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最后一个奇门术士 > 第一卷 盘岭旧事
第一章 十年一难
作者:三五两  |  字数:2371  |  更新时间:2021-12-08 15:22:46 全文阅读

“老鬼又带着小鬼出来了!”

“快跑哈哈哈……”

“晚点要被捉去活死人墓里了!”

……

妇人牵着小孩还没走近,老远就听到一阵嬉笑声,原本围在大槐树下的孩子们哄笑而散,但是并没有走远。

他们躲在树后,或者是墙后面,带着好奇又害怕的看着妇人。

而这个妇人,就是我娘。

那个时候我才十岁,听到他们的话当即怒不可遏。

“你们胡说八道!给我等着!”

我愤怒的看着他们,撸起袖子就想上前,为了这件事我也不是第一次跟村里这群毛孩子干架。

一个个的就欠教训!

我娘拉了我一把,摇摇头说:“别管他们,快去给你七爷磕头。”

我有些不忿,但是看着我娘落寞的目光,到底还是没说什么,跟着她一路走到村东头的破庙里。

每年正月初五,我娘都会带我来这里给一个老乞丐磕头,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也会对我娘的话照做。

听村里人说这老乞丐是十年前流浪到我们村里的,看他可怜,有什么剩饭剩菜都会给他,老乞丐也不挑,有就吃,偶尔还会下地帮村里人干活,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在祖师庙里窝着。

这庙里原先是供奉着一位名叫普庵的祖师的,据说是因为二战天主庙的传播,这祖师庙便渐渐的荒废了下来,倒是成了老乞丐的家。

我娘领着我进门,将手中的篮子放在地上,对着已经落满灰尘的祖师庙拜了拜,点上香烛放好贡品,让我跪下磕头。

我正准备跪下,供桌底下忽然伸出了一只脏手,摸索着伸向供桌拿了一个苹果。

“娘!”

我叫了一声,盖着供桌的布从底下掀开,露出一张面黄肌瘦的脸。

是老乞丐。

他手脚并用的从桌底爬出来,盘腿坐在我们面前,拿着苹果就啃。

可怜老乞丐,寒冬腊月的只穿着一件破棉袄,裸露在外的皮肤冻得青紫。

“先给祖师磕头。”

我点点头,避开老乞丐,跪在神像前认认真真的磕了三个响头。

我娘又说:“陈难,给你谢七爷磕头。”

老乞丐冲我招招手,打量了一下我,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这一年又长大不少啊。”

走过去,老乞丐捻了一搓香灰往我额头上一抹,又扎我的手指头取血,口中一阵念念有词。

每次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困倦,就好像是有几百声音在耳边絮絮叨叨,可是当我想仔细听的时候却一点都听不清楚,渐渐地就失去了意识。

迷迷糊糊间看见我娘给老乞丐跪下了,又听他摇头说:

“十年一难,你儿子这次很难躲过去啊……”

等我醒来的时候,桌边的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亮,这是在家里。

别人的家都住在地上,只有我的家住在地窖里,常年都见不到阳光,而且我家住在村西头的最后一户,正面对着后山的大林子,再加上我们不常跟村里人来往,渐渐地村里人就叫我家这是活死人墓。

村里的小孩也是有样学样,说我娘是老鬼,我是小鬼,我们就住在暗无天日的地窖里见不得光。

因为只有鬼,才见不得光。

对于这些话,我娘不是不晓得,只是让我听见了当没听到,也不要理会。

我曾经问过我娘,为什么我们家要住在地窖里,我娘没说话,不过半夜里我却看见她坐在床边抹眼泪,后来我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也没有再去和村里的人来往。

我童年的伙伴,只有拴在我家门前的大狼狗。

每年正月初五这天,我娘就从外面牵了一条大狼狗回来,浑身漆黑没有一丝杂毛,不仅如此,就连他的两只眼珠子还是变色的阴阳瞳。

听说这样的狗能看见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这狼狗也凶得很,我娘喂他都是直接扔活鸡活鸭,眨眼间就能被他撕碎,凶猛异常,从来不让生人靠近,而且晚上还会彻夜不歇的对着门口的那片林子狂吠,就好像林子里有东西不让他靠近一样。

人都说狗能活十几年,可是我家的这条狗年头刚牵来的时候生龙活虎的,到了年尾就不行了,好像耗尽了所有的生气变得衰老不堪,就连浑身的黑毛都会变得雪白,如同一个一个人的一生,不可避免的迅速走向死亡。

到了这个时候,我娘就会准时在他还剩一口气的时候牵走,第二天一早我在见到那只狗的时候,保准又是一条凶悍的狼狗。

小时候我不懂,还以为我娘会治病,而且这狗每年都生病。

可现在长大了,我知道我娘肯定是把那只狗牵走又换了一条回来。

没了主人的野狗很可怜的。

今天初五,我娘肯定又要把大黑牵走了。

我看着趴在门口无精打采的大黑,上前摸了摸他的脑袋,虽然大黑在看见别人的时候都很凶,但是唯独在看见我和我娘的时候很温顺,不管我怎么揉他,他都不会跟我龇牙。

“你别怕,等我娘把你牵走了,我再把你带回来。”

大黑张着眼睛看我,莫名的我从他眼中看到了人类才有的悲伤。

“陈难,回来吃饭了。”

我应了一声,拍了拍大黑的脑袋低声说:“你等着。”

吃过了饭,我娘照常让我上床睡觉,等了好一会儿,我娘似乎以为我睡了便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我迅速掀开被子跟出去,就见我娘正牵着大黑往林子里头走。

离了一段距离,我也悄悄的跟了上去,想看看我娘究竟干什么去,可是还没走多远,没跟上我娘不说,我还在林子中迷路了!

黑灯瞎火的,我甚至连回去的路也没找到!

这下完蛋了。

那时候我才十岁,偌大的林子里黑漆漆的,又刚下了一场雪,脚步踩在雪上的声音格外刺耳,想到村里人说这林子里有个坟圈,半夜里还能看见林子里有人影闪过,我登时心中咯噔一声,寒气顺着我的脊背直往上窜。

越想越害怕,我掉头就跑,踩雪的声音十分响亮,甚至让我以为身后真有的什么东西在追我,也不敢回头只闷着头往前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跑出了林子,月光洒在白雪上,我清楚的看见人和狗的脚印。

肯定是我娘和大狼狗!

一时间也顾不上害怕,我顺着脚印追了过去,一路追进芦苇荡中。

拨开芦苇,我瞧见了大狼狗,正站在水潭边摇尾巴,完全没有白天里死气沉沉的样子,似乎是跟什么人玩似的。

但是我娘却不见了。

正要喊他,潭中忽然荡起了一阵涟漪,紧接着一个女人浮了上来!

那女人赤裸着身体,借着月光,如玉般洁白无瑕的身体呈现在我的眼前……

那时我还不懂,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脸上热腾腾的,紧张的就连手脚都在颤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那女人不紧不慢的在冰冷的河水中洗着自己的身子,我正看得出神,一只充满了土腥味的手猛地捂住了我的嘴巴!

我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抱紧了,同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别出声,跟我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