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四十六 冒领悬赏者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178  |  更新时间:2021-12-07 19:16:11 全文阅读

关山月听了一夜古、温二人的对话。

说是“一夜”,其实也就只有两三个时辰。

别看他们的对话只有两三个时辰,信息量倒是很多,比灵山那处搜魂来的信息要多得多了。

首先是关于同天盟的由来及性质的。同天盟是由这位古尔发起、建成的,联合散修和小宗门,使散修能互通有无,共享资源的组织。

古尔是个好人,他成立同天盟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只不过到了现在,同天盟在管理相对松散的情况下有些变质。以“老祖”为首的一批人走了极端,仇视大宗门,妄图消灭所有“特权阶级”,抱着能杀一个是一个的心态,背着古尔这个同盟发起者,制订了一个必杀名单。

必杀名单上,玄隐灵山的整个内门,都赫然在列。

此外,还有剑宗,火云宗,寒水宗以及整个化骨门。

走极端的这些人,对于化骨门的妖修们无比仇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更何况,一个中世界里就那么点资源,人族自己都还不够分呢,怎么连妖修这些原本是畜生的东西,都能骑在他们这些人族修士头上?

种族矛盾加上嫉恨和怨愤,那些人计划着要把此界的妖修全部杀掉。因此,万象宗的张涛他们,一开始才选择了以从杀虎妖武恶为在灵山中搞事的第一步。

其次是关于古、温二人对同天盟今后的规划的。

温天良劝古尔早日把权力收回自己手中。虽说这会儿再收权有些难了,但一直让他们随心所欲地行动,对同天盟宏愿的实现无疑是弊大于利的。

另外,同天盟所有的据点都要隐蔽起来,限制所有人不得随意行动。若是暴露出任何一个据点,对整个同天盟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谁要再敢擅自动手,古尔这个出窍期也不是素意的。到时候杀鸡敬猴,就算作是收权的第一步了。

除了获得的关于同天盟的新信息之外,关山月将听来的消息都梳理一遍,得知了凌峥之死和灵山这些天的动态。

对于凌峥的死,关山月心情复杂。他是真心疼爱凌峥的,却又被凌峥背叛偷袭。凌峥这一死,关山月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却在心中产生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唾弃自己。

后来,关山月又回了关明随身的玉里,装死。任凭关明怎么叫他都不回应

古尔带温天良给这些孩子们都混个脸熟,随后因为还有要事在身,就没有多留。

关明一时直惦记着要把大哥介绍给关山月,但他一直不知晓关山月的名姓,又没法喊出关山月来,就只得作罢。

古尔知晓关明救了一个重伤的离魂后,一开始也有些担心,后来听关明巴巴地说了一堆那位前辈教他修练,给他改功法的事,也就放心了。

关明一天都没叫出关山月来,还在担心关山月是不是伤又重了,念叨了许久,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这前辈是在装死。

关山月可是听见古尔说见过他的,万一要是被认出来了,以玄隐灵山当代大弟子的身份和同天盟的开创者相见,那场面一定很尴尬。

至子他对古尔的那个,他不记得的“救命之恩”,他倒是愿意相信古尔是个知道感恩的,问题是还有个温天良在呢。

这个叫温天良的,可不像个好人呐。

也不知道古尔,为什么这么信任他。

关山月又装死装了两天,最近恢复得很不错,按照这个进度,再有半个月就能自行回灵山去了。

能恢复得这么快,多亏了关明奇特的体质,和他的这块玉啊!他当时重伤的时候,魂魄差点儿就要散为飞灰了。到现在,也就过去了一个多月吧,痛感已经减轻到几乎感受不到的程度了,只是实力还来恢复,魂魄很薄,除了神念之外,还用不出多少灵决来。

待回了灵山,还是要多寻些法子来,把这恩情回报了才是。

关山月对那位古尔的理想很是欣赏,对同天盟却是观感复杂。一来,同天盟成立的初衷的确是好的,二来,同天盟中擅自行事的那些人确实害死了不少人,与玄隐灵山和他自己都有仇怨。

玄隐灵山现在对同天盟的态度是赶尽杀绝的,不过关山月觉得其中像古尔这般的好人倒是可以留一留。那些事情都要待他回了宗门再去与师父和父亲商议了。

灵山那边,除魔大会开展得如火如荼。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可是一点都不错。冲着那些灵石,许多外门人和散修都拎着人头前来领赏。

不过,这些领赏的人中,出现了不少冒领的,随意找人杀了,割下头来,也不问那人到底与同天盟有无干系,就拿来用以领悬赏了。

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所杀之人是同天盟中人的,玄隐灵山又不是冤大头,自然是不可能平白给灵石的。

可是冒领的人有些多了,其中竟还有心怀不轨的,聚了一大群人在灵山外门处闹事。

“大家都来看啊!玄隐灵山欺负人了啊!”带头闹事的这个,很瘦,模样有些像猴,此时正在灵山山门下敲锣打鼓。

锣不是普通的锣,是个地阶灵器,声音能传至千丈开外。

他叫喊的声音也特地用了秘法,力求让声音更响,传得更远。

“辛辛苦苦帮灵山除魔,结果灵山出尔反尔,不给灵石了!大家都来瞧瞧!玄隐灵山仗势欺人,言而无信!各位道友都来为我评评理!”

冒领悬赏的人可不少,有十来个,而且还在逐渐增多。这些冒领者在见到此人带头闹事后,也纷纷附和。

“就是!.我辛辛苦苦为灵山剿灭了一处同天盟据点,上百个人呢!可把我累得不轻!本来能领个几千灵石的,结果玄隐灵山不给悬赏不说,连我因除魔所废的灵器都不肯赔给我!”

“灵山如此背信,没有一点大宗门该有的风范!”

“如此行事,当真是寒了我们的心啊!”

“灵山!你们虽然家大业大,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这悬赏倒底给是不给?快给个说法!”

颠倒是非,嘴皮子上下一翻而已,又不用负什么责任。这群人抱着法不责众的心态,想着他们十来个人一同讨事,玄隐灵山为了息事宁人,也必要付他们一些灵石的。

从这样的大宗门手中敲诈勒索,让这些人产生了一种独特而诡异的使命感。

“你们灵山如此食言而肥,就不怕丢了脸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