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莽夫很凶残 > 正文
第四十八章:兽潮
作者:匀木  |  字数:6172  |  更新时间:2022-01-04 18:29:01 全文阅读

这时秦朗打了一个电话,顺便也喊冯远把卓一航喊回来。

“大师兄,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这样吧,你若是不愿意求助你的小舅子,我从打更人里帮你调遣几个强者过来,你也知道,面对兽潮,普通士兵是低境界的武者,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卓一航直接瞪了一眼冯远,似乎在怪他多嘴,但也是接受了秦朗的好意,明知南疆市激将爆发兽潮,还能愿意留下,并且还有调遣强者来帮助自己驻守南疆市,也只能是亲如兄弟的秦朗了。

“师弟,你可要想清楚,我是很需要像你这样的强者,否则兽潮来袭,我们还能抵挡一二,但整个南疆市,还有普通民众可就等于面临灭顶之灾,你真的愿意留下来帮我?”

秦朗回道:“别说那么多的屁话,你若死了,你觉得我会好过?你回来之前,我刚给巡夜人总部汇报了情况,三天后会派遣一个五人战队前来驰援,三个六品的旭阳师,两个武王,这个阵容帮助你抵抗兽潮,够给你面子了吧!”

卓一航很是感动,虽然人少了一点,但来的都是顶级强者,特别是三个旭阳师,这超能者本来就少,更别说是高境界的超能,有三个旭阳师在,卓一航心中也多了一分底气。

秦朗看到卓一航的脸色也好看了一点,顺着说道:“给我一份南疆市详细的地图,不仅要市里的,我还要边境线外的!”

卓一航很是疑惑地问道:“你要这地图作甚?难道你不等你的同事到来,想单枪匹马去查探情况?不行!万万不行!这实在太过危险了,你要是有个万一,我这一辈子良心都会过不去的!”

秦朗哈哈一笑,很是自信说道:“大师兄,总得有人身先士卒探查这十万大山里那些兽潮的具体情况,若是兽潮就是低阶的野兽剧集,那情况还好,让你的士兵们拿着特制的枪炮一阵突突就行,若是兽群中有高阶凶兽,那就...”

还不等卓一航反对秦朗的话,这时吴昊疑问说道:“师傅,容我打断你一下,这野兽和凶兽有什么区别?难道他们还分高低贵贱之分?”

秦朗严肃说道:“这区别大了,兽族中可以进化为两个派系,一个叫妖兽,一个叫凶兽,妖兽可以像我们人类一般,拥有高等灵智,化为人型,修炼功法,而凶兽则是从头至尾保持兽身,他们拥有强壮的体魄,信赖自己的血脉之力,凭着兽族最原始的状态去战斗!”

吴昊点了点头,这他倒是能理解,然后催促秦朗说道:“按照师傅的话,这野兽就是兽族中最普通的存在,我这样理解对吧?”

“对的,一到四阶,统称野兽,五阶开始称之为凶兽,七品可为兽王,八品为圣兽,九品兽皇,九品之上为神兽,像我的武魂噬天虎,就是七品兽王,血脉高贵,皮糙肉厚,力大无穷!当年为了猎杀它,死了好几名超能,十几位大宗师,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被我收取了它的武魂,这才成就了我的今天!”

吴昊当即下意识地说道:“师傅的意思,您能收获噬天虎的武魂,是纯属捡漏?”

秦朗的脸皮倒是厚的很,很是潇洒说道:“你要这么说也没毛病,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这是卓一航和冯远看着这两师徒像说相声一般,也是眼睛瞪得老大,一个真的敢说,一个也是真的敢承认。

卓一航甚至弱弱地问了一句:“师弟,你这噬天虎武魂真是捡漏捡来的?”

秦朗回道:“怎么说呢,年轻时在军部历练,说是要去围杀噬天虎,完全是自愿原则,但是报酬还是很丰富的,于是我和王一波就去了,但我们知道自己实力,选择了出工不出力,我们可会傻到冲到第一线去送死,于是我和王一波随便找了一个距离战场不远不近的山谷内躲着睡午觉,没想到这居然是噬天虎的老巢,当时噬天虎为了逃出众人围杀,也是深受重伤,当我看见它时,浑身早已伤痕累累,没多少口气了,于是我和王一波用锤子剪刀布的方式,我赢了,噬天虎就被我干掉,然后收取了它的武魂。”

卓一航听完之后,直接大声叫喊道:“就这?”

秦朗回道:“大师兄,那你以为以我当年那个时候,才五品吴尊的修为,我拿什么去杀噬天虎?”

