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七 诡异黑气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3179  |  更新时间:2022-02-21 09:40:54 全文阅读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本就接近尾声的拜师仪式草草收尾,王刚也乐得少磕一个头。他跟着系统穿越多年的丰富经验告诉他,这种突发事件是触发支线任务的好机会,恰好主线任务让他取得凌月真人的信任,拜师礼刚一结束他就赶忙动身去找凌月真人套话。

拜师礼结束之后,散修和各个宗门的修士都被执事弟子带去了前山的临时住处,灵山宗主和各位长老要么回了后山主峰,要么回了自己主事的大殿。关山月倒是留在了颐华殿里,并且留下了斩虹剑宗的弟子秋风剑王平问话。

王刚来时,关山月正在与那王平对话。

“你师弟崔昊与化骨门武恶可有仇怨?”

“他一直在宗门内修炼,连例行的游历都还未去过,应该和那武恶从未有过接触啊。”

“那他可仇视妖修?可是那种见了小妖不论好坏就要杀死的极端剑修?”

“这……他自己还豢养了一只灵狐呢,对妖修应该没什么恶感。”

“你最后一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

“自大比结束后再没见过……也就四五日,我们修真之人平日里哪会把四五日这点时间放心上,我们都以为他是去寻寒水宗的惜彤仙子了。”

听王平提起惜彤,关山月第一时间回想起前些日子惜彤回头看他的那双含情目。这怎么又牵扯到她身上去了?!

“他竟和惜彤仙子有旧吗?”关山月颇有些诧异。

倒是这王平的反应显得这事好像很理所应当:“我师弟和惜彤仙子有意结为道侣,这事我们剑宗上下都知道啊……所以都以为他找惜彤仙子去了,都没想着找他。”

关山月若有所思。“崔昊长什么模样?可有什么能一眼瞧出来的明显的特征?”

“他身高七尺半,偏清瘦,肤色很白。要说特征的话……我们剑修最明显的就是本命灵剑了,别的……对了,他右手没有小指!”

关山月点点头,示意他先回住处去,有需要的话还会再找他。看向一旁的王刚:“你来的正好,刚才的问话你也听见了,去寒水宗几位女修那处问问惜彤仙子有没有什么崔昊的消息。”

“叮!触发支线任务:帮助凌月真人解决突发事件,限时:5日,奖励:根据任务完成度和表现计算。”

这么容易就触发了支线的王刚差点乐出声来,这种根据任务完成度计算奖励的支线任务往往奖励丰厚,偶尔还能得到一些稀有的道具。但他面上却不能让人看出异样,在别人讨论凶杀案的时候笑出声的话,怕不是要挨打。

关山月又想叹气了,怎么一天天的净碰上这些麻烦的事……哎,当首席大弟子可真难。还有那个惜彤……他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说起来,这位惜彤师妹和剑宗崔昊“有意结为道侣”的事情,姨妈古箐箐知道吗??关山月想到那位惜彤仙子看他的时候含情脉脉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幸好来了个跑腿的,他实在是不太想和那位惜彤仙子接触,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不过那个崔昊的下落,他倒是有点头绪,后山断崖不是还有具尸体呢么。

待关山月御剑飞去断崖时,他父亲素青和药堂长老素荷已经在那处等着了。

“父亲,师叔。”关山月先见了礼,再问尸体和黑气的相关情况。

“这黑气还挺神奇,直冲经脉,盘踞灵台,吸食生气精气以壮大自身。像是魔气,但又不一样,我之前从未见过。”

素荷长老语气缓慢,努力做出“深沉凝重”感,但实际上她有点隐隐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感。

作为灵山唯一一个女长老,她的癖好有点与众不同。她有点收集癖,喜欢收集一些奇奇怪怪的或者罕见的东西,比如她收集的灵草系列,已经集齐了玄隐界本土灵草大全的地阶、玄阶、黄阶,天阶灵草还差两种。这会儿瞧了这黑气,心里已经在琢磨做个什么样的容器把它收起来了。

玄隐中世界以前是有过魔修的,不过那是末法之前的事情了。魔修通过吸收世间魔气和用功法异术把灵修已经修炼过滤好的灵气转化成魔气来修炼,天然地就和灵修成为了对立关系。

玄隐中世界由于天然形成的灵气含量比魔气多太多,灵修也就比魔修要多。末法开始之后,不但灵气含量下降了,魔气也越发稀少,再加上先前爆发的几次除魔大战,魔修已经是“濒危”的状态,玄隐中世界已经一千多年没人见过活的魔修了。

“魔气当中阴寒气和血腥味居多,一般是黑色混杂暗红色,灵修误吸魔气则容易影响心境,走火入魔爆体而亡,更甚者被心魔蛊惑,迫害其他修士,血债滔天,在雷劫下魂飞魄散。这黑气纯黑之色,没有阴冷感,和生气互相克制,却又不是纯粹的死气。魔气有典籍明确记载过克制方法,这黑气却从未听过。素荷师妹,先加以研究,救醒霄云罢。”素青长老先与素荷长老商讨两句,再回头同关山月交谈。

“凌月,你师父让你查那武恶死因,你可有线索?”

