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作者:落痕神语  |  字数:4134  |  更新时间:2021-09-29 00:26:29 全文阅读

高楼大厦的城市中,人们来来往往在繁华的街道上,江辞御骑着自行车停在了图书馆前。

  习惯性的与前台打了个招呼,就去看书了,看着桌子上的书本,江御有些悠闲的戴上耳机听音乐。

  周围的一切都是木质的,连同地板也是如此,自然的花纹令人轻松许多,清新的书香没有太多加工过的味道。

  手表上的指针一次又一次的跳动,整个图书馆开始颤动,所有人都选择了逃离,江辞御却找到了前台问道:“今天有地震?我记得根本没有预报。”

  而前台小姐看向了街外一脸惊恐,颤抖的声音甚至已经无法冷静:“不...只有图书馆在震动...地下...地下有东西!”

  “地下?”意识到问题的江辞御在第一时间掩护前台离开,因为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眼见头上的石柱落下,江辞御撞开了前台小姐,也因此玻璃门被破开,除了轻伤以外,前台小姐没有任何性命之忧,看向了江辞御,她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因为江辞御几乎被石柱压的死死的,温热的感觉从他的头部传来,血液顺着他的额头留在了眼瞳,有些血色的视野逐渐昏暗。

  机械齿轮摩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江辞御从地面爬起,看着自己的手臂有些疑惑,可先前从手臂传来了疼痛不假。

  “你醒了?”

  听到声音,江辞御转过头,无数巨大的齿轮转动着,摩擦的时候甚至会出现火花,白金色纹路天花板颇有几分神秘的气氛。

  “是谁?出来!躲着我是什么意思?”江辞御不断的看向周围,可声音却从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传来。

  “江辞御,即将高考的学生吗?”伴随着声音的方向,江辞御却看到了异常的景象,白发的青年默默的坐在了齿轮上,任由齿轮转动着。

  白发青年的手里还捧着一本古籍,虽然看不见上面刻着什么字,但是古籍的纹路却在微微闪烁着光芒。

  忍住了心中的恐惧,江辞御看向了青年询问着:“这里...是哪?”

  “契约之殿,是人类与神明契约的地方,也是你将与我契约的地方。”白发青年的双眸缓缓睁开,天蓝色的瞳孔宛如天空一般清澈。

  “神明?什么意思?你在开什么玩笑!神明的话应该是因为信仰才存在的玩意而已!我不知道你刷的是什么骗术!给我下来!”

  听到江辞御的怒吼,青年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白金色纹路的外套跃了下去,落在地面上时江辞御却愣住了,因为齿轮的高度怎么也有五六十米,眼前的家伙跳下来却毫发无损。

  “你到底是谁?”说着,江辞御开始退后,颤抖的手被青年的目光注意到了,青年却自然的回答:“King,没有名字的神。”

  看着本不存在的事物,江辞御一次又一次的退后却发现身后是中世纪的建筑,上面还有着人类在行走,瞳孔骤然缩小。

此时的King却略微停顿了一下,阻止了江辞御接下来的行为:“如果你跳下去,那一定会改变历史的,或者创造平行世界,我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吧。”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江辞御的话语中充满了质疑。

  然而,King的回答扼杀了江辞御的庆幸:“没。”

  白色的原型法阵凭空构成金纹边,光芒笼罩了两个人的身影,一切都寂静了下来。

  “主刀医生,他...他死了...”

  “不对!心跳!心跳恢复了!这...这不可能!”

  “这是神迹么?天呐....”

  窗前透过的阳光灿烂的吓人,江辞御微微低着头颅,阳光右手背的指尖钻入了光晕。

  搂着自己的身体,江辞御第一次感觉到不安和沉默,不敢相信那是不是真实的。

  可右手背上蔓延的白金色纹路又让他无法欺骗自己,这时,江辞御的手机缓缓震动起来。

  抬起了右手,尽管不想接受事实,可是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父亲,江辞御挤出了一丝笑容。

  “爸,怎么了?突然给我打电话。”

  “我听你进医院了,要不然我请假去看看你。”

  “我没事,那么远的路,我担心您...”

