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尘涧 > 第一卷执剑
第二十二章成为自己
作者:孜然味的猫  |  字数:3220  |  更新时间:2021-10-26 14:24:28 全文阅读

  “我是谁并不重要……”

  黑袍身影摇了摇头,重新蹲下身子,猩红的眸子不带任何感情的盯着少年,轻笑道,“我虽然很想知道你究竟是那座山门的,但是比起这样,更有趣的是让你为我所用……”

  “本座很看好你,所以……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

  黑袍身影说着,从袖袍下伸出一只干枯的手臂,缓缓的将两只同样干枯的手指立起,“一,忘记你原本的一切,跟在本座麾下帮我办事,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力量、财富、声誉,这些都可伸手即来。”

  “至于第二条嘛……”黑袍身影凑到少年耳边,低声道,“便是在本座手下神魂俱灭!”

  黑袍身影的话语中带着一股不容争辩的强硬。

  不服从,那便只有死亡。

  陈不归喉咙滚动了一下,神情麻木。

  一天的时间,接连三次在鬼门关徘徊的感觉让少年很不好受。

  从白天的光头大汉,到刚才的高大男人,再到现在的黑袍身影,他们给少年带来的窒息感一个比一个压抑。

  他有些后悔白天做的决定。

  如果当时和许晚凝一起逃离,可能也不会让自己处于现在这种处境。

  但是陈不归没得选,他必须这么做。

  他也的确做到了。

  少年体内那些流淌的星辉已然熄灭,再也提不起丝毫,江祁给的业火符已经燃烧殆尽,赵玄教给他的剑气现在也挥不动了。

  似乎现在除了认命,别无他法。

  黑袍身影耐心的在一旁等待着少年的答复。

  他并不着急,也不在乎少年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在他看来,无非就是生和死的抉择。

  然而对于人性最深处的贪婪和恐惧,他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应该会选择前者。

  也必须是前者。

  沉默的少年似是做出了最后的选择,他缓缓抬起眸子,平静的看着黑袍身影道,“虽然我很惜命,也很怕死,但是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在决定踏上这条路的时候,我就已经打破了我原本平淡的生活,现在看来,似乎生死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了……”

  “拒绝你,我会死……但是答应你,我便不再是我了。”

  少年嘴角带笑。

  “所以,我会选择成为我自己!”

  少年平静的声音映入黑袍身影的耳中,使他身形为之一怔。

  “真是一个庸俗至极的理由啊……”黑袍身影叹息道,“或许放在以前,我会赞同你这种大义凛然的想法,但是现在,很遗憾……”

  “你会因为你这愚蠢的行为,付出生命的代价!”

  幽然冰冷的声音传出,黑袍之下那双猩红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少年。

  一只缭绕着黑气的干枯手臂缓缓伸到了陈不归的眉心。

  “桀桀……”

  黑袍下传来一道刺耳的笑声,似是因为某种兴奋的原因,蹲在少年身前的黑袍身影整个开始抖动,看着极为怪异。

  少年看着那只离自己眉心越来越近的干枯手指,轻笑了一声,随即缓缓的将眸子闭合。

  眼前一片黑暗。

  那道缭绕着黑气的干枯手指在少年眉心前被两根修长的手指夹住,再难寸进丝毫。

  笑声戛然而止,黑袍停止抖动。

  身处黑暗的少年感觉背后有风轻抚。

  随即,有着一道悦耳的温和声在耳畔响起。

  “这个人,你动不得……”

  倏然响起的声音撕破了黑暗,少年惘然的睁眼看去。

  他看到了自己眉心上停留的两双不同的手指。

  一只黑气缭绕,带着浓郁的腐朽味道。

  一只纤细修长,宛如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他看到了那双隐匿在黑袍之下猩红的眸子中浓浓的惊恐。

  黑袍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抽离手指,将自己的身形与少年拉开了三丈的距离。

  干枯手指抽离而去,那只纤细手臂的主人也随之收回了自己的手指。

  少年顺着那只收回的手臂抬头望去,手臂的主人也低头看来。

  两人的目光相抵。

  少年的眸子中出现了一张温柔随和的笑脸。

  那是一个白衣黑发的男子,眉眼带笑,头发随意披散垂落在肩,剑眉入鬓,眸子中有星河璀璨,浑身散发着令人舒服的气息。

  “还能站起来嘛?!”白衣男子轻声道。

  陈不归愣了片刻,连忙收回自己的目光,他尝试着想要用实际行动回应白衣男子的话,但是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好像……不是太能。”陈不归尴尬道。

  白衣男子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从腰间取出一个白色小瓷瓶递到了少年手中。

  “里面有一枚回元丹,吃下去便能无碍。”

  看着手中的白色小瓷瓶,少年没有任何犹豫的扯开瓶塞,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那是一颗碧绿色的药丸,药丸静静躺在少年手中,透着一丝温凉。

  陈不归能感觉到这枚药丸里充盈的生机。

  “前辈……”

  少年抬头望向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自己身前的白衣男子,欲言又止的道。

  白衣男子似是知道少年心中所想,他缓缓侧过头,笑道,“你安心疗伤便是,一切有我。”

  虽然陈不归并不认识眼前这个突然出现将他救下,又给了他一枚疗伤丹药的男子是谁,但是此刻少年却觉得无比的心安。

  “嗯!”