众人万万没想到,秦朗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为捡漏捡出了一个七品凶兽武魂,最后还是用猜拳的方式获得...

众人无语,瞬间鸦雀无声,仿佛连吴昊都有了一丝鄙视秦朗的感觉。

秦朗直接一巴掌打在吴昊的后脑勺:“你师父我可没有装,我既然敢说出来,我也没觉得什么丢人的,但自我得到这噬天虎的武魂之后,我秦朗哪一仗不是真枪实战打出来的?还有我的封号武王,也是我一拳一拳打出来的!臭小子,你还敢鄙视我,皮痒了?”

吴昊赶紧转移话题,他可不想挨揍:“是是是,师傅这封号武王货真价实,含金量毋庸置疑,那师傅妖兽又是什么?”

“这妖兽属于妖怪的一种,因为妖兽可以修炼成为人型,没错,和我们一模一样,从外表上去看,你根本看不出它们与我们有什么不同,但是妖兽是兽族中最顶级的存在,它们不仅拥有高贵的血脉,更是拥有至极的灵智,甚至它们可以修炼功法!”

吴昊听完后无比震撼,忐忑问道:“师傅的意思是,妖兽化为人型之后,是可以和我们一样,修炼功法,增长境界?”

秦朗很是严肃,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我们人族也分普通人和非凡中人,兽族自然也是如此,你也可以这么理解,野兽等同于我们人族中的普通人,凶兽,比野兽多了一些血脉传承,让他们保持野兽的形体,但同时拥有着巨大的力量,可以理解为人族中的武者,那妖兽就不用多说了,拥有高贵的血脉和极高的灵智,还可以化为人型,修炼功法,等同于修士和超能这样的存在了。”

秦朗的比喻相当的通俗易懂,连早已知晓兽族各种知识的冯远和卓一航都为之赞叹,不愧是拥有噬天虎这样高级凶兽的武魂,秦朗对于兽族的理解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

吴昊继续问道:“那么照师傅的意思,这次兽潮会不会出现凶兽和妖兽?”

不等秦朗回答,卓一航很是严肃地说道:“兽潮,怕的不是普通野兽,更不是少量的凶兽和妖兽,可怕的是兽王或者妖王的出现!”

“这兽王和妖王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师傅,它们很可怕吗?”吴昊不解问道。

秦朗点燃一根香烟,吞云吐雾过后,仿佛回忆了一段往事,然后悠悠说道:“我刚刚说了,这的武魂是是七品凶兽,它就是一头货真价实的兽王,兽王不是以品阶而诞生,是以血脉来确定它的地位,围杀噬天虎之时,据过后数据呈现,死了七位武尊,十九位武王,其他级别的强者不计其数,你懂得兽王的威力没有?”

吴昊不解问道:“这兽王到底强在哪里,如果按照品阶排行的话,他的境界不就是等同于武王境界吗?为何兽王有如此逆天的战力?”

秦朗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吴昊,而是用着略带深意的眼神看了吴昊许久,等掐灭手中的香烟后,这才解释道。

“我的傻徒弟,我一直在强调一个问题,那就是血脉!血脉的传承,让凶兽可以继承其先祖的强大力量,比如血继武者,也是如此,不管是血继武者,还是凶兽都是可以根据自身血脉的浓度,激活自身的血脉力量,然后获得血脉神通,这就是他强大的根本!”

吴昊选择了闭嘴,秦朗刚才那句血继武者,仿佛在diss吴昊一般,人家凶兽的强大和你一样,都是靠血脉力量,可惜你吴昊虽然是血继武者,但是个残废,血脉上有缺陷的血继武者,不是残废是什么?

而卓一航不知道这秦朗在diss吴昊,看到吴昊不说话,他便顺着秦朗的话说道。

“我师弟解释的算是很详细,那接下来由我来给师侄你普及一下兽族的知识,兽族是一个先天就很强大的种族,他们纲目繁多,比如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可以说,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族群,他们虽然数量庞大,但同时也是没有像我们人族的团结和高级文明,这也导致了他们兽族又分各自的小种族,他们要发展,就必须有兽王来领导,这就是兽王诞生的意义。”

吴昊点了点头,算是对兽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卓一航继续说道:“不管是兽王,还是妖王,他们都是极其特殊的存在,它们拥有着极强的破坏力,高等的灵智,强壮的体魄,还有着不弱于我们人族非凡的战力,总之爆发兽潮,一般的野兽我们能用热武器应对,但一旦出现凶兽和妖兽,那就需要我们非凡中人合力出手应对,若是出现兽王和妖王,南疆市顷刻间就要支离破碎!”

