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下山
作者:关外散骑  |  字数:3626  |  更新时间:2021-10-17 21:12:31 全文阅读

下山

盛夏时节,松花山上苍松翠柏,鸟语花香,特殊五组孙震和刘玲此时正在上山的小路上,五组是对外特殊部门,他俩奉组长耿彪命令来找松花道观观主戒律子,一路边走边欣赏山上景色倒也不觉得乏味。

当进入道观找到戒律子老道的时候,老道正在给人作法驱邪,确切的说更像在调戏良家妇女,口里念念有词围着一个小少妇转,少妇长得很水灵,一双大眼睛怯怯的,像一只正在受惊吓的小兔子。“刘玲,咱们不是找错人了吧?”,孙震小声嘀咕到,“别瞎说,这么有特点的人怎么会认错?再说高人自有高人的做派,你得尊重,懂不懂?”,刘玲说完自己也有点不信,面前老道实在有点太猥琐,尖嘴猴腮,一副奸诈样,就差把骗子二字刻在脑门上了。

老道作法完毕,笑眯眯的收完钱,然后依依不舍目送小少妇到道观门口,看小少妇边小跑边回头张望的惊慌步伐,下次估计不能来了,老道暗道可惜。

回身瞧见两位陌生人赶紧热情让座,他早接到耿彪的电话,知道要派人来找他,估计就是这二位。三人坐定,小道童献上粗茶,两位连说不渴,接着向老道说明来意,原来近期欧洲暗势力活动突然又猖獗起来,接连伤害我们五名特工人员,特殊五组负责对外暗势力工作,组长耿彪大怒,派孙震和刘玲来请戒律子帮忙,给这帮宵小一些教训,跟国外暗势力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毕竟我们华夏是玄门正宗,释道儒高人无数,之前数次争斗都大获全胜。

孙震和刘玲知道耿组长最信任这个戒律子,因为之前请这个嬉皮老道出过两次手,干净利落不说,还一点把柄没给外国留,让他们干吃哑巴亏,耿组长最欣赏这种人,干活干净利落不用领导擦屁股处理后事,这老道不惹事不怕事还能干成事,哪个领导不喜欢?事后给俩小钱就打发了,物美价廉,虽然这老道看着面相心术有点不正,但这个缺点和优点比根本不算啥。

戒律子老道听二位讲完,有点为难,“哎呀,我这一阵身体有点不太好,为国有效当然是我的荣幸,可是这身体不给力啊!”。听到给力这俩字两位同志差点笑出声,这老道会用词啊!

“这次事成,我们组长说了,辛苦费给两万!”,刘玲笑眯眯说道,“啊!”,戒律子一听瞪圆了小眼睛,“我呢,确实这一阵心神不宁,要知道我们修道修的就是一颗道心,道心不稳,一身道行去了七七八八,可是为国效力呢,是本观的荣幸,义不容辞,这样吧,我让玄清走一趟。”。“玄清?”,两位同志一脑门问号,“玄清是我的关门弟子”,说到这个小弟子老道两眼开始放光,“道心道行体修都已经快超过我了,以后本门发扬光大就靠他了,我这徒弟,学什么都快,天赋直追当年他师祖,就是还缺少一些历练,这次是个好机会,天意!天意!”。看老道摇头晃脑在那里吹嘘,两位同志都觉得不靠谱,奈何组长大人有令,到了松花观全听这老道的,也就无奈答应了。

不多时,小道童从外面领进来一个年轻人,二十左右岁的年纪,个头不高,精瘦,穿了一身松松垮垮的旧道服,随意扎着道士髻,中间穿了一根筷子当发簪,相貌普通,唯有这一双眸子是真的出彩,灿若星辰,漆如点墨,柔时似水,包容万物,怒时如电,直透人心!

“师傅叫我?”,年轻人进来后不看两个陌生人,直接问老道,“徒儿,京城两位同志来请为师帮忙出去办点事,为国效力嘛,可你也知道为师这几天身体不大好,这样吧,你替为师下山跑一趟。但今时不同往日,这次是去京城,不是以前小县城的小打小闹,另外为师掐指一算,你这趟下山有大机缘!”。“师父,你哪回骗我下山不是说有大机缘?然后一堆破烂事,还危险”,玄清心里不满,有外人在就没再多说,随口问:“去干什么?”,“哎,徒儿,都是小事,你听两位同志安排就是”。玄清不再多问,当即和老道打个招呼回自己房间收拾随身物品去了,自始至终也没看孙震和刘玲一眼,孙震和刘玲面面相觑,真是个怪人。

