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时空小飞侠 > 正文
第50章 十年前(一)
作者:阿尔法歌  |  字数:3559  |  更新时间:2021-10-27 11:46:09 全文阅读

百雨金,小诺,玛萝三人站在大板车上,玛萝挥着手臂,向她的爷爷达赫博士挥手告别。

此行,他们将乘坐时空机,前往十年前的时代。

古兰和达赫博士站在街道上,为小诺和玛萝送行。

“很有戏剧性啊!”古兰感慨,“我和小诺本来是出来玩的,没想到却遇到了了你们。然后冒出来一个时空机,接着小诺还要陪着这个红发女人去十年前。”

“我和玛萝也是被这个红发姑娘挟持的。”达赫博士说。

“红发姑娘!?”古兰吃了一惊,偷偷看了百雨金一眼,“这么危险的一个女人,竟然会是姑娘?”

“她是城长的女儿。”

古兰又是一惊:“城长的女儿!?”

他低头思索:“我记得百合好像是有个姐姐,很多年前就离家出走了,没想到原来就是她。奇怪,她挟持小诺到十年前去,是想干什么?”

想到这里,他问达赫博士,“这个女人到十年前去,是不是想改变她过去那段离家出走的历史啊?”

达赫博士摇摇头,“这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况且已经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就算乘坐时空机去改变,那个被改变后的历史也不会发生在她身上,而是平行时空中的另外一个她。”

古兰不紧不慢的说道:“平行时空!?听见这四个字,我怎么好像就突然感觉到好多个版本的我都转过了头来,正在看我呢!”

“抱歉,让你受惊了。”达赫博士说,“但事实确是如此,每一个时空就像火车上的一个独立车厢,你从一个车厢走进另一个车厢,就会看到另外一个比你大,或者比你小的自己。”

“你解释得这么清楚,我更加受惊了……”古兰心想,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于是转过头去,看着时空机向外扩散开的零件板向内收拢。

不到一分钟,悬浮在空中的二百零六块零件板重又恢复为了一个球体,百雨金等三人也被零件板形成的球面挡住身影。古兰微微一笑,心想:“这时空机倒是挺拉风的。”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问达赫博士:“这机器没有通风的窗口,他们在里面怎么呼吸空气?”

“操控台下有空气泵,能保证舱体内的人十二小时呼吸,因为时空隧道里的时间概念与我们理解的大不相同,甚至可能是没有时间流逝,所以他们待在时空机里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只有时空机从地面上升到近地外太空用掉的时间,因此不用担心里面的人会因空气不足而窒息。”

“是这样吗?”古兰看着时空机升向天空,速度逐渐加快,之后成为天空中的一个黑点。

达赫博士同样仰起头,望着天空,心想:“玛萝,你四岁时父母就离世了,从来不记得爸爸妈妈的相貌,希望你这次回到十年前,能见到年轻时的爸爸妈妈。”

时空机很快升上近地太空,逆时针绕地球飞行一圈后,速度提升至光速,进入时空轨道。。

时空隧道由无数条向后倒退的光束组成,时空机穿梭其中,也成为了其中一束,但这个状态只持续了瞬息,之后它的速度骤减,就像瞬息之前速度骤然提升至光速一样,现在是由光速骤降至零。

地球再度出现在时空机下方,但这是十年之前的地球。

地球上有七大洲,汤城位于北半球的第一洲,时空机以滑翔的姿态由外太空进入大气层,穿过西半球的黑夜,进入东半球的白昼,蔚蓝海洋就如镶嵌在地球上的一块曲面蓝玉,之后时空机进入第一洲的空域,飞过高山平地,湖泊河峡,掠过一座又一座的城市,最终抵达汤城上空,降落在一片树林里,惊飞林中成群飞鸟。

‘嗤——’

组成时空机的二百零六块零件板缓慢的向外扩散,悬浮在空中,三人站在操控台后,看着附近的树林。

“这就是十年前了,看起来这片树林比十年后要茂密很多。”玛萝喃喃自语。

百雨金从操控台上跳下来,走了几步,从身上取出一个口罩,戴在脸上,那头红发,也自行盘在头顶上,成为丸子头发型。

玛萝和小诺都看着她,对她的举动感到怀疑。

“我在等记忆中那个时机成熟,所以在这之前,汤城中关于我的历史要按照我记忆中那样进展下去,不能有任何干预,明白吗?”

玛萝略微思索,“就是说,不要与十年前的你有任何交集就可以了吧?这样你过去的历史就不会因为我们的影响而改变。”

百雨金眼中露出赞许的光,这个来自未来的少女,考虑的确相当周全。

她提醒玛萝和小诺,“十年前的我,这个时候,还在汤城中学上学。”

玛萝坐上飞板,思索片刻,忽然说道:“就是教学楼墙上涂着金黄五角星的那所中学吧?”

