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作者:落痕神语  |  字数:4103  |  更新时间:2021-09-29 07:52:43 全文阅读

  清晨的校园里,江辞御因为根本没睡好,趴在桌子上懒洋洋的,阳光照在了他的背上,似乎增添了几分睡意。

  穿着高跟鞋的老师带着戒尺和书本走入教室,轻轻用戒尺拍了拍江辞御的脑袋。

  “都上课了还睡觉?”

  望着老师前来叫醒自己,江辞御只是不好意思的挠头,看着身旁的同学哄堂大笑不自觉的苦笑。

  望着老师,江辞御只是微眯着眼眸,对于江辞御而言眼前的老师就是恩师,因为他的人生太过荒谬,连老师都会同情他。

  放学之后,江辞御走出了学校,手机传来的响声让他以为是工作来了,没想到却是老师的电话,一时之间,江辞御有些不安。

  月色之下,学院内异常诡异,江辞御把书包交给了门卫保管就冲入了学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契约者会在学校!”

  哪怕是江辞御不理解的低语也没有改变他逐渐加快的脚步,来到了办公室的走廊。

  只见黑色的躯体在走廊中移动,江辞御的白炎汇聚于掌心,握拳之际右拳燃起白炎,冲向了黑影。

  可当他靠近时,脚步却不自觉的停下了,他的老师体内的血管隔着皮肤都可以看见血液里黑色的液体,一时之间,江辞御下不去手。

  “陈老师...”就在江辞御愣神之际,“陈老师”的眼角流出了黑血,右边的整个手臂开始膨胀着肌肉,隐约只见,江辞御只听见了三个字...

  “杀了我。”

  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江辞御的第一想法,连同他的身体都来不及反应接下来的事情。

  “陈老师”的右臂长出纯白色的骨骼,构成了尖状,黑血顺着白骨滴落在地面,在月光下,异常诡异。

  慕英玲在阁楼上静静的看着江辞御,长枪的小人有些颤抖,慕英玲问道:“这是...什么?”

  “...神灾中陨落的怪物——无使,是曾经灭绝的生物。”小人的声音带着几分恐惧,好似丢了之前的神气。

  望着眼前的“陈老师”,江辞御没有时间思考,转头绕路,而那无使追向了江辞御却发现江辞御整个人已经消失。

  白炎形成的长枪刺入了无使的体内,迅速膨胀的肌肉出现了血泡,裂开的血泡滴落着黑血。

  而“陈老师”看向天花板的江辞御时,黑色的长柱升起,尽管江辞御多次避开却发现,黑柱会变得更加黏稠。

  这一切就像是蜘蛛捕食苍蝇,想要限制他的行动空间,利用这一点,江辞御判断无使是存在智慧的。

  无论是速度,力量,抗击打,现在的“陈老师”都在江辞御之上,除了再次用白炎汇聚出长枪,江辞御还在寻找对策。

  黑液弹出,尖刺状的液体直接刺穿了墙壁,江辞御尽数避开的同时利用长枪改变轨道却还是受伤了。

  黏稠的细胞组织,火花了江辞御的右臂,过度的火花导致江辞御的右臂直接报废倒在地面上,看着无使一步一步走向自己,地面上的江辞御却笑了。

  意识到问题不对的“陈老师”的瞳孔迅速震动,背后传来的剧痛让她明白了什么,“江辞御”抬起长枪刺入了无使的身体,就算是“江辞御”化为了沙尘。

  连同走廊都发生了改变,在地面的江辞御却站起了身,他的微笑异常让人感觉到了冰冷。

  “你说...一支枪扎不死你这个怪物,五支够吗?不,十支呢?”