第二天陆伟与师父拜别,陆伟----也就是玄清,他现在道心已大成,已是伪金丹,差一丝丝就成得道真人,这次下山为了办事方便直接用了俗家名字。陆伟出生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小村庄,从小家贫,待到上小学,小陆伟聪明伶俐,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父母在陆伟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为了他的学业,一咬牙变卖家产投靠了城里亲戚,当然也没什么家产,到了城里一家人日子并不好过,父母含辛茹苦将陆伟供上了大学,一家人日盼夜盼的愿望实现,满指望陆伟大学毕业能找个好工作改变全家命运,可惜事与愿违,上了大学的陆伟散漫不自律的性子犯了,再加上一群狐朋狗友勾引,这是陆伟自己的说法,实际上有可能是他把一帮朋友弄成了狐朋狗友,开学后也就认真听了几天课,发现不过如此,从此开始了逃课上网打游戏的生活,专业荒废,第一年期末考试挂了好几科,直接被学校劝退,陆伟这才傻了眼,悔恨愧疚屁也不顶,暑假没敢回家,实在无颜面对父母,只得在校外租了个小单间,好在陆伟之前打工惯了的人,倒也能糊口,等开学了实在无聊就回大学里混,说也奇怪,没了学业陆伟反而把上网这娱乐还给戒了,可惜为时已晚,就在陆伟天天烦闷无所事事的当口,松花观居然去他们学校招生了。以前只听说过佛学院,没想到道观也抓住了潮流的尾巴。陆伟可算看住了救命稻草,等好容易见到那个满脸写着不可信任的戒律子老道时,陆伟暗自告诫自己,人不可貌相,人家正规道观,据说还带编制的,咋还没开始呢自己就不尊师重道了?再说自己是被劝退的,大一肄业,啥名声啊,这好事不泼出面皮好好努力估计捞不到,等陆伟自我介绍完,老道一听就直皱眉头,“我们是正规有编制的道观,你是被劝退的,这本性就不行啊,我们头回面向社会招生,收一个你这样的不是砸本观的招牌吗?”,陆伟一听就急了,这可是救命稻草啊,使杀手锏表诚意吧,当场跪地拜师,抱着老道鼻涕一把泪一把,口称自己自幼向道,弄得人都恍惚了,以至于无心学业,结果被学校劝退,老道千不准万不准,架不住陆伟软磨硬泡苦苦哀求,老道这才松口:“痴儿,看你可怜,贫道也起了恻隐之心、爱材之意,这样,看你本质不坏,就收了你吧”,陆伟一听大喜过望,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口叫:“多谢师父,弟子一定努力修行,不忘师父收留之恩,争取咱们道观早日步入全国甲级行列……”,陆伟高兴的开始满嘴胡说了,不管怎么说,也算解了燃眉之急。

不说陆伟怎么高兴,过了两天招生完毕,打道回府,师徒二人返回道观,没看错,废了半天劲其实只招了陆伟一个人还是大一肄业的,其余时间看热闹的很多,但目的很单纯都是去看热闹的,没有真跟着去修道的,花花世界多好,谁没事放着大好前途不要跑去鸟不拉屎的道观去出家?最主要的是现在道教式微,修道实在是个冷锅灶。出发那天,好多没事的学生像看傻子一样跑去为陆伟送行,眼神充满怜悯。陆伟才不管他们什么眼光呢,只当他们是嫉妒,陆伟得意的想:“你们才傻呢,念完大学拿了毕业证也得苦苦找工作,咱这修道也有工资的知道不?听说还有毕业证呢”,转念又一想,这个面相不咋地的便宜师父也挺傻,白瞎一副奸诈相了,也不问问自己这个自幼向道的,除了“道法自然”还有“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还会啥,一问不就露馅了?看这老道外表狡诈,实则未必!

却说师徒二人千辛万苦火车牛车的来到了松花观,看见松花观第一眼陆伟就知道这个王八蛋老道表里如一,自己是真傻!小道观那是真小,如果说有优点就是还算整齐,周围环境也不错,四周都没有人烟,环境能错到哪去?但陆伟自幼在农村长大,这自然风景也算不得啥风景,老道领陆伟熟悉环境的时候,陆伟就悟出了修道的第一个领悟:自己这人太聪明了,有时想太多,长相老实的会防备了,没防备防备长成这样的,这就是反而覆之,覆而反之,这老道专能骗聪明人!认栽!

陆伟跟着两位同志下了山,一路车马劳顿,火车飞机到了京城,在孙震的安排下,换了行头,剪了头发,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陆伟一改头换面,带上墨镜,怎么看怎么有型,换衣服的时候孙震吃惊的发现,这小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不可貌相。

过了两天,组长耿彪抽时间见了陆伟一面,面授机宜向陆伟安排完任务,这时陆伟才知道,又被牛鼻子老道坑了,这哪是在京城闯荡,都要去欧洲了,问题国内这些妖魔鬼怪早都不怕了,外国鬼什么样有点不托底,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凭自己的本事吃亏是不可能吃亏的!转而又有些微怒,戒律子贼老道肯定见钱眼开又把自己给卖了,估计他都没问什么任务就答应人家了----陆伟又猜对了,此刻戒律子老道在道观也犯合计,糟糕,当时听说两万辛苦费光顾了高兴,后来两位同志说特殊任务不便提前透露就没再深问,估计此刻徒弟正在暗骂自己,但料也无妨,凭徒弟现在的本事天下之大哪里都去得,这只雏鹰来观里经过几年磨炼,如今羽翼已成,自己该放他出去飞了,这一去可谓“大鹏展翅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离开五组办公大楼,稍事休息,孙震就拉着陆伟登上了去往英国的飞机。路上陆伟自忖:这几年跟着老道炼体炼神学了很多本事,县城那些小打小闹已经满足不了自己,早想来大千世界去闯荡一番,此时走出大山正遂己意!

以陆伟此时心境修为,无数念头飞快转过,但闪念过后马上又变得平静如水,外人休想看到一星半点。

陆伟不理孙震,独自闭目调息养神,飞机这时已到平流层,直向欧洲飞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