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五 拜师礼和尸体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3447  |  更新时间:2022-02-14 09:36:12 全文阅读

小盛会持续了十日之久,关山月卡着最后一天出了关。

两方大比都决出了最终的胜者,散修区的十名胜者都不是短视之人,在地阶功法、灵器和加入灵山中都选择了加入灵山,毕竟进了玄隐灵山内门,以后获取功法、灵器的机会还多着。

倒是宗门大比那边结果有些意外。

斩虹剑宗和火云宗包揽前二,寒水宗却跌出了前五。

寒水宗是一个全女修的宗门,旨在女修之间互帮互助,只要女修士有意愿加入,并不挑修为和资质,所以门下弟子水平良莠不齐。

但是寒水宗是此界和玄隐灵山关系最为亲近的门派,有灵山帮扶,培养出的优秀弟子也不算少,近十几届地门渡厄小盛都能排进宗门区域大比前五,偶尔还能排进前三名,这次掉出前五着实是出人意料。

第三名的也是是往届前五的常客,玄隐界唯一一个正经的妖修宗门,化骨门。

别看化骨门名字略显邪气,却是个正道宗门。相对于人类夺天地造化,妖修的修行极为不易,开智的灵兽本就稀少,想要修成大道必须先化为人形。

除了一些亘古血脉的神兽比如龙凤之类,不成人形的顶点就是凝练妖丹了(相当于修仙者的金丹期),化形是妖修修行过程中最为重要也最为凶险的一坎,化形的天劫威力比起金丹的九转金雷还要略胜一筹,能成功化形的妖修万中无一。

受规则限制,妖修的数量极其稀少,化形化皮难化骨,化骨门之名就是取之于此。化骨门能进前三是挺正常的事情,虽然妖修数量少,但妖修历经千辛万苦换来的是天赋神通和强劲的体魄,所以同样修为下妖修通常比人类仙修要强些。

排在四、五名的宗门却是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一个叫黎芦天宗,另一个是万象宗。

万象宗看着挺正常,宗门名字也很正常,派来大比的修士也很正常,不知道这宗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秘境或者远古传承,得了奇遇,使得宗门实力大增。

黎芦天宗的修士就很不同了,可以说是特立独行。他们的穿着很暴露,身体散发着异香。

修真者的穿着一般都比较保守,能多遮一些就多遮一些,衣物基本都被炼制成了宝器,多遮一些就多一些防护。

头发一般也不剪,大家都是长发,长发能用来藏匿许多法宝,比如发簪之类,剃短了首先就比别人少个发簪法器。

再加上仙修们对成仙的追求,一切都要往“仙”了靠,也就形成了修真界几千年不变的长发、长衫、长裙的固定审美。

关山月见到王刚时觉得他有些与众不同,就是因为他的短发短衣。

关山月修为高出黎芦天宗来的修士们两个大境界,能看出来他们几乎都是木灵根,又招来记录大比的执事弟子略加询问,猜测这黎芦天宗以使毒为主要手段,也许他们异常的穿着和身体散发的异香正是他们用以克敌的不传之法。

再有五日便是地门渡厄了。这五日里,要先进行十位得胜散修,连同王刚共十一位新晋内门弟子的拜师礼,获得前五的宗门的相关人士会留下观礼,并等到五日后的地门渡厄拉拢飞渡上来的金丹期才俊,直至半年后拿令牌进入宸熙秘境之后才会离开。

当然,前来参与此次地门渡厄小盛会的,不论是散修还是小宗门弟子,都可以在玄隐灵山逗留些时日,玄隐灵山这么大的宗门,养些闲人还是可以的,只是会被限制出入灵山的一些重要地方。

十位散修大比的胜者中有一名出窍初期修士,七名元婴期修士,金丹期修士只有两名,并且都是金丹巅峰。

王刚和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捧着一样的香,站在这十一名修士中间,由那位出窍期的领头,进行拜师礼的第一步——敬香。

长生殿里,执事长老素穆神色庄严,引领他们在开宗祖师璇光真祖的塑像前上香,跪拜。十一人跪伏在蒲团上,素穆长老手执十八种仙草配置出的灵光天华露,一一点在他们额上。

“敬告祖师:开宗两千六百五十一年,内门二十三代弟子“霄”字辈广收门徒,既贡檀香,奉魂献灵。此后勤修苦学,积德累功,遏恶扬善,共谋大道。叩首——!”

结结实实磕满九个头,十一人这才起了身。众人的魂灯都已经点上,奉香祭祖后纷纷感到与周遭同门产生了一种玄妙的联系。又随着素穆长老绕去了颐华殿正门。

从正门进入,颐华殿主座上坐着玄隐灵山当代宗主素乾,关山月立在主座侧后方。主座下方右侧第一个座位是关山月的父亲,大长老素青,后面依次是二长老素苓,三长老,也就是执事长老素穆的座位空着,左侧则是瀚海阁主事长老素谷,炼药长老素荷,炼器长老素华。

堂下两旁,客座上坐着观礼的几个宗门的主事人,那个在小盛会没有露面的分神期散修晨南此时在端坐在那客座上。客座后方,站着几个宗门的大小弟子。

颐华殿内部的空间比从门外看起来的大了许多,似是用了些空间上的法门。梁柱上的雕饰都极为气派,王刚偷瞄了一眼红色神木柱子上雕刻的盘龙,竟恍惚间瞧见一只金龙张牙舞爪向自己扑来,陡然一惊,忙屏息凝神,不敢再四处乱看。

