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三十七 我所求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739  |  更新时间:2021-11-29 10:34:20 全文阅读

第二声问话的“尔所求为何”,关山月依旧没有答话。不知是否是因为他久久不答,大殿上降下一股子压力来,令他身体沉重,呼吸滞涩。

又过了十息,再次传来问话声。

“尔所求为何?”

第三次的问话像是直接叩在心上,让关心月的神魂都跟着一颤,紧接着就陷入了沉思之中,找寻本我。

何为我所求?

从幼年有记忆时起记下的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在脑海中一一浮现出来,关山月既是那些记忆的旁观者,又是亲身经历的梦中人。

将每件事发生时的所感所悟都再次回顾一遍,在其中几处令他心有酸涩的部份尤其着重。

他失手杀死凌弦的时候,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么?是愧疚吗?

并不是,而是慌张。

由于自己没有控制好力道、由于自己学艺不精,就这样让他师姐凌弦死了。

凌弦活着时,她是大师姐,是凌字辈的第一个弟子。但不知为什么,修练资源却不如关山月来得多,明明应该论资排辈的来着。

那天在比斗擂台上,凌弦祭出了她还不能熟练掌控的灵器十方印。

关山月为了对抗十方印的威能,也拿出了浩渺剑,并使出了新学的剑决第一式,龙吟式。

两相冲击之下,力有不逮的凌弦被灵器反噬,元气大伤,关山月龙吟式的剑气已然出手,他无力收回,龙形剑气直冲在无力防御的凌弦身上,让凌弦当场死亡。

围观的人很多,长老也有好些个,却没有一个人尝试去救她。

她的身体被剑气割裂成了好几段,喷洒的鲜血染红了整个擂台。

看着师姐因为自己的剑招而死,还死得如此惨烈,慌张与畏惧第一时间占据了关山月的心神。台下观赛的他父亲,他师父都冲上擂台来,关山月本以为自己应当是要受罚了,受到责备,关去“苦海”,或者废掉修为,再或者是偿命,都是他应得的。

他杀了人啊!而且杀得是他的同门师姐啊!

师父和父亲却对他没有一句苛责,反而将他护住。

“别怕,不是你的错。”

“修仙之人杀人乃是常事,切莫因此小事影响了道心!”

长辈们安慰着他,让他拿剑的手不要再颤抖,早些把这件事忘了,不要影响了道心。

关山月透过围着他的长辈们去看师姐凌弦的尸体,只有两个执事弟子在关注凌弦的尸身,给她收尸,擦洗擂台。

那时的关山月张张嘴,却发不出声来。那可是一条人命啊!他的内心叫嚣着,无人听见。

他杀人了啊!而且杀的还是同门师姐,为什么不责备他?为什么不惩罚他?为什么大家不替凌弦哀悼反而围在他这个杀人者身边安慰他?

不应这是这样的,这样……视人命为无物的……薄情的……这样是不对的。

愧疚感来得很迟,却来势汹汹,在他心里徘徊了百多年也还是挥之不去。

凌弦死后,关山月成了凌字辈大弟子。后来,关山月的父亲关青又收了一位弟子,号凌峥。

不知是不是为了消解那份愧疚,他总是会多关注凌峥一些,或指点他些修炼上的问题,或分他些难得的资源。

“你一定是个比长老们都要好的大好人!”

关山月想起前不久许忆南对他说的话,自嘲一笑,是啊,他十世至善之人,功德圆满之身,他不是好人,谁还能被称作为是好人呢?

可是他关山月,问心有愧啊!

失手杀人而得不到惩罚,因为材料不够就擅自决定他人的死活,甚至让许忆南这样一个本质上十一岁的孩子来替自己背杀孽,他算什么至善之人呢?这不是伪善吗?

压力更加大了,压迫得关山月的身体有跪伏的趋势。迟迟得不到回答的传承大殿似乎是不满关山月的忽视,问声中带上了怒意,一声接着一声,愈加多,愈加重。

“尔所求为何?”“尔所求为……”“所求为何!”

“尔所求!”

“为何!”

