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能百分百预判危险 > 第一卷 喝不完的水,尿不完的寂寞
第087节 他的任务一定很高级吧
作者:狼籍  |  字数:3119  |  更新时间:2021-12-05 10:10:01 全文阅读

【瓜保熟吗】曾经帮赵君宗打探过,【XX之路】任务接取者众多,但能完成第一阶段【旅帅之路】的极其稀少,而【夜凰会】类似的任务接取者同样不少。

唯独【先天族】任务,【瓜保熟吗】打探的时候,居然没有人知道有这样的【任务】,显然要触发【先天族】任务的条件苛刻。而【先天族】任务,正是赵君宗会被【隐世NPC】关注的直接原因。

赵君宗还有一个【任务:未知存在】,【瓜保熟吗】也知道,但他表示这个任务涉及的层面太高,目前【王侯无双】的剧情进度,无法满足探索这个任务的前提,也就是没有线索进行分析。

喝完茶,赵君宗想了想,还是回去跟曲洪汇报工作,他当前的四个特殊【任务】,有三个属于“被动”的,只有【诸侯之路】才有主动权。

短时间内完成“漠京府”并入任务,曲洪居然自行提升了好感度,这也算是意外收获,他让赵君宗把“诛邪司·漠京分堂”也筹备起来。

赵君宗此次就不敢跟十一个哥哥说,一个【海京分堂】,哥哥们就有了情绪,如今又多了一个,估计会报怨赵君宗行动太快速。

“岭京府”的地貌与海京府的“川郡”颇为相似,这种地貌极其适合“野人”们藏匿。也让“野人”部落不断壮大,从而朝其它“京府”迁移,海京府陵郡的“魇氏野人部落”,就是从“岭京府”迁移而来的。

“岭京府”的路况是帝国五京府中最糟糕的,主要是维护成本高昂,使得“岭京府”不大愿意修路。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而路况的糟糕,让“岭京府”的“醉屁帝”在帝国垫底,也使得“走”私在“岭京府”极其盛行。只要能将“岭京府”的特产运输出去,就算是在“帝国”内部消化,也是能赚到十倍以上的利润。

大晋帝国在“武器”管制方面是无作为的,也就是没有“武器”管制,但在其它四个京府,携带“武器”的人固然有,却没有象“岭京府”这样,包括妇孺老幼,几乎人人携带“武器”。

“岭京府民风彪悍,是因为家家户户都跟【走】私有密切的关系,包括岭京府的官员”,见赵君宗注意行人们的着装,【渚风清韶】在旁边当解说员。她所有条件都符合【诛邪军】的招募,赶在赵君宗前往“岭京府”办事前,完成加入手续。

【渚风清韶】的游戏知识储备令赵君宗暗里惊讶,他觉得【瓜保熟吗】推测应该是对的,【渚风清韶】必然也是跟他一样,加入了某个古老的宗派。

大晋帝国是没有“宗派”的,军队才是培养“修行者”的唯一地方,而满大街的“修行馆”,实际上都是由退役的军官创立的。凭借这一点,帝国对修行者有极大的掌控力,而一旦对外发起战争,就能召集这些退役的修行者。

之所以杜绝【宗派】的存在,这跟帝国的“祖先崇拜”信仰有关,“宗派”是不敬祖先也不敬“灵尊”的,“宗派”敬的是“仙”。尽管“仙”飘渺虚无的,“宗派”依然将“修仙”视为终极追求。

这些知识也是【渚风清韶】说给赵君宗听的,她之所以要说这些,是要让赵君宗知道,“信仰”是关系着“修行”的层次以及路线。

祭祀“灵尊”寻求的是“先天”,“祖先崇拜”是寻求“人族”的根源,尽管“人族”都知道自己是“混沌”进化的,然而,“混沌”究竟是如何的,“人族”一知半解。

而“宗派”追求的是“长生”,修行之路是以“仙”为模版的,然而,相比人族对“混沌”还有一知半解,“宗派”对“仙”其实一无所知,所有的资料都是推测。

“岭京府”的官道蜿蜒盘旋,从一座岩洞穿到另一座岩洞,夜间休息时,基本也是在类似隧道的岩洞内。

如此三四日的行程,抵达“岭京府”的“荆郡”,绕过“荆郡”继续行进,抵达“荆郡”境内“孱城”北郊“当阳寨”。

此寨是“岭京府”布政使的私产,种植着大量的“八坂叶”,此种植物是“岭京府”诸多特产之一。在“岭京府”当地不值什么钱,但运出去外销的话,纯利润高达二十倍,若是加工一番就是四十倍,再往国外销售,则是百倍利润。