  听着江辞御的声音,无使不妙的内心终于出现了答案,地面上的沙石化为四个江辞御。

  而且,就算明白这都是幻觉,但根本不清楚什么时候就开始了幻觉,想要顺着原来的路逃跑却发现连原来的路都被有墙壁。

  只见“陈老师”发现墙壁是固定的后,就发觉到,自己早已深陷幻觉,“江辞御们”带着白炎长枪步步逼近。

  战役上的两个角色瞬间互换,就像一个人拿到国王牌以为可以完全碾压时,另一方却没有任何意外的拿到了愚民牌。

  看着长枪一次又一次刺入身体,陈老师体内的活性细胞也受到了恐吓。

  此时的慕英玲才刚刚发觉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一件事,江辞御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避开攻击,而是利用这一点在地点狭窄的走廊间伪装成自己制造了幻术的样子。

  走廊之间感知出现问题的幻术也是他提早设下的,最不可能的就是最有可能的,而江辞御深知这一点,所以根本没打算没有牺牲的胜利。

  望着自己昔日的老师倒在地面,白炎化枪,动作僵硬了许久,江辞御的眼神中,是凡人的犹豫不决,对于这个老师,他的回忆不多,或许只有几句话,但印象很深。

  “江同学回头来办公室问我好了,没事,我时间挺多的。”

  “江同学,你怎么老吃米饭,我订了点炸虾,要不然你拿去吃吧。”

  “江同学,你怎么了?为什么总是一个人的?”

  “江同学,我们算是朋友吗?虽然是师生,但我们年龄差也没多大,我也就比你大三岁就来实习了。”

  “哈哈,江同学毕业以后还要记得我啊。”

  望着“陈老师”,江辞御第一时间是追上另一个黑影,并没有彻底杀掉老师。

  自私吗?是很自私,但江辞御并不后悔,他想要的不仅仅是钱和生命。

  看着眼前的人,江辞御反而感觉到了难办,虽然不熟但也了解一些事件。

“高二3班的杨正一?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在江辞御疑惑的时候,他注意到了,杨正一的血管也有黑血。

  面对江辞御的询问,杨正一不自觉的狂笑着,黑血从他的皮肤上不断流下。

  含着热气的舌头缓缓舔过黑血,此时的,杨正一表情更像是个疯子。

  对于杨正一为何会出这种事情,江辞御也不会感觉到怪异,如果被整个班级针对了俩年还没点怨气他可不信。

  只不过,江辞御还打算问些什么,可杨正一不给他机会,黑血涌动着宛如触手般袭向江辞御。

  掌心的白炎甩出,灼烧的黑血散发着腐烂味,一柄长枪落入江辞御的手中,白金色的炎光照亮了周围的阴暗。

  “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就来宛如正义之士般的制止我!我需要力量!能复仇的力量!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可以欺凌无辜。”

  聆听着杨正一的话语,江辞御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的表情让杨正一感到不爽。

  黑血不断涌向江辞御,这一次,不知为何江辞御连空间幻术都没有使用,白炎重铸成长刀劈去。

  黑血如同海浪般被斩断,炽热的白炎焚烧着四周,高温刺激了黑血,也似乎利用极高的温度抑制了黑血的再生。

  “为什么?”目光紧盯着江辞御,似乎在质问着江辞御的杨正一只是收到了一个没有过脑的回答。

 眼见杨正一一副必须自己回答的话语,江辞御也只是耸耸肩,回答道:“我想这么做,仅此而已。”

  杨正一正打算移动却发现长枪早已迎来,枪尖抵住了杨正一的脖子,江辞御始终无所谓的表情中,眼眸中多了一丝认真。

  “痛苦也好,悲伤也好,陈老师是无辜的,如果你真的是在复仇,我可以自私到直接离开,很遗憾,你不是。”

  枪尖刚要刺下去,杨正一的身上就掉了一支针管,江辞御刚准备收手,枪尖已经穿过了杨正一的喉咙。

  黑血卷住了没有燃起白炎的长枪,硬生生刺穿了杨正一的身体,江辞御拾起了针管,不自觉的答应了一声:“我明白了,那就这样好了,我会替你讨个公道的。”

  看着针管上的“驱逐剂”,江辞御就猜到黑血不是什么正常的玩意了,在陈老师的右臂上打入驱逐剂。

  黑血从她的身体中缓缓流淌出来,化为一摊死水,看着自己的老师又有些不放心。

  于是,街上多了个背着老师叫出租车少年,偷窥着老师的手机,江辞御自认可能要被杀千刀。

  忽然,他注意到了一段聊天记录顺手转发给了自己,背着自己的老师上了楼。

  用钥匙打开门之后,把陈老师放在了沙发上,看着杂乱的房间,江辞御被逼着犯强迫症。

  不到半小时,整个房子就被江辞御打扫的干干净净,顺手在洗手间用水冲洗了脏水。

  “这东西好脏啊,真的好脏...幸亏可以洗掉...一股腐臭味...我去他老母的没见过这么臭的玩意...!”