  陈不归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盘膝而坐,将手中的碧绿药丸扔入口中。

  碧绿药丸入口,瞬间化作一股温润的气流游走于少年的四肢百骸。

  体内那些熄灭的星辉开始复苏,断裂的臂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全身上下的伤势在这一刻得到了治愈。

  少年的身体就像是干涸的田地,贪婪的吸收着碧绿药丸所散发的药性。

  ……

  ……

  感受着少年的气息正在慢慢恢复,白衣男子露出一抹安心的笑容,随即将头转了过去,看向了不远处的那道黑袍身影。

  白衣男子看着不远处警惕的黑袍身影,一脸笑意道,“我原以为是哪里来的不知名的野狗,却没想到是你们这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怎么,什么时候你们东境的鬼修一脉也敢堂而皇之的踏入南境国土了?!”白衣男子戏谑道,“就不怕天都的那位一怒之下把你们一锅端了?!”

  听到如此讥讽的话语,黑袍身影猩红的眸子阴冷的盯着白衣男子,沙哑道,“剑岭的人果然都是一副德行,嘴上的功夫还当真是了得。”

  “这都被你猜到了?!”白衣男子在听到黑袍身影说出他的来历之后,故作惊讶的道。

  看到黑袍身影没有反应,白衣男子立马又露出一副笑容。

  “西山剑岭,封荒。”

  听到白衣男子的自我介绍,黑袍身影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反而是平静的道,“那个男人没来的话,你我皆为十境,我要走,你留不住。”

  白衣男子听出了黑袍身影话语中的讥讽。

  “看来你们东境的消息似乎有些落后了……”白衣男子轻笑着摇了摇头。

  “第一,我师兄来与不来结果都是一样,第二,这里是剑岭的地盘,所以就算你我同为十境,你也走不掉……”

  说到这里,白衣男子缓缓抬起眸子,正视着黑袍身影,幽幽开口道,“第三,十日前我的确还停留在十境,但是现在么……”

  “我已然命星!”

  话音落下,星光乍亮。

  白衣男子衣衬猎猎,周身充斥着夺目的星辉,头顶浮现出一颗璀璨的星辰,与夜空中的某一颗星星交相辉映。

  黑袍身影惊恐的眸子中倒映出那处于星辉包裹中的白衣男子,看着男子头顶上那颗静静悬浮熠熠生辉的星辰,黑袍身影不自觉的身形颤栗。

  不是说剑岭只有赵玄一个命星境吗……那现在站在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又算什么?!

  他怎么会是命星境?!

  他怎么能是命星境!

  “现在的你,还有自信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吗?!”封荒十指相扣,一脸笑意道。

  黑袍之下的身影极力的平复着心中那抹恐惧,干枯的手指弯曲,锋利的指甲深深的嵌入了干瘪的皮肤。

  以自己十境的修为想要对战一位点燃了命星的修行者……这根本就是一件比登天还要难上万倍的事情。

  第十境与命星之间的差距虽说只有一个境界,但却犹如隔着天堑。

  这是不可为……

  但他不甘。

  他在踏出东境的那一刻起,便答应了会给主上一份满意的答卷,但是现在却落得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地步。

  他怎能甘心就这样!

  “命星……很了不起吗?!”

  黑袍鼓动,从那鼓动的黑袍之下不断涌现出一缕又一缕的黑气,黑气缭绕着身影,化作一张张狰狞的鬼脸,刺耳的哀嚎咆哮,腐朽的气息不断扩张。

  低沉过后,是压抑的爆发。

  “万鬼……噬魂!”

  漫天黑气弥漫,无数的鬼脸冲天而起,带着一股腐朽和阴冷向着包裹在星辉里的男人扑去。

  封荒平静的看着那不断扑来的黑色海浪,脸上的笑容不减,相扣的十指缓缓分开,紧接着右手袖口下的手腕抖转,一柄三尺青锋出现在手里。

  这是一柄很普通的银色长剑。

  白衣男子缓缓握住银色长剑的剑柄,然后剑刃自下而上的向着那漫天黑云挥斩而去。

  头顶星辰耀眼,剑气裹夹星辉,带起一阵风声呼啸。

  银白剑气附着的星辉应声斩在了黑云之上。

  腐蚀的“嗤嗤”声和刺耳的哀嚎声同时响彻,罡风撼荡,落叶纷飞。

  星辉划破黑云,带着剑气沟壑将黑袍身影撕裂。

  哀嚎声和风声逐渐消弭,白衣男子头顶的星辰和四散的星辉一同隐匿,空中飘散着落叶和残破的黑袍细屑。

  一切,归于平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