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能百分百预判危险 > 第一卷 喝不完的水,尿不完的寂寞
第088节 利益交换从来都是社交的一部分
作者:狼籍  |  字数:3201  |  更新时间:2021-12-05 18:11:01 全文阅读

大晋帝国境内尚属安定,流民也不是帝国内部出现,而是周边国家涌入的,帝国并没有“非法移民”的概念,就将这些人统称为“流民”。

帝国没有驱逐他们,但也不可能将他们纳为子民,而是赋予他们“流民”身份,让各地官府安置。海京府的行政知州就曾为安置流民之事,与几大行会起了矛盾,是赵君宗掏腰包解决了此事。

流民需要经营三五代才能成为“晋民”,然后获得永久的田地,代代栖息在晋国。而在没有获得“晋民”身份前,他们相当于“奴隶”,依附豪强,为奴为婢,以求安稳渡过三五代,从而脱籍成为“晋民”。

有些流民是认命的,有些流民却是不认命,这些不认命的“流民”,基本上都是在“故国”有些家资及地位的,不甘于被压榨,时不时就会煽动、串联,给帝国各地衙门带去不少的麻烦。

大晋帝国的地理位置虽然是“天阙大陆”最东方,但实际上也是四面环敌的,海京府面对海外诸国,漠京府面对【祀廷】,岭京府面对野人部族,平京府则面对金发碧眼的蛮族。

而在野人部族、蛮族之间存在着大量的小国,这些小国都是帝国的附属,遭到野人入侵或蛮族入侵后,基本上都是举国化为流民,等帝国帮他们复国后,会有人返回,也会有人成为“晋民”。

“岭京府”境内的数十万流民,就是来自被“野人部族”灭国的小国,而“岭京府”安置他们的手段,就是让他们为大量的“走”私团队服务。修行者一般都会被吸纳为走私“成员”,普通人则就种植、采摘、加工等等。

赵君宗的言论,显然并没有打动“当阳寨”的流民,他笑了笑。

轰,刀气溢散,残肢断骸漫天飞舞。

“不”,之前跟赵君宗喊话的中年人大喊,然而,他双眼血红的咆哮却是无法挽救同胞们的命,甚至他自己的命也无保全。

“我槽,这就杀了”。

“日踏马的,赶紧走”。

然而,他们走不掉。

“我们是【大腾】的,槽”,话没说完,“抵挡致命一击”的宝物破碎,此人不敢再言语,身影闪动,走位规避,却依然没有逃过“丧命”的下场。

“感知”早就告诉赵君宗,“当阳寨”内隐藏着一群来历不明的人,而同样也让赵君宗知道,“当阳寨”的NPC中谁最为强大。解决掉那群幕后煽动“当阳寨”的玩家,再干掉“寨”中最强的一群人,留下瑟瑟发抖的数百NPC。

“谁想管理【当阳寨】?”

数百寨民面面相觑的,所有目光落在其中一个年青人身上,此人虽然营养不良,粗衣烂布,但读书人的气质却是无法掩盖的。但他显然并不愿意管理【当阳寨】,只是周围都是他的同胞,其中更有他的亲人,他只得硬着头皮出来。

“大人,我叫康纳德兰,我愿帮您管理此寨”。

“康纳是良康国的国姓,大约一个月前,康国被野人部落攻灭,此人应该是康国的王子”,【清风渚韶】发了封私信给赵君宗。

“当阳寨”不是他的而是布政使的,但赵君宗没有纠正康纳德兰的话,布政使货物被扣留的背后居然有【天灾】在煽动,这意味着【天灾们】应该是接取了什么任务,否则,煽动NPC是绝无可能的。

岭京府,府城衙门,内堂。

“有【瘐族】人在背后行事?”

岭京府布政使一脸凝重,因为“走”私是无法摆到明面的,这就意味着,【瘐族人】最怕的“晋国”律法无法起效,一旦律法不能起效,对付【瘐族】的手段近乎于无。

“你若是愿意买下【当阳寨】,刺使与知州的两把秘钥,我替你弄妥”。

赵君宗不解,倒不是不解为何要将【当阳寨】卖给他,而是仅凭他单方面的言词,“布政使”居然就信了?就不会认为,是他赵君宗想要吞掉【当阳寨】,夸大其词的糊弄他?

“大哥,你不要妄自菲薄好不好?你是孔雀大将,诛邪司校尉之一,诛邪军旅帅,你有必要去诓一个有机会执宰大晋朝政的布政使吗?你不想在帝国朝堂混了吗?难听的说,都在一个槽里吃食,谁不会抢食?”

看了【瓜保熟吗】的私信,赵君宗恍然大悟后又继续不解,最后那句“谁不会抢食”是什么意思?

