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破灭彼岸 > 正文
第三章 不测(一)
作者:百木唯生枯  |  字数:3146  |  更新时间:2021-10-10 13:26:27 全文阅读

路小逸一人独自寂静地坐在床上,看着月光,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在凯洛酒馆待了近乎一个星期了。玛丽小姐和伦格大叔对路小逸都很好,周围的人也都对他非常的照顾,以后是否还会一直这样呢。

但不知道为什么,来到异世界的路小逸总是感觉到一种不属于自己的什么邪祟在控制着自己。

他已经察觉到了,他在本来世界里可不像现在这样热情开朗,他可是一直被班级同学以“冷血”这样凛人的字眼所称,无论何时,哪怕天塌了下来,他还是他,不会过多的管其他多余的事情,就算砸到了他的脑袋。

可看他来到这里之后,热情的接受了酒馆老板的盛邀,甚至连自己从未用那种语气说出的话都说了出来,他此刻就在想,他,还是他吗……。

路小逸用双手捂住整张脸,恨不得下一秒除掉这个不像自己的人,他随后缓缓地松开双手,看着床头前放着的一面镜子,他竟然离奇的自言自语了起来,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瞪着整张铺满自己面容的镜子,他脑海里冒出一句令他自己也匪夷所思的话来。

“你是谁?”

可之后伴随着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嘴唇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他瞬间害怕的站了起来。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面容变得狰狞了起来,语言变得大声且暴躁。左眼在那么一瞬间从灰暗色的眼眸发出了凶恶的金瞳。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不知突然路小逸从哪里拿来了一把匕首,伴随着抽出鞘的声音,下一刹那即将刺进那只怪异的眼睛。

哐当!一声用力推门的响声传了过来,原来是玛丽夫人听到这里一直有奇怪的声音,便担心的跑了过来。

路小逸见玛丽小姐穿着睡衣的样子,看来是刚刚已经快要入睡。

路小逸一如既往的对玛丽小姐微笑着说:“十分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到您。”

玛丽小姐看着路小逸,顿时惊了惊:“小逸……”

路小逸露出他和以往同出一撤的灰色眼眸望着一脸慌张的玛丽小姐。

“还住的舒服吗?”玛丽小姐柔声细语地问。

路小逸又笑了笑:“托您的福,非常好,玛丽小姐。”

玛丽看了看路小逸,意味深长的抬起了头望向窗外,月光也不知在何时散进了房间。

“那就好,其实……每当我看到你的笑容。”玛丽停顿了一下后又说,“我就想起了我的孩子。”

路小逸也愣了一愣,心想合着您是把我当成你孩子所以才拉回家的。

玛丽然后又面向着路小逸蹲了下来,用她纤细的双手抚摸着小逸精致的脸颊,看着她灵动的双眼,又好像下一秒就要流落出眼滴子来,玛丽继续说着:

“他非常喜欢笑,笑起来很天真,很可爱,就像你一样……可是,有一天晚上,听他在房间里的一声大叫,他就这样悄然的消失了。如今遇上了你,那同样令我深触的眼睛,我就在想,是不是阿依他……想念我们,回来了……”

“对不起……我……”路小逸本想安慰玛丽小姐来着。

“说来都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他,尽管这三年来一直寻找着打听着他的踪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消息。”说完将额头贴向路小逸的脸。

别说就这样路小逸还真就生红了脸,玛丽小姐正是年轻貌美之时,刚刚步入青春期的路小逸自然是有些不能够忍受得住的。

“他……阿依才七岁啊……”玛丽就这样抱着路小逸流出了泪来。

一颗颗温热的泪珠顺着两人的脸颊衔接着落入路小逸的脖子上,这随之也让路小逸产生了一种怜漓的感觉。

你这东西,不会是玛丽小姐的孩子的灵魂转移到我身上了吧!不过怎么都感觉不太可能的样子。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

路小逸此时此刻正在擦拭着桌子,因为是大早上,所以并没有什么人会来,这个时间倒正好准备午后的开业。

“小小逸!我们等下要去葛斯镇拉些新酿的葡萄酒,你也一起吧。”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只见艾伦掀开酒吧后房的帘子,走出来对路小逸说道。

路小逸转过身看着艾伦:“艾伦哥哥,怎么没有见到拉莉姐姐和你一起啊?”

“害,别提了。”艾伦挠了挠头又露出了他忧桑的眼神说道:“她说是要帮隔壁道具店的忙,没空搭理我,明明今天是我生日的说。”

“哈哈哈……对了,刚刚说要干什么来着?”

