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徙 > 第一卷 江畔何人
第一章 仙科时代
作者:伏案书生  |  字数:3082  |  更新时间:2021-10-11 16:54:34 全文阅读

  “仙路洞开啦!仙路洞开啦!”

  干涸的黄土地上,一个红发野人边跑边喊,他赤裸到只剩一圈树叶围在腰际,大脚落到的地方,踩出数丈深坑,身后,跟着上万头凶禽野兽。

  “所有九黎族人,速速与我踏上仙途,快举起你们的刀,杀死残暴的人族…”

  声音穿过山峦,响彻在山川原野。

  在一片山谷中,一座坚实的茅草屋外站满了全副武装的铁甲守卫,听闻吼声后,个个全神戒备,钢刀出鞘准备战斗。

  突然,茅草屋传出一声尖锐的啼哭,是婴儿的声音。

  下一刻,茅草屋突然炸开,红发怪物拖着铁链,杀向守卫,一时间喊杀声暴起,掩盖了屋内啼哭。

  墙根茅草堆上,女人有气无力地看着地上湿漉漉的婴儿,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天性使然,母子连心。

  可下一秒,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向刚生下的孩子。

  一名老妇扑上来将刀夺下,哀求道:“公主,不要杀他…他是您的孩子!”

  “人族孽种…我…”她呆滞了,瞳孔布满血丝,失声道,“我怎么会生下他来?”

  激烈的思想交锋,使她面色惨白,说话间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

  老妇见状,哀叹道,“且随天意,让他自生自灭吧!”

  说完把孩子一脚踢开,单手点出一道金光没入其脑门,背上瘫软的女子,纵身一跃遁入虚空。

  天际一道九彩瀑布神光闪烁,密密麻麻的怪兽一股脑吸了进去,地上尸骨如山,鲜血成河,弥漫着血杀之气。

  ……

  公元2060年。

  静海市第一中学,学校门口。

  校长顾授业里面穿着一双白色袜子,外面套着黑色的厚底凉鞋,左手揣在裤兜里,右手正对着眼前充满稚气的少年指指点点。

  言语正如他两边带毛中间全秃的头型一样,在烈日下闪闪发光,格外刺眼,他伸手推了推金丝眼镜,郑重说道,“你应该跟随你那穷困而又多事的父亲,永远滚出市一中的地盘。”

  围栏里躲着一群服饰统一的同学,藏在树丛下,墙根角,扒开叶子紧张地看着外面那个一言不发的少年。

  他是静海一中连续二十次月考的第一名,包揽文综和仙测,并且在道术上获得过国家一级异能者奖状,这在静海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可以这么说,自从2022年昆仑秘境开启,全球进去仙科世纪以来,他是静海唯一“走出去”的学生。

  少年手扶下巴作沉思状,斜瞟了一眼校门口光荣榜上熠熠生辉的“姬鸣”两个大字,无所谓的说道:“校长,还是恳请您给我一次机会,我和邱雪伊真的只是亲了个嘴,并没有做出格的事…不过,我认为这并不是多大的事!”

  “况且…况且我是市一中最好的学生!”

  听到这话,校长椭圆形的脸一刹那挤在一起,剃完胡须的下巴像一坨蘸了墨汁的金针菇,近乎咆哮道,“你这个有天赋没道德的垃圾,赶紧给我滚,你就不该妄想和邱部长的女儿发生什么…”

  看着对于他的咆哮反而耸肩瘪嘴,满不在乎的少年,校长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慨,又有许多无奈与同情。

  离开学校的资源,再好的天赋也没用,只怪他得罪了邱部长,邱雪伊是独女,其父寄予的厚望,不亚于异能部在整个行渡省的教育投入。

  姬鸣知道忏悔无望,对着学校深深鞠了一躬,喃喃自语道,“或许离开市一中会影响我的发展,但绝不是我问鼎苍穹的阻碍…”

  校长没有回答,极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如今六道纷繁,国家正是用人之际,以他的天赋,若在学校再修习几年,将来肯定大有作为,可惜……

  市一中坐落在城郊一处山清水秀之地,地铁四号线半个小时一趟,贯穿城北城南,穿梭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中,都市的繁华再度将人包围,连同那陌生感。

  窗外是一座座高耸的吊塔,组成一张巨大的机械网,源源不断运送混凝土与钢筋,它们正在雕刻一项伟大的工程——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巨大的外墙上,数以万计的智能机器人像蚂蚁钉在半空,正构造庞大的城堡,而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建筑工人扛着水泥排成长龙,不断倒入巨大的搅拌机。