  醒来的陈老师,看见江辞御捧着自己家的电脑看着什么有些愣神,用手扶着额头自言自语道:“我穿越了?不应该吧?该不会真的像小说一样穿越了未来十年吧!”

  “老师,你这网名直接用真名可见你有多不会起名字,你的思想我称作憨批,因为你见过哪个快三十的人长这样?”听到江辞御的解释,陈老师反而更慌了,看着江辞御疑惑的问道:“刚刚我在做梦吗?为什么你在我家?噩梦之后是春梦吗?好耶!”

  望着陈老师自说自话的去洗澡了,江辞御感觉可能跳进黄河洗不清了,但转念一想,黄河都是沙子,跳进去装俩袋沙子上来吗?

  虽然分心了一会,江辞御再度看着电脑上的聊天记录,高二三班有人疑似勒索和校园暴力,但是碍于证据不足根本不能告上法庭。

  陈老师以真名——陈潇涵与这些家长沟通制止孩子的行为,几次都因碰壁失败了。

  虽然陈潇涵以为先前的事情只是噩梦是个好消息,可眼下该怎么换杨正一的清白。

  在疑惑的时候,江辞御找到了家长发来的录音,听了几遍都没听出什么,直到...

  “我只是在跟那个同学开玩笑,我以为他不会给,没想到真给了。”

  江辞御的眼眸微微眯起,似乎有些厌恶的眼神中却有几分怜悯,因为有些饿,就在老师家找了点吃的做了顿饭。

  陈潇涵洗完澡后看见了江辞御在查校园暴力迟疑了一会,似乎在回忆什么,可是江辞御却把饭菜端到了桌子上。

  见状,陈潇涵张开了嘴巴似乎在等江辞御喂他,没想到江辞御直接去放围裙了。

  坐在椅子上的江辞御吐槽着:“老师,为什么你家围裙是粉色的...”

  “哎?这不是梦啊?”望着傻傻的陈潇涵,江辞御有些无奈的拿起勺子喂了她一口。

  之后,江辞御缓缓关上了笔记本电脑,放在了比较显眼的地方,看着陈潇然不知所措的样子,江辞御只是叹着气。

  “怎么了嘛?江...怎么称呼现在的你?”陈潇涵一时之间发觉,此时的江辞御有些成熟了,就没喊下那句“江同学”。

  抬起筷子敲了下陈潇涵的头,江辞御微眯着眼眸说道:“叫我辞御也行,只是有点不太通顺,实在不行你单字喊御。”

  晃神之间,陈潇涵才注意到自己的房子已经干干净净的了,又看向江辞御,便问道:“御,该不会是你收拾的吧?”

  “昂,对啊?”眼见陈潇涵把自己的台都给拆了,江辞御颇有趣味的回答了陈潇涵:“我可是收拾了不少时间啊,你怎么连胖次都乱...”

  “别说了!御...我还不想社死!”望着江辞御,陈潇涵的脸上多了些羞涩,或许是因为江辞御太过直接,又或许是现在的江辞御太过温柔,和先前与学校时的糟蹋影响产生了反差吧。

  出于好奇,陈潇涵询问江辞御:“你当时为什么只吃白米饭,我看你也不像是特别特别穷的啊。”

  闻言,江辞御的嘴角微微有些抽搐,只能回答:“别说了,学校的饭我看着就没食欲,还吃呢?”

  吃完饭后,陈潇涵看了一眼日历,此时,江辞御才发现,陈潇涵用的是老日历,需要一张张撕下来分那种。

  然后,江辞御就看见了一本《三年模拟两年高考》,陈潇涵诡异的微笑不自觉的让他背后发凉。

  见状,江辞御故作镇定的说道:“那个...老师,别这样啊,我怕了,学习我真没有天赋,真的。”

  “哦~那...明天过节,今晚住我家吗?”面对陈潇涵的邀请,江辞御有些不适应,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