“就是那里。”百雨金说,一双眼睛凝视着玛萝身下的飞板,说道:“不要把这个飞到天上去,不然被这个年代的人看见了,会引起轰动,说不定也间接会影响到十年前的我,导致那时的我作出另外的选择。”

玛萝只好从飞板上跳下来,站在地上。

百雨金取出一个怀表,看一眼时间,点了点头,说道:“时间还来得及,跟我来,我们先到汤城中学。”

汤城中学有五楼教学楼,楼下一块操场,操场边缘栽着树,被一排两米高的铁栅栏隔在操场里面。

三人站在铁栅栏外,视线穿过树丛间的缝隙,向内观望。

操场上,男生们追逐嬉闹,女生们则三三两两的在操场上漫步。

玛萝打量着操场上的女生们,认为她们身上的校服还不错,虽然也是短裙装,但那七分袖的红色上装十分出彩,腹部区域微微收紧,显示出腰身的纤巧,上面还有一个同心结图样。

忽然间,操场的平静氛围打破了,先是有几个学生望向操场东侧,那里有一个台阶,台阶上面是一块草地,杂草齐膝深,另外长着十几株松树,就像一片迷你针叶林,隐匿且旖旎,平时会有学生在那里玩躲猫猫,或者高年级一点的男女生约会,但这时却似乎发生了可怕的事,原本在操场上的学生都跑了过去。

玛萝尽力把视线放远,然而还是什么也看不见,暗想:“要是能坐在飞板上就好了……”

百雨金看看怀表上的时间,说道:“不错,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段,我杀了第一个人,梅媛媛。”

玛萝吃了一惊,一瞬间对百雨金相当有看法:“这个人带我们来这里,就是让我们看过去的她杀人么?梅媛媛,听起来是个女生的名字,她为什么要杀一个女生?”

想到这里,玛萝斜眼打量着百雨金那张平静的脸,心中猜测:“难道是因为一个男生而争风吃醋,导致失手杀人?会是这种可能吗?”

校门口,忽然有一个女生跑出来,她神色惊慌,容貌与百雨金完全相同,只是面庞稚嫩些,脸颊上还沾着血迹,她红衣黄裙,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一头红发,好似拉直的一束束钢丝,垂悬在脑后,蓬松戟张,上面滴着血。

她刚杀了人,手忙脚乱的翻过校门口的伸缩栅栏门,跳下来,冲入街道,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又过了几分钟,救护车赶过来了,车顶上的条形灯闪烁着光,担架抬出来,以最快速度的推至事发地点,校门口围着许多人,大多数是本校的师生,另外还有十几个记者,手中相机不断闪光,拍摄躺在担架上那个身体盖在白布下,脸上沾满血的女生。

这个女生,就是百雨金人生中第一个杀的人——梅媛媛,因此百雨金对这个女生很有印象。

百雨金,小诺,玛萝三人也来到校门外。百雨金看了梅媛媛一眼,心想:“上次手忙脚乱没能看见你躺在担架上的模样,这次算是看见了。现在回头再看这件事,不过是一件小事,你如果能活到现在,想必也会认为这是一件很幼稚的事吧?”

百雨金站在原地,目送着救护车去远,目光中透出一丝怜悯。

这之后,百雨金带着小诺和玛萝来到城南树林里的一栋木屋前,告诉两人:“刚才跑出校门的那个女生,就是十年前的我,明天晚上,她会在这栋木屋里过夜,你们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在明天日落之前之前做完,然后到这里与与我汇合。”

她说完,自己便走开了。

百雨金走远后,玛萝看向小诺,问道:“十年前,你应该还不在汤城吧?”

小诺点点头。

玛萝想到是自己把小诺叫到这个时代的,于是问道:“我要去找爸爸妈妈,你如果没事,就和我一起去找吧?”

于是两人回到城中,玛萝看着街上的行人,心想:“十年前,爸爸还不到二十岁,和妈妈应该也还没见过面。”

她拿出两张照片,放在左右手的手掌上,左手掌心上的是年轻爸爸的,沉默内向,右手掌心上的是年轻妈妈的,端庄大方。

她的视线在两张照片上徘徊,心想:“先找年轻爸爸,还是先找年轻妈妈呢?”

年轻爸爸有些内向,就算找到了,恐怕也不好沟通交流,玛萝心想,于是决定先去找年轻妈妈。

正当她准备收起照片的时候,街上忽然吹起了风,这风相当大,街上来往行人的脚步都停了下来,仰起脸来,眯着眼睛,戴帽子的赶紧用手按住帽子,以防被风吹走,又听见‘啪’的一声,竖立在一家便利店门前的一块广告牌,被风吹倒,撞在了地上。玛萝掌心上的两张照片,就像飞絮那样直向前面飘。

玛萝惊叫一声,连忙追赶。

小诺纵身一跃,一跳三米远,手臂伸出,抓住了一张,另一张却向上一飘,向两条街中间的人工河飞去。

小诺停下来,把手里的照片翻过来,上面是玛萝爸爸的肖像。

另外一张照片在空中飘舞着,正面露出年轻妈妈的微笑,距离流淌的河面不足一米,马上就要掉进去。

玛萝心焦,但幸好几米外就有一座桥,她连忙跑到桥中间,双手抓在铁护栏上,向外探出头,双眼紧紧盯着妈妈的照片,若不是人工河里流淌着水,她肯定早就跳下了河床。

小诺跟过来,把手里的照片还给玛萝,和她站在铁护栏后,等着飘舞在河面上的照片落到河水里。

“肯定要掉进河水里了,然后被冲走……”玛萝很后悔,又有些沮丧,“这天气,为什么突然就吹起了风,把我的照片吹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