  姬鸣下了地铁,从包里抽出烟点上,一只又一只,在工地外徘徊不前,左右为难,许久之后叹了口气,眼里多出一丝坚定,迈步向灰尘弥漫的工地走去。

  王大婶佝偻着身子,手里提着一把镰刀,把水泥从中间剖开,双手抓住口袋两角,整个抱在怀里,她要往前走出几十米才能倒进搅拌机里。

  “哟,这不是姬鸣吗?今天没上课吗?怎么跑到工地来了?”刚转过身来,她就认出了姬鸣,苍老的面孔一下子被笑容代替,顿时年轻了十岁不止。

  “王婶,父亲在哪里?”姬鸣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询问,同时眼睛在工人里面搜索。

  “你等着,我去叫他去,他在那边运水。”王大婶将水泥放在地上,高兴地跑向另一面,没多久就将姬违童带了过来。

  他穿着一双黑色水鞋,短袖贴在背上,额头上豆大的黑色汗珠正在往下掉,走来的时候一言不发。低着头,脚步很沉重,踩出一串脚印,直到走近,才看到那双吃人的眼睛。

  他一句话也没说,抬腿就是一脚踢在姬鸣屁股上,大手封住衣领,使劲将他按在地上,劈头盖脸往肩膀上一阵挥拳。

  工友们傻眼了,全都错愕地看着。

  姬鸣优异的表现,他们不止一次听说,一定是在学校犯事了。

  “童哥你这是干什么,孩子犯错很正常,你怎么能这样教育他?”王婶赶紧揪住姬违童,防止他继续施暴。

  他才不管,按住瘦小的姬鸣,一把就将他整个人翻了过来,把书包从身上扒下来,拉开拉链,把抽掉一半的烟盒砸在地上,沉声说道。

  “早恋,吸烟,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他的粗暴叫人害怕,从小到大,姬鸣只要犯错,每一次都会被打得遍体鳞伤。

  清脆的耳光,落在羊脂球般脸庞上,立马现出一排手掌印,鼻子一甜,鲜血沿着鼻孔便淌了出来。

  “你这样不理智的人,似乎都失去了解释的意义…”

  姬鸣瞳孔圆瞪,双拳紧握,他使劲爬起来,拖着摇摇晃晃的身体往外走。

  直到少年踉踉跄跄地消失在沙尘里,姬违童也没出声阻止,沾满水泥的手抹了一把额头汗珠,摇头叹息道。

  “现在的小孩,任你苦口婆心地疏导,依旧叛逆心理严重。”

  他捡起刚才丢掉的烟,一个人苦闷的抽着。

  “姬违童,你还要不要工钱了?再不干活明天不要来了。”监工从推土机上跳下来,边走边骂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搬水泥?”

  王大婶抱起水泥,提醒道,“童哥,我看你还是给姬鸣重新找一家培训机构,他的天赋可千万别耽误了。”

  姬鸣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直到夜晚的霓虹将城市完全笼罩,他才慢慢吞吞走进城中村。

  他记事起,父亲带着他跨过一座座大雪山,饿了就采摘野果吃,喝了就喝山泉水,有的时候还能吃上一头野熊,最后他们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城市安了家。

  要不是为了寻找母亲,他才懒得搭理只知道用暴力解决问题的老汉。

  父亲房间的灯还在开着,村头的恶狗在狂吠,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本打算回房间睡了,却听到房间里还有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两人正在小声说话。

  “你进来…”姬违童早就发现了他,冷冷地喊道。

  推开门,除了坐在小凳子上的姬违童,对面的太师椅上还坐着另一人,此人身材高大,浑身包裹在一套斗篷里,连眼睛耳朵都没有露出一点,就像一个皮口袋。

  “跪下…”姬违童低头扬下巴示意,“这是尊贵的陆天师,以后他就是你的导师了,他将教你更强大的道术。”

  陆天师?莫非是陆渊?他可是曾经帝国唯一的神桥境强者,如果有他的指导,前途无可限量,只是…

  只是据说陆天师修炼的都是旁门左道,他是第一批在仙科时代成名的,也是因为声名显赫,在他被查出修习古老秘术后,整个异能界群起而攻之,最终跌落神坛。

  还没等姬鸣跪下去,黑袍突然伸出手来一把将他抓住,随后全身燥热,所有血液一瞬间活跃起来,几分钟后又归于平静。

  黑袍叹息道,“可惜了满身的原始纯元,却因为修炼了人类的劣质秘法而无法转变,这徒弟我不收。”

  见他起身要走,姬违童“噗通”跪在地上,哀求道,“天师,看在真君的份上,恳请您收下这个弟子,求求你了…”

  陆天师伫立片刻,无奈道,“你的爷爷在那场核战中也算说了句人话…明天中午会有人带你去门派,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看你命数吧!”

  未见他有任何动作,身体却逐渐透明,稀薄成一片空气,消失在原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