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六 诸怀寻仇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3143  |  更新时间:2021-11-15 10:57:58 全文阅读

关山月又从颐华殿后门进入,站回原来的位置。他师父,也就是宗主素乾传音问他详情,他大致密语了一番,二人均是心情凝重,面上却是不显。

拜师礼已经完成了择峰赐号,正在进行授牌礼,领了令牌才能够在宗门里通行。授牌礼结束,再叩拜了宗主,拜师礼就算是完成了。

十一个新晋弟子轮流领令牌,王刚是最后一个。除了王刚之外的十个人里,一个出窍期,七个元婴期,只有两个金丹期。金丹期的这两个还都是金丹巅峰,都是惊才绝艳的人物,能够跨境界击败元婴期修士。对比下来,只有王刚堪堪步入金丹,境界都还不稳,是修为最低的那个。而且他没有完成大比,可以说是通过投机取巧,仗着玄隐灵山这个大宗门要展现风度和大宗气派,才有了这个进玄隐灵山内门的机会。修真之人实力为尊,大家都尊重强者,也就导致了一条鄙视链——强的看不起弱的,天赋好的看不起天赋差的,凭实力光明正大的看不起走小道投机倒把的。王刚在这十一人里,修为最差,天赋一般,又投机取巧,三样鄙视链底端的要素他占了个全,结果就是磕头他跪在最后面,择峰他最后选,现在领个令牌都排在最后面。幸好他赐号是关山月赐的,“霄山”不算难听,他还挺喜欢,不然和他们一同被赐号,十一个字放那选肯定剩一个最难听的给他。王刚能感受到这份排挤,但他没放在心上。反正他有系统,大家都是新晋弟子,也不用和这几个人有多少接触,到时候多去接触些灵山内部的实权人物比较要紧。

王刚是关山月赐的号,他系统的任务也和关山月有关,因此他择峰时拜在了宗主素乾一脉的门下。素乾只有两个个弟子,大弟子凌月,也就是关山月,时年一百二十三岁,拜师一百二十二年,二弟子凌旻,三百七十七岁,拜师五十三年。宗主素乾这一脉,凌月是不收徒的,素乾作为宗主不太管峰上琐事,主峰碧穹峰的峰主也就成了凌旻,他也是唯一一个凌字辈的主峰峰主。王刚正是拜了那凌旻为师,成了关山月的师侄。

王刚刚从师父凌旻手里接了令牌,刚要磕头,就被一阵喧哗打断。

“好一个玄隐灵山!竟然仗着势大残害我宗门弟子!早知道你们灵修看我们不顺眼!你灵山强盛,我们也不是吃素的,真当我化骨门无人了不成!今天若是你们不给个交代,我化骨门就和你们灵山不死不休!”

闯进大殿来的几人的领头者,严格来说不是个人,是化骨门的妖修长老诸怀。诸怀其妖头上长有四角,皮肤呈灰绿色,身后长有一尾。妖修的境界同人修一样也是十二个,聚灵、开智、幻化、褪凡、凝丹、妖婴,分别对应人类修士的前六个境界,到出窍期之后境界就和人类修士别无二致了。这位化骨门的长老诸怀是分神中期。

关山月的父亲,灵山大长老素青使了身法挪移到那诸怀面前,拱手致意道:“诸怀道友,化骨门的诸位道友,我玄隐灵山虽是大宗门,却从未行过仗势欺人之事,向来光明正大,帮扶其他修士,何来的残害你宗门弟子一说?”

“哼!”诸怀哼了一声,发出震耳的鸣音,从大牛鼻子里喷出两股青灰色带有热气的浓烟。他一挥手,身后的四位弟子把一具老虎模样的巨大尸体抬上前来,摆在素青和诸怀之间。“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是我心爱的弟子武恶,就惨死在了你玄隐灵山的内门大门外边!”诸怀绕着那具虎尸走了一圈,向熙华殿两旁前来观礼的各宗修士喊道:“你们也来看看!他身上这些伤口分明就是剑伤,你们人族修士不都喜欢用剑?”看热闹的众人都围了过来,看那虎尸。“可怜我这弟子,妖丹被挖不说,虎心虎肝都被生切了!说什么人族是万物之灵,天道何其不公!你们人族分明比我们妖修凶狠、残忍的多了!”诸怀说着咆哮一声,“今天你们玄隐灵山必须交出那凶徒!让他血债血偿!”

