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六十七 传送之后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2021-12-29 23:36:34 全文阅读

陈皮可不信这个神秘人口中说的“不强求”。这人能控制他的身体,还能影响他的思想,他若是平白受了这人的救命之恩,却不照他的意思行事,可说不准会有什么后果。

陈皮对自己的小命是无比珍惜的,也就跟着这个“老祖”的指示,往那什么沼泽走。

没有灵力,也就不能御剑,纯粹用脚的话,自然快不到哪里去。实际上,按照时间顺序对比来看,关山月从天宝阁出发去毒瘴沼泽的时候,陈皮也已经与刑撼天打斗完,向沼泽的方向走了,却比关山月晚了好些天才到。

不过,毒瘴沼泽中的确很大,占地有一千多顷,关山月在有瘴气阻碍视线和神念的情况下,探索得也很慢,再加上他是要在此处尝试找到同天盟的分部所在,或者蹲守到古尔的,因此也不急于离开。

关山月已经做好在这沼泽中逗留个月余年把的打算了。

陈皮到达时,关山月刚刚探索到沼泽的中部,正打算进一步向深处去。但陈皮有“老祖”的指点,一路跟着“老祖”的指示一处处避开沼泽中的危险,几乎是呈一条直线,直接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毒瘴沼泽深处的传送阵。

这个传送阵,正是先前的童面男进入的那个传递阵,通住的,是同天盟的总部。

指示陈皮来此的“老祖”,也正是同天盟中的那位老祖。正是由于老祖的一路指示,更晚出发,更晚到达的陈皮反而先关山月一步,到达了传送阵那处。

也没有多加犹豫,陈皮跟着老祖的指示,从一旁的泥沼中掏出一块下品灵石来,启动了传送阵。

传送阵华光大放,下一瞬就将陈皮送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与此同时,传送阵启动的华光穿透了重重毒瘴,灵力的波动与突如其来的光亮两相结合,引起了不远处的关山月的注意。

顺着光亮探索过来,关山月也发说了传送阵的存在,不由得叹了句设置阵法者“心思巧妙”。也不知启动传送阵的是谁,恰巧让身在不远处的他发现了端倪,不然怕是还要找上好些日子。

从储物戒中拿出一瓶姆指大小的灰色药剂来,一饮而尽。关山月的身形面貌发生了极大变化。

身形从原本的匀称修长变得稍显健硕,肤色也转化成了比麦色更深感的棕色。面容也从原本的俊秀清朗变成了与刑撼天有些相似的粗犷面容,还长出了胡子来。

他若是进了传送阵,就等同于是只身进了同天盟的包围圈了,他原本的身份太过惹眼,以玄隐灵山与同天盟的尴尬关系,他首席弟子的身份只会激化矛盾,引发危险,所以必须要改头换面。

既然要隐藏身份,那么浩渺剑也是不能用了的,手上的戒指也取了下来,藏于袖里乾坤之中。

就装作自己是个路过的,出于好奇而踏入传送阵的散修吧。

阵法被激活,灵力让阵法一寸寸亮起,空间的力量一阵波动,下一刻,关山月就出现在了一条通道之中。

除了脚下用于传送阵法目标地的定位小阵法之外,上下左右都是修整过的石墙。

左右的石墙上挂着蜡烛,关山月一那烛油,就分辨出所用之油是由北海歧蛇的蛇油炼制而成。与灵山中常用的蜡烛是相同的。

除此之外,墙面顶端的墙缝中还刻着微小的阵法,众多阵法相连,形成一长条带状的花纹,一直向远处延伸去。关山月伸手触碰那道阵法形成的花纹,能够隐隐感觉到炙热。这些阵法,应当与火有关

远处很是明亮,关山月眯了眯眼,施了瞳术,却也看不清楚。不施瞳术时,能看见远处是明亮的,施了瞳术后就只能看见灰蒙蒙的一层了。

看来这条通道的空气中存在着一些会阻碍视线的特殊物质。

关山月掏出一柄下品灵器级别的灵剑来,执在手中,向前走去,他特意瞧了一眼剑尾处刻着的剑名,这把剑,叫作“碧波”。执剑向前方走去,行了大概六七十里的样子,地势突然开阔起来,隐隐也能听见一些人声。

又走了七八里路,能够瞧一扇半掩着的黑色大门。关山月加快了脚步,从大门半开的缝隙中走了进去。

门里门外,像是两个世界。门内人声鼎沸,川流不息。

看样子像是个大厅,许多各式打扮的人物在此聚集,两侧地面上有人摆摊叫卖,再往前看,好似也有店铺之类。

关山月还未多想,就有一人前来向他搭话。

关山月感受到了此人的靠近,只是并未察觉到恶意,也就没有刻意躲避。

那人凑到他近前来,用胳膊推搡了几下关山月的腰侧,小声问他,“你是新来的?是谁介绍来的?”

关山月也没法胡诌出一个“介绍者”来,也就按照先前变换身份时计划好的,说自己是在沼泽中寻找材料,误入此地的。

“哦,你是从沼泽那个入口进来的啊。这么说,你还没有介绍人是吧?”此人一听他是误入的,顿时喜笑颜开,从腰后掏写一瓶不明液体来,塞到关山月的手中,用引诱的语气对他说:“来,来,先把这个喝了~”

关山月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地喝一些陌生人给他的东西。从此人的活中,他了解到,也许通往此处的入口不止一个。手中握着这瓶药,口中向此人套话,“这是哪里?为何有这么多人聚集在此?”

“你先把药喝了,喝完了我就给你介绍这里,这里可是个好地方啊!”此人连连催促,却见关山月没有喝药的意思,一拍脑门,才想起来忘记说药的功效了,散修的警惕心通常都不弱,一时间不信任他也是正常。

“放心,这药是无毒无害的,只是会让你在外面无法随意说出与此处相关的消息罢了。我叫魏然,是一名散修,金属性,元婴期。你若不信我的话,我也可以喝一口,喝给你看。”

关山月点了点头,说自己知晓了,就把那药往口中倒,药水入口后,关山月运行灵力,将这药水冻成冰晶,含于口中,作出吞咽的姿态,其实让那药水凝固不化,准备借机吐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