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二 大比伊始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3156  |  更新时间:2022-02-14 09:35:38 全文阅读

最先来的是寒水宗古箐箐。接引的大鹏鸟在空中发出清脆的鸣叫,一席素衣的古箐箐带领着宗门八位弟子翻腾落下。

关山月站起身来,向古箐箐躬身作揖,“恭迎古长老!”古箐箐见了他,原本严肃板正的脸上顿时眉开目笑,“叫这么生分做什么,重叫一声让我开心开心。”

关山月收了作揖的姿势,下了裁决台去扶她胳膊,颇有些无奈,“这么正式的场合,总要保持一下宗门的威严吧,我的好姨母~”

古箐箐作势要敲他脑壳,手到他头上又舍不得,只摸了摸他的发梢。“没事长那么高做什么,我这做姨母的都快要摸不到你头顶了。来,给你介绍一下,姨母我唯一的嫡传弟子,你见过的,惜彤。”

这位叫惜彤的女修士,身着粉蓝色罗裙,身姿窈窕,娉娉袅袅,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俏丽若三春之桃。

她微微俯身,一手握住自己的法器绫罗,一手略提裙角,向关山月见礼,“见过凌月真人。”音色泠泠仿若清泉,眉眼含羞,唇角带笑,即便在众多经过多次修身淬体的修士们中间,也是姿容最出众的一个。

关山月向她微微点头,并不多言什么,只把古箐箐迎向裁决席的座位上去。古箐箐见状,即便她有意撮合,也不强求,只想着以后还有机会,便吩咐惜彤领着师弟师妹们前去宗门大比。

“你这惜彤师妹,虽说天资比不上你,也是木单灵根,如今修行八十载有余,到金丹巅峰,也算是得天眷顾了,容貌也是不俗,你说说你怎么就看不上呢?”

这古箐箐,是关山月已故生母古月月的亲姐姐。嫡亲长辈嘛,总想着替晚辈多操心操心,催婚什么的就是修仙者也逃不过去。

关山月把姨母迎到座上,给她倒上九叶隐雾草茶,“小侄我志在大道,现在还无暇去想那些儿女情长,”

他向那惜彤师妹去往的宗门比斗方向看了一眼,正好撞见惜彤师妹回头望来的含情目,又敛了心神,把目光专注在手里的茶壶上。“更何况一百五十年后就要天门渡厄,修真岁月,天命难测,我是怕耽误了人家姑娘。”

“说着那些,还不是看不上,若是真看对眼了,就像你爹当年那样——”

话没有说完,火云宗大长老赤焰居士率弟子们到了,关山月松了口气,告了罪起身迎赤焰居士去了。

长辈催婚什么的,着实难顶。

火云宗只招收火灵根和金灵根的弟子,灵根是修真者的根基,修行过程中人也会受灵根影响,修为越高,影响越深,因此火云宗门人大多比起火爆,宗门内部也经常一言不合起争端。

火云宗的宗门内部设有多处擂台,每隔半年还会有一次宗门内部的大比,比斗多了实战经验丰富,对功法招式的运用也更熟练,以往多次地门渡厄小盛会的大比火云宗不说拔得头筹,但宗门前三的名额是牢牢占住一个,也因此近六百年来六次地门渡厄上来的金丹期修士中的火灵根者往往都去了火云宗。

斩虹剑宗众人也到了。剑修和关山月他们这些修灵根的,也就是灵修不同,剑修并不看重修习者的灵根天赋,更看重对武道的悟性以及勤修的意志力。

每个剑修都有一把本命灵剑,自入道起就将剑胚纳入丹田蕴养,灵剑的成型和主人的性格功法息息相关。

拿斩虹剑宗长老李鸿来说,他的本命灵器亭鸿剑剑长四尺,宽三寸,关山月曾见过,此剑通体玄色,寒光凌冽,摄人心魄。

剑修大多都是冷脸热心,喜怒不形于色,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但路遇不平事,或者妖魔作祟,往往都是剑修冲在最前面。

无愧于心,也无愧于剑。这种面冷心热的性格很受众灵修的欢迎,在玄隐中世界,斩虹剑宗在修真界的地位仅次于玄隐灵山。

那散修晨南接了帖子却没在峰会开始前到场。关山月给三位别宗长老沏茶,倒茶。

修真十二个大境界,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同一个大境界之内分初期、中期、后期、巅峰四个小境界。

同大境界者由着五行相生相克,功法宝器差别,个人悟性灵性,招式不同,实战起来跨小境界制敌的也时常有之,但若说跨大境界,那可就是天地云泥的差别,想跨大境界取胜,万中无一,非大机缘者不可成。