吴昊弱弱地问道:“若是这次兽潮真的出现强大的兽王或者妖王,那又该如何是好?”

这次不等卓一航回答,秦朗严肃说道:“逃!哪怕是我和大师兄这个级别的强者,面对兽王和妖王,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吴昊倔强问道:“加上师傅请来的那五名强者呢?”

“飞蛾扑火,以卵击石!”

虽然事实很残酷,但秦朗不得不说出事实,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是死战就能解决问题的。

吴昊不敢置信地大声问道:“那南疆市的普通人们又该何去何从?我们只能抛弃他们不成?他们不是非凡,这又是他们的故土,眼睁睁放弃他们,让他们沦为兽潮的牺牲品?还是让他们背景离乡?”

卓一航拍了拍如此激动的吴昊,然后说道:“这几日我已经发布军令,在疏散南疆市的市民同时,我也在关闭各个通往南疆市的关卡,待兽潮爆发过后,如果情况可控,再说其他,只是一些土生土长的南疆市的人们不愿意离开,那我也没有办法,人力终有时,天道终有定,我们只能说尽力而为。”

有了卓一航的解释,吴昊这才冷静下来许多,卓一航身为军人,更是镇守边境的一方军部首长,他的责任是保境安民,他下达这样的军令,已经算是为一方百姓争取最大的利益了,说到底卓一航真的尽力尽责了。

这时,秦朗起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对着吴昊说道:“事出突然,计划有变,小子,怕不怕死?怕死就留在你大师伯身边,不怕死跟着老子走一趟?”

吴昊直接拿起一碗酒,一饮而下:“怕死就不是你的徒弟,怕死我当初就不拜你为师,而是在家吃奶的娃了!”

秦朗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一把拿过冯远为其准备好的地图,还有一把钥匙,这是秦朗找冯远事前帮他准备好的越野摩托。

秦朗很是豪气地对卓一航说道:“怎么样,老子收的徒弟可还行?我们师徒就不在你这墨迹了,我要前往十万大山腹地,看看有没有什么兽王妖王出现,要是有,我趁灵能爆发前将其宰杀,若是灵能爆发后诞生的兽王妖王,这就不是你我能左右的战局了。”

卓一航死死盯住了秦朗和吴昊,这二人说是要提前侦查兽潮的动向,实则很可能就一去不复返,那是拿命在搜寻情报,卓一航眼神中充满了复杂之色。

“你的实力前去可以,但你是否把吴昊留下,他境界低下,你若是有个万一,他是你的徒弟,还能继承你的衣钵,再说了以吴昊的资质,几十年过后,成就远超我等,你真的舍得...”

最后卓一航说的有些哽咽,他实在不冤秦朗带着吴昊一起赴险,真有一个意外,师徒二人就要共赴黄泉了,吴昊还如此年轻,又是秦朗唯一的徒弟,卓一航实在心里有些难舍。

秦朗看着吴昊,严肃问道:“你大师伯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师傅在此再问你一遍,你可愿随我前去?”

吴昊无比坚定地说道:“老屠夫教出的小屠夫其实贪生怕死之人?我们不是孤独地在战斗,我们的背后有着南疆市千千万万的民众,他们等着我们来守候,我们值得守候他们!”

“说的好!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弟,少林给你的封号是小屠夫,虽然我不太喜欢,但此时,这个封号,你当之无愧!”

说完秦朗带着吴昊转身就要离开,这时卓一航赶紧叫停吴昊,然后拿出两个像手榴弹一样的东西交到吴昊手上。

“这时国防武大研究院内研发的微型核弹,名叫小胖墩,不要看它长得小,但威力可以媲美七品神道师的最强一击,我这里只有两枚,你拿去防身,要是用的好,说不定关键时候可以产生奇迹,用的时候也很简单,把了安全栓,三秒过后就会爆炸,一定要谨慎使用,这小东西威力大得很!”

吴昊赶紧谢过卓一航,然后上了秦朗驾驶的军用越野摩托,二人直接扬长而去,没有一丝犹豫。

卓一航和冯远不禁冲着二人的背影敬了一个军礼,他们师徒二人今日离去,还有没有归期,尚不可知,但愿二人能平安归来。

“司令,前辈和吴昊就这么走了?”冯远还是不敢相信,这师徒二人就如此轻装上阵地离开了。

 要知道,他们要前往的可是十万大山,那里穷山恶水,偏僻荒凉,是个物资匮乏,野兽出没的不毛之地,他们就这么义无反顾地去了?