“你若是诓他,那得到【当阳寨】后,你会留在岭京府吗?你会组建一支走【私】队伍吗?所以,布政使不怕你抢食,他可以抢回来的。反之,你没有诓他,并愿意分摊他的投资风险,他就会为你护食”。

“叼”,赵君宗暗骂。

赵君宗表现出愿意接盘的倾向,岭京府布政使相当高兴,取来账本给赵君宗,以表示他并非狮子大开口,而是确实能赚到那么多的利润。

最后以1200万晋券成交,布政使当晚就设宴,将刺使、知州及赵君宗聚在一起,把酒言欢,载哥载舞、

一夜过去后,赵君宗成功完成将“岭京府”【息晷地图】,并入【五京息晷舆图】的“任务”。而他也不必担心自己的财产无法顾及的,一旦有事情,无非就是一跨脚就可抵达“当阳寨”。

买下【当阳寨】后,赵君宗的“人物面板”多了一个“村寨庄园”的窗口,他如今比正常的【玩家】多出“三国帖、诛邪军、村寨庄园”的窗口。

通过这些窗口,可以了解到较为诚意情的信息及动态,比如伊籍都做了什么,诛邪军招募了多少人,缺少什么等等。

“君主大人,你咋又跟【大藤工作室】起冲突了”,【瓜保熟吗】。

已经返回京师【诛邪司】的赵君宗,顿住前往曲洪处汇报的脚步,麻了个蛋,是我愿意跟那大藤起冲突吗?

“没什么,就是对方想知道,你是不是对【大藤工作室】有意见,如果有的人,对方愿意坐下来谈一谈的”。

赵君宗纳闷,【大藤】背靠【大汉无双俱乐部】,不是一直以来都很霸道的吗?怎么吃了亏不报复,反而要谈一谈?

“嘿,家大业大,经不起折腾”,【瓜保熟吗】。

“我对他们没什么意见,就是阻碍我任务了”。

“那知道了”。

赵君宗觉得【瓜保熟吗】为他的事奔波,似乎乐在其中,也不知乐趣在哪里,反正他是不乐意理会这些事的,“所以,我他业会失败是因为性格原因?”最近跟【渚风清韶】接触的多,赵君宗也学会经常分析分析自己。

【提示】:您无法消耗功勋面见“平京府”布政使,因为您与他的关系度是“怨愤”。

望着庄重的“平京府”府衙大门,赵君宗一脸无语,他自然知道是有人从中作梗,让从未与他谋面的布政使产生恶感,只是究竟是谁或哪方势力这么搞?【大藤】?还是其它的,比如【西楚俱乐部或大秦俱乐部】。

【提示】:您无法消耗功勋面见“平京府”执政刺使,因为您与他的关系度是“怨愤”。

【提示】:您无法消耗功勋面见“平京府”行政知州,因为您与他的关系度是“怨愤”。

负面关系度:口角、怨愤、敌视、杀机、深仇。

要想让NPC受到影响,需要消耗高昂的“声望”,并且“声望”也要达到很高的地步。可见幕后者也是下了“本钱”的,只是究竟是谁在针对自己呢?

赵君宗并没有在“谁针对自己”的问题纠缠太久,【天灾】们的脑回路都是极其新奇,或许就因为路上多瞅了一眼,就会消耗高额声望点给人添堵。

至于他进行的【五京息晷舆图】任务泄露,这个就更不需要深究,只要有心“盯”着他,就必然能探查出来的。

“敌手”在最后“一京”时才出手,赵君宗也是蛮骄傲的,这说明他保密工夫还是相当了得的,否则,“敌人”就是在漠京或岭京时出手干涉。

“应该是临时起意针对你,因为你已经进行到最后一环,一般干涉敌人任务,都是越早入手越好,因为前面阻力大的话,后面的阻力就会更大,并且有充裕的时间布置”。

骄傲被【瓜保熟吗】无情击毁,原来不是保密工夫做的好,而是“敌人”临时起意针对自己,那【大藤工作室】的嫌疑岂不是最大?

“越是这种时候,【大藤工作室】的嫌疑反而越小,毕竟,怎么都会猜疑到他们的,但也有可能是【贼喊捉贼】的戏码,所以,你可以【将计就计】。”

【瓜保熟吗】的意思是,我们“尚京文旅”战队太弱小,【大藤工作室】体量大,可以借此机会“勒索”它。自然不是钱财装备方面的“赎金”,而是让【大藤工作室】自证清白,它就会去查探是谁在针对赵君宗,而让它【大藤】背锅。

赵君宗就想笑,我们弱小,反而敢勒索,若我们强大,岂不是要吞并?

“嘿嘿,弱小是综合实力,比如情报收集、后勤补给、锻造提炼等等,但武力方面,却是我们强大的,所以,可以勒索。”

但赵君宗否决了【瓜保熟吗】的策略,“尚京文旅”的弱小,并不是他的“弱小”,情报方面,他有【诛邪司】,也可以找【四方司】的NPC朋友。

提炼锻造方面,有【诛邪军】的后勤NPC,他可借助的力量并不只有【玩家】,NPC的力量也是可以借用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