“道友切莫动怒,此事必有蹊跷。我玄隐灵山向来约束门下弟子,妄造杀孽之事向来是明令禁止的,想必是有歹人趁着盛会疏于防范之时混了进来,行此恶事,妄图嫁……”

嫁祸二字还未说完,就被围观人群中响亮的话语声打断:“我观这尸体上的细密伤痕,很是眼熟啊!”众人向发声者看去,这出声打断素青长老之人赫然是火云宗女弟子锐颖,女声本就尖锐,又加上扩音秘法,她的言语直往人耳朵里钻,听着颇有些刺耳,“怎么瞧着那么像剑宗那个什么无影剑造成的伤口啊?是吧师弟?”说着她转头问她师弟张震。张震爱慕他这师姐已久,自然听着她说什么都是对的,更何况那剑伤看着确实眼熟,他赶忙连连附和:“确实像是那无影剑。”

“你们可别血口喷人!”听了这两人的指责,斩虹剑宗的秋风剑王平没能沉住气,没顾旁边李钊的劝阻,站出来出声反驳:“我师弟向来光明磊落,没少行侠仗义,怎么可能做这种残害他人之事!你们火云宗和我们向来不和,我看是你们大比没打过我们剑宗,怀恨在心,所以就把屎盆子往我师弟头上扣!”

“有本事你们喊那崔昊出来对质啊?”锐颖一挑娥眉冷嘲热讽,“大比结束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人,他要当真清白,又何必畏首畏尾?”

火云宗长老赤焰居士乐得看剑宗笑话,走上前来向素青和化骨门诸怀二人略施一礼,“二位道友,我徒儿说的没错,瞧着确实像是那崔昊所为,尸身上的剑伤与我师侄在大比上所受的无影剑阵造成的伤口别无二致,还请主持公道,让斩虹剑宗交出凶手!”

诸怀也随后拱手:“还请素青长老为我爱徒主持公道!我定要让那凶徒偿命!”

素青沉吟一番,问向斩虹剑宗主事的李鸿长老:“不知你门下弟子崔昊现在何处?还请李长老唤他出来,对质一番。若真是他做的……在我玄隐灵山的范围内行此恶事,我灵山定不姑息!若他行的端做得正,我们自也不会冤枉他,定还他个清白。”

李鸿这会儿却没了和赤焰居士针锋相对的底气。崔昊是他亲传弟子,入门四十年有余,无影剑阵也是由他亲自传授,没人比他更了解无影剑阵。他也瞧了虎尸,尸身上的剑痕细密,每道都长约一寸,发丝粗细,甚至还残留着些许剑意。这些伤确实是无影剑所为,火云宗那几人不算是冤枉了他们,他也无法违逆本心替自己的弟子辩解发,只能放下身段,拱手作揖:“素青长老,您有所不知。我那弟子崔昊自大比结束之日就再无踪影,他身上有我一道剑影分身,照理来说,我应该能感应到他所在,可我和门下众弟子寻了他多日,却没有他一点音讯。”他又向诸怀深施一礼:“诸怀道友!此事若真是我那劣徒所为,我定当清理门户,给你一个交代!”

锐颖又出了声:“什么再无踪影?什么没有音讯?这么大个活人说没就没,是当玄隐灵山这堂堂大宗门的内门闹鬼吗?我看是你们剑宗故意包庇吧!”

此言一出,围观众人一片哗然。

“还以为斩虹剑宗是正道楷模呢,没想到门下弟子如此阴毒!”

“平日还多给剑宗三分面子,没想到啊,剑宗背地里居然包庇恶徒、纵容恶事,这和那些邪门歪道有什么区别!”

“都说蛇鼠一窝,想必斩虹剑宗其他弟子也都是这般残忍毒辣的阴恶之徒!”

“不知道他们暗自做了多少腌渍事!”

众人议论纷纷,剑宗几人是有口难辩。玄隐灵山的颐华殿此时喧哗的像个凡间的菜市。

“肃静——”

随着肃静二字落下,刚刚还在喧哗的众人顿时一凛,被磅礴的威压禁锢周身,空气像是变成了粘稠的液体,众人连开口发声都被阻滞的无法进行,动一动手指都很困难。这突如其来的威压没有持续太久,仅几息的时间就消失无踪,众人浑身一松的同时也流下冷汗来,一时间再没有人敢随意出声。

放出威压的正是玄隐灵山宗主素乾。

“各位,颐华殿可不是喧哗之地。地门渡厄在即,免不了有些狡诈险恶之徒借机生事,意图浑水摸鱼。渡厄事关整个修真界的气运,当务之急还是筹备好地门渡厄的事宜才是。至于化骨门弟子武恶遇害一事,凌月!”

关山月走上前来半跪近前:“弟子在!”

“命你于地门渡厄前寻获剑宗弟子崔昊,查明元凶!”

“弟子领命!”

素青也适时递上台阶:“诸怀道友,还请安心筹备地门渡厄,五日内,我灵山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诸怀也稍微放软了些态度,借坡下驴:“看在玄隐灵山的面子上,此事我就先不做追究。不过……”他瞪着牛眼扫视一遍斩虹剑宗众人,“五日后若找不到那劳什子真凶,呵,那可就别怪我了!”随即带着他那些化骨门弟子甩袖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