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实战
作者:关外散骑  |  字数:3797  |  更新时间:2021-10-21 17:40:09 全文阅读

第八章 实战(码字不易,求推荐收藏,谢谢各位读者大大)

自戒律子老道传授陆伟体修终极秘籍后又过了半年,这一天早晨,陆伟准时到了小广场,戒律子告诉陆伟:“玄清,你的体修基础已经快到身体极限了,从今天起不能再闭门造车了,你要检验一下自己的成果了,我正在联系特殊关系,等你过了为师的出山三关,可算体修小成,可以真刀真枪放开手脚去大干一场!”,陆伟很高兴,之前老道和他透漏过,没有实战的体修都是花架子,不经世事历练,不见血,如何横行天下?陆伟之前按耐不住和老道提过几次,老道都说火候不到,如果急于求成,基础不牢,以后成就上限就会被压低,陆伟听老道说的有道理,便不再提实战的事,此时老道终于松口,陆伟如何能不高兴?

老道看陆伟跃跃欲试的样,有点得意忘形,就诡异一笑,提醒陆伟:“玄清,你别高兴的太早,为师这三关从易到难的,不是那么容易过的!”,陆伟此时感觉自己能打死一只老虎,正是自信心膨胀的时候,笑着对师父说:“师父,你瞧好吧,别说三关,再多三关也不是个事!”,老道哈哈大笑:“有信心是好事,为师也希望你顺利过关,去吧,准备准备,随为师下山先去闯第一关!”。

师徒二人收拾妥当,当即下山,一路秀美山色是见惯了的,陆伟心思都在闯关上,根本无心欣赏,等两人一路急行,到了山下最近的集市时,天将正午。集市上乡下赶集的人很多,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好不热闹,陆伟不知道老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第一关到集市来干什么?等老道笑呵呵把第一关说完,陆伟脑袋晃的像拨浪鼓一样,打死也不想干:“师父,你太缺德了,哪有这么实战的,傻子才干呢,我不干!”,老道一听陆伟说这话,小眼一瞪:“不干,行啊,把我这几年发的钱一个不少的退回来,食宿费另算!”,“哎,师父,何苦如此绝情啊,我也没说死不干,咱可以商量啊”,陆伟一听退钱当时就蔫了,这两年在老道这领的工资都邮回了家里,把父母高兴的不行,经常打电话给陆伟,告诉家里一切都好,不必挂念,等修道有成再衣锦还乡。此时退钱那不是开玩笑么?戒律子看陆伟意动了,趁热打铁:“这样吧,等你过了三关,为师把你每月工资再涨500如何?”,陆伟没说话,想了一会,一咬牙:“师父,你等着我去闯关,脸,我不要了!”。

陆伟拿过老道随身带的包裹,去了旁边的简易厕所,过一会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出来了,脸上还抹了不少灰,已看不出本来模样,经过老道身边没停留,只是扫了一眼,转身挤进了人群。

集市狭长分布,卖的东西品种挺全,吃的、用的,瓜果蔬菜、针头线脑应有尽有,陆伟也不看这些卖货小摊,一双贼眼专盯着有点姿色的大姑娘小媳妇,没多一会盯上了一个面相泼辣的小少妇,这小妇人穿着干净,长得颇耐看,正在买梳子,陆伟来到妇人身后,看准钱包的位置伸手就掏,本来老道要求陆伟调戏一下小少妇,把事再闹大点,陆伟面皮有点薄,没好意思下手,就临时换了一招,干脆直接偷吧。

陆伟故意抽手慢了一点,果然小少妇感觉出异常,低头正看见陆伟偷钱包,伸手抓住陆伟的手就喊:“不要脸的小贼,光天化日偷钱包!”,边说边用另一只手去挠陆伟的脸,这都是陆伟计划好的,焉能让她挠到,轻轻向后一退就挣开小少妇的手,拿着钱包扭头就跑。

陆伟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小偷,举着钱包高喊:“大姐,都是生活所迫啊,对不住了!”,陆伟边跑边想:这点钱挣的不容易啊,这趟就是来找揍的,损老道太XX缺德!

陆伟闹出的动静这么大,后边小少妇还紧喊:“抓小偷,别让他跑了”,集市上的人立刻都知道怎么回事了,有很多胆大的都直接去抓陆伟,胆小的在旁边助威:“抓小偷,抓小偷,就是这个要饭花子!”。市场顷刻炸了锅,周围很多人迅速向陆伟聚拢,陆伟边招架边跑,架不住人太多,没跑出十米就被几个人死死抓住了,陆伟拼命挣扎,不小心一脚踢到了一个满脸凶相汉子的裆,凶汉子疼的怪叫一声,忍着痛上去就打了陆伟七八拳,众人一看有人率先动手,跟着一拥而上,拳打脚踢,陆伟开始还能高接低挡挣扎一下,想着找机会再跑,不过想多了,揍他的人太多,没一会就被正义群众打到在地,陆伟在地下缩成一团,抱住脑袋,浑身肌肉紧绷,嘴上还不闲着:“别打别打,都是误会啊,乡亲们!”,本来有人怕把他打坏了,想叫人住手,一听这小偷嘴还这么硬,看来没怎么样,接着打!