令布政使恼火的是,三旬以来,此寨拒绝交付加工好的“八坂叶”,原因是“薪酬”太低。布政使当然也派人前来收拾这些要“加薪”的刁民,然而,刁民中居然有厉害的人物,把布政使的私兵打退好几波。

布政使原本是要继续派人的,赵君宗恰巧来拜访他,想要获得“息晷秘钥”,布政使就让赵君宗解决此事。若是能解决,承诺给出“息晷秘钥”,并安排赵君宗与“岭京府”的执政刺使及行政知州见面。

“当阳寨”面积颇大,依山势而建,远远看去如镶嵌在山体内,茂盛的“坂树”延绵起伏,大量衣衫褴褛的人,腰别匕首或短剑,用大大的剪刀将青糿的“八坂叶”摘取下来,然后保存在特制的木箱内。

帝国的户籍制度并不完善,否则,伊籍也无法制造“真”户籍谋利,“士农工商”是帝国的制度之一,修行者并没有超然的地位。若是种田就是农户,若是经商就是商籍,若是科考中举则就是士,若是炼器、提纯则就是“工”。

在地位上并没有鄙视链,毕竟,农民提起剑就是修者者,谁敢鄙视?

这也使得“晋国”律法极为严厉,违法者轻则劳役,重则斩首,敢反抗的一律通缉,聚众反抗就派军队镇压,就算是普通兵种的晋国“军队”,也全都是由修行者组成的,所以,晋国子民即守法也保持彪悍的作风。

律法层面而言,“当阳寨”是违法的,一切都是布政使建立的,他们只是雇工,不满意“薪酬”是可以辞职不干的。将东家的货物扣下以求“加薪”,这就是违法了,但由于“布政使”做的也是“走”私生意,就不好付诸公堂,只能派私兵剿灭。

布政使的要求只有一个,将带头的全部杀掉,善后之事由布政使来解决。

【渚风清韶】原以为赵君宗会先跟“当阳寨”的人接触,没料想,赵君宗直接轰塌寨门,一路杀了进去,“我槽,还说自己没有病”。但【渚风清韶】只是吐槽,她也是知道很多【天灾】行事都是如此充满戾气。

轰隆隆,轰隆隆,【武术·云雾三十刀】,将三十座草木结构的房屋轰击倒塌,伤没伤到人并不在意。

受“设定”影响,战技与武术都是奔着“杀人或致残”而去的,赵君宗并不想对这些NPC造成太大伤害,就先毁坏房屋立威。

威立得确实足,拔出匕首、刀剑的“寨民”们,惊惧的站在远处,不敢靠近,他们也是知道“战技与武术”的区别。而会武术的都是“诸侯境”,他们这些“寨民”兵境都没有几个,又岂敢跟诸侯境厮杀。

“大人,我们只是想吃饱一些”,一名穿着皮甲提着长枪的中年人,悲愤的呐喊道。

“【当阳寨】是布政使所有,你们若是觉得在此处吃不饱,可以离开,但不能私扣布政使的财物”,赵君宗冷淡的说道。

周围静悄悄的,赵君宗冷笑。

“离开此处,你们只有饿死,冻死,而就算能找到其它村寨收留,就真的比此处要好?布政使再压迫能比其它村寨要凶残?你们在此处已工作十数年之久,可曾有人饿死?冻死?”

赵君宗倒不是为布政使“洗”地,而是“布政使”确实是“矮子里拔尖”,其它的“走”私头子是歇尽全力的压榨,时不时都会有人死去的。

但“当阳寨”据赵君宗收集到的情报,十数年来并无一人饿死或冻死,寨民们谈不上营养过剩,比周边村寨却是强壮的多。而这也是他们能拿起武器,杀掉布政使私兵的力量来源;若是长年忍饥挨饿,刀剑都提不动,何谈杀人。

“无非是财帛动人心,或是有心人在背后煽动,你们也不想想,布政使大不了损失一个【当阳寨】,以他的权势,再建一个【当阳寨】又何妨?但你们呢?莫非以为占据此处就能发财?你们跟谁交易?就算你们背后的人承诺了什么,以后呢?”

【渚风清韶】一脸古怪,因为她跟NPC们接触时,并没有这么“生动”,也就是NPC与她之间的互动“模板化”。但赵君宗与NPC之间的互动,则更“真实”,NPC们仿佛个个有血有肉有感情,能听得进话。

多少【天灾】想让NPC听得进自己的话而不可得,赵君宗却能轻易做到,【渚风清韶】断定赵君宗的【XX之路】做得很成功。

“莫要听他的,狗官就是狗……”。

“咻”,一把飞刀插入说话者的心脏,使其后续的话只能混在鲜血中,咕咕咕的流淌在地面。

“话就说这么多,不听话,我也不介意把你们杀光,毕竟,布政使已经招募到更多愿意为他工作的流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