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尘涧 > 第一卷执剑
第二十三章照在心间的那抹光
作者:孜然味的猫  |  字数:3287  |  更新时间:2021-10-27 22:17:20 全文阅读

  看着前方已然变成一片废墟的树木,白衣男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中的银色长剑划出一道剑花,又重新隐匿在了男人袖口之中。

  盘膝而坐的少年气息内敛,体内那道碧绿气流已然殆尽,体内星辉充盈,苍白的脸庞逐渐恢复了血色。

  陈不归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左臂,竟发现原本断裂的臂骨已经愈合,少年不禁嘴角咧笑,心想这小小的碧绿药丸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远处的天际有光晕浮现,晨曦随着地平线冉冉升起,撕破了寂静的黑夜。

  少年抬头望去。

  男人负手而立,整个身影笼罩在晨曦的光晕里。

  柔和的光线叠射在男人身上。

  白衣飘飘,犹如谪仙。

  负手而立的白衣男人似有所感,缓缓的从光晕里转过身,看着望向自己的少年,笑道,“不错,叫陈不归是吧?!刚才那份气势和觉悟才配得上剑岭执剑人这个称谓。”

  少年听到白衣男人脱口而出自己的名字和剑岭执剑人几个字,一脸惊疑,惘然道,“前辈是怎么知道……”

  陈不归话还没说完,便被白衣男人一脸嫌弃的打断。

  “行了行了,别左一口前辈右一口前辈的叫我了,我有那么老嘛……”白衣男人没好气的摆手道,“你既然从赵玄手中接过了守魂剑,也得到了守魂剑的认可,那你便是剑岭这一代的执剑人。”

  男人走到一旁,将躺在地上的黑色长剑捡起,呼呼两声将剑身上的灰尘吹去,然后看着站起身的少年,淡淡道,“赵玄是我师兄,而你又是师兄代师收徒,所以,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师傅……”

  白衣男人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歪着头笑道,“现在明白应该怎么叫我了嘛?!”

  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平易近人,又带有一丝玩世不恭的男子,少年怔了怔,下意识的开口道,“师……兄。”

  听到少年口中吐出师兄二字,白衣男人极为享受的点了点头,“嗯,这样才是我的好师弟嘛……”

  “师兄的名字叫封荒,小师弟可要记住了。”封荒笑着走到陈不归面前,伸出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将黑色长剑递到少年手中,轻声道,“拿好了,下次可别把守魂弄丢了。”

  陈不归神色茫然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记住了男人的名字,还是记住了别把守魂剑弄丢。

  陈不归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他对于这个突然出现救下自己的便宜师兄虽然没有太大的抵触,但是少年心里还是没有底。

  在和赵玄相处的一年里,可从未听他提及过有什么师弟或者师傅之类的。

  陈不归从踏出小镇到现在,接触的并人不多,一只手便能数过来,而且赵玄现在也不可能在剑岭。

  所以,如果眼前这个男人没有说谎,那么就只能有一种解释了。

  少年看着正在一旁整理衣衬的白衣男子,试探性问道,“江宗主来过?!”

  正在整理衣衬的白衣男子被少年的突如其来的话语打断,愣了片刻后,抬起眸子盯着少年,认真说道,“看来还不算太蠢……”

  “半月前道宗的江祁突然来剑岭,说什么赵玄找到了接替第九代执剑人位置的合适人选,人他见过了,是一个少年,只有初境,已经在前往剑岭的路上,嘱咐我们多留意一下。”

  “当时我还在感叹师兄怎么能这么随便就将这个位置让了出去,但是作为师弟的我,也没有权利过问……”

  “蜀中近几年尤其混乱,各种货色都有,虽然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初境的师弟让我不太适应,但是既然这是师兄决定的事情,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还未见过面的小师弟就夭折在这个鬼地方吧?!”

  “所以你师兄我就算着日子,掐着时间,在你这条必经之路上为你保驾护航……”

  说到这里,白衣男子突然用手捂住胸口,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没成想小师弟你不感谢我就算了,竟然还怀疑师兄我……真是让为兄我甚是伤心呐!”

  看着白衣男子做作的模样,陈不归内心一阵抽搐,原本男人那光辉伟岸的美好形象也荡然无存。

  还真是一个十足的戏精呐……

  为了避免白衣男子“伤心过度”,陈不归配合着做出一副愧疚的表情,对着男子拱手道,“这一切都是师弟的错,还请师兄万万要保重身体啊,您要是倒下了,那对于师弟来说无异于断臂之痛呐!”

