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CodeGeass人与神 > 第一卷 黑与白
第一章 思索
作者:感觉自己  |  字数:2889  |  更新时间:2021-10-06 02:43:24 全文阅读

前行还是止步,面对着近乎无法抉择出选项的凌弈歆准会想起在新宿思索目标的那个数年前的下午。那时候的新宿还是布列塔尼亚11区治下的集住区,破败不堪,活像爬满蟑螂的垃圾堆。

白,一片空白,此刻凌弈歆所处的地方空白的吓人。

嗡———— ————

猩红的图腾,数以千万记的人影,看她们那般虔诚静默应该是某个宗教的狂热信徒......等等,图腾?血色鸟纹?难道说......

“王的力量终将使你孤独,如果你有这个觉悟的话......”轻巧的声音萦绕在耳畔,宛如魔女的呢喃,不,她的实质就是魔女,刻在DNA里的记忆动了。绝对是geass的契约,这是鲁路修和C.C签订契约时的台词,那么这么一说现在是在Gode Geass的世界无疑了。

穿越了?我凌弈歆穿越了,还是鲁路修的世界,我这何德何能啊,总不至于是因为救人感动上苍被送过来的?好吧,他自己都不信自己会去救人,那是亚撒西主角的特色,绝对不是自私的自己会做的事情。是被异界直达车送过来的?不对绝对不是,我这种遵纪守法的学生连个红灯都没咋闯过,怎么会被车撞?开什么玩笑,可是........该死怎么会没有印象了,自己在看到geass图腾前发生了什么。

穿越后遗症?谁家穿越还会失忆的啊?仔细回想,自己还记得自己是个学生,记得写过的作业,记得追过的番剧,记得打过的游戏......

空白,契约,这里是意识空间,C的世界。经过一阵失神,凌弈歆还在不停地思考企图按捺心头的惊恐。穿越这种事当小说看看也就算了,可正式发生在自己身上,难免让凌弈歆惊慌不已。对未知感到恐惧,是人之常情,凌弈歆想搞明白原因,为什么自己会穿越,是意外还是预谋,是预谋又有什么目的......无数的阴谋论充斥他的脑海,恐惧与无助,无疑是最为核心的感觉。但很快阵阵记忆涌入他的脑海抚平了他的不安,白羊宫,枢木神社,娜娜莉,朱雀......诸多片段走马灯般不断播放,这是隶属于鲁路修的记忆。

属于自己的记忆大多都还在,经过长达数分钟的整理思绪,凌弈歆如是想到。所缺失的记忆也就仅是穿越而来的原因,这段记忆应该非常重要,但是根据现有条件根本无法得出结果,姑且有几个假设,或者说是脑补,毕竟未知撑满一切,一切只能交给脑洞。如果是意外那还好,可如果是预谋,那自己恐怕就是博人一笑的小丑,联想到那些悲情剧作家和端坐在银幕前笑侃故事的观众,凌弈歆就不寒而栗。不过恐惧并未持久,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对那些妄图把控自己行为的愤怒,为那些企图从自己身上榨取价值的愤怒。当棋子什么的我已经过够了!如果可以我绝对会把那原因找出来,是人就踩在脚下,是神也踩在脚下。

“喂,那边那个学生,你还是站起来比较好。”身着红色军官服的中年男子满脸戏谑地说着,“再把你的手从那绿毛身上拿开,哎,表情再狰狞点,要像个恐怖分子,这样杀了你才好交差嘛。”

看着眼前的这十几个军人,是三哥克洛维斯.La.布列塔尼亚的亲卫队,差一点就把这群人给忘了。唉?三哥?克洛维斯是鲁路修的三哥,可不是我的三哥,而且我还是独生子女啊。

我怎么快就带入鲁路修的思维了?是啊,刚才还在惊恐穿越的我,害怕脑洞的我居然瞬间就沉静下来而且还在不断分析情况,这可不是我能做到的,还有“不愿当棋子”,“把神踩在脚下”这种中二病晚期的发言可不正是鲁路修内心最深处的执念吗?额嗯,最深的执念应该是他妹.......

细思极恐,现在的我到底是凌弈歆还是鲁路修.Vi.布列塔尼亚?

“砰”!“砰”!“砰”!