思虑许久,关山月心有顿悟,顶着压力站起身来,在大殿中,躬身作揖。

“回禀前辈,我所求,是为无愧于心!”

大殿中一下子寂静下来。

所有光亮尽皆熄灭,大殿陷入了黑暗之中

“你不想要传承吗?”

“难道你,就不想得道成仙?”

“得道成仙,修仙之人谁人不想呢?”既已顿悟,关山月的心性修为再上一层,隐隐有从腾羽境突破到登仙境的趋势,他又变回到平日里云淡风轻,处变不惊的样子。

“但,修道非一日之功,成仙,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传承,我也并不是不动心,只是相比于传承来说,我更想做到让自己无愧于心罢了。”

“要想无愧于心,说易,也易,说难,也难。”随着此话一出厅堂之中一寸寸明亮起来。

关山月略一观察四周,发觉已不在先前那个空旷,破败的地方。大殿的内柱上都雕画着洪荒神兽,梁上也刻着复杂精细的花纹。殿中摆放着各种金石玉器,琉璃琥珀,花弄影,月流辉,水晶宫殿五云飞。雕梁画栋,琼楼玉宇,也就是如此了。

殿中立着一座灵玉雕像,雕像旁立了一个半透明的,与那雕像一模一样的“人”。

“若要无愧于心不外乎两种方式罢了,其一,是改其心。有些人,亏心事做得多了,逐渐习以为常了,慢慢地,原本亏心的事做来也不亏心了。”

“其二,可就难了。”那人影一步一顿,走上关山月近前来。“其二,谨其行。你若初心不改,一心向善,若要无愧于心,就只能一件亏心事都不做了。谁又能发誓说自己的往后余生再也不做一件亏心事呢?”

“初心不改,难则难也,弟子尽心尽力而为便是了。”关山月衔起一抹笑意,向眼前“人”深施一礼,“玄隐灵山二十二代弟子凌月,拜见真祖!”

没错,这位半透明的人,正是玄隐灵山的开山祖师璇光!

璇光摆摆手,“我只是一缕神念罢了。不用那么拘礼。这回来宸熙秘境的小辈们天资都算不错,尤其是你,心性也很是难得。不过,你当真不要传承?”

“传承若是可得,谁又会不要呢?不过,现如今有更为要紧之事。敢问祖师,秘境可是要塌了?”

见璇光神念颔首,关山月又接着发问:“不知不知宸熙秘境还能支撑几时?若是完全塌毁,我等又将如何?”

“秘境再过一时三刻便会完全塌毁,届时在传承大殿中的人将由我送往外界去,此后宸熙秘境将再也无法开启,留在秘境中的人将困死在秘境之中。现在,传承大殿中仅有八人。”

关山月再次深一礼,“可否恳请祖师,将传承大殿之外的几人也一同救来?不,恳请祖师告知我其余人的所处位置,让我能将他们救来?”

璇光的神念一愣,“你这时候想着的竟是救人?他上下仔细打量了关心月一番,“即使在传承与救人中只能二择其一,也不后悔?”

“是,不后悔。”关山月的国答斩钉载铁,没有丝毫犹豫,紧接着半开玩笑地说:“回禀祖师,我经过您的叩心问本,勘破心境上的瓶颈,已然受益良多,至于传承么,”关心月一甩衣袖,尽显豪气,“虽然身处末法时期,修练困难重重,但我天赋不弱,若是走不出一条自己的道来,岂不是辜负了宗门苦心孤诣的一番栽培?”

视线紧盯着关山月片刻,璇光的神念是发现了什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原来……”他若有所思,却不点明。

“好,我就如了你的意!”

殿堂内霎时间金光大盛,众多传送阵法在地面上亮起,秘境中的众人,不论是仍在废墟中埋着的,亦或是已经在传承大殿中许了愿的,都一一被传送过来。

璇光手掐法决,将一道肉眼难见的微光打入了关山月的体内,紧接着念起咒来。随后众人眼前一黑,便到了秘境之外的冰山之中。

再没有了璇光神念的痕迹,仅有空中回荡着一句真言。

“此中自有真意在,冗人杂事吾自清!”

久久不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