  “哈哈,没想到师弟你也是性情中人呐,师兄甚慰!”白衣男子很是满意的用手拍着少年的肩膀,露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

  “彼此彼此……”陈不归皮笑肉不笑的道。

  在确定了男子的身份以后,陈不归内心深处的那份猜疑也随之散去。

  对于他来说,剑岭和眼前这个男人虽然陌生,但是剑岭是赵玄生活的地方,这个男子是赵玄的师弟,所以他不会带有任何防备。

  因为现在他也是剑岭的一员。

  “走吧,师兄带你回剑岭。”

  封荒看了一眼天色,现在起身回剑岭的话,兴许还能赶上吃早食。

  少年下意识的想答应,但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少女的容颜,刚刚抬起的脚又放下。

  “怎么了?!”看着突然停下脚步的少年,封荒疑惑道。

  “师兄,你来之时有没有看见一个女孩?!”陈不归眼神闪烁道。

  “女孩?!什么女孩?!”

  封荒一脸不解的看着陈不归。

  他来蜀中已有几日时间,为得就是能在此及时的接应陈不归,昨夜察觉到这里有股熟悉的剑意以及令人恶心的阴寒,所以他才动身前来。

  “昨夜一路匆匆,并未见过什么女孩。”封荒摇头道,“除了你还有其他人?!”

  “嗯,那个女孩是我在秋原郡时遇到的,在这群山匪来之前,我让她带着这里的村民往剑岭的方向去了。”陈不归认真的说道。

  白天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迫不得已做出让许晚凝先走的决定,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安全了,而且还有个很强的师兄在身边,所以陈不归想通过眼前这个便宜师兄,前去寻找少女。

  “对了,她说她是去剑岭找姑姑的,师兄你既然常年待在剑岭,那你兴许会认识她姑姑也说不定……”

  “姑姑?!”

  听到陈不归口中吐出姑姑两个字,原本还漫不经心的白衣男子神色猛然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问道:“你所说的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许晚凝……”

  陈不归轻声道。

  少年轻飘飘的三个字出口,顿时让眼前这个仪态端庄,总是带着一脸笑意的男人心乱如麻。

  “该死,这个小姑奶奶怎么突然跑来剑岭了!”封荒一脸苦闷,有些追悔莫及的道,“她是一个人来的?!”

  陈不归看着眼前这个神色慌乱的男人,木楞的点了点头。

  不就是找个姑姑嘛,有必要露出这幅表情吗?!

  “完了完了,要是这小姑奶奶出了什么事可不得了……”封荒全然没有了先前的从容,连忙又将先前的收起的银色长剑祭出。

  星辉闪烁间,悬浮在空中的银色长剑剑身扩张,封荒毫不犹豫的跳了上去。

  “还愣着干嘛?!”封荒看着一脸木然的少年,催促道,“赶紧上来啊!”

  “啊……啊?!”

  “啊什么啊,找人啊!”

  少年最终带着不解的心情跳上了银色长剑,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个便宜师兄在得知许晚凝是去剑岭找姑姑时,会这么失态。

  难不成许晚凝的姑姑很厉害?!

  思绪纷飞间,耳边风声呼啸,银色长剑在封荒的催动下,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剑岭的方向飞去。

  ……

  ……

  蜀中西郊一处破庙内。

  残破不堪的庙宇内布满了灰尘和蛛网,立于庙堂中间的佛像早已失去了光泽,佛像表面的那层镀金也在风沙的侵蚀下脱落,露出了里面锈迹斑斑的铁铜。

  晨曦的光晕通过墙上破碎的窟窿照射进来,将昏暗撕裂。

  庙宇之内人满为患,神色各异。

  这群人,正是自落河村逃离的村民们。

  他们在许晚凝的带领下,连夜奔袭,一路之上没有丝毫停顿。

  他们也不知道跑了有多远,只是各自将最后一丝力气都跑没了,这才找了一间破庙暂做休整。

  靠在佛像身下将头埋进双膝的少女怔怔的盯着前方发呆,疲惫的神色中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担忧和焦急。

  跑了这么久,应该安全了吧?!

  那他呢?!他是不是也安全了?!

  坐在一旁的孟姓男子怀里抱着熟睡的小男孩,眼神时不时的朝少女瞟去。

  从昨夜到现在,他就发现少女眉宇间那股担忧之色没有变过,反而是越来越浓。

  孟姓男子心中生出一股愧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家遇到这种事情,或许眼前的少女和哪位陈姓公子也就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想到这里,孟姓男子心里愈发过意不去,他定眼看着发愣的少女,轻声安慰道,“许姑娘,你要相信陈公子,吉人自有天相……”

  孟姓男子说到这里,似是为了应证自己的话,转头看了一眼背后腐朽的佛像,笃定道,“佛祖会保佑陈公子相安无事的。”

  少女闻言,抬起眸子看着孟姓男子,木然开口道,“我不信佛……”

  许晚凝站起身子,心中有着某种情绪滋生,她倔强的看着腐朽的佛像,喃喃道,“如果你能让他立刻出现在我面前,那我便信你一次……”

  世界安静了下来。

  有光洒落晕染腐朽的残破佛像。

  金色的光晕回荡折射在许晚凝的眼中,似是一种无声的回应。

  然后,安静的世界中响起了一道声音,同这折射的金光一起照在了少女的心间。

  “许……姑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