路小逸成功的转移了话题,因为他早在昨天就听拉莉说今天艾伦的生日,想要去和道具店的爷爷做一个很不错的礼物送给他。

艾伦指了指外面的拉货马车“瞧见了吗?到时候需要装好几桶在果园酿好的酒,你就跟着我们去看看吧!”

“我也可以搬的啊。”路小逸反驳道。

艾伦笑了笑:“就你这细胳膊瘦腿的,不添麻烦就不错了,还是再等你长大些吧。”

过了不知多久,连同伦格一起,三个人一同坐着马车出发了。

而在出发之前玛丽还专门出来亲自为路小逸戴上了自己织的一条红色的围巾。毕竟现在天气已经逼近冬天,听从别处到酒馆的人说好多地方已经都下起了雪呢。

他们先是一路朝南走,沿着东陵区前往了葛斯镇,把已经准备好的酒桶装进车厢,然后休息一时半刻才会重新返回。仅仅是来到葛斯镇就花了足足五个小时,因为需要在傍晚之前回到酒馆,所以中途没有休息,哪怕身体上没有精神上也会感觉到一定的疲惫。

在上车的时候艾伦还在抱怨要是拉莉也送他这么一条好看又暖和的围巾那该多好。

“要是真想要拉莉送你围巾,还是改掉你懒惰的精气神吧,哈哈哈哈!”伦格大叔豪放的笑着。

太阳以肉眼可见的极其缓慢的速度拉下了闭幕,因为是冬天,所以日短夜长的现象还是非常的显著,现在的天空已然变成墨蓝色。

正当他们来到东陵区附近的一道路上,出现了数十个人影,这让伦格大叔也提起了警觉,他们没有办法,前方已经被那些人所堵住,这也已经成为了不可避免的事情。

“小逸,等下不论怎样都不要害怕。”艾伦神情严肃地细声对小逸说道。

“嗯……”

路小逸一看就知道这是被截胡了,提前被捕捉好了位置等待傍晚再出手吗?。

很快的马车便停在了距离那伙子人十几米远的地方,伦格谨慎地下了马车,看着那群衣着邋遢,手上却又拿着各种武器的人。

伦格大声的说:“喂!我们并没有招惹你们什么事情吧,各位又何必在这里专门埋伏我们下手。”

其中一个皮肤枯黄,身上穿着又厚又破的粗布,手中拿着锋利的大砍刀指着伦格说:“你在几天前欺负过我小弟吧!”

气质与其他劫匪显有些不同,恐怕就是他们之中的头目类型的吧。

说完指了指跟在后面的地中海:“他你应该认识吧!”

地中海对伦格嘿嘿一笑,伦格一看便知道是当时纠缠他们的乞丐,那天纠缠他们的那个这个人或许就是个探子,摸清他们的情况,一切都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候,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么多的麻烦。

伦格深知和他们这些劫匪谈不下去什么,直接开口了当的说:

“车上的酒以及我们身上的钱都留给你们,只要你们放我们走。”

“马车。”头目淡淡地说。

听到这话伦格皱了皱眉头。

头目看了看伦格身后的马车,再一次压着声调说:“你们的马车,我们也要了。”

没有了马车,他们根本不可能安全离开这么荒乏的地带,看来他们是不打算让我们走了啊。

路小逸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止。

“这样啊……”伦格说着悄悄地从车厢内拿出一把开桶用的撬刀。

一瞬间伦格被他们一伙人跑着围了起来,头目注意到了伦格,他不慌不忙地走向前去,笑嘻嘻地对他说道:“怎么?难不成还想跑不成。”

走到伦格的面前后,他把自己的脑袋伸向前方面露鄙夷的表情看着伦格。

突然,伦格在一侧手中的撬刀挥舞了起来,从冷色的空中划过一道被月光照的亮丽的红色雪花。

“啊——你,你这该死的东西。我要杀了你!”头目捂着被划伤的胳膊退后了几步,幸好他及时用胳膊挡住了刀刃,不然肯定当场毙命。

“兄弟们上!”

数十个人拿着冷兵器冲着他们三人甩弄着,突然一个流星锤砸向了车厢,车厢整体破碎了起来,马儿也被惊吓地长鸣。

正当伦格拼尽全力保护着马车内的两人,一把长刀不知从何时出现插进了他的腰部,他用力推开手持长刀的人,面部逐渐变得紧绷了起来,只见鲜血依旧从刀缝处的伤口流出,他慢慢地站不住脚跟,摇晃了起来。

“伦格大叔!”路小逸嘶吼地喊着,总想要一跃而起去搀扶大叔,可是被与他在一旁的艾伦拦住。

“你在车上好好待着,我下去。”说完从车厢内跃出,随手拿起一根木棍,站在伦格的身旁。

路小逸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涌出痛苦的滋味,被别人保护的感觉,很不好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