“略有些头绪,我先瞧瞧尸体。”

素荷长老从乾坤袋里取出青潭玄玉来,将其削刻成玉盒。这玄玉性寒,又能蕴养生机,拿来装这黑气算是正好。她运用磅礴灵气形成一只青绿色的灵力大手,擢取一丝黑气装入玉盒中,随后御剑离去。

待她离去后,关山月前去查看尸体的右手,还真是四指。

这么简单就能确定这尸体就是崔昊?

关山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父亲,剑宗弟子王平说他师弟崔昊右手没有小指,我本猜想这尸体也许就是崔昊,看这尸体右手也的确只有四指,但完全看不出样貌,连丹田都是破碎的,根本看不出来是不是剑修。只留了四指这么一个明显的线索,有点刻意了,反而让我觉得可疑。”

素青沉吟片刻,“先当他是崔昊吧。比起崔昊下落和武恶死因,还是研究那黑气更重要些。到时候拿这尸体给诸怀那老牛头,就算是我们灵山给他化骨门的交代了。至于化骨门找不找剑宗算账,与我们无关。正值地门渡厄的关键时期,也不知是何人把尸体丢在了我们宗门里,若是想拿这黑气害人,偷摸把尸体丢在偏僻地方等它扩散不是更好?何必要丢在那么明显的地方?也不知到底是何用意。费这么大劲总不至于只为了让我们灵山在拜师礼上丢脸吧?”

“难不成是想挑起妖修和人族的矛盾?”关山月稍加思索,却又摇摇头,“地门渡厄的紧要关头,化骨门也不会那么没有分寸。”

“算了,任他什么魑魅魍魉,总有露出马脚的那天。先别管那么多,这具尸身放着,下个禁制,一会儿你去喊你素穆师叔派几个人来看着,先应付过了地门渡厄再说。”

“是,父亲。对了……”关山月把崔昊和惜彤的逸事同他父亲一说,素青长老闻言也是无奈:“回头我同你姨母说说,让她别老给你拉郎配了。你也算是得天独厚了,将来可是要成仙的,还是修炼要紧,虽说你成功飞渡天门的几率很大,却也不能懈怠,多磨炼心境,可记住了?”

“是,谨记在心,定不懈怠。”

“嗯。”其实素青并不担心儿子会因为情爱之事懈怠了修炼,只是顺嘴说教两句。“对了,你师父还要准备开地门,这些小事就别去烦他了,等有结果了去禀报一声就行。空闲时间去给你师父帮帮忙也能多学些阵法相关的学问,还有《无上生生决》的修炼多去与你祖父请教……”

进入“单亲父亲”角色的素青大长老关青一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关山月耐着性子一句句应了声。

最近五百多年来开地门与开天门的事宜都由玄隐灵山宗主素乾一手操办。

其实与玄隐中世界相接的大世界和小世界不知凡几,也有那种大机缘者在历练时正巧碰到世界壁垒薄弱点一举飞渡的,只是那些世界壁垒薄弱点,也就是“地门”和“天门”都太不稳定,踪迹难寻,毫无规律,并且充满危险,能破开的缺口小,容易半途闭合,趁机飞渡者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时空乱流,永远迷失在世界夹缝之中。

这时候就必须提一提玄隐灵山的开山祖师璇光了。

璇光祖师是个前无古人的惊才绝艳的人物,尤其在阵法一道上造诣极高。璇光祖师风姿大盛时正逢末法开端,察觉到世界壁垒加厚的趋势,在玄隐灵山如今的宗门的宗主嫡传一脉的主峰那处,自创了天罡午门阵和地煞潜渊阵,分别用以支撑通往天泽大世界以及灵谷小世界的固定通道,也就是稳定的“天门”和“地门”。

随着世界壁垒的加厚,维护、开启阵法的代价越来越大,最后与其他不稳定的世界壁垒相同,稳定在了地门一百年一开,天门五百年一开的频率。玄隐灵山原本只是叫做“灵山”,其拥有的能够稳定开启的天门和地门,是灵山能在玄隐界一家独大,以玄隐中世界世界名为名的根基。

父子俩这边三两句就决定了尸体相关事宜的应对方法:以不变应万变。那边接了支线被派去找惜彤套话的王刚却是遇到了难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