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游岚:奈落之息 > 正文
阳 第三章 白衣4
作者:唐荻  |  字数:3080  |  更新时间:2021-11-01 16:04:08 全文阅读

“你要去哪?”

  突然间,一只手按住了岚枫的肩,让他猝不及防之下闷哼了一声。

  “姬玄?”

  回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岚枫微颤的声音像是飞驰的过山车在下降时骤然急停般安静下来。背对着惨白的灯光,年轻人的脸庞在阴影的勾勒下冷峻得有些摄人,但他只是静静看着他,居然让人瞬间有了些踏实的感觉。

  “啊……我……”

  他当即再朝着车厢后窗望去,这种时候与其再说什么,还不如直接看一眼来得快。

  “——我去趟洗手间。”

  停滞了一秒后,他有些犹犹豫豫地回答道。此时此刻,门后面的那节车厢被壁灯照得亮亮堂堂,与岚枫所在的这节配置相去无几,根本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果然,刚才只是他眼花了。

  “啊,也是。那我和你一起吧,一个人的话毕竟有些不太安全。”很快,姬玄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对他理解似的点点头。

  什么啊,这人是上天派来护送他走夜路的天使吗?岚枫都有点感动了,他才正想着要怎么心惊胆战地开这扇门时就有人恰到好处地替他把围解了。

  门开了。当然,不是岚枫开的,姬玄开门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地缩到了后边。倒也不是担心会有什么——他当然知道不可能会有什么,这都什么年代了。他就是单纯对被吓这种事抗性不佳,会本能地想要回避,就像没办法理解有的人会依赖看恐怖片来寻求刺激感一样。

  门后面便是窄小的一段过道和洗手间,岚枫跟进去后姬玄甚至还非常贴心地问他要不要把隔间门也开着,以防万一。

  啊哈哈哈……那,那当然是不至于。经此一问就是岚枫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只得急忙打个哈哈把隔间门给关了。

  接下来只要象征性地等一等再出去就好了,他本来也就随口一说,当然没什么生理上的需求。再说了,因为太害怕去厕所而被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热心帮助什么的,这种情况就算真的有需求也会因为尴尬而释放不出来吧……

  站在洗手台前洗了个手,岚枫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用湿着的手随便抓了抓看起来有些毛糙的头发。头发没捋顺,倒是看到那双耷拉着眼皮毫无精神气的眼睛了,他顿时没了捋头发的心情。反正收拾不收拾看起来也没差,也用不着白费这力气了。

  可他紧接着发现了一件怪事——他觉得镜子里的人好像在打量他。

  可不是吗?他看镜子里的自己时还不让另一个自己看他了?岚枫突然为自己居然产生了这么荒诞的想法而有些好笑。

  他做出龇牙咧嘴的表情,镜子里的自己也看着他龇牙咧嘴,乍一看还真让人觉得有点狰狞。

  果然,在扮可爱这件事上人类也许需要点天赋,可在装神弄鬼这种逼近下限的操作上所有人的水平都差不多,连一个怕鬼的人都能稍微露出点獠牙来。

  岚枫把表情收了回去,镜子里的自己也把表情收了回去,他就那么端详着自己,凝驻了片刻。

  即便从小就不喜欢照镜子,也该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但他这还是第一次没来由地觉得自己的样子貌似有些奇怪。

  他把脸缓缓靠近那面镜子,注视着那双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眼睛。

  原来他一直以来是用这样的眼神来打量周遭的吗?仔细端详时,岚枫有些吃惊。这怎么会是他的眼睛呢?他发现对自己居然这么陌生,甚至过去从没想过要这样正视哪怕一次。之前他看着姬玄的眼睛时还觉得异样,现在再看这双眼睛反倒觉得一切只是某种诡谲的玩笑了。

  像是把某种悲怆深藏在那片寂静的暗色之中,只隐约透出一种抗拒一切的淡淡审视,傲慢,还有漠然。如同要把被注视的他自己刺出血来,再从骨子里引燃,直到成灰。

  当终于意识到即便错开目光那双眼睛也依旧定格在他身上,并为之露出一丝讥诮时,岚枫整个人在微微一颤后顿时僵立在了原地。

  他的表情突然间自己裂开了嘴,既像是在恸哭又像是在狞笑,仿佛镜中有只枯鬼要突破界限噬咬他的面容——可那是他自己。一瞬间他猛然抬起手臂奋力抓向脖颈,如同镜中的自己要扼断呼吸,又如同他试图挣脱这种挟持。

  “啊……”

  强烈的窒息感涌上头顶,岚枫像是哽咽般发出轻声的抽气声。他不明白这究竟算是什么,只知道惊醒他的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看着镜子里一脸局促紧张的面孔,他不敢相信,刚刚的一切都只是自己脑海中突然之间的臆想。

  “怎么了?”