  “我是你父亲,这是一个父亲应该有的责任,学习什么的可以放在一边,你太辛苦了,我只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生活。”

  “爸,我不辛苦。”

  一名白发的医生靠着病房的门,他闭着双眸,倾听着房内的一切,似乎在思考什么。

  路过的护士交给了医生一分单子,医生见状微笑着点点头,病况结果仔细检查,然后推门而入。

“江辞御,你的身体状况好些了没?”

  望着眼前的白发男子,江辞御的手不断地颤抖着,试图拿起身旁的东西自卫。

  因为眼前的白发医生与King一模一样,只是他似乎并不知道江辞御是谁。

  尽管江辞御的失态,医生只是面带微笑的坐在了一旁自我介绍:“我叫天宇痕,一个接受了国家人工眼珠实验的人,初次见面。”

  “你...是盲人?”颤抖的声音似乎意味着江辞御的震惊和不解,世界上真的存在如此相同的人吗?

  窗外的一阵风缓缓吹动了两人的头发,天宇痕的脸上不知为何总是带着微笑,平静的话语充满了希望:“曾经是,现在不是了。”

  微微抬头,江辞御带着几分敬意的问:“是你给我动手术的吗?”

  只见青年略带尴尬的挠了挠白发,回答了江辞御的问题:“前半场是的,因为后半场有意外,一个富二代要求我给她妹妹看眼睛,出于无奈,我只可以去帮忙,不太放心你的手术,所以我现在来看你了。”

  “正好错开了吗?”望着天宇痕一尘不染的白大褂,江辞御不自觉的喃喃低语,可天宇痕却有些敏感的问道:“什么错开了?”

  江辞御一时之间哑口无言,有些尴尬的询问:“请问我说这么小声你为什么听到了?”

  闻言,天宇痕笑着说道:“因为我曾经是盲人啊,听力当然非常敏感。”

  沉重的气氛中,天宇痕依然保持着微笑,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兴许是明白江辞御的沉默,他拿起了自己的拐杖走出了病房。

  看向了天宇痕的背影,江辞御不知为何,只好奇天宇痕为什么不在生活中用人工的眼球。

  几日之后,江辞御就康复的差不多了,出院之前,天宇痕来看了他一眼,江辞御刚打算离开却发现路边的凸面镜上,天宇痕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缓缓抬起,好似与他送别。

走在回家的路上,江辞御好奇King为什么与自己契约的同时,想着怎么运用King的能力赚钱。

  “话说回来了,King的能力又是什么,从之前的事情来看跟时间有关系...”看向了一旁的垃圾桶,江辞御伸出了右手,白金色的纹路闪烁了起来,垃圾桶被扭曲在了一起,吓的江辞御逃离了这里,但是原先的垃圾桶却恢复了原样。

  黑夜中的江辞御不断的奔向远处,脚滑摔倒在了地面,却被天宇痕发现。

  天宇痕静静的拄着拐杖,在灯光下伸出手想要搀扶,江辞御因为恐慌,甩开了天宇痕的手,连跪带爬似的离开。

  尽管天宇痕看不见,依然觉得江辞御有些慌张,只不过他也没有认出是江辞御。

  “是个还不成熟的孩子吗?虽然看不见,但是任然感觉到了动作里的情绪有无力。”

  拐杖再一次落在地面,天宇痕转过了身,脸上的微笑变成了一丝担忧,紧闭的眼眸也可以看出忧愁。

  此时的天宇痕就像个老人般,拐杖探路,双目残疾,但他的右手背上却有着紫金色的纹路。

  “希望那个孩子,平平安安吧...”

  回到自己的租房里,江辞御砸翻了靠着门的桌子,颤抖的声音写明他失常的内心。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我要活着?不对,为什么我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为什么我会卷入这场灾难...?”

