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九 霄云恶化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285  |  更新时间:2021-11-15 17:26:07 全文阅读

关山月在禁制阵法一道上略有小成,在断崖这里布下了禁制,又唤来了执事弟子在此值守。花了不少时间,大概都忙完了之后,本想先去找一趟师尊,却又收到了新师侄霄山的传信。在紫杉竹林发现了触发禁制被困五天刚出来的惜彤仙子?紫杉竹林什么时候有的迷阵?他怎么不知道?

紧接着传信又来一条,还是霄山,说有要事只能当面禀告。回了传信约在凝翠阁见,先去瞧瞧霄云怎么样了。

毕竟能够御剑,十息左右,关山月就到了凝翠阁,上了阁楼。他到时,素荷、凌柯师徒和素穆、凌庄师徒都在那处聚着。关山月给他两位师叔见了礼,又给两个师弟回礼。上前查看躺在药床上的霄云,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甚至看起来比刚送来时更严重,整个脸部呈现出青灰色,外皮略有些干瘪褶皱。

关山月开口发问:“现在霄云是什么情况?可有生命危险?”

素荷长老颇有些自责:“我用青潭玄玉做了盒子取了些黑气回来,略做尝试后确定黑气被生气克制,就想用富含生气的灵草练成丹药将霄云救醒,没想到给他服下丹药后却适得其反了。”

关山月听了有些疑惑,黑气被生气克制是毋庸置疑的,当时黑气进他身时他就是用富含精纯生机的灵气将其包裹排出的。素荷长老的药学水平他知晓,这么多年来负责率领凝翠阁众弟子炼丹制药,从未出过差错,这会儿怎么会出岔子?

“不是师妹你的问题,着实是这黑气太过古怪。”素穆长老本就是个面瘫,这会儿遇上事情的时候神色更加严肃板正,“我阅遍宗门典籍,我们灵山立宗两千多年,却没有任何关于这种黑气的记载。”言语间安抚了一下素荷长老,又转过身来同关山月交谈:“你师叔用药时我在此仔细观摩了。黑气盘踞在霄云灵台处,从灵台向各处经脉渗透而去。刚给他服了丹药时,效果立竿见影,丹药里的生机药力势头强劲,将黑气逼得步步后退,在灵台中心处缩聚凝实,凝实成了晶体状,本以为能一举将其击碎冲散,被药力围剿的黑气凝成的晶体竟突然爆发,最骇人的是,它竟然能控制霄云的肢体!”

关山月听着深深皱眉,素穆长老却还未说完,“黑气控制霄云摆出修炼的姿势,自外吸收灵力排斥药力,并且借着吸收霄云自身的生机寿命发展壮大,生生把药力混着霄云心头精血排了出来,现在不仅占据了霄云的整个灵台,还侵蚀了霄云的丹田和大部分经脉。现在我们也不好妄动,只怕一个不好,霄云的性命就交代了。”

玄隐灵山的两位长老,在这为了徒孙辈的一名小弟子的性命忧心忡忡,并不是小题大做。玄隐灵山作为此界最大宗门,门内弟子人数却是不多。素字辈和更长辈的先不谈,内门里凌字辈弟子只有寥寥三十多人,霄字辈弟子算上新收的那几个,也就刚刚过了五十个。修真岁月长,相处起来都是以百年记,更不用提点了魂灯之后大家都有一丝神魂连在一起。可以说,整个内门的所有人和一个大家庭差不多,只是关系有远有近,分了亲疏罢了。灵修也没有剑修那种“大道无情”之类的忌讳,除了修“无情道”的小众修士之外,大家多多少少的也都讲感情。除开感情层面,从利益角度上讲,现如今修真界一年不如一年了,资源逐渐减少,哪怕玄隐灵山在这方中世界里一家独大,培养一名内门的正式弟子也是要耗费不少气力的,外门弟子先不谈,内门里每一名弟子都是宗门的宝贵财富。

“看来要制服这黑气不能硬来,只能引导排出,在研究透彻之前先不要想着将其消灭干净了吧。”关山月提了建议,却也想不出来什么办法。

凌庄和他师父很像,平常也是个面瘫,这时却有些绷不住脸子,霄云可是他最喜爱的大弟子啊!“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宵小,把这黑气借由个尸体送进我宗门里来,吃了熊心豹子胆竟妄图在我们灵山搞事,也太不把我们灵山放在眼里了!我定要查出这心有不轨的歹徒!若是霄云有个三长两短,叫那歹徒偿命都是轻的!”

“师弟先别动怒,先开了地门再查不迟。这会儿不留着进秘境的该走的都走得差不多了,开启护山大阵,把内门守山禁制都打开,只许进不许出,到时候慢慢查。这歹人歹心不小,只要他再有所行动,定能抓住他马脚!我和师尊一定尽最大努力,即便救不醒霄云,也保他性命无攸!”

一边的凌柯劝慰了凌庄两句,关山月也接过话脚来:“地门之事事关宗门根基,还是要把渡厄之事放在首位,要多劳烦执事堂看顾着。我有种直觉,这抛尸之人与化骨门武恶之死脱不得干系!我师尊既已将此事交付于我,虽然我与父亲议定将那具无名尸体当作剑宗崔昊交给化骨门,其后的是由我也定会追究到底,师叔师弟还请宽心。”

关山月立下话来,凌庄听着也沉下心,面色稍缓。关山月在宗门里地位很高,威信也高,凌庄对他自是信任的。关山月又与两位师叔商讨了一些开地门之前这五日的相关事宜,接到霄山传信后下了阁楼。

王刚到了凝翠阁了。凝翠阁的一层大厅是弟子们用宗门积分兑换药品的地方,有一股浓烈却不刺鼻的药香。

系统赶紧提示王刚:“这药香能清气明神,你多闻闻,对你有好处。”

王刚听了系统的提示,大口吸入药香,先前走来一路上留存的闻到“惜彤”身上腥甜味产生的恶心感在此一扫而空。正巧瞧见凌月真人从楼上下来,那姿态,那模样,像是自带神光。

虽然心里特别厌恶凌月真人这种气运之子,但是王刚也不得不承认凌月真人当真是他见过的最为神秀的人物。他上前见礼,喊了声“师叔。”

“霄山,”凌月关山月点点头算是回礼,“拜师礼结束之后你可曾去主峰拜会你师父了?”

拜师礼上闹了幺蛾子,完事之后就想着做主线跟凌月真人套近乎,接着被派去找惜彤仙子,还因为那事被吓了一跳恶心了一路,哪有功夫回主峰。王刚颇有些尴尬:“还未曾……不过确实是有要事要同您商讨。”王刚把在紫杉竹林那处见到惜彤的情景详细给关山月描述了一遍,并且着重形容了那股令人作呕的腥甜味,最后告诉关山月他觉得惜彤有问题。

不能直接说真正的惜彤已经死了,不然被问起来“你怎么知道的”,他不好解释。

云上城桥
作者的话

这两个月要备考考公,所以更新比较慢,先日更两千,多攒点存稿,考完试多更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