  打开门,岚枫看着注视着他面色有些不善的年轻人,有些奇怪。

  “还能怎么,都半个小时了,我在想你是不是蹲里边睡着掉坑里了,正想着冲进去捞人呢。”姬玄微微挑眉,悻悻然的样子让人很难怀疑他在说笑。

  “半个小时?”岚枫心中一惊,怎么会是半个小时?他在体感上最多只过了两分钟,“现在几点了?”

  他又问。

  “凌晨四点五十。跟我过来吧,你第一次上车,有些事我要和你说一下。”

  年轻人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很快转过身向前车厢走去,只留给他一道背影。

  “姬玄。”他追上去,匆匆紧跟着年轻人沿过道往里走,“问你个事,这列车上除了我们还有别人吗?”

  “没有了。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很确定。”姬玄头也不回地应道。

  “你怎么知道?”

  “因为之前我已经去每节车厢都看过了,你要是想为了验证这事再跑一趟那大可不必,在这种地方你乱跑只会白费力气。”

  “哦,哦……”岚枫回答得轻声细气。

  他心里想这个人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的,一列车上只搭两个人,这待遇已经和私人包机差不多了吧。都这样了你说话还这么淡定自若的,倒搞得好像我是在没事找事似的。

  两人走到姬玄放着行李的座位前, 姬玄低头将手头的书翻了翻,折好书页合上,随即自顾自收拾起桌面。

  “那个……那会儿你睡着了,我就看了下你的书,我看着上面也没有什么字啊……”岚枫一看到那书,心里又直犯嘀咕,当即忍不住问道。

  “没有字?”姬玄停下来,抬眼看他一眼,“你再仔细看看。”说着就把手头的书推给他。

  那是本白皮书,岚枫缓缓翻开,这一次看居然发现上面真的是有字的,只不过又是文言文小字。他只瞄了一眼便失去了细看的兴趣,当即把书合上。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你把一件事搞错了,洛秋。睡着的那个人不是我,是你。”

  姬玄的语调很轻,却像是坠下叶梢的露水在水面激起涟漪。

  “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岚枫顿时有些呆了,支支吾吾地应道。

  “所以我说你错了,你把自己梦到的东西当成现实了。人无法想象出自己也不清楚的东西,所以在你的梦里我的书是没有字的。”

  年轻人抬头看着他,岚枫不明白为什么他看待自己的目光里突然带着一种——悲悯。

  “而我是不可能睡着的,因为我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并注视着你,所以你有没有睡着这件事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睡着了?岚枫懵了,如果他真的睡着了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睡的,又是什么时候醒的?为什么他一点这样的感觉都没有?

  “你知道人的身体先于意识苏醒过来的情况会被称作什么吗?梦游。”年轻人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虽然本不该打断的,但我那会看你快要被梦里的东西吸引走了,所以不得不在那之前叫醒你。怎么样?现在稍微想起点什么了吗?”

  他想起姬玄从身后拍他,差点吓他一跳的瞬间。这么说,那之前都是梦?那么洗手间里的事也是梦?

  “可……我这辈子就没有过梦游症史啊。”岚枫只觉得这比自己突然犯了臆症还离谱,他还记得以前做体检的时候医生看都懒得看他的,他从心理状态到遗传征的各项指标都正常到了一种——对人类毫无贡献的程度。

  “但现在你有了,不是吗?”姬玄看着他的表情突然平静至极,年轻人说话的调子每一句听起来都像只是一种淡淡的陈述,“但其实这无关紧要,这样的事每个人在开始的时候都差不多。我只是不明白——你既然都会被梦困住,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那双像是失了色的瞳子里本乘着一捧清寂的水,像是能把经过其间的一切都漂淡。可当些许光芒被透射进去时,当你意识到它在保持倾注时,你会发现它原来不是死的。有什么清冽的东西会被突然照映着,像是吹风般呼啸一瞬。

  错过后的余味疼痛得像是在流血。

  原来人的身上真的可以流露出这种能令人窒息的气场,面对时你会冷得想抖抖腿,然后找个地方坐下歇歇。

  可他还在追问,像是在为谁悲戚。

  “你是谁?送你来这的人难道不知道以你的情况根本撑不到终点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