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四十四 古尔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144  |  更新时间:2021-12-05 19:13:40 全文阅读

关明今天用完午膳后并未回屋修练。今日他大哥古尔要来。古尔每月十四日都会来一趟,来看看他们这些孩子们。每到这天,关明都会很兴奋。

古尔收养了他十年了。虽说他叫古尔作“大哥”,但其实他心里是把古尔当父亲的。起码,古尔比关明他生父要对他好得多了

关明所在的这个山中小村,是古尔挖山所造,从关明的角度抬头向上看,是能够看见天的,但是从外面往里看则会被古尔特地设置的屏障“障目”,只能看见和周围无甚不同的山,看不见这个山中小村。

这个有障眼法效果的屏障,还让这个小村庄在外界不打破屏障的情况下,上空这个缺口只能出不能进。

古尔要进村子来的时候,也不会从上空进,而是从那个单独挖出来的山中甬道中来。甬道靠近山村的这个缺口是用巨石堵住的,关明搬不动这块巨石,就早早在巨石边上等着,古尔来时,会用巧劲把巨石震开。

等了约三四个时辰,天都黑了,这位古尔才来。

而且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了一个。

巨石缓缓移开,土灵根的古尔,御起山石来算得上是如臂指使。他带着身后那人一同进来,再把巨石挪回原位。刚瞧见古尔,关明就迎了上去,虽说站那等了三个多时辰让他有些疲惫,心中兴奋却是不减。

“大哥!”关明冲上去拥抱他大哥古尔。

古尔身形壮硕,方脸,一字眉,络腮胡。外貌照着不像个修仙的,气质更像个凡间的武夫。

二人拥抱时,对比起来,瘦小的关明就像个小鸡崽。

古尔拍拍关明的背,随后示意他松开。上下打量关明一番,拍拍他肩,声音是与外貌匹配的,意料之内的浑厚。

“你又长高了。”

“大哥!我……”关明克制住激动,想为古尔引荐自己玉坠中的那位前辈,却被古尔打断。

“关明,我今天来得有些晚,你也等累了吧?不如先回去歇着?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这位是温天良,你也见过的,我与你这位温天良大哥还有些要紧事要谈。”

关明也是懂事,听古尔大哥说有要事,也就先把介绍玉中前辈灵魂的事放在一边了。又与那个温天良打了个招呼,就一步三回头地回屋了。

他还要做晚饭呢,那群孩子们肯定等饿了。做饭的时候关明还在那与关山月道歉,说明天一定为他引荐什么的,关山月也不搭理他,已经从玉坠中飘了出来,隐去自身所在,去了古尔,那处。

在这个由七八个小木屋组成的隐蔽村落里,有一间最靠里的木屋,是古尔专属的。出于对古尔的敬畏,孩子们通常都不会靠近那处,只有关明会定期去清扫。

古尔领着温天良进了屋,随手设下了一层不太高明的禁制来。

“这就是你那‘桃园’?也太破了吧。”

温天良也一点也不和古尔客气,进了屋就坐在了他床上。

古尔拉开桌旁的椅子,挪到床边,正对着床,与温天良对坐。虽然他早可以隔空摄物,但他凡事都还是喜欢亲自上手。

“这不叫破,叫简单、纯朴。"古尔出声反驳。"你这惯会铺张浪费的浪货定不会懂的。”

“不过倒是挺隐蔽的。是个好地方,能用来做个据点。”

“可别吧。”古尔不能赞同,“我养着他们,也不为了让他们报答我。他们这样单纯的过一辈子挺好的,我可不想让他们搀合到我们那些遭事里头。”

“那孩子,是姓关?哪个关?玄隐灵山那个?”温天良问,看古尔点了头,又问,“和玄隐灵山那两个……有关系吗?”

此时,关月正在他们屋外飘着。古尔随手布下的,用以防止声音外泄的小禁制,对于关山月的神念来说如同无物。

这会儿听他们聊起关明,关山月也就静静听着。虽说偷听不好,但关山月着实是对这位古尔有些好奇。

“他和那两位……没什么关系,只是恰巧同姓罢了。关明是个好孩子。”古尔提起关明来,话语中满是欣慰。

“我瞧他天赋不弱,怎么现在还未筑基?再对比一下那位凌月真人,人家在那个岁数,怕不是都快成丹了吧!”温天良摇摇头,“啧啧啧,可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不说那些了,”古尔话锋一转,这会儿可不是闲聊的好时候,“万象宗,灭了。”

温天良的语气也沉了下来,不再似先前那般轻浮。

“谁能想到玄隐灵山动作那么快。”

“那么多好苗子!大半的资源!都赔在里头了!”古尔握紧拳头,气得欲砸,却又忍耐下来,“是谁指示的万象宗四人做的那些事!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万象宗灭了?是在自己重伤离魂之后吗?

关山月被里头两人短短几句话中的消息惊到。

这两人,关明的古尔大哥,竟与同天盟与关?!

现在也顾不得什么偷听的心虚内疚了,关山月将神念窥探进去,力求“听”和“看”得都更清楚些。

“还有!淮让凌峥去袭击凌月真人的!”古尔压抑着愤怒,“凌月真人是个好人,我们不是说好只杀必杀之人?同天盟的理想是什么?不分好坏的伤人杀人,不是与我们的理想背道而驰吗?”

“古尔,你太天真了。”温天良反驳于他,“伟大的事业实现的过程中哪有不死人的,万象宗去往玄隐灵山的那四人,为了我们的伟业而牺牲,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倒是赔上整个万象宗,这损失有些大了。”

温天良也为万象宗死去的那些人而可惜,却与古尔不是同一种心态。“而且凌月真人可是计划中的关键一环,他必须要死,与他为人的好坏无关。只是可惜了,凌峥死得这么早,还没能物尽其用呢。凌峥这枚棋,原本我是计划着有大用的。”

“什么叫凌月真人必须死?合着牺牲的那些人都只是个工具?棋子?听你这话,让凌峥去刺杀凌月真人一事,不会是你指使的吧?”

听见古尔的质问,温天良连连摆手,“怎么可能!”他可不想背这个锅,古尔在一些奇怪的原则问题上很是倔,若是惹怒了古尔,以古尔那个实力,他可遭不住。

“我去请示了老祖,老祖说刺杀凌月真人一事应该是凌峥自作主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