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幻影移行咒
作者:我不起摩托  |  字数:2939  |  更新时间:2021-09-15 11:39:51 全文阅读

  1991年8月末,在英伦博物馆一个玻璃展柜前驻足痴望一把鎏金宝剑的少年。

  “啧啧啧!”

  “不愧是永乐剑,是炼成飞剑好呢?还是法剑好呐?”少年神情从容又志在必得道。仿佛这柄宝剑已然属于他了。 [space]

  可能是注意到了旁边安保人员异样的目光,少年若有所思的转身向外走去,边走边在小本上写着。

  永乐剑,祭祀玉琮,女史箴图……

  博物馆外,走出博物馆的少年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随后快步的往小巷走去,边走边在上衣内兜拿出一枚乳白色的玉扳指,带在了左手拇指上,右手又从腰间拔出根筷子般的木棒,嘴中念念有词的同时手中木棍往身上一点,两三个晃身间便消失在人群中。

  随着一声轻响,少年在次现身,已经是在一片果林间了。四下张望,林内寂静无声,再次从左手拇指摘下尚散去金光的玉扳指,放入上衣内兜,小木棍再次滑入腰间皮带夹层中,稍微整理微乱的黑色碎发,迅速的跑出果林。

  少年名叫索林•萨尔瓦多,是英伦最好与最坏的魔法学校霍格沃兹学校赫奇帕奇四年级的学生。也是一名“外来人员”十四年前来到这方世界,生在一个巫师家庭,父母都是魔法部傲罗,脑中同样也多了一本秘籍《神机百炼》…

  从十岁起开始开始慢慢改造所谓法宝,四年间从收集材料到成功,也就成了一枚护身扳指,成功率低的让人头疼,每年假期都偷偷会去英伦博物馆,不是为了瞻仰瑰宝,同样也对历史不感兴趣,单纯眼馋里面的宝贝。

  因为发现用有历史的老物件炼制法宝的成功率更高。护身扳指的前身就是一枚清朝扳指。

  当然全靠这枚护身扳指,才能在每次用幻影移行咒的时候护住周身安全,不被魔杖的追踪丝的发现,但对于一名四年级学生来说幻影移行咒还是太高深了,对于自己不能掌控的事物,往往也代表着危险,全赖护身扳指的加持,扳指上刻有道家金光神咒、净心神咒与净身神咒。分别可以净化身心,排除杂念,安定心神让注意力更加集中,使魔咒也不会出错,净身神咒可令身体归于正位,拥护身形,抵御住幻影移行强大的扭曲力,金光神咒更像粘合剂与增幅剂,完美的协调着魔咒与法咒的奇妙。所以才有每次用幻影移行咒偷溜之前都要先带上扳指,调整状态,像是最大程度给自己套个盾,加个满buff。为了更好的炼器大业也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所以每次都幻影移行咒都瞬移到离家不远的一处果林。

  临进家门再次整理了一番衣着,调整呼吸,推门入内。“妈,我回来了。”

  解下上衣,魔杖微微一挥,衣服边自己飘向一旁衣架上自然挂好。

  见久久无人回应,索林便知道父母应该又是加班了。即便到了巫师世界九九六的也是福报。腰间取出魔杖,随手给自己加了个羽加迪姆勒维奥萨(漂浮咒)。脚尖轻点,三两步便跃上楼梯,“每次还得施咒,等那天把鞋子也改了”

  索林来到自己的房间,随后从床下搬出个皮箱,魔杖轻挥,开始清点这个暑假的收获。

  两盎司龙血,二十片龙鳞(赫希底里群岛黑龙);七棵鳃囊草;五壶“初阳朝露”即是无根水,这世上凡水中最宜泡茶煎药施符的,便唤作无根水,而无根水里最好的便是这‘初阳朝露’,顾名思义,即是早晨第一缕阳光投下后,收取的朝露。

  自古以来,鸡鸣破晓,百鬼走避。全因,这第一缕阳光是割开昼夜、斩断阴阳的利剑,哪怕是有道行的积年妖邪,也是能避则避的。这帮鬼冒着晨光灼伤,点点滴滴收集了这么一壶朝露,也是难上加难。虽然霍格沃兹的幽灵不会伤人,但有备无患总是无错,或者拿皮皮鬼试试水也是极好的。