关山月如今是出窍期巅峰,离分神期也就是一步之遥,但只这一步就是天差地别。到场的三位别宗长老都是分神期,连那个还没到场的散修晨南也是分神期。

修仙之人实力为尊,关山月落后一个大境界,就该着他以晚辈的姿态毕恭毕敬的端茶起水,可他又是东道主玄隐灵山的脸面,大家都会卖他几分面子,再加上他天赋卓绝,也就勉强能和另外几人平起平坐。

众人坐在裁决席上,说是裁决,擂上的胜负自有人去评定,他们就是在这镇个场子,若是出现了什么难以评定的争端,再让他们评定。关山月同他们寒暄,言语周旋间比斗已经开始。

“这回的散修里好苗子可不少啊!”赤焰居士抚着自己特地留的两寸青髯,斜眼看旁边的李鸿,“老夫瞧见三个火灵根的了,可惜啊,一个剑修都没有哦~”

赤焰居士和李鸿不太对付,准确的说是赤焰居士看不惯剑修。大部分灵修对剑修的观感都不错,最差也不至于厌恶,这赤焰居士就不太一样,他看不惯剑修的“惺惺作态”,“装模作样”,认为修真者应当心直口快,直来直往。最

重要的是,百多年前他与一名剑修起了龃龉,被削掉了自己留了七百多年的胡子。

“剑修贵精,而不在多。”李鸿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后就接着喝茶。

“你这老货,吊着个死人脸给谁看呢?”赤焰居士一言不合就要上火,古箐箐见了忙打圆场,“赤焰道兄莫要动气,快看场上那人,使的掌法我一时竟看不出是什么路数。”

赤焰居士知晓古箐箐是在打圆场,也乐得卖她个面子,“哼”了一声,向西侧擂台看去,发出“咦”的惊疑声。

“我观他掌法,出掌时伴有雷鸣之声,击中后人身伤痕处有焦黑之相。我观此人灵力功法,周身气象,应是个土灵根,不知是这掌法特殊能引用雷法,还是此人除土灵根外还身具变异雷灵根。”

“看他出掌时掌风利落,身法也很灵动,根骨看着也不像年岁大的,虽说只有心动期还未至金丹,能看出是个有天赋的。”

古箐箐若有所思,她寒水宗一脉擅使软兵器,如软剑,长鞭,绫罗等,对掌法确实知之不详。又端详一阵,发觉其人掌法出掌时有层层递进的三段气劲,产生了一些熟悉感。“凌月,这掌法看着有些眼熟啊。”

姨母抛了话来,关山月自然要接,“他这掌法与我宗门内玄阶上品指法《裂金指》异曲同工,《裂金指》压缩灵气于指尖一点,触到物体才猛然爆发,练至大成时能爆发出六段气劲来。他这掌法的三段气劲靠的也是压缩灵气,若是这掌法能引动雷法,该归于地阶。”

可是看此人招式功法算是不错,比斗时却专攻人下三路,要么就是盯着能一击致命的部位去。如果是生死搏斗,这样也无可厚非,但这只是个峰会……关山月暗自皱眉,这人略显得阴险了些。

此时在那散修区域擂上比斗,掌法被关山月他们评头论足的,很巧,就是王刚。

前文提过,王刚在此方世界的身份叫做崩山道人,身份自带的功法除了一份土系的《浩壤归元功》,就只有一门掌法《崩山劲》。

这《崩山劲》的品阶倒不似关山月猜测的地阶,而是比那《裂金指》还略低一筹的玄阶中品。

系统那么抠门,自然不可能白送给王刚多好的功法,王刚为了完成散修大比前十的任务,花了一百积分把这《崩山劲》提升到了大成,掌风的劲力从一重变为了三重,这功法的极限也就是三重劲了。

那雷法也不是掌法中自带的,王刚也没有雷灵根,这雷法是王刚花五十积分向系统买的限时外挂,让他的攻击招招带雷,限时十分钟。

积分是一点也不禁花,一下就去掉一百五。王刚一面比斗,一面在心里骂系统,死抠!

他之所以招招都往对方下三路招呼,要么就是挖眼戳喉,崩山掌总向着人太阳穴和心口打,就是想着把这人打死卖给系统。

比斗场上刀剑无眼,打死了谁也不能怪他,更何况,同他比试这人已经金丹初期,虽说根基不厚,但也凝了金丹,修真之人的金丹,普通品相的能在系统卖五百积分呢!比一环主线任务还值钱!若不给他打死卖了,光靠主线二百积分,前期投入的都不够回本的!

关山月正想着此人需多留意留意,便叫来了执事弟子问起此人名姓,得知是崩山道人,又与两旁贵客闲谈几句“崩山之名,名如其掌”之类的套话,嘱咐执事弟子注意着些,看着擂上若有人认输就及时叫停,尽量减少些伤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