“冯远,我的师弟曾经说过,虽然我们是武者,一介莽夫,但也知家国大义,还有,吴昊虽然年轻,但也展现出来一颗赤子之心,身为南疆市军区司令的我,甚至感受到了一丝汗颜,我为什么不能如他们一般,奋战在这最危险的第一线?”

冯远赶紧安慰说道:“司令,前辈和吴昊固然为我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为了能获得兽潮的真实情报,他们师徒二人义无反顾地前往十万大山腹地,探查兽潮的真正实力和东西,这是宝贵的情报,但你身为一方军区司令,你也有你的责任,整个南疆市的布防还需你的运筹帷幄!”

卓一航点了点头,然后严肃说道:“我师弟和吴昊身先士卒的壮举,直接上报总部,他们是英雄,当之无愧的英雄,既然我亲师弟都豁得出去,我的老脸也不要了,马上拨通南方军区,我要和他们的司令长官王恒直接通话,请求支援!”

说完,卓一航和冯远开始各种调度,布置起南疆市的各种安防守卫。

经过五个小时的颠簸,摩托车特有的轰鸣声一路突破了边境线,来到了一处荒郊野外,在这里,秦朗和吴昊下了摩托车。

前方一片荒凉,崎岖的道路已经不允许摩托车继续代步前进,到了这里,秦朗和吴昊必须要靠步行了。

此时已经入夜,南疆市本来温度就比别的地界要冷,更别说现在身处郊外的师徒二人也是赶紧要寻找一个合适的落脚点,用于御寒过夜。

突然天空中飘下点点斑白,这是下雪了。

温度直降而下,但吴昊心里并未感到寒冷,反而有了一丝丝小小的兴奋,他打小就在江南水乡江城市,吴昊从未见过雪,突然的身临其境,让吴昊感受到了莫名的小激动。

秦朗此时则是根据冯远提供的地图,寻找到一处被风的山脉,然后仔细辨认,发现半山腰处有一个山洞,这正是最好的临时落脚点。

只见秦朗突然一把抓住吴昊的肩膀,有力的手掌如同一把铁钳一般,死死抓住吴昊,只见秦朗纵身一跃,宛如一只老鹰一般,翱翔半空。

等吴昊反应过来之时,已经处于半空之中,吴昊惊讶说道:“师傅,你这是带着我在飞吗?”

秦朗不语,等再次落地之时,已经来到山洞口处,秦朗从储物戒中拿出一盏油灯,点亮之后,率先走进山洞。

山洞很是干燥,没有难闻的气味,秦朗仔细检查一圈之后,这才把油灯放下。

“今晚就在这里过夜了,我们已经来到十万大山的外围,明日正式进入腹地,今晚且在这里将就吧!”

吴昊听完点了点头,而秦朗没有第一时间休息,而是拿出一包略带刺鼻的粉末,洒在了山洞口处,做完这一切的秦朗这才回到山洞之中,拿出冯远所赠的行军睡袋。

吴昊疑惑问道:“师傅,你刚才撒的是什么粉末?这气味有点刺激,但我感觉好像似曾相识。”

秦朗把睡袋交给吴昊,让其打开,然后这才说道:“又不是什么稀罕物件,就是雄黄粉,你过端午节的时候,肯定能闻到这个气味,这里荒郊野岭的,蛇虫鼠蚁数不胜数,撒一点,咱们今晚能睡个好觉。”

吴昊此时已经把睡袋打开,然后给秦朗铺平,这才回道:“我还以为师傅您就是个糙老爷们,没想到您心思如此细腻!”

“哈哈,你小子少拍马屁,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要多,赶紧入睡袋吧,这冷风如刮骨刀一般,虽然你已不是普通人,但还是要注意保暖,这鬼天气说变就变,也是邪了门了!”

吴昊一边进入睡袋,一边打哈哈说道:“你啊,心思是足够细腻了,但也没看你给我找个师母回来,还不是个老光棍。”

等两师徒都进入了睡袋,秦朗的掏出双手,摸索半天,然后终于掏出一包香烟和打火机。

只见秦朗熟练地点燃一根香烟之后,感慨道:“老子要是有婆娘,我会收你为徒?老子老婆孩子热炕头,这小日子过得不要太美,陪你这个魔刀的后人,疯老魔的传人忙命天涯?老子欠你的?”

对于秦朗的反击,吴昊顿时一阵语塞,看似秦朗在调侃吴昊,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秦朗对吴昊的态度,已经是视为亲子,把吴昊已经视为己出,不然像吴昊这种情况,宛如定时炸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但秦朗可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