  昏暗的房间内,外面的灯光因为房间内被撕裂的窗帘中照射了进来,纯白色的光晕在江辞御的视野已经有些模糊。

  “凭什么...凭什么...我只是普通人啊...为什么是我...不能换成别人吗?我不是军人...我是学生...我凭什么要面对这种未知的未来。”

  江辞御紧紧靠着墙壁,双手抱着头颅,身体变得有些僵硬,刚想从冰箱里拿出一批饮料,试图冷静,墙壁迅速龟裂。

  在刹那间,江辞御的身体就不自觉的避开了攻击,制造墙壁的水泥都被长枪震碎,幽紫色的火焰在砖块碎片上缓缓燃烧。

  “King的能力怎么会在一个普通市民的手上。”

  目光随着声音望去,是一名黑衣女子,甩落枪上的紫炎,冲向江辞御。

  长枪刺来,紫炎环绕,宛如巨龙般的气势涌向江辞御。

  见状江辞御在求生本能的情况下翻滚躲避攻击,却依然被紫炎灼伤了左臂。

  那一刻,江辞御的脑海出现了金发少年的背影,和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

  “你有选择的权利吗?”

  “不知道。”

  “但是,人类的错误和扭曲会造成他们的灭亡。”

  “你其实可以苟活的。”

  “从一开始,我的选项里就没有苟活,我明白失去一切的痛苦,家人,我还不打算放弃。”

  时间似乎禁锢在了这一瞬间,长枪刺穿了“江辞御”的身体,可身体却化为散沙。

神秘人的身躯被黑暗迅速包裹,紫炎再次燃起,试图刺破黑暗,但一切却没有任何动静。

  “你在做什么?”

  只见黑袍人的瞳孔猛缩,因为她在身后看见了江辞御,长枪挥去,可江辞御手中的白炎汇聚成长枪,挑飞了她的长枪。

  白炎燃起,与方才黑袍人使用的招数一样,吹开了黑袍,江辞御却有些惊异。

  “明星?一线明星,慕英玲,真没想到明星也会是契约者吗?”

  尽管慕英玲看着之前还接近疯狂的江辞御如今进入战斗状态如此顺畅也有些不打算逃离,她似乎听到了一声呵斥才选择离开。

  慕英玲在离开的途中路过了天宇痕,不知为何凌晨三点还会有人步行,在第一反应是想要除掉天宇痕,却看见了天宇痕的拐杖。

  一时之间,犹豫再三之下还是想要攻击天宇痕,但天宇痕的拐杖再次落下之时,没有走动。

  “我知道你想要对我动手,因为失明,我的直觉也更加敏锐,我希望,不,或许是怜悯你,不要随意把自己的情绪带给他人。”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天宇痕依然没带微笑,慕英玲甩出长枪刺向天宇痕,却发现自己下不了手。

  天宇痕却睁开了因为人工移植才可以看清世间的眼眸,深蓝色的眼眸闪烁着光芒。

  “难道你希望,这里变得战火纷飞,甚至有无辜的群众死在这里吗?又有什么意义?”

  长枪自行消散,慕英玲惊讶于天宇痕到底做了什么,但天宇痕却再次闭上了双眸,拄着拐杖离开。

  出于好奇,慕英玲低声道:“那家伙是谁?怎么会有这种能力?”

  而慕英玲的长枪中出现了紫炎构成的小人,小人回答了慕英玲的疑惑:“刚刚是我制止的,他只是普通人,但是杀了他,远比神之契约者之间的战斗要严重。”

  随之长枪颤抖了一下,小人又补充道:“你不会想要看见那个后果的,那个死寂的神域。”

  连同慕英玲都惊讶于神域这个词,喃喃低语道:“神域不是在一种能力达到极致后拥有的能力吗?怎么会连死寂都有。”

  小人只是摇着头消失了,并没有回答慕英玲的疑惑,江辞御的租房似乎因为某种原因复原了。

  惊讶于这种能力的江辞御拽了拽窗帘,深度思考后决定...

  用这玩意修东西赚钱!对于他而言!那一定很赚!修一次水管50块!不打折不退还!

  于是乎,江辞御说干就干,整了广告单子准备周末打工。

  尽管天宇痕看见之后企图拦下这种失智行为,但听到江辞御那句:“我想赚钱。”

  连天宇痕都觉得,可能大概或许,江辞御只是玩一玩,谁想到这脑瘫真把广告贴电线杆上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