  再加上后院暖房中的几颗罗汉竹,虽然暂时没成材,但今年暑假也算收获颇丰。无论走到哪骨子里流的血永远都是基建狂魔,囤货狂魔,有备无患狂魔,苟圣改不了。

  索林在整理完自己的小仓库后,全部装入一个添了无线延展咒的袋子中,深感自己家底太薄,还需努力。看向桌上几枚獠牙,旁边一摞图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图文与注解,依稀可见龙牙,诅咒,黑魔法防御等字样。索林略无奈叹息后便收集整理后放入行李箱内,护身扳指太过招摇所以平常不戴,突发情况又来不及戴,所以索林把心思放到了贴身的护身符上,但一个假期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可能受限于材料,也可能受限于知识。毕竟《神机百炼》只是提供手法,却不提供全面的认知,而英伦巫师界想找一些神秘的东方修行界的炼器方面的书籍,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慢慢寻求替换材料加以佐证。

  现今索林炼器方面的难题就有七八个,一日不攻克一日就没安全感,毕竟巫师界从来都是暗潮汹涌,现今自保,当苟圣才是王道。

  整理完要带去学校的行李与书籍后,索林坐在工作台前的椅子上,擦拭着自己的魔杖,那是由花楸木,以凤凰羽毛为杖芯,12.25英寸长,同时轻微的易弯曲。

  奥利凡德先生说:“花楸木魔杖一直是最受欢迎的魔杖之一,因为它有着所有魔杖中最具保护性的名声,在我的经验里,使用这种魔杖施展出的任何防御咒语都坚不可摧,很适合索林这种缺乏安全感的小巫师。

  深夜,索林躺在床上却无心睡眠,瞪大双眼却显得那么空洞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索林摇了摇头,接着陷入沉思。

  他在脑海中回顾了一下这一学年发生的大致“剧情”——“大难不死的男孩”“救世主”“魔法石”

  还有他最不想面对却又逃避不了的伏地魔。

  看来这一学年不能苟过去了——已经苟了两年的索林想。

  暑假的时候,他针对这段“剧情”翻来覆去的想了很多计划,最终拟定了一个大致安全可行的方案。

  冒险是不可能冒险的,他要在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当然神奇的魔法石还是有想法搏一把的,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摇摇头,将脑中奇奇怪怪的驳杂的念头驱散,起身从床头柜抽屉中取出一枚巴掌大小的圆头铜钉,那是二年级时候在伦敦一个古董店买的,据说是从紫禁城城门上的门钉,后被索林所得,魔改法器(不同护身扳指纯正法器,铜钉是附加魔法的附魔产物),魔杖一挥,钉身上下被篆刻的魔纹,显露微光。铜钉被施加了悄无声息咒,侦鉴恶意咒,门钉,本身在东方就至阳辟邪的之物,原想炼制成飞钉法宝,苦于只有铜钉,而没有其他辅佐宝材,索性施以魔法,篆刻魔纹,改为附魔产物,日后徐徐图之,是进一步附魔也好,或加以炼金材料制成炼金物品也成,是索林睡觉时预防危险的最后一层保障。

  索林满意的看了一眼铜钉,又将魔杖放在枕边,嘟囔了句“总有刁民想害朕”,才满意的睡去。

  早上,一声砰的巨响,索林的房门被粗暴从外向内的撞开。

  “萨尔瓦多!再不起床,赶快给我爬起来洗漱,都中午十二点了,太阳晒屁股了”破门而入正是索林的母亲——乔安娜·波柯夫人。

  睡眼朦胧的索林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不出所料的是早上早上7点15分。

  “妈,才七点,我再睡会儿。”说着索林换了个更舒服的睡姿又要睡去。

  “快点起床,穿衣服,洗脸刷牙洗澡,吃饭,不是时间吗?别忘了今天开学,你行李都收拾好了吗?”波柯夫人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又有两道红光飞来,一道射中索林的被子,一道射中窗帘。

  索林身上的被子,自己飞起自己叠好,四四方方的被叠好,窗帘像是被人大力的拉开,窗外的阳光刹那间充满了房间。 [space]

  “啊!妈,我瞎了。”索林双手捂着眼睛,表情狰着撒泼打腻般在床上胡乱打滚,难过的像个五百斤的孩子。

  “索林•萨尔瓦多!1!2!别逼我数到3!”波柯夫人冲楼上吼道。

  “好的,妈妈,我马上下去。”索林说着快速往楼下跑去,还不忘魔杖对门一挥“速速复原”,因被母亲暴力破门而入导致有些裂纹,已经已经扭曲变形的门锁和门把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正常。

  有一对傲罗父母,从小就是这么刺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