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六十六 毒瘴沼泽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03  |  更新时间:2021-12-28 23:41:23 全文阅读

关山月已经到达毒瘴沼泽了。

他听说过这里,却从未来过。早些年厉练时,是有来此处历练的打算的,不过那时他的境界还低,在毒障中行动不能自如,因此也就放弃了来此历练的打算。

毕竟,只要他想历练,玄隐灵山里多的是秘境让他去历练。

后面境界高了之后,身份也不一样了,除了忙于修练之外,还要作为玄隐灵山的“脸面”来处理宗门交际方面的事务,也就没再有时间过来。

直到今天。

沼泽的空气极为湿润,关山月刚到了沼泽边缘,就感受到水汽扑面而来。水汽充足的地方,水属性灵力也较为活跃,让水属天灵根的关山月全身灵力的流动都快上了几分。

毒障沼泽是个木本沼泽,生长着多种须根乔木。乔木周边有多种捕虫食肉植物与之共生。

另外,毒障沼泽中还生长着数不尽的蕨类植物,其中最为多见的一种叫作千刺毒珠蕨的,毒障沼泽中的“毒瘴”就是由这种千刺毒珠蕨喷射孢子时喷发出的毒气和颗粒物聚集而成。

有一只巨蜥发现了沼泽边缘的关山月,脖颈上的伞状领圈皮膜猛得绽开,它发出一声尖啸,四只足蹼飞速摆动,让它在沼泽行动如履平地。

循着“S”形路线,巨型伞蜥飞速向关山月靠近,到离关山月三丈远时,自口中射出一支毒液凝成的箭来。

一支毒液箭罢了,关山月念头一动,毒液箭就冻成了冰晶,随后掉落在地,碎成一地冰碴。

关山月的动作将只巨蜥激怒,它又是一声尖啸,身还未至,一条带刺的长舌就已经飞掠了过来。

关山月眼中红光一闪,浩渺剑随心意而动,把那条长舌从中劈开,并且顺着舌头一劈到底,直将那蜥蜴劈成了左在两半。

血液很快被沼泽地所吸收,一旁的植物的都纷纷探了根须过来,诚图从这具原本是掠食者的巨蜥的尸身中吸取养分。

妖兽从来都不是毒瘴沼泽中最危险的东西。那些植物、蚊虫,甚至是沼泽本身的地理环境,才是其中致命的部份。

关山月放出神念来,本想将整片沼泽用神念扫过一遍,却发现那些在沼泽中无处不在的瘴气不仅有毒,而且能阻隔神念的探查。

不过原本关山月就没有指望真的能用神念将沼泽完全探查,只是没想到。竟一点也探查不到。

也没什么好犹豫的。执剑在手,关明步入了毒瘴之中,身形逐渐被毒瘴吞没。

想必这片沼泽中定有同天盟分部的存在。犹记得上次被查出是同天盟分部的万象宗就是在极炎裂谷那种比较极端的环境,这沼泽确实像是古尔会挑选来作为分部选址的地方。

环境气候极端,比较危险,其中资源开采难度大且有可替代品,一般修士几乎不会特地来此,路过也会尽早离去,能大大降低被发现的风险。

天宝阁的情报收集能力,着实不赖。

——————

陈皮此时已经成功脱逃了,正在向着毒瘴沼泽的方向走。

至于他为何要去毒瘴沼泽,还要从他和刑撼天的打斗说起。

陈皮头皮上挨了形撼天一刀,他自知斗不过刑撼天,因此,把身体交由了那个一直在他头脑中与他对话的神秘人物来控制。

刑撼天原本以为,这次自己的报仇之事,应当是十拿九稳了,却没想到陈皮像变了个人一样,体术强得不像活,居然能以区区金丹期的体魄,通过体术打得他个元婴步步后退!

更加诡异的是,刑撼天根本瞧不出陈皮所用的黑雾是一门什么神通,这黑雾把他祭炼了八十多年的宝刀都腐触出了好些个缺口!

刑撼天心中这个心疼啊!要修复他的本命宝刀,要花费多少灵石啊!最难受的是,由于这黑雾的存在,他竟然打不过他这个杀母仇人了!

心里那个憋屈啊!

处处受制,只要靠近就会被腐蚀,而他刑撼天是个刀修啊!不近战,他怎么发挥实力啊!

刑撼天为了接近陈皮,已经多处负伤了。

被黑雾腐蚀出的伤口,完全不能自愈,甚至黑雾在接触到他血肉的时候,还试图顺着他的鲜血入侵到他体内去,吸食他的精气和生命力,以至于让刑撼天迅速衰弱了下去。

“我不会交代在这里吧?就被他个小小的金丹期?我母亲的仇,就报不了了吗?”刑天有些丧气。

亏我还标榜自己是个硬汉!若是连杀母之仇都报还不了,那他算个什么汉子!

一咬牙,刑撼天出了两招假招后直接遁逃!

并不是说他就放弃为母亲报仇了,而是他不能死在陈皮前面!黑雾如附魂之蛆,吸他以壮大自身,不断向他身体更深处入侵,他若不早些决断,怕是就要葬在此处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若是死了,就真的再也没有报仇的希望了!

见刑撼天退去,陈皮身体一沉,又感受到自己重新接管了身体的控制权。重新控制身体的感觉并不好受,控制自己这具没有一点灵力的身躯行动,是很累的,远没有先做旁观者那样轻松。但是,即便是再沉重,比时陈皮都不会主动开口,让那个神秘人再次操控他的身体了。

在对抗刑撼天的时候,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那个神秘人只是两相权衡后的权宜之计。毕竟是他自己的身体,交给别人来控制,终归是不致心。

谁知道这个神秘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陈皮心中以恶意加以揣测,嘴上却连连道谢,“多谢前辈!若不是前辈几次相救,我早就死了!可否容我问问前辈身份?将来我好报谢你的大恩大德!”

神秘人的声音比起先前来,显得疲惫很多,“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也不必报恩。你可以称我为‘老祖’。若你想恢复被封住的灵力,甚至更上一层楼的活,就同我去西南边的毒障沼泽吧。当然,你若不愿,我也不强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