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五十九 李钊之恨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108  |  更新时间:2022-01-01 17:10:20 全文阅读

月中,十四日,又到了古尔例行要去看看他养的孩子们的时候。

先行至斩虹剑宗所在的沧龙江平原,再穿过平原,到达满是密林的山脉,最后往东数,第五个山峰的中间位置,就是山中村的入口了。

离入口还有好几丈远,古尔就察觉到了不对。入口这里,怎么会有土灵力的波动?

灵力的波动?那些孩子们中唯一个学了修练的关明,也不是土灵根啊?难道是王大?(王大是那个“老爷子”,其实年纪比古小些,姓王,被古尔收留后放弃了本名,改名王大)可他早就不剩什么实力,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了啊?

右眼的眼睑跳动,古尔心头浮上一阵强烈的不安感。离入口越来越近,不详的感觉也越发强烈。

直到看见入口处那个被刀气击穿的土墙,心头一跳。

不好!一定是出事了!

古尔过去察看,把那面土墙融掉仔细观察周遭痕迹,随即在进了入口之后,席地打坐,放出神念来,感受残留的气息。

的确是有两道陌生的气息,还有一道稍熟悉些的气息残留。

只是应该是因为过去好几日了,气息都淡了,那些气息只能若有若无的感知到,却再分析不出更多有用的信息。

竟真的有外人来过!

再联想到如今外界对同天盟的追杀围剿,关明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这几个外人,是来做什么的?

古尔连忙起身,步履匆忙地往里走。一路上的刀痕眼看着太过于触目惊心,这里发生了怎样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多战斗的痕迹?再往里走,不对劲之处越来越多。最可怕的是,他在路上发现了好几个土包!

土包里,埋的是尸体吗?如果是,那么,是谁的尸体?

古尔停下来,对土的亲和让他能够去探知土中的物件。古尔做好了心理谁备之后,长呼一口气去,才开始建立与周围土灵气的关系,化身为土,与大地融为一体。

紧接着,这个络腮胡大汉就颤抖起来。眼珠子泛起了红血丝。

大家,都死了啊。

点点,旺子,小鱼、长庚,还有,关明。

既然大家都死了,这个山中村,也没有再保留的必要了吧。

心中正想着,古尔又接着往里走。去的村里看看,挑些有用的东西带着。..就把这里毁了吧。

倒是没想到,关明竟是被好生安葬了的。古尔伸手摸了摸那块山石开凿出的碑,看上面刻的“爱徒”二字,不由得沉思。

关明,何时拜了师?他那师父,是何方人士?其他几个孩子,想必也是关明的这个师父埋的吧?将来若是能结识一番就好了,也好问问其是否知晓杀害孩子们的贼人。

关山月总觉得有人在念叨自己,反手就打了陈皮一巴掌

距离他抓到这个陈皮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那天在剑宗,没想到李钊竟然会直接攻向他,为此,剑宗这几日没少派人来玄隐灵山赔礼道歉,还与玄隐灵山签定了不少资源开采方面的协议条款。

那李钊已经被剑宗逐出师门了,关山月也没去再过份要求剑宗对李钊进行过多处罚,只是让剑宗配合自己抓住了这个陈皮。

用缚仙索把这陈皮捆上,像遛狗一样牵着。

这个陈皮,不值得关山月把他当人看。不过关山月还没想好要让陈皮怎么死。

关山月有些矛盾。他跟想让陈皮去经受一遍所有在他所杀的无辜之人所经历的过的痛苦,但又觉得,自己若是虐待陈皮的话,和陈皮的这种恶人也就无甚区别了。

这几日,每日都来打一顿陈皮,再把他丢进苦海断崖的地牢里。关山月已经拜托过他父亲,来给陈皮搜魂了。

不过,另一件事,关山月却没能如愿以偿。

他去劝他师父,把对同天盟的悬赏清剿令撤了,素乾没有同意。

关山月还是第一次在他师父这处吃瘪,以前,素乾对他可以说是“百依百顺”的,这次却回绝了他。

素乾铁了心想把同天盟斩草除根,宁愿错杀,也绝不放过。他不是不知道有人滥杀无辜,冒领悬赏,但他内心直觉觉得,若不将这个同天盟早日根除,必将后患无穷。

关山月也就请了令,说要带头出去的剿灭同天盟,而实际上他是想找到古尔他们那些同天盟中的好人,让他们早些摆脱同天盟,从中脱离出来,另立门户去成就伟业。

李钊被废去了修为,并且被没收了本命灵剑,丢出了沧龙江平原。倒是秦侍容还是向着自己徒弟的,在废他修为时并未伤他根本,让他还有重修的可能性。

倒是李钊先自暴自弃起来了,在被他师父亲手废去修为后又被逼迫立誓说此生再也不能踏入沧龙江平原一步。被丢出平原后,就瘫在了那处。

他曾经尝过一次修为尽失的滋味,当真是生不如死。如今,已经是第二次了,甚至比上一次还要难,一丝灵力也无了,连本命灵剑都被剑收回了,从今天起,他再也不是从前的“鲨齿剑”了。

这一回,当真是个废人了。

不仅如此,他连自己的大恩人陈皮,也保不住。

恨啊!恨自己太过无能!若他也和凌月真人一样,是出窍期巍峰,局面还会是如今这副模样吗?

也恨他师父太过绝情!当初他金丹碎裂时,就对他不闻不问,对他的帮助还没有一个陌生人来的多。如今,他只是伤了凌月真人一毫,就要被他师父亲手废去修为,逐出师门!难道,他们的师徒一百年的情分,就抵不过那凌月真人的一道小小血痕吗?

最恨的就是那个凌月真人

李钊咬牙切齿。从元婴期直接跌落为凡人,这感觉大过无力,太过沉重,让他只能瘫在地上,连动动手指都很困难。咬牙咬出了血,像是要把凌月真人放在口中嗟磨。

玄隐灵山!凌月真人!

若我李钊,有朝一日能重归仙途,修至分神,定将踏平玄隐灵山!

正在这时,李钊听见一旁有人说话,“这位兄弟,你可需要帮助啊?”

李钊废了很大劲才转过头去,看见说话之人。

那人蹲在不远处看他。李钊上下打量那人,只见这厮唇红齿白,面色白净,细眉吊眼,一笑时整个眼都眯了起来。

像个狐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