人群中心的陆伟,开始还好,渐渐顶不住了,人多不说,前面的打累了后面的还赶紧补上,生怕错过了表现正义的几乎,这接力打法陆伟受不了了,他感觉自己意识渐渐模糊,知道快到身体承受的极限了,趁着没晕,赶紧喊了一声:“师父,再不帮忙打死了!”。这时戒律子慢悠悠挤进人群,大喊:“大伙先住手,听我说两句!”,戒律子虽然长相猥琐,但平日里乡里乡亲谁家有事,戒律子只要在山上基本随叫随到,大事小情都能给解决的圆圆满满,所以在松花山下四里八乡人缘甚好。此时看他喊住手,众人也就停住不打了,打半天了都挺累。戒律子一脸惭愧告诉大家:“对不住大家啦,劣徒品行不端,都是当师父的管教不严,今天大家打的好,替我教训了不成材的徒儿,我在这里谢谢大家,同时我包赔损失,赔礼道歉,今天仗义出手的各位,我每人免费送个护身符,算是赔罪!”,平时都传这老道护身符特别灵验,而老道更懂得物以稀为贵,轻易不画符给别人,所以这群乡人一听都很高兴,纷纷表示都是应该做的,你这徒弟真得好好管管了,小小年纪不好好修道学人家做贼!陆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听了老道的话差点没气死,摊上这样的师父倒了八辈子霉!

老道赔礼道歉安排妥当,这才背着陆伟回到道观。陆伟在床上趴到晚间才缓过来点,吃了内服的药,又擦了外伤药,这顿揍挨的实在不轻,老道再晚点出现没准被打死。

“师父啊,下回咱别这么练了,疼还能受的了,这脸往哪放啊,受不了!”,陆伟真是有点委屈。老道才不管这些:“别废话,给你安排的第一关,就是让你知道想打人先要自己抗打,但这只是第一层,最主要的目的是告诉你,我们修道之人不是当大侠,要脸面不要性命的事永远不做!所以这一关你先要放下脸面,再从众人围殴中逃脱,看看你,今天坚持多一会就被抓到了?真给为师丢人,白瞎了为师那么多护身符!”,陆伟没好气瞪了老道一眼:“你这就是雇人揍我!”,“行了,赶紧养伤,养好伤继续第一关!”,老道半点同情心都没有,也懒得听陆伟诉苦,陆伟一看,干脆也不再说话,在床上闭目装死。

过了几天陆伟身体恢复如初,在老道软硬兼施之下被迫就范,下山开启了二次行窃被揍之旅。不过这一次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了,陆伟这次穿着干净,恢复本来面目大大方方进集市行窃,很多人认识陆伟,知道他是戒律子老道的徒弟,也有很多人听说这小徒弟手脚不老实,爱偷东西,听说打小偷徒弟师父还给发护身符,于是有人时刻关注陆伟动静,只要再偷东西准备动手揍他一顿顺便混点护身符,结果让众乡亲大失所望了。

原来陆伟这次深刻吸取教训,进集市前做了充足准备,这家伙进集市偷钱包之前做了一个小时热身,将身体状态调节到最佳状态之后才开始行动。行窃开始,很快集市骚动起来,几天前的剧本重演,不同的是此时的陆伟和几天前相比已像换了个人一样,众人开始抓他的时候他根本不着急乱跑,而是静下心来仔细感知敌意,上次被暴揍一顿,陆伟认真总结了原因,整个集市并非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看热闹的是大多数,所以这次他首先冷静的仔细感知哪些人有敌意准备对他动手,在众多敌意集中到他身上的一瞬间,陆伟突然身心空灵,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身体如游鱼般在敌意间快速穿梭,头脑异常冷静,随时调动天然兴奋剂分泌,只见他面对四面八方的攻击,闪转腾挪,左接右挡毫不吃力,集市中间到边缘足有200米的距离,陆伟很快就要跑到街口逃出众人包围圈,这次正义群众连他一根毫毛都没伤到!

眼看就出了集市,任务完成,突生异变!

陆伟看着集市边缘刚要松一口气,突然感知到一股无比强大的敌意从自己身体左后方袭来,危急关头,陆伟脑中轰的一下,像是一个开关被打开,这股潮水般的感觉来去匆匆,陆伟的身体在快速跑动中突然二次加速,突破了自己体能极限,硬生生躲过了这强大敌意的一脚偷袭!

陆伟在感知到敌意的时候就知道是谁了,除了戒律子没人这么损!陆伟躲过偷袭,才不管戒律子怎么收尾,任务完成,一顿疾跑,扬长而去。后面正义群众发现这小子比泥鳅还滑、比兔子跑的还快,钱包这小子是扔回来了,可没能揍到人到底有些愤愤不平!

不说戒律子在集市给陆伟收拾烂摊子,陆伟此时心中得意,每月多500的计划成功三分之一,看看后面早就没人追了,也就放慢脚步,晃晃悠悠回到松花观等戒律子。

不多时看戒律子急匆匆的赶了回来,水都没喝一口就问陆伟:“玄清,你怎么躲过我那一脚的?”,陆伟心中得意,本想编瞎话逗一逗老道,可看老道既关心又着急的模样,有些心软,就把当时脑中的感觉一五一十和老道说了,老道半晌无语,想了半天才试探问陆伟:“徒儿,你下回还能找到那种感觉么?”,陆伟试了试,点点头:“能,这种力量我想调用应该随时就能调用!”,老道没再问话,表情似悲似喜,像是在回忆什么。难得老道有点正经模样,陆伟也没打扰他,静静等老道安排下回去哪个集市偷钱包。

过了好一会,老道缓过神来,轻轻对陆伟说:“这一关算过了,不用再去偷钱包了,趁热打铁,你回去调整身体,下午开始第二关!”。陆伟见老道表情还是有点痴迷,也不再说什么,就点了点头回自己房间做准备。

等陆伟出了房间,老道眼中一行浊泪缓缓流下,抬头看向屋顶,喃喃自语:“师父,本门光大有望,你没能走通的路,你徒孙大有希望,你可以瞑目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