“听到没有啊,站起来。”不耐烦的亲卫队长直接对凌弈歆身旁连开数枪,同时回头朝向部下,“都给我记好了,人质被身穿校服的恐怖分子残忍杀害,我部救援不及只来得及击毙恐怖分子。”言毕,还有些自得笑了笑,大概是对自己临时想到的“完美借口”有些自得。不过笑容牵动了右脸的弹痕,让他的嘴角仿佛开裂至右耳,甚是瘆人。

午后的阳光渗着破旧的棚顶,进入这个地铁站,数束光打在这个昏暗的站台上,但不会有人觉得舒畅,地面上流淌着血还在不断交汇,形成的血泊在照射下闪烁着妖异的光。

“雨炎火石地狱”,じごくぞうし(《地狱草纸》)的局部图,这幅平安时代的地狱绘在凌弈歆的脑海中浮现,记得以前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看到这画时应该也是下午吧,“从天降下的火焰石像雨一样砸向罪人,融化的铜混着罪的血把恶之人囚于其中”,讲解好像是这么说的来着。真像啊!不过有罪的可不是倒在血泊里的人,而是那些站着的,面对死亡毫无怜悯,甚至谈笑自若,是那些人才有罪!

真是令人作呕。“可否冒昧请教这位大人,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可以活下去。”用力从假死C.C的手里抽出手腕的凌弈歆总算站了起来。

“什么?”那军官显然没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将死之人”身上,看着眼前直起身子的人,好似不再畏惧,他下意识地疑问。心中虽说不解,但依旧未多加注意,然后不假思索地张口就是嘲笑,“想求饶?那可不行,你现在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可不能活啊,何况你还杀了人质啊!”

“嘿嘿嘿。”军官的冷笑话显然逗到了自己的部下,发出阵阵笑声。

“是有力量的人啊,只有有力量的人才能在这肮脏的世界上活下去。”凌弈歆没管他们的嘲弄,自己为自己的问题添加答案。

“那什么样的人会死去?没有力量的人?还是作恶的人?”凌弈歆继续问道,“不一定,不管是没有力量的人,还是十恶不赦的人,好人或者坏人都不一定会死。”

语气逐渐急促,凌弈歆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那些军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绝不是一个普通学生所有的气势。“会死的只有那些愚蠢的人。”凌弈歆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这些11区人愚蠢地相信布列塔尼亚人的仁慈,以为手无寸铁就会相安无事,就天真地不予抵抗或者零星反抗,即是遭至虐待也卑躬屈膝,最后呢?死于屠杀。”

语速平缓了,但语调却变得更为低沉,像法官在宣告判决,像医生在宣言死期,“还有你们这些看不清形势的人,不会用大脑思考的人会死。”

他们想开枪,但一瞬间居然不敢开枪了,面对眼前的这个人,枪并没有给他们一丝安全感,尤其是散发红光的左眸,让他们身体感觉到冰冷,那是死亡的气息。紧接着他们的手开始不自制颤抖,往自己的脖颈移动,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刚才的一切都还在掌握中。明明要死的该是这个猴子样的家伙才对。那军官满是怨愤地想到。

很快,不满和害怕消失了,仿佛从未有过般。他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狂热,他们的表情满是狂热,像极了洗脑一辈子的教徒,对死亡有着非同寻常的需求,高呼“Yes,your highness!”,扣动了扳机。

枪声,没有凌弈歆想的那么刺耳,反而意外地低沉。不是火药。凌弈歆想起这个世界是不用火药的,连子弹都是樱石驱动的。但低沉的枪声并不意味着威力小,子弹顺利打穿了他们的颈动脉,霎时间,血如泉涌。

带有余温的血掠过自己的脸颊,凌弈歆这才回过神,“无声施法?看来geass的发动并不需要直接命令。”嘴角微抿,思绪再度发散,已然是有了别样的想法。

光束合并,不再分散,聚焦的光不由让思索中的凌弈歆再度回神,在光的照射下,一身黑的他显格外不搭,但他明显不讨厌这种感觉。

自己是凌弈歆还是鲁路修恐怕得放一边了,要先考虑下一步了。毕竟现在的可不是个被复仇支配的躯体,要有一个新的目标啊。真麻烦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