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十 警惕惜彤!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441  |  更新时间:2021-11-15 17:26:11 全文阅读

关山月听了描述,情况了解的七七八八。看来这位寒水宗的惜彤确实不是什么善茬。哎,太麻烦了,关山月今天一天之内已经叹了三次气了。不过叹气归叹气,事还是要做的。先夸奖了这位新师侄一番,又叮嘱他早些去拜会师父,让他潜心修炼,提高修为什么的,最后做了一通心理准备,打算去紫杉竹林看看那个所谓的迷阵,再去寒水宗客居处一趟。

再不愿意接触那位惜彤,这时候也必须去瞧瞧了,而且还要去劝劝自己的姨母,哪怕是嫡传弟子,也要多防范着些。

太阳完全落山了,但是修士们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夜视能力,只是比不得白天看得清楚罢了。关山月倒是专门修过五感,视觉比起旁人还更灵敏一些,光照也就不那么重要了。紫杉竹林在日落后也不是完全漆黑的,有一种特殊的发光的昆虫栖息在紫杉竹林里,只有纤尘大小,寿命只有两个时辰,名为微光蜉蝣。成群的微光蜉蝣星星点点,如梦似幻。借着微光蜉蝣的光亮,关山月瞧得更清楚些,竹林里的确能看出迷阵的痕迹。仔细查看残留的阵法痕迹,关山月判断这迷阵是个最基础的八卦阵,只要是研习阵法的人都能熟练运用这个阵法。即便不是修习阵法的,正经修仙的多多少少都知道八卦相关的知识,破解一个基础八卦阵几个时辰怎么都够了。那个“惜彤”就这样被一个基础阵法困了五天?而且看痕迹像是蛮力破阵。

还记得古箐箐对惜彤的评价是“得天眷顾”,瞧着也算灵动,不像是个连基础八卦阵都只能蛮力破除的憨货。而且……霄山说的那股腥甜味他也闻到了,循着这股味道找去,在八卦阵残阵周围散落着不少暗绿色的液体,大部分都已经凝固了,像是血,又不是正常的鲜血。关山月用指尖沾去一旁竹子上的暗绿色液体,腥甜味确实是由这种液体散发而出的。

看来霄山说的没错,惜彤确实有问题。

关山月随后就去了寒水宗客居地。说是客居地,其实就是十来间木屋。几个要参加地门渡厄和之后的秘境的宗门来人都客居处都在此处,按照门派划分成了好几块区域。当然,玄隐灵山这么大的宗门招待客人也不至于太过简陋,木料用的都是上好的富含灵气的沉香木,内里的设施也是一应俱全。寒水宗都是女修,修仙之人很少有相貌丑陋的,这些个女修聚在一起,莺声燕语,也算是一道比较靓丽的风景线。经常有旁的宗门的人来寒水宗这块串门,关山月来时,就瞧见了几位火云宗的弟子。来之前他传音给姨母古箐箐知会过了,此时正在屋里等他。

没管周遭众人那些太过于明显的注视,关山月早已习惯了成为目光的焦点。走近古箐箐所在的木屋,刚进了门,古箐箐就迎了上来,牵住他手,把他带到座位上去。

“这都多少天了,你才想起来要来探望姨母我啊。”古箐箐语气中略显嗔怪,“比你父亲还不如,你父亲那样呆板的一个人,都知道要来客套客套。”

“这不是刚捞到空闲嘛!”关山月顺着姨母的话赔笑两句,又聊聊家常,先把她哄高兴了再谈正事。

“说起来,我师侄霄山说他在紫杉竹林遇见惜彤师妹了,说遣了执事弟子送她回来,怎么这回没瞧见她?”

“怎么?榆木脑袋开窍啦?想起来问问我那好徒弟啦?”古箐箐听他问起惜彤,掩嘴轻笑,声如银铃。“不久前你们执事弟子驾着鹤童子把惜彤送回来了,她此刻正在后屋休息呢。

“姨母,”关山月正了神色,不再与她玩笑,“化骨宗武恶之死疑似是剑宗崔昊所为。我问了剑宗弟子,说是崔昊这五日里来找惜彤师妹了,我需得同惜彤师妹问问。至于姨母有心撮合一事,我知晓姨母好心,只是我听剑宗弟子说惜彤师妹早与崔昊两情相悦,是他们阖宗上下都知道的事情,我也不愿做那夺人所好之事,也就没法领姨母的好意了。”

听见关山月说惜彤与剑宗崔昊两情相悦,古箐箐先是茫然,又有些怒意,“她说她对崔昊无意啊,我与她提这事时她曾说过她倾慕于你啊!”

“姨母,经我观瞧,惜彤师妹美则美矣,也天赋过人,但是心机太重,不是值得深交之人,我知姨母爱惜她才华收她做了嫡传,可我还是想劝劝您,多留个心眼,防范未然,不可轻信了她啊。”

刚收做了嫡传弟子没几年女徒弟和打心底疼了一百多年的亲侄子相比,于情于理都自然是亲侄儿更值得相信一些。知晓了喜爱的弟子对自己有所欺瞒,古箐箐神色恹恹,示意关山月若想找惜彤问话,自行去后院便是。

除了关山月这种喜欢睡觉,把做梦当作一大乐趣的个别对睡眠有特殊癖好的修士之外,修真之人筑基后也就基本上不睡觉了,都用打坐冥想代替睡眠。惜彤在后屋休息,多半也是在入定。这种客居他处的时候入定不会太过投入,关山月也就没有纠结“方不方便”之类的问题,得了古箐箐的首肯就进了后屋。

惜彤也确实是在打坐,面色有些憔悴,端的是一幅“我见犹怜”的模样。关山月先没开口,注意闻了闻,这会儿在她旁边却没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了,只有淡淡的熏香气息。

惜彤在入定中感知到了有人来,不紧不慢地收功睁眼,一见是关山月,忙站起身来,做出娇羞又故作矜持的做派。

原本娇羞美人应该是赏心悦目,关山月却由于对她印象不好,有带着怀疑和方便,瞧着她这副姿态就觉得颇为做作,有些厌烦。

“惜彤仙子,霄山说你在紫杉竹林触发了迷阵,破阵后灵力耗尽身体虚弱,现在可好些了?”

“多谢凌月真人关心,已经好多了。真人来找我,可有什么事吗?”惜彤问完,好像自觉说错了话,又接连摆手道:“不是说一定要有事才能来,没事也能来找我的,只要……只要真人您有空闲……”

“确实是有事。化骨门武恶身死,所受剑伤疑似无影剑所致。剑宗弟子王平说已经五日没有见过崔昊了,让我来问问你这几日可曾见过崔昊。”

惜彤闻言脸色一白,反应大得像被捉奸了似的:“我和那个崔昊没有什么的,一直是他在纠缠我!我……我自从七年前在寒水宗见到真人,就一心仰慕于你……”

泫然欲泣的模样让关山月看了心烦,但又不好直说“你死了这条心吧”之类的话,就打断了她,她那些表意剖白全当作没听见,不理会也就是了,“惜彤仙子,事关武恶和崔昊两条性命,还请先把情爱之事放到一边,这几日可曾见过崔昊?”

惜彤见关山月毫不动容,也就只好不再逃避话题,放出一套说辞来。听她将来,宗门大比后崔昊来找她,她本不愿见他,被哀求着最后一面说说清楚,一时心软就答应他见面去了竹林,谁知道一言不合崔昊竟然用禁制将她困住,直到今日才得以脱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