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能百分百预判危险 > 第一卷 喝不完的水,尿不完的寂寞
第085节 光明与黑暗,沉沦与逆龙的分析
作者:狼籍  |  字数:3304  |  更新时间:2021-12-04 10:08:01 全文阅读

让【渚风清韶】暗松一口气的是,赵君宗移开了眼光,她正准备返回船舱避避风头时,储物行囊内的“金牙”震动,顿时加快脚步返回船舱。一回到船舱就立即取出“金牙”,【将灵·九头蛇】自行具现,并投入“金牙”,一行行字浮现。

“宗派”收到她之前提交的“报告”,得知她跟赵君宗有所接触,就让她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接近赵君宗。至于为什么要接近,需要达到什么目地,“宗派”表示时机未到,目前就是接近,不需要其它的动作。

为了让她有完成任务的动力,“宗派”给出一个“武灵”的线索,【非生非死,未知降临】,【渚风清韶】面对这条线索皱起了眉头。“百晓生”并非单纯的情报组织,而是以守护、收集、撰写“古老”的宗派。

【渚风清韶】加入后,所有的疑惑都能从“宗派”兑换到答案,此次也不例外。她的人物面板有“宗派”的窗口,从这个窗口可以进行很多操作,不需要返回“宗派”总部。

“传说,【仙】点化【龙、凤凰、神、魔、巫、妖】六个先天族时,自身【仙性】亦有溢散,这些【仙性】就是【未知存在】。”

“据传,需要【非生非死】的状态,才能与【未知存在】产生共鸣,从而获得【未知存在】的降临。【灵尊】的状态是【非生】,【非死】状态却一直是迷。”

“综合情报指明,【赵君宗】、【李叉叉】、【沈雍】已获得【未知存在】的降临。当前为止,我宗仅探知此三人,除赵君宗外,【李叉叉】与【沈雍】都是【力歇】后获得的,只是其中尚未有不明之处”。

【渚风清韶】立即搜集【李叉叉、沈雍】的近况,【李叉叉】是公众人物,她的情报收集很容易。【沈雍】虽不是公众人物,却因为成为“赵君宗”的背景板,同样也是备受关注,两人的共同点很快被【渚风清韶】整理出来。

“都是消耗过度从而昏迷,在一定时间内进入游戏,从而获得【未知存在】”,【渚风清韶】此时明白“宗派”为何有“不明之处”。NPC自然不知道【职竞铠】,也就不知道着装【职竞铠】对体能、精神力有巨大消耗。

区别还是有的,她从一些渠道知道,【沈雍】是在现实训练中昏迷的,但苏醒不到两个小时就登录【王侯无双】。而【李叉叉】则是在比赛中消耗过大,比赛结束后直接昏迷,同样也是在苏醒不到两个小时就登录【王侯无双】。

【渚风清韶】断定“赵君宗”昏迷更厉害,凭据就是这家伙酗酒一年半多,然后突然变得很厉害,还成为2202年度【无双战将】。这就意味着,同样的昏迷,程度也是有区别的,昏迷的越厉害,获得降临的【未知存在】越强大。

但“赵君宗”的昏迷肯定是无法复制,昏迷不醒并且猝死的几率太大,【李叉叉】与【沈雍】谁的【未知存在】更强?

【渚风清韶】倾向于【沈雍】,因为“赵君宗”也是在现实中先昏迷,然后,进入游戏的,而【李叉叉】实际上是在虚拟世界消耗过,然后昏迷,然后,进入游戏。

这就让【渚风清韶】有些郁闷了,因为“现实”中昏迷的不确定太多了,一个不小心,昏迷就变成“死”迷。

【李叉叉】的方法则更有保障,【职竞铠】本身就有保护机制,只要事先有专业人士在场,就能及时施救,死亡率很低。

【渚风清韶】敢肯定,就算【李叉叉】这种死亡率很低的尝试,也必然会有死亡出现,“难怪赵君宗等三人都没有公布,这方法,谁公布,一旦出现死亡,谁就背负重责”。

但其实看似最好复制的【李叉叉昏迷法】,也是难度极高的,因为【职竞铠】有保护机制,一旦体能、精神力“消耗”达到阈值,【职竞铠】会直接断线,【游戏舱】也是如此。

“偶然性太多了”,【渚风清韶】略感烦闷的抓了抓自己的短发,但还是决定尝试一下,尝试的当然是【李叉叉昏迷法】,赵、沈二人的方法,她可是不敢尝试的。

虽然不是绝对的,但很多【俱乐部】还是认为,体能消耗侧重于攻击,精神力消耗侧重于防御,特别是敌人攻势强大且密集时,防御时,精神力的消耗会加剧。

赵君宗听到【沈雍】之名时,略有些恍惚,其实距离【沈雍】删号,【韫雍会】解散,现实时间也才过去一个月多,但他此时却觉得过去了很久似的。

这其实就是“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因为时间流速的不同,而必然存在的疏离感,所以,游戏也是淡化了“昼夜更替”,以免这种收离感太过强烈。