素穆长老上了自己的座位坐着,他的亲传弟子凌庄接替我们他的仪式主持工作。“择峰,赐号——”

在这颐华殿上有固定座位的几位长老都分别掌管着内门分支的主峰,不同主峰也代表着不同的分支流派,修炼的法门各不相同。这边正进行着择峰赐号,关山月却注意到有两名执事弟子从后门处绕了过来,分别在他父亲和执事长老耳边密语传音。

二位长老听完禀报对视一眼,皆是神色一凛。紧接着关山月就听见了父亲的传音:“执事堂弟子禀报说颐华殿前方广场正中央发现了一具尸体,你且去看看,着手处理一番。”

关山月接到传音,悄悄从后门退了出去,执事弟子霄云正等着他。

“师伯!”霄云躬身抱拳向他行了一礼,他是那凌庄的徒弟,也就是执事长老素穆的徒孙。

“嗯,带我去看那尸体。”

关山月随着霄云走去尸体那处。那是一具男尸,死状瞧着诡异,浑身上下不着寸缕,尸体干瘪枯槁,下丹田处有个拳头大的洞。水系天灵根的关山月对水有极其敏感的察觉力,发觉这尸体中竟一点水分也无,也因此这尸体比起正常的人体缩小了一大圈。

关山月上手摩挲了几下,尸体的外皮异常坚硬,有些外翻和龟裂,像是被腐蚀的坑坑洼洼的千年老树的树皮。

他渡了些灵气进去,灵气像是接触到了什么厌恶之物,刚进了尸体的经脉就向外逸散,紧接着一股带着恶臭的黑气自尸体中喷涌而出。

关山月猝不及防吸入了一口,赶忙闭气,吸入的那一小团黑气疯狂地向他灵台钻去,让他产生了些头晕目眩之感。随即席地打坐,运行《无上生生决》,用饱含生机的精纯灵力包裹那团黑气,从口鼻中排出。

一旁的霄云却没有关山月这么快的反应,被一大团黑雾裹了起来,紧接着打了个踉跄,跌倒在地,待关山月起身查看时,已经不省人事。

关山月掐起法决,左手食中二指往眼上一抹,赫然瞧见那黑气盘踞在霄云灵台处,疯狂吸取他体内生气,几息间霄云身形便瘦削下去,形容枯槁。

他赶紧向霄云身体里输入带有蓬勃生机的灵气,霄云身体衰亡的速度有所减缓,却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这黑气……一时间分辨不出是什么,但是不能就这么放着,地门渡厄还未开始,灵山上除了本门弟子还有许多散修和其他宗门修士,要把负面的影响降到最低。

关山月把那尸体拿灵气一裹,收进了袖里乾坤,提溜着霄云的后脖颈(方便维持向霄云体内输入生气)御剑去了后山的寒崖“苦海”。

“苦海”是一处断崖,断崖上空有一块悬浮半空的堕霜凌。此凌呈泪滴状,通体幽白,每日午时在日光直照下又甄至透明。堕霜凌散发的寒气比起万年玄冰来也不遑多让,因此崖上常年积雪,寒风刺骨。

更为神异的是,堕霜凌周围方圆十里皆降有寒霜,这霜不仅冰冷刺骨,更是引人入梦,堕人至幻,若被拉入幻境挣扎不出,时间一久被寒霜结住,就会失去灵智,被堕霜凌抽取体内灵气,成为堕霜凌的养分,冻成冰雕,经年累月后碎成粉末与这断崖合二为一。

玄隐灵山开山祖师璇光曾为这堕霜凌留下话来,“寒极堕思,凚则发梦,谓之寒思梦也。”

璇光祖师还以这堕霜凌为中心,加上万年玄冰和极品灵石布下了一方涵盖了整个断崖的大阵“八门玄锁堕梦阵”,只是传承到这一代,关于这阵法的传承只剩下了一部分,阵法太久不经修补,已经不再运转了。

后来宗门在上面挖了二十个寒窖,用作禁闭室和监牢。关山月挑了个寒窖把尸体丢进去,寒窖的寒气能够阻止尸体里黑气的扩散。紧接着把霄云带去了凝翠阁(炼药堂),凝翠阁炼丹制药的同时也负责宗门弟子的医疗事务,把霄云带去至少先想办法让他情况不要恶化。

“凌月师兄!”本月坐诊凝翠阁的凌柯看见关山月御剑的剑光就早早出来迎他。

“凌柯,快先看看霄云的情况,别让他死了,至少先让他撑到拜师大会结束。”关山月将大致情况同凌柯一说,凌柯听完神色顿时凝重,先切了一片千年成色的赤霞仙灵芝含在霄云口中,关山月能够将那黑气排出体外,至少说明生气对这黑气有克制作用,赤霞仙灵芝生机磅礴,先予霄云吊命再说。

凌柯吩咐周围的其他药堂弟子接受他先前的事务,把霄云带去凝翠阁阁楼上去。一是事关宗门弟子的性命,二是事关宗门的颜面,这次出的事可不算小,需得等宗主和长老们商议定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