但是他这会儿没有灵力啊,靠在墙上,心里砰砰直跳。猛然间,八名围成一圈的黑袍人分为四四,从中分开,露出一条道儿来。道路尽头,一张高大的王座上,坐着一个特殊的黑袍人。其他黑袍人的黑袍都是纯黑之色,座上坐着的那位的黑袍却绣着许多黑红色的纹样,看着很是尊贵。

他一副慵懒的样子,斜靠在华丽的金色宝座上,手肘斜撑在宝座扶手上,支着头部,另一手伸出来朝陈皮勾了勾

“过来吧。别怕,他们不会伤害你的。你近前来,我先把你被封住的灵力解开。”

这声音,和先前响在陈皮脑海中的一模一样。

此人,就是老祖。

陈皮强行定了定神,从八个黑袍人中间让出的小口里钻出去,蹿到老祖面前,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地问上一句,“你……可是老祖?"

老祖点点头,随着他点头的动作,黑袍的帽子上下抖动。

老祖又对陈皮勾了勾手指,"把头低下。”

老祖的手指很细。不,不该说是细,而是有些枯槁。那手指,和常人的极为不同,细得好像直接在骨头上包了一层比骨头大了一圈的,颜色暗沉,又满是褶皱的皮。

让陈皮联想到了传说里炼制百骨幡,剥人皮的魔修。

带着些忐忑,陈皮蹲伏下来,把头低低在老祖面前。

老祖维持着斜靠着的姿式,轻柔地抚上陈皮的发顶。带着难闻味道的灰黑色能量从陈皮头顶百会穴直灌而下,强行冲开了束缚陈皮力的层层枷锁,让陈皮在一阵剧痛过后,重新感受到了体内灵力的流动。

比起恢复实力的喜悦,那点疼痛也算不得什么了。

陈皮就着半蹲的姿式跪伏下来,"老祖!您的大恩大德,在下永世难忘!还望老祖容我随侍身侧,以报达您的恩情!"

"你想报恩?"老祖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音色是比较偏于清亮的类型,两相结合,颇有些刺耳。

"是!我想报恩!"陈皮把额头抵在地上。

他说是这么说,其家心是只想着跟着这么一个人物,总能有更好的机会去接近来时看见的那个宝库的。

他一个散修,无依无靠的,要加入这种组织,不得找个靠山么?

救人救到底,送佛道到西,他的上一个恩人,算是做到了呢。

希望这一个,也能再多给他带来点好处吧。

“行啊。你若想报恩的话,也不用等到以后,就现在吧。"老祖笑了一声,随即以手成爪,抓住了陈皮头顶。先前进入陈皮体内的黑气,带着陈皮的生命力和精气,成悬河状,源源不断地汇入老祖掌中。

陈友还没反应过来老祖的话中之意,就被灵魂的撕裂感和身体的极致痛感所淹没,翻起了白眼,口中无意识地发出"荷啊"声。

他的整个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与之相对的,老祖的手的皮与骨之的像是填充进了血肉,枯稿的手逐渐饱满起来,皮肤的褶皱也在减少,肤色也更有光泽了一些。

不过片刻,待到老祖将陈皮体内的黑气全部收回体内时,陈皮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说是干尸,倒也还有些区别,陈皮并没有死去。他的眼珠子已经完没有了瞳孔,只余下了眼白。全身的皮肤由于血肉、脂肪的快速消失,让皮肤耷拉成一摊摊的,缀在骨头上。

"好丑啊。"老祖笑了一声,他的声音也没有了先前的嘶哑,只余下了清亮的少年音。一抬手,一缕黑气从陈皮的眉心穿过,在他全身游走一遍,陈皮耷拉着的皮肤快速收紧,和他的骨头贴合在一起。

"这下好看多了。"

老祖抬了抬手,两个黑袍人走了过来给陈皮套上一件和他们穿着的一模一样的黑袍。

老祖从宝座上站走身来,拍了拍陈皮的脸,"你是多少号了来着?"老祖想了想,手上把陈皮的发顶揉乱,像拍瓜果一样拍着陈皮的头顶,“好像是十三号吧?不对,是十二号。"

他伸手把帽子给陈皮戴上,一条似有若无的黑色丝线连接在二人之间,若隐若现。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陈皮了,只有老祖手下的"后裔",第十二号。

正在此时,一滩青泥在老祖的宝座旁浮现出来,并且逐渐凝成人形。正是先前的童面男。

童面男把一件黑袍丢给了老祖,"这玩意儿还给你,一点也不好用。几天不见,你就又祸祸了一个人啊。"

老祖揉了揉手指,操控十二去和其他的黑袍人站在一起,"这人又不是什么好人,我吸收了他,也算是替天行道了。让他在我手下做事,我可是在帮他赎罪啊!

"呵,你这话术一套一套的,先前和我说凌月真人重伤垂死了,让我去搞事情,我也是信了你的邪,差点被凌月真人打死。”

“孙呈止,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又没有骗你,那他正巧在那时候又活回来了,能怪在我头上吗?这袍子可是我费了很大劲才制成的,我自己还不够用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