“这是你本来的样子吗?”不愿再多想以往之事,赵君宗就扯开话题,“感知”告诉他,眼前这位短发、大眼睛,仿若纯真无瑕的女,其实是有多个“面孔”的。

“素颜”。

“我睡过她的房间,喝过她的水,也见过她刚起床素颜的样子”,脑中突然冒出一段旋律,却是想不起在什么时听过,只能怪罪于“酗酒”害人。

谈话有很多的技巧,有时候,单刀直入能收获奇效,有时候迂回曲折能获得满意效果,有时候先扬后抑能突破心防。

【渚风清韶】就在使用这些话“术”,但她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话“术”被一段歌曲给消灭了。

受脑中突然冒出的歌曲影响,赵君宗回过神,眼神不善的望着【渚风清韶】,“小妞,你想说什么?”突然提起【沈雍】,不是想嘲笑他的过往,就是想借此引发他的“共情”,那个满口钟哥的“游明明”就是如此。

【渚风清韶】哪知道其中有插曲,心想赵君宗这么警惕的吗?话机一转,单刀直入,“我知道你体内有【未知存在】”。

【李叉叉】也知道,赵君宗在心中嘀咕,也就有些不耐烦,好好的喝着茶,你个娘们跑出来叽叽歪歪半天不入正题,“你究竟要表达什么?或者,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丢,居然没有诈出来”,【渚风清韶】也在心里暗骂,一脸诚恳的说,“大佬,我想追随您,只要您肯说如何获得【未知存在】,我就鞍前马后的侍奉您”。

“你下线后,找人一板砖拍昏,然后再上线进入游戏,就能获得【未知存在】”。

这话若是不知内情的人听后,必然以为是开玩笑,但知道内情的【渚风清韶】却是一脸懵【逼】,赵君宗不按套路出牌啊!

话术也好,诚恳也好,她的本意都是要接近赵君宗。

按她的预演,赵君宗肯定是不会说的,她就可以此为由,死缠烂打的留在他身边,这也算完成接近赵君宗的任务。哪料到,他居然真说出实情。

“咦,你果然知道【非生非死】”。

【渚风清韶】一惊,踏马的,老娘居然被诈了?

赵君宗倒没有想诈【渚风清韶】,他没那智商的,会把实情说出来,是觉得【渚风清韶】很烦,想用话挤兑一下,让她自个退散。

哪料到,说出实话,【渚风清韶】居然一脸认真,随即知道她是知道【非生非死】的状态,也就意味着,她知道如何获得【未知存在】。

赵君宗顿时警惕起来,这娘们什么都知道了,还在我面前磨磨叽叽,是想贪图我的什么?虽然警惕的有些迟,但提起警惕也是一种进步,总比以前被“净”身出“户”了,才知道女友跟死党早就背叛了他。

在没有遭遇背叛前,赵君宗是相信“世间好人居多”的那一类年青人,警惕心或许有,但都是第一印象不好的人,第一印象若是很好,就算陌生人,警惕心也是没有那么强烈的。

江山易移,本性难改,他现实中其实是属于半封闭的状态,周围都是【瓜保熟吗】等,以“他”为“核心”的人,自然不需要警惕。

【王侯无双】世界里,又因为【大恐怖】加身,使他强大的如开挂,遭遇背叛后的警惕,又慢慢的消失。

【渚风清韶】觉得自己情报分析出了大错,赵君宗并不是自己分析的那样“愚蠢”,这小子属于“扮猪吃老虎”的类型,但她随后又否决了这个判断。

如果赵君宗真的是“扮猪吃老虎”,那这头“猪”也太象“猪”了。毕竟,周围的人都已知道他女友及死党的事情,反而就他不知道。

被“净”身出户后,反而联络那些仍然留在【工作室】的人,希望他们跟自己“里应外合”。

却不想想,这些人若是忠诚,又岂会依然留在【工作室】?又岂会不早早提醒他?结果,把借来的本钱赔的一干二净,从此只能以“酒”销愁。

“我错了,错的离谱”,被赵君宗赶走后,【渚风清韶】一番自我检讨,她太过急切,或者说,收集来的情报,给她一种赵君宗很容易“欺骗”的错觉。但也不全是错觉,赵君宗确实容易“欺骗”,只是切入点不对。

“我忘了,酗酒一年半的心理以及突然逆袭成功的心理。”

“前者是阴暗的,后者是阳光的,光明与黑暗的两种心理交错。赵君宗实际上有病,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否则,他不会以【我怕爱上她,所以杀了她】的理由,干掉【花在耕】”。

【渚风清韶】觉得有些棘手,有心理疾病的人,日常表现都是很正常,唯有受到某种刺激后才会爆发。

“所以,不管是提到【沈雍】还是【未知存在】,都会刺激到他,前者是他的仇家,后者是他崛起的关键。丢,难度居然这么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